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二十九章 中日冲突

李梦 收藏 5 3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听到我大清的舰队和日本军舰发生冲突,我和李鸿章都傻眼了,究竟是因为何事发生冲突的呢,丁汝昌等人才到威海卫仅一天时间,怎么就发生了冲突呢。莫非是小日本又在搞鬼,自在旅顺羞辱小日本后,小日本一直怀恨在心,可能此次事故又是它们阴谋设计的。

一大堆猜疑迅速在我脑海里回转,我心里也极为焦急,一直安慰自己,希望事态不要闹的不可收拾。李鸿章立即命令刘步蟾加速行使,尽快赶到威海卫。

在刘步蟾的指挥下,定远舰像箭一样疾驶是在黄海海面。不大功夫,我们就抵达了威海卫基地,这时“康济”舰管带林永生早已再等候我们了。我和李鸿章一行下舰后,林永生也来不及行君臣之礼,就急忙说道:“皇上、李中堂,大事不妙,今晨丁提督收到情报说,有两艘日本军舰在我大清领海附近巡游,丁提督闻讯后,迅速命令各舰处于待战状态,密切注视敌舰的一举一动。并派了两艘快船沿海岸线巡视,整个上午,相安无事。日方也没有对我大清采取敌对行动,并迅速撤离了在我大清海面附近的巡视,丁提督以为日舰已经撤离,就命那两艘快船回队。但不知为何风云突变,下午日舰又卷土重来,袭击了我大清正在负责巡视海面的水兵,丁提督闻讯后,已率领舰队前去支援,现在可能已经抵达前线,微臣留守在此,请皇上明示该如何处置。”

听完林永生的陈述,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小日本也太欺负人了,竟敢暗中袭击我大清的水兵,这不明摆着是挑衅我大清吗,小日本的居心何在?在旅顺时,就肆意打探水师的军事情报。在威海卫竟然还要敌视中国。看来,小日本并没有吸取在旅顺的教训,反而对中国一直耿耿于怀,小日本对中国的野心没变啊,今日的挑衅,定是它对中国的报复,想借此给中国来个下马威。无端在中国海域滋惹是非,还伤我水兵,简直无法无天。

但事已发生,现在最近要的就是考虑以后的对策,希望能得到国际支持,查明此事后也一定要向日本政府提出严正交涉,如果真是日本故意挑衅我大清,我大清绝对不能向它屈服,一定要讨还公道。

李鸿章在大厅里来回走动,我深知他非常关切前线的行动,更主要的是关心他的舰队,北洋水师凝结了他太多的心血了,万一舰队遭受重创,不仅对他李鸿章,甚至对我大清都是一个极大的损失。但干着急也没用,现在也不知道前线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丁汝昌如此贸然出动,也真承担了不少的风险。我立即命令林永生速派人到前线打探情况,速速向我回报。林永生领命后,赶紧派人驾驶一艘快艇奔赴前线去了。

我和李鸿章焦急的在大厅等待着,时间一刻一刻的过去了,前方还是没有一点消息,我心里不禁犯起嘀咕来,希望丁汝昌千万别出什么乱子,那样我北洋水师多年的基业将毁于一旦啊。

正望眼欲穿的时候,探子终于回报,“回皇上,奴才适才在前线打探到,日舰活力甚猛,丁提督似难以招架,我水兵已有多人死亡。”

我一听顿时傻眼了,“日军有多少艘舰艇参战。”“回皇上,日军的舰艇要比我们至少多两艘,丁提督所率的舰队多为一般炮舰,火力较敌舰稍差些,故遭遇重创。”“你赶紧返回,速速打探,及时向朕回报。”

看来日本此次又是蓄谋已久的,竟然派了那么多的舰队参战,这绝非一般的军事冲突啊,这和中日之间爆发战争有何区别?

“李爱卿,事到如今,是退还是继续派兵增援呢?”

