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三十四章 剑拔弩张

李梦 收藏 7 9
导读: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三十四章 剑拔弩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一阵紧促的安排之后,我端坐在议事厅的屏风后面,紧紧的盯着大厅,这时日本的谈判团早已就位,伍廷芳、李鸿章、叶祖硅等坐在主人的位子上,日本方面则派出了以驻大清公使铃木文俊、驻威海领事山本松田等五人。王五由于先前已经和他们打过照面,对日本的使团已经有了个大概的认识,他就临时充当了我的解说员,一一向我介绍日本各位代表的情况。

从王五的介绍中,我得知其他三人的情况,一位是京都大学法律高材生,现为日本外务省机要秘书的谷川道真,他是一位卓越的谈判专家,曾经帮助处理过多起外交事故,深得日本政界赏识;一位是精通中文的秘书川岛雄志,还有一位武官。从从他们所派出的成员中足可以看出他们对这次谈判的重视程度,我心想小日本真是有备而来。心里也禁不住的为伍廷芳他们捏了一把汗,这可是一场不见刀光剑影的激烈暗战。

了解了日本方面的情况后,我还看到两位陌生的外国人,心中略为有些纳闷,“王五。坐在中间的那两位洋人又是何许人也。”

“回皇上,这两位外国人,一位是美国驻我大清公使亨利·华莱士,一位是英国驻我大清公使约翰逊,他们二人分别是由我大清和日本请的公正人。”“哦,原来如此,想必那位美国公使华莱士就是曾纪泽的朋友了。”“正是,华莱士经曾大使推荐,由李中堂选定的。”

对现场的情况有了个大致了解后,我就静静的等待着谈判开始了,现在距离谈判正式开始的时间大约还有一刻钟,整个会场非常的寂静,各方都一言不语的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都希望能尽力压制住对方,为自己的国家争取利益。表面上,大家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实际上暗里却隐藏着一场剑拔弩张的唇枪舌箭。

一座西洋钟猛然间当当的敲响了九点的钟声,谈判正式拉开帷幕,只见双方的代表都互相地尊敬的向对方点头致意,气氛融洽。在谈判双方的协商下,首先由日本对此冲突做出解释。

日本大使铃木文俊忽地站起来,满脸的傲气,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扯开大嗓门开始要挟中国起来了,“我谨奉大日本帝国天皇的命令,向大清国提出严重交涉!大清国无视我日本海域主权,蓄意袭击我日本舰只,造成我舰艇损失惨重,我希望在美国公使和英国公使的作证下,大清国能对我日本国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一听,头都大了,好狂的铃木文俊啊,自己蓄意制造了这起事端,损失惨重的是我大清,他还倒向我大清理论公道呢。虽然我这个幕后的主子已经显得非常气愤了,但坐在谈判席上的伍廷芳仍然显得不急不燥,聚精会神的听着铃木文俊在那毫无根据的大放厥词。

“为了能弥补此次对我大日本国造成的严重损失,我日本国经过协商,拟定了一个具体的条款,希望大清国能按此向我日本国做出赔偿。”

说完,日本国的外交谈判专家谷川道真从包里取出一些文件,当众朗读起来,“公元1886年5月12日,清国舰艇无故向我巡视日本海域的舰艇开火,在我们的严正交涉下,清国仍不断派兵蓄意挑衅我日本国,在被逼无奈境地之下,我日本国舰队对清国的侵犯舰只做出了正当防卫,无奈清国对此次冲突做了充分的准备,我日本国的舰队实力不济,未能抵抗住清国舰队的疯狂侵犯,以致于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其中有四艘巡洋舰被敌舰击中,死四十二人,伤百余人。为弥补在此次由清国挑起的冲突中造成的严重损失,我日本国特向清国提出以下要求,望清国能对此做出认同。

一, 由于此次冲突是由清国蓄意制造的,因此清国应对此次冲突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为了能对清国有一个警示,我日本国希望清国能在世人面前向我日本国致歉,还我公正。

二, 清国的船只无视领海主权,肆意侵犯我日本国领海,对此我日本国提出严重抗议,希望清国以后不要再犯我日本领海主权,否则以后两国因此而引起的争端概由清国负责。

三, 希望清国对我日本国在此冲突中遭受的严重损失做出赔偿,经我们认真核算,日本国应向我日本赔偿白银一千二百万两,其中人员伤亡赔偿二百万两。舰船及军火赔偿一千万两。

