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三十一章 来龙去脉

李梦 收藏 6 12
导读: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三十一章 来龙去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早早的起床了,洗刷完毕。李鸿章正好求见。见面后,李鸿章显得非常高兴,我深知老爷子一定是被昨天的胜利给陶醉了。

“李爱卿,昨晚睡得怎么样,看你如此高兴,一定睡得很舒服吧。”

“皇上又在取笑老臣了,微臣看皇上的气色比微臣要好上百倍,皇上昨晚劳累得那么晚,竟还有如此之好的气色,微臣望尘莫及啊。”

“哈哈,李爱卿,说实在的,朕很久没有睡得这么踏实了,都是你的北洋水师给朕挣足了面子,朕难得看到如此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啊,况且这次羞辱又是那个恬不知耻的小日本,朕心里非常高兴,真希望我大清有能力把那些在我大清逍遥法外的列强,统统给打个落花流水,将他们驱逐出中国,以解朕的心头之恨,到时我华夏民族也可在世界上扬眉吐气,不必要在看他们的脸色行事,这样朕这个皇帝当起来才过瘾啊。”

“皇上,依您的雄才大略,微臣敢断言不出几年,我大清将会有实力和众列强交涉,到时收复列强在我大清的主权,也将是轻而易举的事。”

“李爱卿,朕真希望能够早日实现这个愿望,但列强在我大清的势力现在已经非常巩固了,要想撼动他们的根基绝非一朝一夕的事,还是要立足实际,抓住一切机会,努力振兴我大清,待时机成熟,也可以把他们一一剪除。昨天一役,我们已经给小日本来了个下马威,这也是我大清自鸦片战争以来,对列强取得的难得的一场胜利,虽然规模比较小,但他毕竟彰显了我大清的实力,也是我大清开始走向自强的重要一步。从今以后,如列强再胆敢对我大清以武力向威胁,我大清定不会再向它屈服,即使我大清实力不济,我们也当据理力争,维护我们的利益。”

“皇上英明,皇上有如此气魄,实乃我大清之福,民族之幸!微臣定会和众臣竭尽全力辅佐皇上,早日实现民族大业!”

“李爱卿,有你们这些老臣辅佐,朕心里也踏实的多了,朕对你最大的期望就是爱卿能尽快振兴北洋水师,把它建成一流的海上舰队。”

“皇上放心,微臣就是拼上这条老命,也要把水师建成一流的水师。”

我和李鸿章一起畅谈着未来,不觉间冉冉红日已经从东方升起,并向大地洒下一片金色,“今天又是个美丽的艳阳天,如此好的天气,当然应该有个好的心情了,但朕担心这时会有人不知趣,又来打扰朕了。”

李鸿章明白我是指小日本的领事可能又要向北洋水师进行交涉了,“皇上勿忧,微臣以为,小日本昨晚被我北洋水师打的如此之惨,他们还有何颜面,敢向我大清兴师问罪,再者败军之将,应该向我大清俯首称臣才是。”

“李爱卿,小日本一向对我大清居心不良,上次在旅顺它已经受尽了我大清的羞辱,此次又贸然对我大清动武,狼子野心不可不防,昨日一役,虽把他们痛击了一顿,但依小日本的本性,朕担心它不会因此而接受教训,它反会捏造假象,控诉我大清无故伤其海军,到头来可能会把我大清置于被动地位。朕以为当下最紧要的是彻底弄清昨日发生冲突的根源,如真是小日本蓄意对我大清动武,朕决不可轻易放过小日本,朕一定要它向我大清偿还公道。”

“皇上所言极是,照皇上所言,微臣倒还担心小日本不来呢。”“它们不来,朕也会找上门的,李爱卿,你速命人把当时在海岸巡视的水兵给找几个过来,朕要当面向他们问询当时的情况。”

李鸿章领命急忙命林永生去寻,不大一会,林永生领着几个水兵进来了,“奴才们给皇上请安。”“不必多礼,快请起。”“谢皇上。”

“你们几个都是昨天下午巡视海面的水兵吗。”“是的,奴才们的主要职责就是巡视黄海海面的安全。”

“昨天日本的舰艇为什么突然袭击你们,他们是故意的吗,还是你们挑衅他们。”

“回皇上,奴才们在海面巡视一向尽职尽责,决不会擅自对外舰采取行动,如发现外舰有什么异常,奴才也是尽快向丁提督回报,让他来定夺。”

“既然如此,昨日日舰向你们开火,应该是故意的。你们把当时的情况,详细的向朕奏明,不得遗漏!”