李鸿章一时也没了主意,不知该战还是和。战罢,不知胜算为几何;不战,一定会遭到日本的凌辱,以后我大清在日本面前将难有出头之日。

李鸿章正在犹豫之际,刘步蟾急忙站起身说道:“皇上、李中堂,微臣愿请命前去支援丁提督,请皇上应准。”

我心里极为赞成刘步蟾出战,好好教训一下小日本,打它们个落花流水,也彻底浇灭它们的嚣张气焰。李鸿章还是有点犹豫,我知道他担心水师会因此而遭受重创,但现在的情况是,不出兵支援的话,丁汝昌率领的舰队势必会被敌人打垮,以后北洋水师也将很难有立足之地。

“李爱卿,小日本如此欺负我大清,朕实在是无法忍受,如再对它姑息下去,朕担心将来我们损失的将不是一支北洋舰队,而可能是整个大清江山啊。现在小日本的实力只是稍好于丁汝昌所率舰队,如在这关键时刻,派刘步蟾驾驶定远舰前去支援,一定会力挫小日本,这样事后谈判,我大清也将会占有利先机啊,李爱卿不要再犹豫了,时不我待啊。”

李鸿章好像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了,他狠了狠心终于下定了决心,“微臣愚钝,不识大体,一切就按皇上吩咐的去做。”我知道现在时间决定命运,刘步蟾一分也不能耽搁了,必须疾驰前线,“皇上放心,微臣拿人头担保,一定会全力击败小日本。”

说完,刘步蟾就立即着手安排自己的行动去了,他迅速的检查了定远舰的军火设备,又增添了多枚水雷,一切整顿好后,刘步蟾雄赳赳的驾驶定远舰向前线进发了,其速度之快,马上就消失在茫茫的海面上。

刘步蟾出海后,我心里原来的紧张情绪稍微有些缓解,我深信,依北洋水师此刻的实力,在前线战胜小日本已是绰绰有余。但我现在也不敢掉以轻心,前线的形势风云突变,随时都会有变动,万万不可轻敌啊,丁汝昌所率舰队实力已经很强了,之所以会落败,我看和他的骄傲轻敌有很大关系,但愿刘步蟾不要犯他的错误。

随着时间的推移,夜幕渐渐降临下来了,但仍不见丁汝昌和刘步蟾的到来,我的心顿时紧张起来。我也耐不住性子,和李鸿章一样在大厅里不停的踱来踱去。走了一段时间,忽听外面有报:“镇远舰管带林曾泰求见。”

话音未落,林曾泰已经到了大厅,只见他盔甲都歪了,帽子也斜了,显得极为疲惫不堪,看见我和李鸿章后,他急忙跪倒在地:“罪臣林曾泰叩见皇上。”

“林曾泰,前线情况到底如何,丁提督怎么样?”

“回皇上,前线形势堪忧啊,小日本的火力太猛烈,由于我们准备不足,装备处于劣势,被小日本打了个措手不及,连连处于劣势,奴才所指挥的舰艇不幸被日本的水雷击中,奴才不得已才退回至此。丁提督还在前线奋勇指挥呢,由于烟雾缭绕,奴才和丁提督也失散了,奴才回来的时候也不知其下落,听属下说,丁提督好像受伤了。”

“你和丁汝昌失散了,那你有没有看到刘步蟾。”

“刘步蟾?刘管带去支援前线了吗,奴才没有看到。”

我深知林曾泰此人虽学识渊博,但胆小懦弱,贪生怕死。1894年6月,日军已大举派兵朝鲜,意图挑起战端。李鸿章电令丁汝昌派林曾泰率领镇远、超勇、广丙三舰赴朝鲜,与应朝鲜要求早已在朝鲜一两个月的平远和济远、扬威三舰汇合,组成一支分遣队。李鸿章的意图,一是借此“聊助声威”,做为邀请他国调停的资本;二是令其就附近巡视大同江口,“在彼妥酌布置”,做为将来进兵要口。当时林曾泰统领六只军舰,实力已在北洋舰队全部战舰的三分之一以上,做为一支分遣队,力量并不算弱,利用战衅未开之隙,为北洋舰队和陆军布置一个前进的基地(当时日本舰队已在做此布置),不仅必要,而且可能。但林曾泰对“谣言四起”害怕的要命,“胆怯张皇”。一会儿要求添派鱼雷艇,愚蠢地退守易被日舰封锁的牙山港,一会儿又鼓动丁汝昌将其调回威海,却“大言请战”,“并力拼战,决一雌雄”。李鸿章看到北洋舰队如此胆怯懦弱,但心照此下去,整个舰队可能将葬送它们之手,于是最后只好同意将全部分遣队舰只撤回威海港。结果,诸船派至仁川、牙山巡视二十多天,却不敢调一只兵船到大同江口巡视,林曾泰既如此懦弱胆怯,而让他指挥北洋舰队堪战,岂不如令凡鸟升天?正因为如此,林曾泰在黄海海战中“匍匐而口求佛佑”,镇远舰在威海口被敌舰鱼雷擦伤,他便惊骇得遽而服毒自杀,也就不足为怪了。

