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三十三章 觊觎朝鲜

李梦 收藏 6 151
导读: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三十三章 觊觎朝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晚上的时候,我和李鸿章一行又去看了看伍廷芳他们,只见他们紧张的翻资料、写照会书,一丝不苟。伍廷芳甚至把每一个细节都仔细的一一审核,绝不漏过一个地方,并把我大清在此次冲突前后的一举一动都详细地列举了出来,另外对北洋水师在此冲突遭受的损失以及我大清对它们的严正要求也一一列了清单。看到伍廷芳如此的敬业,我心里不禁暗暗竖起了大拇指,如我大清多几个像他这样的人才,过去也不至于有那么多的屈辱外交、投降外交、胜战败和外交。以致于列强现在动不动就要我大清签订条约,攫取在中国的利益,或者以换约的幌子,对我大清敲诈勒索,简直把我大清当作了他们自家的田地,随便想取什么就取什么。看到有伍廷芳这样一批杰出的人才,我觉得欣慰多了,大清的未来是充满希望的。李鸿章看到他们如此的敬业,也频频点头,并显露出一丝得意,想必他又再为他能笼络的如此能干的人才而洋洋自得呢。

我和李鸿章呆了一会,正要离去的时候,伍廷芳好像发现重大机密似的,大叫道:“皇上留步,微臣发现了一个可疑现象,”

我愣了一下,立即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急忙问道:“伍爱卿,有什么不妥吗,莫非日本策划此次冲突另有隐情。”

“皇上英明,微臣觉得日本三番两次的挑衅我大清,其背后主要的意图是希望介入朝鲜问题。”

“朝鲜是中国的番邦,再说小日本冲突的矛头都是直接针对我大清的,看不出和朝鲜有什么瓜葛啊。”李莲英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弄得大家愣愣的,他好像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唐突,急忙退到一边不语了。

“微臣刚才仔细翻阅了日本近期的外交举动,发现日本现在对朝鲜的内政比较关切。后来微臣又把此次的冲突和上次我大清和日本在旅顺的交涉联系起来考虑了一下,觉得这次冲突的发生绝没有日本要借机对我大清施以报复那么简单,日本的行动表面上是冲着我北洋水师来的,但暗地里却希望能借机威吓我北洋水师,并趁机向我大清施压,以图谋不可告人的秘密啊。”

“朕对此也有同感,记得在旅顺审判小原真次郎时,他所携带的文件,确实有些是关于日本政府觊觎朝鲜的,没想到小日本这么快就要向我大清的番邦下手了。”

“微臣明白了,朝鲜是通向中国东北的一个跳板,日本只要占领朝鲜,进而就可以要挟我大清,日本的算盘打的真不错啊。”李鸿章若有所思的说。

“皇上和李中堂的分析,正中要害。微臣担心日本对朝鲜的觊觎最终的矛头还是将对准我大清。”

我听了他们的议论后,心里暗暗的骂道:小日本的野心真是太大了,它一直都在对我大清的番国打主意,早在1868年,日本就单方面把中国的附属琉球纳入其内政轨道,1871年又借口“牡丹社事件”开始染指台湾,并彻底占领了琉球,改称“冲绳”。中国失去了第一个属国,没想到小日本现在这么快就开始打起朝鲜的主意来了。

实际上对日本的野心我早就该料到。日本对朝鲜的野心已经有了很多先兆,在1873年,日本国内就曾经风行过所谓的“征韩论”,其产生原因有主要是当时明治政府的维新遇到旧士族的反抗,出于安定内部的目的,必须将国内矛盾外移;另外在俄罗斯势力不断南下,企图染指朝鲜,英国对琉球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样一来,日本就觉得自己周边的地区极为不稳。出于先发制人的考虑,日本感觉很有必要赶在俄罗斯之前占领朝鲜。尽管以西乡隆盛为首的征韩派在斗争中失败,但他们的主张却仍为掌权的内治派所接受。1875年,日本导演了“云扬号事件”,并于次年逼迫朝鲜政府签订了《江华条约》。至此,日本的一只脚再次踏进朝鲜半岛,并开始挑战中国在朝的宗主地位。分别发生在1882年、1884年的朝鲜壬午兵变和甲申政变就是该矛盾激化的产物,但在中国的顽强抵抗下,两次事变中国都保持并巩固了在朝鲜的优势地位,并深深打击了日本的侵略野心。但是软弱待清廷,不知为什么,却糊涂地在1885年签订了《中日天津条约》,此条约荒唐的默许了日本在半岛地位的合法性,不能不说是一大失策,为日本继续染指朝鲜半岛埋下了隐患。但由于当时的日本还没有足够实力来与中国进行军事对抗,因此,两国之间也就和平相处了一段时日。

但自从了解了中日之间的差距后,日本为此加快了建设海军的步伐。明治天皇为此带头在宫廷展开节食运动,以节省开支购买欧洲先进战舰。正是由于举国一致的努力,日本海军在硬件上基本赶上了中国。为了对中国在未来的战争中占有更大的胜算,日本不惜将特务打入北洋水师内部,窃取我大清海军的情报,以期在软件上,也尽快超过中国。

这样就不难想像小原真次郎在旅顺的卑鄙行径,以及近日的中日海军冲突,这都是日本在实力上升后,对我大清的试探,其根本目标还是锁在了朝鲜身上,随着日本的海军实力对中国的超出,日本对中国的忌惮也越来越小,对近日发生的冲突的原因也就不难理解了。

