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三十章 奋勇杀敌

李梦 收藏 6 5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李鸿章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回过神来。他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海面,一言不发,满脸的期待。我深知他是盼望能尽快看到丁汝昌他们,看到他辛苦经营的北洋舰队,也许现在能给这位老爷子唯一的安慰是,他历尽心血的北洋水师经过努力终于击退了小日本的进攻,他多年的心血也没有白费。

在场的每一个人也都深情专注的盯着海面,没有喧嚣,更多的是期待。过了大约有两刻钟左右,终于传来了一阵悦耳的汽笛声,就像一声声嘹亮的起床号,顿时打破了苍穹的宁静,岸上的人,也开始有些兴奋起来。风平浪静的海面也开始涟漪不断起来,海水轻轻的拍打着堤岸,海风轻轻的抚摸着人们的脸颊,人们紧张的心情也顿时缓和了许多,开始有了欢迎胜利者归来的欢笑。

但李鸿章仍然密切注视着海面,脸色凝重、一言不发。又过了一会,一束刺眼的强光突然扫向每一个人,“舰艇的导航灯,他们回来了,他们回来了……”有人高声呼喊着,李鸿章严峻的神情也舒展了许多,岸上的人开始欢呼起来,忘乎所以的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海洋中。

在大家期待眼神的注视下,这支还带有浓浓的硝烟味的舰队终于归岸了,只见这支由两艘巡洋舰广乙号和广丙号,两艘蚊子船镇南号和镇边号,以及后由刘步蟾前去支援率领的定远舰浩浩荡荡的靠近了停泊港。

舰上的士兵高兴的向岸上的人挥舞着手中的枪支,显得非常兴奋。我高兴的看着他们,心里也显得非常的激动,聚精会神的注视着这支悲壮的舰队。舰上的旗子被炮火打的一个窟窿一个窟窿的,但仍然迎着海风,呼啦啦的飘扬。水兵们被炮灰都熏黑了脸,但仍一个个的站在甲板上,昂首挺胸,满脸的英雄气概,丝毫没有怯懦的表情,看到他们,我心里感动极了,这才是我大清的钢铁战士,这同时也是我大清的未来。

在舰艇靠岸的一刹那,李鸿章立即命几个医术最好的大夫上船为丁汝昌疗伤。我也迫不及待的登上了定远舰,只见丁汝昌血肉模糊的躺在一块毛毯上,牙关紧闭,不省人事,但即使这样他手中仍牢牢抓着令旗,好像还在指挥将士们奋勇杀敌。看到丁汝昌这样的专著于指挥,在场的人无不为他的精神所感动。几个大夫迅即的为他开始检查起伤口,进行包扎。