看今天林曾泰如此慌张的样子,可能又是临阵脱逃,让如此胆小怯懦之将,统领北洋水师,我大清不打败仗才怪呢。

林曾泰跪在地上一直抽泣,看他那没出息的样子,我就看着不顺眼,当今大敌当前,大丈夫当临危不惧,奋勇杀敌,为国尽忠。而他倒好,全军都在前线浴血奋战,他竟然回撤大本营。真是可杀不可留!

“林曾泰,你也太让朕失望了,自己在前线作战,竟然对战况浑然不知,被敌人这么小的一股力量给吓成这样,你有何颜面担当右翼总兵之职,从即日起,革除你的军职,留军查看!滚下去吧!”

林曾泰听到宣判后,顿时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就这么一个为官是徒、贪生怕死的家伙,留在军中也终会成为害群之马。早早除掉以免动摇军心。李鸿章看到林曾泰这幅德行,也一个劲的摇头叹息,连连自责自己用人不当。

“李爱卿你也不要自责,朕了解林曾泰论学识还是不错的,只是实际操作经验欠缺,如让他指挥前线作战,他可能只会纸上谈兵,反会误我军国大事。朕希望暂时先把他留在军中,作个文职官员,以观后效。”

处理了林曾泰的事,我的心又回到了前线,真不知道刘步蟾到底到没到前线,看来小日本此次也动真格的了,一些不好的幻觉老再我脑海里翻滚,弄得我不敢再往下想,只是在心里祷告,希望它们一切顺利,马到成功!

我大清现在是输不起任何战争了,每输一次,列强在中国的特权和利益就增加一次,现在我大清的半壁江山几乎都沦落在了列强之手,它们在我大清作威作福,只有一场大胜,才能压制它们嚣张的气焰。

此次中日冲突,也仅仅是小范围的一场战争,两国之间根本都没有进行宣战,就直接进入了战备状态,显然小日本想打北洋水师个措手不及,挑衅一下就走。没想到我北洋水师也给它动真格的了。现在可能小日本也在增援,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刘步蟾能出师大捷,彻底击败小日本。

天越来越暗了,不知什么时候,外面下起了大雾,整个海面都被笼罩了起来。李鸿章命令把威海卫的所有导航灯都打开,尽量为作战的舰队提供一切方便。同时又加派了几名水兵去前方打探消息。

不一会,有探子回来了,“皇上,前线的战事好像已经结束了,日舰已被我北洋水师击退。但奴才听说,好像丁提督不幸中弹现在身受重伤。刘总兵正在护送他们回来。”

听到丁汝昌不幸身受重伤的消息后,李鸿章的身子晃了晃差点没摔倒,“现在禹廷有没有生命危险,都禹廷是我害了你啊。”说完李鸿章竟痛哭起来。

“中堂大人,您不要难过,丁提督福大命大定能逃过此劫的。”

我也赶紧安慰道:“李爱卿,你不要伤心,刘步蟾很快就把他护送回来,现在最近要的是传几个医生在此候命。”我吩咐林永生尽快找几个最好的医生过来。

李鸿章现在的心情我非常了解。丁汝昌是李鸿章最为信赖的一个淮军将领,李鸿章把整个水师都交给他,统领足见李鸿章对他的重视。虽然丁汝昌对海军不是很精通。但此人忠厚老实,在战场上临危不惧,在陆军中也是一位难得的将才。但愿他能逃过此劫,以后把他调到陆军,也可助我大清一臂之力。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