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二 黄巾 第十五回 一州五牧

kinghappycat 收藏 34 168
导读:梦想三国志 卷二 黄巾 第十五回 一州五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7/


第十五回 一州五牧


公孙瓒自称幽州牧,任命关靖为长史,公孙范为兵曹从事,公孙越、严纲、田楷、单经、邹丹为校尉,发下檄文,历数刘虞妒才嫉能的罪行。既然不容于刘虞,公孙瓒破釜沉舟,开始雄心勃勃地争夺幽州。

消息传到邹靖兵营,又是群情汹涌,大家七嘴八舌一阵后,邹靖随即号令幽州,也自称幽州牧,也任命一套班子。

刘虞得知幽州一下子冒出来两位新州牧,差点当场气死。立刻派遣乌丸司马阎柔、骑都尉鲜于银和从事鲜于辅、齐周率幽州兵防范公孙瓒和邹靖,同时通令各郡。

看热闹的当然不怕事大,可是,身处局中的居然也有不怕事大的。黄巾军大方首领程远志看着三个幽州牧互相责难的檄文,气得笑出声来。程远志越想越可乐,突然想到一条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的主意,也僭称幽州牧,还学着另外三位,像模像样地发出文书。

这回,幽州热闹去了,四位真假州牧互相攻击,各不相让。更可笑的是,出于共同的利益,昨天还打得不可开交的敌人,今天就可能携手作战,明天则又翻脸成仇。

就在幽州的四位州牧打成一锅粥的消息传到王琦耳朵里时,常侍左丰奉旨来到冀州。

汉灵帝的宦官们,权势冲天,执掌东汉军政大权,连代天巡狩的天使,都是五体不全的太监。左丰这次出京,是奉灵帝之命,视察各州剿灭黄巾军的情况。实际上,只要这个家伙说谁“好”,谁就能加官晋爵,立功受奖。要是说谁“不好”,谁就丢官罢职,甚至抄家丧命。

在22世纪,虽然吏治相对来说还算廉洁,但王琦熟读历史,对前一两个世纪世界各国的腐败官僚很是了解,对汉末宦官的贪婪也闻名已久,当下大张旗鼓,热烈欢迎左丰的到来。

左丰一路上穿过司州、兖州,所到之处,兵危战凶,要不是各路人马宁可放下剿灭黄巾军的重任,也先要维护左丰的安全,早就被恨宦官入骨的黄巾军剁成人肉之酱,当成包子馅。

不过,自打进入冀州境内,所见大不相同。黄巾军踪影全无,老百姓安居乐业,好像根本不知道天下大乱似的。

左丰来到邺城城下,远远看见城楼雄伟,城墙高峻,甚至比洛阳都要坚固似的,也和当初的韩馥一样,打定主意,先要定他一个“城墙逾制”的罪名。只不过,韩馥是想挑刺找麻烦,却被好东东堵住嘴,左丰则是根本就想以此为借口,敲诈一大笔再说。

城下,王琦亲率一大批文官,恭恭敬敬地在护城河外等候左丰。王琦怕武将们忍受不住左丰,发起脾气来,干脆让他们回避。

左丰来到城下,也不下马,上下左右地打量城墙。王琦见左丰如此模样,恨不得把左丰立刻斩为肉酱,但此獠代表皇权,终是不能得罪,只能暂时敷衍。不过,要是左丰不上道,死得会很难看。

王琦明白左丰打量城墙的意思,躬身施礼道:“在下领冀、青两州州牧王琦,恭迎左常侍光临。”

左丰大吃一惊,什么时候冀州牧不是韩馥,变成王琦?还领冀、青两州?龚景哪里去了?这和朝廷掌握的情况不一样啊。

还没等左丰反应过来,王琦一招手,卫兵送上一件精美冀窑白瓷,作为下马礼物。

左丰在洛阳高官家里,看到过冀州商团带去的冀窑瓷器,艳羡无比。但是,左丰虽然离开京城后很是牛八,但在京城内可数不上,这冀窑白瓷实在只有看的份。刚到邺城,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有一件好东东从天而降。

左丰收到礼物,脸上马上就涌现出笑容,连忙从马上下来,说了一些表示感谢的虚伪客气话后,在王琦的陪同下,走向城门。

走到城墙根下,左丰突然想起城池“逾制”的事情,但手里还拿着刚收到瓷器,实在也不好马上再次索贿。况且,张口也不过是为财物,现在王琦已经主动献上,看来很明白事理,不说也罢。

可是,王琦早就准备妥当,又叫人送上一个足有500克重的金元宝,道:“为抵御黄巾贼党入寇,邺城城墙难免有些高大,还请左大人在天子皇帝面前多多美言几句才是。”

按照冀州银行的牌价,这个金元宝足值1600贯钱以上。左丰是个识货的人,接过元宝一掂量,立刻眉开眼笑,道:“王使君言重,现在天下不宁,正该整固城池。使君如此,足为各州楷模。”

