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十五章 入排

潭轩 收藏 14 23
导读: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十五章 入排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晚饭前档案被送了过来,于是我们非常认真的观看了起来,特别是对那两个及其优秀的班长更是重点照顾,甚至都可把他们的档案全文背诵出来。两份厚厚的档案放在一起我们看出了些许眉目:他们在新兵营的时候就在一起,体能训练、200米障碍、投弹、射击……几乎样样名列前茅。按理说像这样的新兵,侦察连的连长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招致麾下。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居然跟着他们当时的班长——现在的连长——到了炮兵连,而且更过分的是居然还都在他的班里!“看来想要有好马骑,还是需要自己从生个子压起呀。”当我这样评论的时候王平冲着我笑了笑。那意思有点复杂:我知道你看上他们了,可是人家压成的马你以为就这么好骑啊!我们这辈子恐怕很难有压马的机会了,还是多想想怎么骑上人家压的马吧。我无言以对,只好低下头继续看。慢慢的我又发现了其中的滋味:他们的成长经历极其相似也就罢了,居然受的表扬、批评也差不多。而且有几次批评居然是相互打架!都是一年的兵居然会在下了连以后相互打架?我不由自主的把后面的话嘟囔了出来,用疑惑的表情抬头看着他。想从他那里得到启示。

“一定是连长搞的鬼。”

“他?”

没想到今天我们说话的方式有所改变了:我的少了,他的多了。“如果不是他搞的鬼两个傻瓜能进步这么快?”

叫人来气的就是他还是总爱说半句话,于是我在疑惑的眼光之外还出现了不满的表情:“你说话怎么总像是挤牙膏呀!别忘了指导员是怎么和你说的!”

“我估计一定是咱们连长非常积极的鼓励他们相互竞争,如果他们不是为了相互竞争是决不会被分配到一个班里得。你想想看咱俩费了多大的劲儿才会被分到一起呀!别说是咱们系里面的人了,就是全年级你找找看有几个像咱们俩这样一对儿的?”我慢慢的点头,自己好像明白点什么了,但还是企盼他继续说下去。

“而且他们被分在炮兵连,没有去侦察连这本身就有问题。之后居然还分在了一个班一定是他们两个争取的结果,那他们为什么会争取跟着连长呢?”

我插嘴道:“一定是对他们不错,愿意把窍门教给他们。”这叫我想到了彤哥。

“仅仅是这样吗?我估计他还给他们提供了最好的竞争环境。你仔细看看时间,两个人进了班没多久,连长就提干了。不到一年(正好是把炮兵技术全部学完所用的时间)两个人就分班了,而且很快都同时当上了班长!”我点着头,赞许他的认真和精辟的分析,同时敬佩地想着连长在当时所表现出来管理和驾驭人才的技巧——不,仅仅说是技巧简直就是诬蔑,应该说是艺术!

很显然我的心思被他发现了,一盆冷水就泼了下来。“你以为这样好呀!?”

我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但经他的提醒还是隐隐的感觉到了有哪点不对。

“你看看多少年了!他们就这样你争我夺的,关系能好的了吗?打架的出现就是最好的佐证!更严重的问题是现在他们俩都是班长了,两个班的关系又能怎么样呢?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能攥紧拳头的团队,而不单单是一个长长的中指。再说了他们这样搞自然会影响到别人的训练情绪你看看三班这些年得过什么荣誉吗?在连里面连第二名都少!其他的班就更不用说了!”

“那我们怎么和别的排长相处呀!”我条件反射般的提出了我的担心。突然一股重重的压力落在了双肩,领导啊领导你对我们着重培养的力度是不是有点过了?

在听了王平的话以后我的双肩感觉被压得更疼了。“你以为仅仅是和他们难处吗?两个班长现在正在面临着提干考验,相互之间的斗争会更加惨烈。而其他的班、排长至少会出现情绪低落,甚至会有更过火的行为也说不定。而我们如果给他们降温连长肯定会出面的,别忘了他之所以能有现在的官运还不是有他这两个爱将?我们要是处理不好和他们的关系,就冲着老部下为自己出力的份上他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我去挂职当兵,各方关系就全靠你了。”听了我的话他一点都不吃惊,微微地点了点头,好像这也是他预想的方案一样。“这一次我又把重担给你挑了……”后面的话我真不知道怎么说了。

“你去挂职当兵,并不是领导的命令,所以排里的工作也少不了你那份。”看看人家多会安慰人哪!

“小子诶在这儿等着我呢?!”我们就大笑着打闹起来。

晚饭之前的集合时,在连长的带领下我们被正式的介绍给全连的官兵。之后,连长、指导员和二、三排的官兵列着队去吃晚饭了。就剩下我们排的人了,这个时候我自然要站出来讲几句:

“首先要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欢迎。我和王排长都是刚从军校毕业的,所以在很多事情上还需要大家的帮助,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大家相互学习,共同进步。”说着这些客套话的时候我的脸是冷冷的,没有一丝的笑容。语气也是冷冷的,甚至是有点严厉,不过绝对是中气十足。眼神还是冷冷的,扫过每一个士兵的脸,通过他们的眼睛好像能洞穿他们的心灵。我看到了两双骄傲的眼神。不!确切的说是傲慢的心灵,我知道他们的主人是谁,但我的眼睛并没有在那里多停留,我知道我不能停留!我不能叫他们觉得我很重视他们!如果停留了我就等于是输了,而我绝对不能在第一个回合就输掉!

“鉴于我们和大家是初次见面,所以对大家不很了解,因此我将下到班里以求尽快的熟悉大家。所以,今后排里的工作将由王排长全权负责,有什么事情就和王排长说。我们看了各班的一些材料,王排长决定叫我先从三班开始,所以从明天开始我将先和三班的同志们共同生活在一起。”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只是这个决定是由王排长下达的是我跟王平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我甚至能想象的出背后的王平那无奈而又宽容的笑。而我也因为这个小小的玩笑而露出了像孩子一样顽皮的微笑。就在我的嘴角刚刚翘起的时候,两束犀利的眼光从不同方向同时射了过来。靠!强敌在侧我怎么会突然放松警惕了呢?先是羞愧然后是懊恼最后是一股怒火直冲顶梁。本来应该结束的开场白又被我加进了一句:“晚上思想学习以后——九点十分——到操场集合,我想先看一下大家的体能。好,一班长出列,整队去食堂。”

就在队伍被带走的时候,我回过头去看了一下王平。他在我眼中看到的是怒火,我在他眼中看到的是小不忍则乱大谋的责备。之后,我们相视一笑,我还是那顽皮的一笑——这回你成排长我成兵了。他还是那么无奈而宽容的一笑——看来这杀威棒你还是要打呀。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