四, 由于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邻邦,本应和睦相处,共同发展才是正道,但近来清国不断大兴军事,实在让我日本国民担忧,为维护我日本国的安全,经天皇授意,希望能以朝鲜做为两国的缓冲地带,由两国共同派兵把守,一来可以维护朝鲜安全;二来两国之间也可以长治久安,和平相处。

五, 由于中日两国近来隙恨较深,日本国奉劝清国不要对我日本在华经商、游玩等的国民,有任何骚扰,如他们在清国有何过失,希望能按我日本国的法律惩治。

考虑到中日以后的邦交,以上仅是我日本国对清国的一点交涉,希望清国能毫无疑义的接受,以维护两国邦交。”

说完恭恭敬敬的把条文交递给李鸿章,如果说在谈判桌上伍廷芳身为一个谈判专家还能沉得住气,但李鸿章早就气得胡子撅起老高,对谷川道真递过来来的条文根本都没有伸手去接,看都没看,把谷川道真就给晾在那儿。

不仅李鸿章无法忍受,我也早就坐不住了,小日本欺人太甚了。真想叫来几个士兵把这几个日本鬼子剁成肉酱喂狗算了。我强忍着心中的这口恶气,全神地关注着伍廷芳,希望他能尽快杀杀这帮小鬼子的嚣张气焰。

谷川道真等了很长时间,李鸿章还是对他置若罔闻,他无奈地坐下来,看了看英国公使约翰逊。

约翰逊是日本请来的调停人,显然是站在日本一边的,他心领神会的对李鸿章说道:“中堂大人,不知你们对日本国的要求有何异议,如对他们提出的条件赞同的话,现在就可以起草一个相关条约了。”

这时伍廷芳站起身,仍不紧不慢的说道:“中日之间爆发此次冲突真正的缘由还没有彻查清楚,这么快就草草定约,未免有点太荒唐了吧,铃木文俊先生,咱们还是先把此次冲突的真正原因查清楚,再做定断也不迟,你们日本国口口声声说是我大清蓄意挑起争端,证据呢?你们信口雌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们眼里又何尝在尊重我大清的主权呢,对此次冲突的发生,我大清国倍感遗憾,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邻邦,况我大清国对外一向以和为贵,决不会擅自对他国动武。近日的冲突真正缘由,我大清国也想知道到底基于什么原因发生的。”

谷川道真立即反驳道:“冲突发生的真正缘由是由于清国的舰艇袭击我巡视海面的舰船。”

“果真是这样吗,听我海防将士说,近日日本国的舰只经常在我大清海面巡视,对我渔民肆意骚扰,我大清本已向你们严正交涉过,但你们仍充耳不闻,依然我行我素。这又要作何解释呢?”

“清国渔民经常践踏我日本领海主权,巡视他们也是为了日本的安全。”

“我大清渔民一向守法,没有我大清和北洋水师的命令是不可出海捕鱼的,再说他们都是在渤海海湾以及烟台港附近捕鱼,又何来日本海域附近的中国渔民呢,莫非是日本国杜撰的借口吧。”

日本国对中国发起挑衅的借口就是要巡视中国渔船,而他们手中又确实没有任何关于中国渔民骚扰他们领海的证据,一时难住了谷川道真他们。

“铃木先生,5月12日,你们日本国舰队又迅速的集结在我大清海域又是为何,莫非又是在搜捕我大清的渔民吗,你们肆意闯入我大清的领海,破坏我大清的主权,你们又当作何解释。”

“我日本国舰队之所以会迅速集结,主要原因是贵国的巡视舰船竟肆意深入到我日本国海军基地,刺探海军情报,在维护我海军机密的情况下,我们只派了两艘舰艇围剿它。”

“是吗,贵国的海军基地,距我大清将近几千海里,我一只小小的巡视船只又有何能耐深入到贵国海军基地,而你们舰队迅速在我大清海域集结,难道不是在蓄意挑衅我大清吗。”

“我日本国的舰队之所以会集结在清国海域附近,主要是为了加强我日本国海域的安全,提防清国的间谍再肆意闯入我海军基地。”

