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纪事 卷三 千年古国 第二十三章 教廷遗产(全)

凝固时间 收藏 0 4
导读:千年纪事 卷三 千年古国 第二十三章 教廷遗产(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2/


翌日,清晨。

林河早早的起身,整理好衣装。

刚一出门便见夜云、夜风众人已经等候在门口,夜云伸手递给林河一套登山用具,道:“带上这些,我们走吧!”

“恩。”林河点点头,旁边林卡、林迪几人也一人一个的背负着巨大包裹,就像即将准备长途旅行一般。

夜云径直在前面带路,林河等人一路无话的跟随在后,先是进入天山顶峰的天池山谷,然后沿着湖边绕过半个天池,来到天池背后的干涸河谷内,继续向前,前面的道路越走越是陡峭,越走越是崎岖。

山谷陡壁间,无数次的七转八折,当众人都渐渐要迷失了方向,夜云才终于在一面高耸的瀑布前止步。甚是奇怪,即便彻寒如斯的天气里,瀑布依然奔涌而下,源头没有冻结,水流也始终都在流淌,并最后汇注到一个深不见底的冰潭中。

感受瀑布扬溅水花带来的余温,那似乎是一股温泉之水,林河惊讶的问道:“宝藏是在瀑布后面吗?”

夜云摇摇头,抬手指了指瀑布顶,接着打开身后的背包,取出锤钉、绳索等用具,道:“不,我们距离宝藏还有一段距离,现在需要先爬上瀑布顶。”

“哦。”众人学着夜云的样子,把绳索捆在身上,然后从瀑布旁较为平缓的石壁向上攀爬。虽然较直上直下的瀑布而言,石壁显得平缓许多,但是60度以上的倾角依然相当陡峭。

足足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夜云才第一个到达山顶,而林河等人更是多耽搁了半个时辰有余。

“哇……真是难以置信!”林河由衷赞叹道。跟冰雪覆盖的山下相比,瀑布顶完全又是另一番景象,一马平川的高原上,到处密布着十几米高的杨树,满目翠绿,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

而远处,一座恢弘的活火山正喷洒着火焰。夜云这时恰好激励大家,说:“大家再加把劲,过了这片密林就是宝藏的埋藏处了!”

“是。”满目的翠绿让众人士气一震,消除了对白色的视觉疲劳,那暖烘烘的微风拂过,仿佛又到了春天,大家都感觉很舒服,于是不由加快了脚步。

很快,众人就在夜云的带领下来到了那座活火山面前。

火山流淌着粘稠的岩浆,夜云告诉林河说,这座火山名叫赤峰,是天山上唯一的活火山,存在的时间比天池还要长,可以说正是因为它的喷发,融化了整片高原上积雪,然后才有了天池。不过后来的赤峰一直都沉寂着,直到一千年前才突然活动起来,并以这种活火山的状态流动着,继续供应着天池,生成一片世外桃源般的密林。

通红的火光,映照着无比怀念的脸旁,夜云掳起左边手臂的袖子:“我从未对任何人提起,我年轻的时候,刚听闻父亲讲述了宝藏的秘密,年轻气盛的我便孤身来到了这里,不过想尽办法也无法找到宝藏,并且还在手臂上遗留下来一块至今难愈的烧伤!”

“难道宝藏是在火山里面?”听出了夜云的话外之音,林河忍不住惊叹道。

夜云微笑着没有回答,却反过来问林河说:“能把黑暗军刃先借给我吗?让我来开启这座被夜族祖先世代守护着的宝藏。”

“恩。”林河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虽然明知夜云故作神秘,但还是完全能够信任他。旁边的林卡遵令把长剑递给夜云,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林卡似乎成为了林河的背剑官,从始至终都没有让林河触及黑暗军刃。

夜云接过长剑,又略有缅怀的仔细打量一番,然后才缓步向前。

寒冷的冬日里,夜云虽被烤得汗如雨下,但燥热的火焰丝毫不能阻挡他前进的脚步,最终夜云来到一块凸起的黑色岩石前,怒吼一声把黑暗军刃插入其中。

几乎在同一时刻,众人就感觉脚下轻微的震动。黑色岩石上陡然闪现出一个灿烂的五芒星阵,并且还围绕黑暗军刃自行转动,而伴随着五芒星阵的转动,高耸的赤峰中央,赫然也冒出了碧蓝色的光芒,明显是另一个更为庞大的魔法阵正被引发。

