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三十二章 蓄势待发

李梦 收藏 6 2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杰克此次到来的主要目的是充当中日冲突之间的调停人,但依他的口气,他明显是站在日本一边的。我深深明白,杰克只不过是日本的一个探路石,等明了中国的姿态时,小日本将会开始安排自己的如意算盘。还有可能顺机向我大清捞一些特权。

小日本好阴险,明明是自己阴谋挑起的冲突,明明自己打了败仗,倒还想在我大清索取利益。真是天方夜谭!它以为我大清还是软骨头,好欺负,但那是大清的过去,从我开始大清要换一轮新月,要勇于拔列强的虎牙,揪它们的虎尾巴。现在最紧要的还是先打发了这个杰克再说。

“杰克先生,谈判当然是必不可少的,但对此次冲突爆发的前因后果有个明了的认识后,才能安心坐下来谈判啊,如分歧太大,谈判又有何益?朕不知道日本方面是如何看待这场冲突的。”

“皇帝陛下,据山本松田告诉鄙人,中日之间爆发的这场冲突,纯粹是一个误会,它们在海面巡查中国渔船也是例行公事,都是为了自己海疆的安全吗。”

“杰克先生真会说笑,你见过有派整整一个舰队来巡视的吗,这分明就是对我大清的主权的侮辱,是对我大清的挑衅!”

“陛下不要动怒,日本也是觉得自己国力微薄,不敢对此事掉以轻心,有点重视的过头了吧。”

“依你之见,我大清好像还要欺负它日本国似的,我大清一向以和为贵,尽量与各国和睦相处,只是日本欺人太甚,一再犯我大清,难道我们要永远和它妥协下去吗,那我大清早晚不成了它的一个保护国了。”

我一阵急言利语,震的杰克一惊一惊的,可能他从来没意识到我会如此和他说话,他们见到的大多是奴颜婢膝、阿谀奉承,它一时有点不适应。

“皇帝陛下,日本国绝无要吞并贵国的意思,即使它果真敢这么做的话,我们英国也不会坐视不管,一定会竭力阻挠日本国对中国的敌对行动的。”

“有杰克先生的话,朕也稍微有点安慰,但不知日本究竟要如何处理此事。”

“日本方面希望大清能对它们造成的损失做以补偿,并向它们致歉,然后……”

“办不到!”我还没等杰克说完,就立即打断他的话,“这不明摆着还是要对我大清存有企图吗,此次冲突本由它日本国挑起,我大清只是为了维护主权才不得已和它发生战争,同时我大清也遭受了重大的损失,我们还没有向它们提出要求呢,它倒要挟起我大清来了。如日本要执意要提出如此无理的要求的话,中日之见的谈判我看还是免了算了,杰克先生也不必再为此事劳心,如日本有诚意致力于改善两国之间的关系的话,朕希望日本方面能派人和我大清开诚布公的协商,如日本无意和谈,我大清也会举国之力维护自己国家的利益!”

“既然皇帝如此决断,鄙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但鄙人劝告皇帝陛下,最好还是以两国关系为重,凡事能忍就忍,大家和平相处吗。”

“多谢杰克先生提醒,我大清在处理此事上会自有分寸的,烦请杰克先生向日本仔细传达我大清的意思,朕希望此事能得到一个公平的解决!”

“鄙人一定传达到,真心祝愿两国能和睦相处。”说完杰克灰溜溜的回去向小日本复命去了。

送走杰克,我的肺都要气炸了,果然不出我所料,小日本还承想能再次敲诈我大清一笔,狼子野心不可不防。要我大清向它赔偿一切损失,向它致歉,还有一大堆无理的要求,简直是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向我大清勒索特权,岂能令人忍受。既然小日本这么无理,我大清也不能坐为鱼肉,一定要借此胜利讨还属于自己的公道,对小日本这个恬不知耻待民族来说,狠狠的压制它,才会使它驯服!

过了一会,李鸿章回来了,还领了一位书生气十足的中年人,顿时引起我的好奇,他们迈进大厅后,只见那人急忙撩衣服跪倒:“微臣伍廷芳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伍廷芳?”我一听倍感激动,此人非同小可,和曾纪泽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此人是清末民初杰出的政坛人物、著名的外交家、法学家。本名叙,字文爵,号秩庸,后改名廷芳。祖籍广东新会,出生于新加坡,幼时只身在香港圣保罗学院求学,接受了六年的西式教育。一八七四年自费留学英国,入伦敦学院攻读法学,获得大律师资格,后回到香港任律师、并于一八七八年被第八任港督轩尼持任命为“太平绅士”,一八八O年成为香港立法局第一位华人议员。

洋务运动开始后,李鸿章深感到对外交涉人才的短缺,一八七七年十月六日,天津海关道黎兆棠将伍廷芳引荐给李鸿章,经过“虚衷询访,李鸿章发现伍廷芳正是“物色数年”而未得的人才,当即决定将之延入幕府,以便“遇有疑难案件,俾与洋人辩论。凡折以中国律例而不服者,即以西律折之,所谓以彼之予刺彼之盾也”

今日得以见到此人,我真是倍感兴奋,此次和日本交涉,定离不开这位大法律家的鼎力相助,我也由衷的佩服李鸿章,他身边竟然网罗了这么多精英,如果这些人才都尽力为我大清效劳,大清何愁不兴旺发达呢。

我急忙把伍廷芳搀扶起来,“伍爱卿,乃人中之杰,朕对你的才华早有耳闻啊。”

“微臣只是一介不知名的书生,皇上如此厚爱,微臣实在不敢当。”

“伍爱卿,不必谦虚,现在我大清百废待举,正是用人之时,且列强欺我大清不谙时事,伍爱卿等诸君对外深了形势,方可挫败众洋人对我大清的野心。”

“能为大清效劳是微臣的荣幸,微臣定会竭力用己所长,报效大清!”