在这个时间里,我向镇边舰管带叶祖硅询问了丁汝昌负伤的经过,叶祖硅也开始详尽的向我讲述了这次战争的经过。

“回皇上,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在今天上午,有两艘日本蚊子船在我大清海面巡游,好像有什么不良企图,丁提督闻讯后,就派人和他们进行严正交涉,事后他们就退走了。但不知为何他们下午突然袭击了我大清在海面巡视的水兵。由于这次发生的冲突较为突然,我们也没有做精心的准备,另外对敌舰的力量也估计不足,起初认为日本只不过是两艘蚊子船在我海岸滋惹是非,丁提督就只带了两艘巡洋舰和两艘蚊子船奔赴前线。但谁知到了前线,一切都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敌人的舰队根本就不仅仅是两艘蚊子船,他们竟然有四艘巡洋舰和两艘蚊子船,并且他们的准备的极为充分,可见小日本此次的行动是经过秘密策划好的,但我们比不过没有被敌人所吓倒。丁提督率领我们抵达前线后,本着友好的态度,他派了一艘小船向敌舰进行交涉,但大大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日本的舰队竟炮轰我们派去的谈判人,并不由分说随即将炮口对准了我们的舰队。还没等我们回过神来,镇南舰就差点被敌舰的水雷击中。丁提督见势不好,急忙命令各舰迅速做好应战准备。由于我们的实力和敌舰相差过于悬殊,加上准备极为不充分,一开战我们就处于下风了。但在丁提督的指挥下,我们沉着应战,尽量避敌锋芒,寻找机会,对敌舰下手,在我们的努力下,敌人的一艘巡洋舰被击中,顿时起了大火,火光映红了这个海面,但是激战了一段时间后,我们的弹药就开始有点短缺了,这时有的枪支也变的很不灵活,枪管发热无法使用,子弹也打的所剩无几了。在我们的实力急剧下降的时候,敌人的火力却变得异常迅猛起来,使我方舰艇顿时无还手之力。不知为什么原因,在这个节骨眼上,由林泰曾坐镇指挥的扬威号,不知什么原因显得极为慌张,很长时间都没能认真投入到战争中去。由于我们的舰艇本已处于劣势地位,扬威号的慌乱,顿时打乱了丁提督布置的防守方阵。在敌舰的炮火猛攻下,镇边舰不幸遭敌人火炮擦伤,舰船起火,在全舰士兵的齐心努力下,才得以将大火扑灭。丁提督见形势对我舰队大大不利,就决定出奇制胜,他命令我和蓝建枢负责掩护,他坐镇由程璧光管带指挥的超勇号巡洋舰,欲绕到一艘火力最猛的巡洋舰侧翼,对其发动突然进攻。在丁提督的精心布置下,我们的偷袭获得巨大成功,敌人的一艘巡洋舰被我们的鱼雷击中,狼狈逃窜。但是损失了两艘巡洋舰的日军并没有退缩,他们变本加厉的向我舰队发起猛攻,丁提督只好命令我做好回撤的准备,就在他指挥我们后撤的时候,一排子弹冷不丁的朝他射来,他踉跄了一下,摔倒在甲板上。我们都惊慌起来,这时的布阵也开始显得紊乱起来。在这关键时刻,丁提督忍着剧痛,又挣扎着站了起来,他神情专注的盯着敌舰,用令旗有条不紊的指挥我们撤退,敌舰发现我们有撤退的迹象,就开始追击。就在整个舰队的生死存亡悬于一线的时候,刘总兵率领的定远舰及时赶到,由于敌舰根本就没有想到我北洋水师会派增援。在这艘雄伟铁甲舰面前,他们顿时哑火了。刘步蟾见敌舰有些惊慌失措,就找准机会,集中火力,向他们发出了最强劲的攻击,敌舰此时也到了弹尽粮绝的时候了,面对定远舰强劲的火力,急忙下令后撤,刘总兵乘胜追击,鱼雷和火炮双管齐下,一发发炮弹猛烈的砸向敌舰,敌舰顿时葬送在一片火海之中,我指挥的镇边舰也乘胜向敌舰发动了最后的进攻,击中敌人的蚊子船一艘,损失惨重的日本舰队见势不好,一个个的灰溜溜的夺路而逃,刘总兵哪能轻易放过他们,又率领士兵穷追不舍,敌人的一艘巡洋舰慌不择路,竟撞在一处明礁上,全舰具焚。我们终于取得了难得的胜利。此次我们之所以能全力击退小日本,多亏丁提督指挥有方,还有刘总兵的及时援救,如刘总兵不来援救的话,微臣和丁提督可能葬身于黄海了。”说完,叶祖硅感激的看了看刘步蟾。

刘步蟾急忙推脱道:“此次胜利都是仰仗丁提督指挥有方,托住了敌舰的精锐,微臣只是略进薄力而已。”

“刘步蟾你也不要推脱了,此次行动的成功离不开每一个人的功劳,朕一定重重有赏。叶祖硅,此次行动真是大快人心,替朕也出了一口恶气,你们暂且先休息一下,等一下,朕再向你们详细咨询此次冲突的前前后后。”