这时,奇异的场景出现了,本来炽热的赤峰活火山,竟然在碧蓝色魔法阵的作用下,开始迅速的降温,火红色的岩浆先是转为暗红,然后就完全变成死一样的灰白色,一道石门旋即在黑色的岩石旁缓缓洞开。

“魔法真是奇妙的东西!”眼前的一切不能不让众人赞叹。

“原来如此。”夜云也低头赞叹一声,终于明白了修建神庙的人,如何把神庙沉于天池湖中。真是没想到,那些人竟单凭魔法阵就点燃了赤峰,并还让赤峰一直以活火山的形态存在着,由此融化漫山的积雪,再借融化的雪水来倾注天池。

“哇……”正当夜云还赞叹于前人的智慧时,迫不及待的林卡、林迪等人,已经先一步进入通往赤峰核心的山洞内。因此夜云、夜风没有迟疑,很快也跟了进去,山洞外独留下沉思着的林河,以及插在石壁上的黑暗军刃。

山洞内很大,简直可以用“别有洞天”来形容,不过里面却丝毫不显得空旷,到处都琳琅满目的堆放满了各式兵器,从刀枪到箭盾,无一不缺,无一不能够用堆积如山来形容,而最里面还有5面密封着的石门。

“整整二十万套兵刃,这应该就是消失了的十字军宝藏吧!”洞口忽然传来轻声的叹息,众人诧异的回头看去,正见提着黑暗军刃的林河,一脸哀伤的站在他们身后。

林河无视众人的表情,继续叹息着说道:“当年,这些战功卓著的圣殿骑士们,拥有难以想象的庞大财富,却独立于教廷之外,不必听从教皇的指派。最终让拥有美男子之称的教皇本尼狄克坐力不安,欠下圣殿骑士团大笔钱款的他,痛苦的发现到骑士团在各方面的影响都已经超过了自己!于是他不得不采取措施,经过搜罗和编织骑士团的种种罪状,以至提升到“异端邪说”的高度,并于大陆历1007年10月13日正式颁布御令,要求教廷各地的领主们同一时间打开御令。”

“于是,历史上中兴教廷的圣殿十字军就这样在教皇的阴谋下均遭逮捕,会所被占领,财产被没收,经过关押、刑讯与折磨,他们最后全部被烧死在火刑柱上。”夜云接过林河的话说,显然他也对神圣教廷的历史有所研究。

“恩,不过就算教皇本尼狄克机关用尽,他还是没能得到圣殿骑士团的宝藏,而现在在我们面前所摆放的一切,正是当年屠杀前夕,一支圣殿骑士团的应急部队受命教廷长老之一,从梵帝岗出发至矮人村落,倾进所有财富,试图再次复兴骑士团的资本。”

夜云眼神迷惑的看向林河,似乎一个长久被掩埋的密团就这样被揭开:“可是为时以晚,就算他们手握着像黑暗军刃那样的神兵,拥有二十万件矮人制造的精良兵器,但圣殿骑士团已然彻彻底底的灭亡了,他们被扣上包括降灵术、同性恋、亵渎神族圣像和魔功巫法等难以计数的罪名,遭世人信徒所唾弃,为整个天风大陆各国不容!”

林河拿起手中的黑暗军刃,爱惜的抚摩着,始终还是用哀伤的语气道:“然而,圣殿骑士团的遗民们并不死心,他们来到这天风大陆上最偏远,也是最少受教廷影响的地方。并把秘密的宝藏埋藏在天山顶,等待着教廷的通缉过期,或是教廷的威势不再那么明显,然后指示他们的后人(继承者),按照特定的方法打开神庙,得到黑暗军刃的认可,并取出所有宝藏,借助彪悍的远东人复兴骑士团。”

“所以说,这批宝藏本不属于我们,只是我们鬼使神差的碰巧窥见门径,又或许是那个真正的继承人还没有赶到,甚至是可能早就死于非命,子孙断绝了!总之,反正面前的宝藏是不属于我们的!”林卡虽然对林河、夜云一唱一和讲述的历史不甚了解,但是却也听出了个中的意思。而看表情,众人显然都有所顿悟。

“不。”林河摇摇头,道:“恰恰相反,我们应该继承这批宝藏,而且也有资格继承这批宝藏!因为不管怎么说,这里所有的兵器都是用教廷遗产购置的,虽然它们现在还只是半成品。”

“半成品?为什么呢?我看兵器是好好的啊!”林卡迷惑的拾起一把长枪,入手感觉冰凉,上面没有丝毫锈迹,果然不愧为矮人的精炼铸造技术,就算过了一千年依然完好无损,完全像刚铸造好一般,隐隐的还闪现着寒光。

“难道你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每一件兵器上都有一个凹槽,并且都是在很明显的地方!”林河微微冷笑一声,给林卡指点着说。

林卡被林河这么一说,马上在长枪柄中发现了一颗核桃大小的凹槽,而且周围的每一件兵器上都规格统一,林卡旋即不解的询问林河道:“确实是这样,可是为什么呢?”