“好,好,李爱卿把你引荐给朕,对朕来说真是如雪中送炭,朕看处理此次冲突非你莫属。伍爱卿关于此次冲突的资料你都了解了吧。”

“回皇上,刚才李中堂已此事的前因后果一一告诉微臣了,微臣还在整理之中。”

“你好好整理一下,一定要把有利的证据牢牢抓在自己手里,维护我大清的主权,并让小日本对我大清做出应有的赔偿。”

一想到小日本,我不知怎么搞的就显得非常激动,言辞也比较激进,怪只怪小日本太目中无人了,三番五次的挑衅我大清。伍廷芳看到我激动的样子,急忙劝慰我说:“皇上息怒,犯不上和此等卑鄙的小国生气,小日本一直对我大清虎视眈眈,但依其国力,想吞并我大清也是妄想。就此次的冲突而言,日本很明显是对我大清的挑衅,有力的证据都掌握在我们手里,即使小日本百般抵赖,微臣也会尽力让小日本对此事付出应有的代价。维护我大清的民族尊严。”

“是啊,小日本是一只非常狡猾的狐狸,适才受日本领事山本松田的委托,英国领事杰克已经来拜会过朕了。”

“日本想主动和我们求和了吗?这应该不是日本的寻常所为。”李鸿章急切的问道。

“小日本哪是要向我大清求和啊,它们分明是恶狼先开口,又想借此敲诈我大清呢。”

“小日本也太嚣张了,一个败兵之国,还要向我大清勒索,真是没天理了。皇上,不知小日本又向我大清提出什么无理要求了。”伍廷芳关切的问。

“按杰克向朕表明的意思,日本希望我大清对日本在此冲突遭受的损失做出赔偿,同时还要我大清对其表示歉意,朕因为实在无法忍受小日本的嚣张,没等杰克说完,就立即打断了他,朕认为除了这两项无理要求外,日本可能还有一些让我大清无法忍受的要求。”

“可恶,简直无法无天!”气得李鸿章一个劲的大骂小日本。

“这都是因为我大清以前太软弱,凡事都让着列强三分,以致于蕞尔小国日本也想趁机占我大清的便宜。日本的这种无理要求绝对不可以答应。否则愧对列祖列宗和我大清的子民。”我愤愤的说道。

“皇上,在此问题上当然不能和小日本妥协,但依微臣之见,我们还需谨慎行事,以防小日本使诈,联合其他列强向我大清施压。”

“朕也担心夜长梦多,趁现在小日本还没有在列强之间活动,我们应该及早下手,照会日本领事,向它们提出严正抗议,并要它们对我大清的损失做出应有的赔偿,伍爱卿,朕现在任命你为全权谈判大使,你迅速把资料准备详尽,尽快向日本传达我大清的的要求。”伍廷芳领命下去办理此事。

“李爱卿,丁汝昌现在的伤势如何?”“回皇上,丁提督的伤势已经有所好转,但据大夫向微臣透露,丁提督的一只眼睛好像遭到子弹的挂伤,可能会失明,微臣担心以后他将无法指挥海军作战了。”

“可恶的小日本,伤了我一员大将,李爱卿你放心即使丁提督不能指挥海军,我大清也不会弃用他的,他为我大清做出的牺牲,朕会铭记在心。”

“多谢皇上成全,但丁汝昌这个人微臣非常明白,他是一个以战场为家的人,跟随微臣多年,他一向兢兢业业,微臣担心让他远离战场,他会受不了这个打击。”

“那依爱卿的意思,应该如何做。”

“微臣希望皇上还把留在军中,留在老臣身边,做微臣的参谋。”

“朕深知丁提督是一个勇猛的淮军将领,对治军也有一套先进的方法,朕早有打算在淮军的基础上训练一支新式的陆军,不妨让丁汝昌全权负责此事。爱卿你看如何。”

这个建议李鸿章当然会欣然同意,这不仅是他的荣耀,再说兵权还掌握他手里,何乐而不为呢。“微臣承蒙皇上对我淮军的信任,微臣一定知恩图报,让淮军充当起保卫大清的重任。

“现在先暂且这样说定,等时机成熟后,朕会着手安排此事的。”李鸿章诺诺称是。

“李爱卿眼下最主要的是处理好和日本冲突的事,你要密切注视日本和列强的动静。希望依你的关系,尽量稳住其他列强,希望它们不要干涉此事。”

“微臣一定认真去办。”

一切安排完毕,天也渐渐的暗了下来,我心想明天就可以对小日本兴师问罪了。一定要挫挫小日本的锐气,开启晚清一个崭新的外交局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