“是,奴才认为此次冲突绝对是日本蓄谋已久的,早在几天前,日舰就曾经在我海面出没,奴才和他们交涉,他们说是我大清的渔民擅自到他们的领海捕鱼,他们正在寻找根据,其实我大清的渔民都是在我们的领海范围内捕鱼,丝毫没有侵入他们的领海,丁提督了解到,这是小日本蓄意找茬,本着不可轻易和日本发生冲突的思想,丁提督就警告渔民,尽量不要出远海,以防日本造谣中伤。之后,我大清的渔民就很少出现在靠近日本领海的海域,这样的日本就没有借口,再肆意在我大清海域附近巡视,他们也就知趣的退回去了,几天以来,我们之间也一直相安无事。我们也稍微有点放松警惕,认为日本不会再滋惹是非了。谁曾想,昨天上午日本的两艘舰艇突然出现在我大清海域附近,我们就急忙和他们交涉,他们说是和往常一样例行公事,绝没有肆意扰乱我海域的意图,当时丁提督也在场,日军离去后,我们也恢复了往常的巡视活动,对日本此次的突然出现,也没有抱太大的警惕。下午一时的时候,当我们的巡视船靠近北隍城岛的时候,突然发现一日本的舰队正在海面集结,看他们的意图好像是要出海,敌舰发现我们后,还试图对我们进行围剿,幸亏我们早有准备,迅速逃脱了敌人的魔爪。我们深知日本此次集结肯定是冲着我大清来的,于是我们就迅速的向丁提督回报了此事。丁提督闻讯后也大感不妙,就迅速集结了四艘舰艇,火速奔向北隍城岛附近,在我们舰队抵达之前,日舰早已抵达,并迅速的向我大清海面压过来。我们顿知一场大战即在眼前了。抵达前线后,丁提督还对他们和颜润色,尽力化解冲突,并派人前去调停,但日舰显然是故意挑起事端,他们炮轰了我大清谈判的小船,丁提督见势不好,急忙命令全军积极应战,这样中日之间在小日本的蓄谋下,就爆发了这场严重的冲突,这就是冲突发生前的大致状况。”

听完这些水兵的叙述,我和李鸿章不禁长吁了一口气,果然不出我所料,此次冲突完全是由小日本一手策划的,它借巡视我渔民的行踪为名,实则是勘探我大清海域附近的地形,一切准备成熟后,就伺机导演了这场冲突。小日本真是太卑鄙了。

“李爱卿,看来此次冲突,又是小日本欲对我北洋水师图谋不轨啊。”

“小日本简直太可恶了,我大清再也不能对他忍让下去了,如一味对他姑息纵容,势必会成为我大清的心腹之患!”

“爱卿所言极是,朕不会再对小日本忍让了,朕决定照会日本驻旅顺领事,向他提出严正交涉,要小日本对此次冲突的发生承担责任,并向我大清致歉,赔偿我大清舰队在此次冲突中遭受的一切损失。朕还要小日本向世人宣告此次冲突的真相。如小日本对我大清的照会不加理喻的话,我大清定要招回驻日公使,并和小日本断绝一切外交关系。”

听我气愤的讲完,李鸿章吃惊地把眼睛瞪的很大,我知道他可能惊讶我做的有点过,急忙说道:“皇上息怒,此事还需做长久打算,不可鲁莽行事,万一被小日本抓住不当之处,我大清的努力将会前功尽弃。依微臣之见,我们先看看日本有什么动静,抓紧搜集此次冲突的有关资料,再不失时机的向日本提出交涉。”

我也知道刚才气愤之下,确实说的有点过,撤回大使,这可使两国处于全面的临战状态,但我心里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恶气,小日本太狂妄了,它眼中根本就无视我大清的存在,但气愤归气愤,我现在也不能意气用事,一切还必须遵守国际法办理。