“这些兵器本来都是用以铸造魔晶武器的,不过还来不及运送到北方的矮人矿场。圣殿骑士团的遗民们就被通缉了,他们没有办法,只好就地先把这些半成品埋藏起来。”

“这你都知道?”奇怪的想法在林卡脑中一闪而过,林卡用满脸难以置信的神色道:“将军!你连这种鲜为人知、埋藏千年之久的密辛都了解么?好象不是能从大陆简历上看到的样子!难道是大长老阁下告诉你的?”

“呵呵……”林河轻声的微笑着,笑得让林卡背后一阵发寒,然后才正经无比的回答说:“大长老他隐约觉得天池中的神庙似乎埋藏着什么秘密,可是他并不知道具体埋藏的是什么,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是这把剑告诉我的!”

说罢,林河再次扬起手中的黑暗军刃,场面随之静止下来。

“什么?那把剑?”不只一直陪伴在林河旁的林卡,连始终默不做声的夜风、林迪等人也忍不住忍俊不禁于林河的回答,可是注意到林河无比认真的表情,他们同时都半转着头,神情怪异。

“是的,是黑军告诉我的!”在林河对黑暗军刃的亲昵称呼中,大家的最后一丝幻想被打破了,林河接着又似乎要让众人更加确信的说:“你们都看到最里面的5面密封着的石门了吧,如果黑军没有骗我的话,那应该就是十字军中,除了圣殿骑士团外,正准备要兴建,但还没有来得及兴建,就亡于襁褓中的五色骑士团的新铸铠甲。”

“竟有此事?”林迪、林卡、林克、林路、林格,五人分别上前,同时推开密封着的五道石门。

林迪最先打开的石门,里面是清一色的全身银白铠甲。林河讲述道:“五色骑士团中最擅长防守的威严骑士团,又名铁壁装甲步兵,既定他们将替换原来的圣殿骑士团,成为教廷的最新主力军,每十人小队都将配有一名专署牧师,他们的装备是特制的全身铠甲,以及锋利的重步兵长枪。”

林卡打开第二道石门,里面是碧蓝色的人马组合铠甲。林河再次讲述道:“五色骑士团中最具破坏力的青狼骑士团,蓝色所指海洋的意思,比喻像波涛汹涌的大海般能吞噬一切,他们的装备是半身骑士甲胄,半身披马甲,兵器为重骑兵长枪。”

林克打开第三道石门,里面是火红色的骑兵轻装。林河又讲述道:“五色骑士团中行动最为敏捷、作战也最迅速的赤色轻骑兵,比喻像火焰一样瞬间致命,装备为轻装骑兵简甲,虽然只护住要害,但是却能保证他们的机动力,标准兵器为巨型马刀。”

林路打开第四道石门,里面是土黄色的步兵轻装。林河接着讲述道:“五色骑士团中用途最广泛的玄黄骑士团无论是坚守关隘,还是进攻城池都有如山岳般不可动摇,是真正的攻坚主力,装备跟赤色轻骑兵差不多,可是携有上宽下尖的三角形塔盾,兵器为多刀剑。”

林格打开第五道石门,里面是墨绿色的镜甲。林河最后讲述道:“五色骑士团中唯一的远程战斗力丛雨骑士团,顾名思义就是长弓兵,像丛林一样茂盛、用下雨的一样箭矢来攻击别人,铠甲比玄黄骑士团还显简,不过人手一把长弓,是最不能够忽视的战力。”

林河一一详细讲述完毕,这威严、青狼、赤色、玄黄、丛雨五大骑士团。就是不久以后,林河北抗匈奴,甚至在帝都遭遇了不公,亲手掀起复仇内战的远东军主力。

“怎么?现在相信了吧,我敢说刚才我所告诉你们的一切,整个天风大陆不会有人再比我更清楚了!”

五万副铠甲就真实的摆在眼前,任何揣测都显得苍白无力,辩驳也是徒劳无功,只要相信林河所说的是真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由一把剑传递出来,虽然这种真实的本身便是荒诞。

“我想我可以带走这里的每一件东西吧?”林河明知故问的对夜云说,而后者沉默的点点头。

“谢谢。”林河对夜云敬献一个幽雅的绅士礼,无疑反而拉远了两人的距离,“为了答谢族长您,以及整个夜族对我们教廷的帮助,我决定赠送给夜族一半的兵器作为答谢,非常感激您的帮助!”