把日本侵略朝鲜的这段历史理清后,日本的动机也就昭然若揭了。今天,我唯一感到庆幸的是在我北洋水师将士的齐心协力下,最终挫败了小日本的挑衅,此次的胜利可以说为维护我大清在朝鲜的固有地位增加了砝码,也迫使日本对中国权威的挑战再无限期的拖延下去。但此次冲突也给大清留下了深刻的教训,那就是要时刻警惕日本在朝鲜势力的崛起,必须想尽一切办法,维护大清在朝鲜永久的主导地位。

现在对我大清来说,最紧要的是在外交上一定要极力挫败小日本,不给它留任何喘息的机会,最好是铲除其在朝鲜的势力。但要实现这样的目标难度较大,因为日本在朝鲜的势力已经有了一定的根基,并有一股势力不弱的力量支持它,现在对我大清来说能实现的理想的结果就是维护朝鲜的现状,即由我大清主导朝鲜。

伍廷芳对这段历史虽然没有我这个后人了解的那么透彻,但分析的已经深入骨髓了,真是不简单。

“皇上,微臣相信日本在谈判时一定会提出朝鲜问题,它的意图就是要么攫取像我大清在朝鲜一样的地位,要么就会主张两国削减在朝鲜的驻兵,以借朝鲜出现政治真空的时候,伺机吞并朝鲜。”

“伍爱卿分析的极为透彻,朕相信日本会耍这些极俩的,当然这些要求是万万不可应准的,我大清应当借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极力压制日本势力的崛起,在维护我大清在朝鲜的主导地位的同时,尽快发展我大清的海军力量,朕担心日后中日之间早晚会发生一场恶战,如我大清在朝鲜的势力得以稳固,这样在以后的对日战争中也就可以对日本来个双面夹击,一举将其击败。”

“皇上真是深谋远虑啊,微臣佩服,佩服!微臣定会在与日本的谈判中竭力维护我大清的利益,彻底摧毁日本的一切阴谋。”

“这就好,一定要压制住日本,还我大清尊严。”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终于对小日本的野心有了个彻骨的了解,这样明日的谈判胜算也就掌握在手中了。两日的苦心焦虑终于没有白费,今天晚上总算安心睡个好觉了,静等明天的好消息吧。

第二天天还未亮,伍廷芳就来拜见我了,“皇上,微臣按您的吩咐,已经派人向日本领事馆发出照会了,据属下回报说,日本国已经对此次谈判委托好了人员,并决定在上午十时正式进行谈判。”

“看来,小日本对今天的谈判也是做了精心准备的,我们千万不可掉以轻心,让小日本拣便宜,一定要以事实压制日本的狡辩,决不给它留有任何回旋余地。”

“微臣定会按皇上吩咐的去办,微臣先下去准备了。”

天渐渐亮了起来,五月的阳光已开始有点微热的感觉,但在海风的吹拂下,使人倍感舒服宜人,我伸了伸懒腰,在花园里慢慢的踱着方步。猛然间听到了几只喜鹊在树上欢快的叫个不停,李莲英看到后,慌忙奉承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喜鹊都向您报喜了,奴才相信今天对小日本的谈判一定会出师大捷。”

“李谙达,又再恭维朕了,说实在的大败小日本,朕心里也极为高兴。但不知为朕最近的举动会不会惹老佛爷生气呢。”

“依奴才看,老佛爷高兴还来不及呢,皇上雄才大略,两次挫败了蕞尔小国日本对我大清的挑衅,实在给我大清长足了面子,老佛爷也定会为皇上的功劳高兴不已。以前老佛爷常对奴才说,洋鬼子老是欺负我大清,把我大清的江山都糟蹋的不成样子了,实在让她咽不下心中这口恶气,今日皇上力挫小日本,老佛爷一定会龙颜大悦,盛赞皇上治国有方呢。”

我深知李莲英说的都是奉承话,我现在的举动慈禧也可能有所觉察,但并没有对我的行动施加阻止。再看近来李莲英的行为也不是很诡秘,可能还没有惹恼老慈禧,毕竟现在是一致对外。如果我要试图掀动大清的内在根基,可能她早就对我下手了,以后的行动我还需谨慎行事。

在花园里散了一会步,我估摸着日本的谈判使团差不多也快到了,正在思索日本将会如何应付我大清的时候,王五匆匆从外面走来,我心想,他们终于来了。

“皇上,日本的使团已抵达我威海卫基地,李中堂和伍大使正在接待他们。”

现今我已委派了伍廷芳全权负责此事,这样我就没有列席他们的谈判,但对这场谈判我又极为好奇,一是想亲眼目睹日本向我大清屈服的历史瞬间,二是想当场感受一下谈判的火热场面。

正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王五又急忙说道:“皇上,伍大使深知皇上也想一睹我大清外交胜利的风采,就特地安排了一个有屏风的议事厅,这样皇上就可以坐在屏风后面掌握大局了。”

我心想伍廷芳想的真周到,这也为我考虑到了,我听后自然极力表示赞同,立即命令王五移驾前往议事厅。我要亲眼看看小日本是如何向我大清屈服求和的,这样我也可以对小日本屡犯我边疆报一箭之仇。


2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