在众人的前呼后拥下,左丰来到迎宾馆客厅,坐在他初次见到的软椅子上。左丰扶着扶手,小心坐下,前后摇晃几下,靠在椅背上,甚为舒服。

不等左丰开口,王琦道:“如果左大人觉得这些桌椅合适的话,琦命人为大人准备一套,大人返回京城时就能带上。”

左丰一路索贿,行贿的官员都是不得已而为之,谁也不似王琦一般善解人意,不等自己开口,即行送上,不觉心怀大畅。

接着,美酒飘香,珍馐罗列,宴席开始。酒桌上,王琦乘机把韩馥、龚景让州给自己的经过挑选能说的讲给左丰听。左丰连吃带喝,眉开眼笑,哪还管什么合理合法。

左丰喝得烂醉如泥,被送入客房安歇。

典韦一直陪着王琦,心中对主公如此迎合左丰甚为不满,但是他当着外人,绝不会开口,直到安置好左丰,和王琦来到众将等候的圆桌旁,才忍不住提出自己的意见。

王琦早就愤懑非常,强忍着敷衍左丰,典韦不明所以的责问,让他长叹一声,默然不语。

沮授接过话题,道:“子长,你怎么不用脑袋想想,主公如此对待左丰,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势力挑战皇权,而这个死宦官代表皇帝,能得罪吗?你心里不痛快,和主公诉说。可是,主公比你受的委屈大得多,你让主公和谁说?”

典韦闻言,幡然悔悟,懊悔不已,望着王琦,说不出话来。

王琦默然半晌,点首叫过两个卫兵,示意他们解下佩剑,自己拿一把,递给典韦一把,拉着典韦出帐,众将随后跟出来。

来到帐外,王琦也不多话,轮剑砍向典韦。典韦虽然吃惊,但他一片丹心,竟然纹丝不动,任由王琦砍杀。王琦剑到典韦头顶,随即凝住不动。

赵云道:“子长,主公心情不佳,你陪主公打上一架,让主公消消气。记住,要卖点力气,但也不能使出全力!”

典韦恍然大悟,挡开王琦的剑,两人你来我往,斗在一起。

虽然王琦是全力以赴,典韦仍然轻松挡格,抽空还上一招半式。两人交手几十回合之后,王琦身上见汗,心情逐渐舒畅,长啸一声,收式卓立,典韦也随即停手。

王琦知道自己虽然打得痛快,典韦还差得多,把剑交给关羽,示意他和典韦继续放对。关羽明白义兄的意思,接过剑就砍向典韦。典韦和王琦交手,既不能放手一搏,又要让王琦过瘾,实在是不容易,见关羽抡剑砍来,大吼一声,急架相还。他们两人都是最重量级选手,这一番交手自是畅快淋漓。

王琦命人给众将搬出椅子,会也不继续进行,坐在一旁观战。直到两人渐显疲态后,王琦才命令他们停手,召集众将回到屋里接着开会。

王琦把左丰来邺城和幽州的混乱局势结合起来,意图利用左丰,不但得到皇帝对自己冀州、青州州牧的认可,还要让皇帝颁下诏书,任命自己为幽州牧,名正言顺地拿下幽州。王琦这个计谋让众将大为叹服,都表示同意。

次日,参加迎接左丰宴会的众文官轮流拜访左丰,当然,谁都不是空手去的。等到首席谈判专家郭嘉出面时,左丰已经笑得合不上嘴,当即大包大揽,表示一定不负使君大人所托。

郭嘉随即送上大块金砖,表示事不宜迟,请常侍大人从速启程,并送上路费若干。左丰受人大量钱财,当即表示马上返回京城。

郭嘉马上告诉左丰,车辆已经备好,并承诺成套的桌椅和大量五粮玉液随后派人送到京城。

于是,左丰启程返回洛阳。郭嘉和杨修携带大批到京城以后的活动经费和精美瓷器、醇酒美人,一起来到洛阳。

到达洛阳之后,在左丰的引领下,郭嘉拜访张让等当权宦官,并各送厚礼一份。杨修则回到家中,通过老父太尉杨彪,走通当朝权贵的门路。

果然是钱多好办事,很快,赵忠亲赉任命王琦为冀、青、幽三州州牧的上谕,离开洛阳,直奔邺城。

郭嘉得到确实消息后,派出亲信,飞马赶回邺城,禀报王琦。

大军早已准备完毕,接到郭嘉的书信后,第五位幽州牧王琦派遣陆军司令赵云率军进入幽州。

恰好在这时,抛妻弃子,逃入鲜卑的张纯被其门客王政所杀。王政带着张纯的脑袋找幽州牧报功,可是,一个幽州,五位州牧,张纯的脑袋给谁?张纯一个死人,不用动脑想自己脑袋的去向,可是,王政想破脑袋,也想不通怎么会这样,郁闷啊……

1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