“这……”夜云被林河的慷慨惊呆了。

※ ※ ※

大陆历2002年,3月1日。帝都,洛邑。

皇城华丽的议事大殿上,身为皇帝的轩辕林江高坐其中,而一个个王公大臣、宫廷侍卫却深埋头颅,连大气都不敢一喘的直立着。

高位上,轩辕林江面色阴沉,左右瞅瞅这些被称为帝国肱股的重臣们,满脸说不上的怒气:“朕真不知道养你们是干什么用的!王翦除了最初一胜,接着便屡战屡败,至今仍不能把北方的野蛮人赶出帝国领土,可你们竟一点主意都没有,丝毫不能为朕分忧!”

动了一下,宰相慕容德上前道:“陛下息怒,匈奴人虽人多势众,但远道奔袭早已成为强弩之末,继而又久攻京兆城不下,士气尽丧。本不足为惧,奈何王翦将军上了年纪,廉颇老矣,心有余而不足!不如派一年轻干将代替其担当主帅,令其辅之,相信不日定能叫匈奴人有来无回。”

慕容德说得慷慨激昂,什么时候起,这位喜欢躲在袍子里面的宰相脱掉了袍子,可是轩辕林江不能不更加防备他,而且处处都需要不留痕迹的动脑筋制约他。

“我的宰相大人,那你给朕推荐一个人吧!”

“臣认为太子殿下是最好的人选!”慕容德语出惊人的道:“太子殿下身兼兵部尚书,又执掌着帝国四大军团之一,驻守在汉中城外的20万白虎铁骑,相信只要太子殿下亲自出马,阿提拉的匈奴联军绝对不堪一击!”

“什么?”听闻慕容德强烈推荐的竟是自己,在旁边打着瞌睡的轩辕岚,差点就没骂出声来。知道慕容德不会按什么好心,轩辕岚小心的擦拭掉嘴角上的口水,正了正神道:“父皇,儿臣认为宰相大人的玄武步兵团,才是最能制约匈奴骑兵的兵种,只有动用了他们方能击退阿提拉对京兆城的围困,收复沦陷了的西北各郡!”

“不,太子殿下才是帝国肱股,希望陛下派太子殿下亲赴前线!”

“非也,非也,只有以宰相大人的资历,才能堪当如此大任!”慕容德、轩辕岚,两个人你一拉,我一扯的互相推委,谁也不想去让自己的精锐下属徒劳损耗,面对百万匈奴侵略者去给人当炮灰。

最后,轩辕林江实在看不下去了,拍打着椅子怒吼一声道:“都给住口!”

于是,慕容德、轩辕岚立刻安静下来,同时偷偷的低头打量着对方,都想看到另一个人出丑的样子,不过很显然两人都没能够如愿。

“四大军团一个也不能动!居庸关内不是还有10万关东军么,让它们去支援前线,或者袭击匈奴人的后方,那群野蛮人来打朕,朕也要给他们点颜色!”

“是,陛下!”不知轩辕林江为何冒出这样的想法,但善于察言观色的大臣们还是马上出言附和,称赞陛下的英明,三呼万岁。

“启禀陛下,是否需要雇佣关外的教廷佣兵,委派他们洗劫匈奴村落,这样他们即能得到好处,我们也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一个无知的大臣,一个冒失的提议,却间接能影响到林河众人,以及整个远东地区后面发展的很长一段路。而此时,已经被捧得头昏脑涨的轩辕林江,竟毫不犹豫的同意了大臣的提议。

“好,传朕的旨意,赐封那个什么林河也为征虏将军,并加封远东镇守使,让他率兵协助关内的关东军北击匈奴!”谁也不晓得轩辕林江耍了个心眼,征虏将军是虚职,根本没有委任兵权,而远东镇守使?天杀的,帝国根本就没有这一职位。

然而,只能说人算不如天算,当林河真以丰功来邀这一官职的时候,轩辕林江才后悔当初的自做聪明,并追悔莫及,不过一切都为时已晚,不是说君无戏言么,轩辕林江惟有痛苦的答应。

历史上总是有许多巧合,有人说是“无巧不成书”,其实没有了这个如果,依然还会有别的如果,虽然可能会因此耽搁停留。但是,由巧合组成的历史,从来也不缺少如果!

历史,不能遏止的前进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