“如真是像贵国所述,你们可以直接向我大清驻日公使或北洋水师提出抗议,以如此一支强大的舰队集结在我海域,分明是要对我水师不利。你们还恬不知耻的说我海军向你们动武。这分明又是在狡辩。我北洋水师接到前方传来的情报后,就迅速的赶往前方,而当时贵国的舰队已经深入我大清一百多海里了,到达北隍城岛附近。如我大清的舰队不前去阻拦,想必你们已经占领我北洋水师的总部了,你们这种挑衅行动又要作何解释呢,我大清本无意要和贵国发生冲突,只是贵国实在是欺人太甚,炮轰我北洋水师派去的谈判船,又转而向我大清的舰队开火,在此情况下,我北洋水师无奈才与你们的舰队发生冲突,我认为日本国只有真正认识清楚冲突爆发的原因,才有资格和我大清谈判。而贵国开题就要我大清对你们道歉、赔偿,实在是无视我大清的存在。现在事情的真相已经挑明,不知贵国还有何话要说。”

“你们的狡辩只是片面之词,我日本国没有主动袭击清国舰船,这一切都是你们捏造出来的。”

“但是冲突发生在我大清的海域这是确凿无误的事实,难道贵国的舰队是我大清请过来的吗?”伍廷芳愤恨的说道。在场的人都被他的举动吓得连打了几个寒颤。他的一席话,把几个日本鬼子顿时震的语塞。

“真正应该提出严重抗议的应该是我大清国,还是听听我大清国对你们提出的几点要求吧。”说完,伍廷芳就大声读起来。

一、 日本国无视我大清主权,肆意侵略我大清海域,并在我大清海域制造冲突,在我大清舰队英勇的反击下,将日本舰队全力击退,我大清国希望日本能在这次冲突中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向我大清国表示歉意,并引以为戒。

二、 由于日本舰队蓄意挑起的这场冲突,使我大清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为维护我海军利益,特向日本索赔一千万两白银。

三、 希望日后日本尊重我大清的主权,不得践踏我大清海域,尊重我大清海域诸岛的主权。

四、 希望日本国不要肆意干涉中国和朝鲜的一切关系,这属于我大清的内政。同时希望日本国不要在朝鲜做一切有损中国利益的事情,尊重我大清在朝鲜驻军的权利,不得干涉朝鲜向中国提出的一切援助要求。

五、 我大清尊重日本移民在我大清经商、游玩等一切符合我大清法律的活动,但如果日本民众在我大清的国土上惹事生非,需照我大清律法量刑。

以上是我大清对日本国提出的严正交涉,希望贵国能给我大清一个满意的交待。”

由于此次冲突,我大清大胜日本,因而也占据了谈判的先机,伍廷芳底气也就自然十足,向小日本宣判起来,也是振振有词,慷慨激昂。坐在屏风后面的我,也非常激动,刚才因小日本的无理取闹而惹起的愤恨,现在开始转变为兴奋,希望能尽快看到小日本向我大清屈服。

铃木文俊一听伍廷芳的宣判,顿时睁大了眼睛。也许他在惊诧我大清的要求竟然和他们的如出一辙,或许是因为对我大清提出的要求极为不满,但证据确凿又不知从何辩解,他呆滞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

这时谷川道真也不知接下去该怎么作了,英国公使约翰逊急忙为他们圆场道:“适才伍大使的一番陈词,想必也太苛刻了,依在下看,此次冲突盖由两国误会引起,为了两国的长久利益,还需三思才是。”

“多谢约翰逊先生提醒,我大清绝无意要与日本国决裂,只是希望日本国能正视此次冲突,给我大清一个满意的交待。我大清只希望能得到一个公道,对日本国的要求也都合理合法。”

两国都把自己的底牌摊出来了,根据事实,显然是我大清占着优势,在确凿的证据面前,无论小日本如何狡辩,也很难推搪责任,加之它日本国在此冲突中,又处于落败的境地,对我大清的要求也不敢置之不理。最后有是一番唇枪舌战,终于达成了一致协议,签订了中日《威海条约》。其主要内容主要是,日本向我大清做出公开道歉;向我大清赔偿白银八百万两;日本保证以后不再骚扰我海疆;日本承认我大清对朝鲜的宗主国地位,保证无意独吞朝鲜,尊重中国和朝鲜的一切关系,不再对朝鲜派兵帮助朝鲜的政府反对力量。

最后,铃木文俊无奈地代表日本政府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李鸿章则代表大清国兴奋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拿着条约李鸿章和伍廷芳都高兴的合不拢嘴,华莱士立即对中国表示祝贺,约翰逊也象征性的祝贺一番。再看看铃木文俊他们一行,签完条约后,即灰溜溜的逃似的离开了威海卫海军基地。

坐在屏风后面的我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我大清总算成功的维护了自己国家的主权,但我深知小日本只是无奈的接受了这个条约,在它骨子里它仍会把中国做为它最大的敌人,大清和日本的关系还将会长久的处于历史的冰冻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