我命刘步蟾传令全体将士,加强海岸线的防守,决不允许敌人再胆敢犯我海疆。同时犒赏此次力敌小日本的全体将士。

过了一会,一个大夫走出舱外,我和李鸿章急忙迎上去,“怎么样,丁提督的伤没有大碍吧。”

“回皇上,丁提督福大命大啊,他身中十多颗子弹,还好没有伤及内脏,在奴才们的全力救治下,丁提督的生命已无大碍,不过他流血过多,身体很虚弱,要好好将养一段时间,才会完全康复。”

我和李鸿章听完大夫的话,都松了一口气,李鸿章迫不及待大步迈进舱内,这时丁汝昌已经苏醒过来了,面色苍白,一看就是体力消耗过多。丁汝昌看到我们到来后,急忙用手撑着想下床施礼,我赶紧摆摆手,“丁爱卿,不要多礼了,朕不怪罪你,你还是好好躺着吧。”“多谢皇上厚爱,微臣就斗胆对皇上不敬了。”

“丁爱卿,你此次能率领将士击退小日本,功不可没,朕为你的表现深感满意。大清能有你这样的将领实在是我大清之福。”

“皇上,过奖了,其实此次能全力击退小日本,都是刘总兵及时支援,若非他,微臣可能永远也见不到皇上了。微臣绝不敢称为有功之人,在出战前,由于微臣判断失误,有些骄傲轻敌,准备不足,在前线被小日本打了个措手不及,我们的舰队也因此遭受了重创,这都是微臣之责啊。”

“丁爱卿,你也不要自责,要不是你全力指挥将士奋勇杀敌,朕担心不仅北洋水师将要遭到重创,就连我大清的江山也要遭到小日本的侵蚀啊,朕念你功劳卓著,决定赏穿黄马褂,同时任命你为海军衙门大臣,全力协助李中堂管理好我北洋水师。”

丁汝昌听到后,连忙摇头,“皇上对微臣的封赏太重了,微臣实在担当不起,微臣身为大清的将领,在前线奋勇杀敌,那是微臣的责任。再说,由于微臣决策失误太多,在前线指挥又严重不当,以致于对我北洋水师的舰队造成如此严重的损失,皇上不责怪微臣,微臣已经倍感荣幸了,实在不敢领赏。”

丁汝昌对我的封赏一再拒绝,弄得我也不好意思再勉强他了,“既然如此,丁爱卿,朕也就不勉强你了,你好好养伤,有什么要求你尽管向朕提,朕一定全力满足你的要求。”

“多谢皇上,微臣会好好养伤的。”

看望了丁汝昌后,我和李鸿章又去探望了其他伤员,其实此次中日冲突我方的伤亡也是很惨重的,“叶祖硅,此次我北洋水师的伤亡怎么样?”

“回皇上,此次冲突,我北洋舰队阵亡五十多人,受伤一百多人。”我听后,紧紧的皱了皱眉头,心想此次的冲突绝非一般的冲突,而是一场恶战啊。

在叶祖硅的指引下,我和李鸿章,一一查看了伤员,只见他们一个个的痛苦的躺在床上,看到他们这样,我心里就觉得酸溜溜的,他们都是为了我大清的江山,才在前线抛头颅洒热血的。我随即命李鸿章对阵亡的将士,一定要隆重安葬,并厚恤其家。对受伤的士兵,一定要竭尽全力挽救他们的生命,为他们提供一切便利。如某些士兵受伤过重,就给他们一些银两,让他们回家购买一些田地,以好好度过余生。”

一切安排完毕,已是深夜了。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寝宫内,今天对我来说,应该是一个比较兴奋的日子,我大清的将士终于击败了小日本,又一次挫败了小日本的嚣张气焰,但这次冲突,究竟是因何而爆发的呢,眼下的主要职责应该是详细调查清楚此事的原因,并照会小日本,以给他严正交涉。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