“好吧,就依爱卿说的办,你迅速命人整理好相关的资料,并及时照会日本的领事,如小日本对此置之不理,你可像在旅顺那样,把列强的领事都招回来,当众向他们阐明此事,让世人真正明白小日本的野心。”

李鸿章领命去督促专人负责收集和整理此次冲突的一切资料,以准备和小日本严正交涉的事宜。

一切安排完毕,我就专心地等着小日本来上门兴师问罪,足足等了一个上午,小日本竟未敢露头。我知道小日本此次非常理亏,本是自己精心准备、阴谋发动的战争,原想着可能对大清偷袭成功,以迅速的攫取在我大清的利益,并挽回小日本上次在旅顺丢失的面子。但小日本的如意算盘落空了,它不仅未能达到教训一下大清的目的,反把把柄也落在我大清手里,也许它们会寄希望于我大清会软弱的主动向它们求和,这些做法都是大清以前的惯例,但大清现在由我来执掌大权,我难道会重蹈中法战争胜战败和的覆辙吗,小日本想得也太轻松了,既然它不来向我大清通禀此事,那我大清就应该主动出击,找它们理论清楚。

正在我决定召见李鸿章商量对小日本的对策时,忽然有人向我报告说英国驻威海的领事杰克求见,我一听心中不免有点茫然,他来干什么,莫非是要充当小日本的说客,他来也好,我倒要看看他有何高见。我命人把他给引了进来。

只见这位英国领事一副学究的样子,其貌不扬,但流露出几分狡黠,我深知此人绝非善类,应该是小日本派来的先遣兵,待我先教训教训这个小狐狸,然后再揪出他身后的那个大狐狸。

“鄙人大英帝国驻威海领事杰克,拜见大清国皇帝,愿皇帝陛下幸福安康。”

“杰克先生,不必多礼。不知此次亲自前来见朕,不知有何要事,莫非是我大清向贵国构造的四艘巡洋舰,现已完工。如这样的话,我大清真是感叹你们英国技术的先进啊。”

“皇帝陛下,贵国向我大清定造的巡洋舰还在加紧建造之中,可能下年能向贵国交货。”

“原来是这样啊,不是为了舰船的事,难道是中英贸易之间出了什么纰漏,我大清可一向是把大英帝国做为最好的朋友看待的。”

“皇帝陛下,您真会开玩笑,我大英和大清是永远的好朋友,如真有问题,两国之间以诚商议,也会迎刃而解的。只是此次拜访皇帝陛下您是……”杰克欲言又止。我也了解说客是绝对不好做的,如是为本国效劳,也可据理力争,但为另一国充当说客,很多事有时是难于启齿的。

我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不免觉得好笑,但我也不愿和他挑明,只是一个劲的和他胡诌,最终他实在忍耐不住了,“皇帝陛下,鄙人此次来的主要目的是就昨日中日之间发生的一点不愉快,代表日方向中国作个解释。希望皇帝陛下您能谅解。”

“哦,原来是这件事啊,那也真是劳您大驾了,但不知杰克先生对中日之间爆发的这场冲突有何看法,朕想听听你对此事的态度。”

“这本是贵国和日本之间爆发的不愉快,我做为一个外人,本不该平头论足,但在日本领事山本松田的一再恳求下,鄙人也就权当充任了日本的一名说客。”

“既然是这样,日本国急于向我大清谈判,莫非它已意识到昨日之冲突,都是因它日本而起,以让杰克先生代表它们向我大清表示歉意。”

杰克顿时有点慌乱,事情明摆着,小日本是派人来媾和的,底气自然不足。看到我咄咄逼人的架势,杰克也觉得难以招架,但他还是狠狠了心辩解道:“依鄙人看,此次冲突之所以发生,两国都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依鄙人之间,两国之间应开诚布公,来个平等的谈判,以使两国的友谊,也不致因此而受影响。”

他终于说到点子上了,我心想既然他把话挑明了,那我也就先对他晓以大义,然后让他灰溜溜的去向小日本转告我大清的严正要求!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