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三十六章 急援

六指君1 收藏 43 79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三十六章 急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一门道”的先锋五百余人已经赶到了白石村,但是在白石村驻扎的鬼子威逼下,上至领军的坛主、下至普通的教丁全部被缴械,架起机枪严加看管。态度之恶劣、动作之粗野让邪教份子敢怒不敢言。

直到半个小时后,白石村的鬼子准尉查明这些人确实是“友军”后,才将武器全部发还给他们,但是经过这么一闹,那些邪教份子连这些日本人也恨上了。带队的青龙堂堂主郑忠教更是心头憋了一团火气,草草吃完饭后,也不再作停留,就率队向大青山的腹地进攻。

有好心的手下提醒郑忠教,“坛主,要不要等一等后面教中的弟兄?孤军深入恐怕不好!”

郑忠教哪肯停留,赶开劝说自己的小头目,顺带骂了一句:“混帐!老子是一刻也不愿意留在这里看到那些日本人了,你他妈要留你就留。”

邪教队伍的乱哄哄来到大青山外围后,转眼就进入了一个狭长小道,队伍被挤成了一条长线。

郑忠教原来不叫郑忠教,而是叫做郑运财,为了表示自己对教主的忠诚才改名叫做郑忠教,改名后果然得到了教主的赏识,一路青云一直到坛主。

还是开始那个鼠眼手下,飞快跑到郑忠教的身边着急的说道:“坛主,不能再往前走了,还是停下来等教主他们吧!这里的地势非常险要,很容易会中埋伏的!”

若说跳大神可能还是一把好手,若说打仗郑忠教就是白痴了,听到手下的建议后郑忠教那里肯听,一把甩开那个手下鼠眼手下,怒道:“教主算卦之时明明说这次出征能够旗开得胜,又怎么可能会中埋伏?老子深受教主传教的大恩,得到教主法力的保护的人,就算中了埋伏也能刀枪不入,化险为夷!你这个混帐东西一再乱我军心,到底是何居心?”

鼠目一愣,没料到郑忠教会发这么大脾气,呆呆的看着郑忠教说不出话来,直到郑忠教又跳上来狠狠地将其一脚踹倒,鼠目才“醒”过来。等到郑忠教走远了后有同伴将鼠目拉到一边,皱着眉头说道:“你这个小子就是死心眼!再这么咋呼下去连十条命都不够你活的。”

鼠目苦笑着摇摇头,连声说道:“算了!我这又是何必?”话虽然这么说自己却悄悄的向后挪动脚步。

地势已经越来越险要,鼠目看着两旁徒起的山坡就觉得心惊肉跳,虽然鼠目也在祈祷游击队不要埋伏在这里,但是理智却告诉他游击队很有可能埋伏在这里,游击队连鬼子都可以成建制的消灭,更何况教中这些手持长矛、大刀的乌合之众?

在战前又将那些连级干部叫过来开了一个小会。

“给我半个小时结束战斗!”刘云严厉的说道:“这里距离白石村实在是太近了,我们没有时间拖下去,延误片刻日伪军就会杀出来,哪个连队作战不力这个后果你们是清楚的!”

刘云依然幻想邪教近万人的大围攻就此打住,根据地可禁不起上万人的踩踏,只要能够快速吃掉眼前这些邪教份子,也许能够吓住后面蜂拥而至的大部队。

威胁完那些干部后,刘云一抬头,在一堆干部后面居然发现了马常青,顿时皱起了眉头。

此时李向阳正笑嘻嘻的趴在马常青的肩膀上,而马常青则是一脸的尴尬,躲躲闪闪地说道:“政委要找人带一些石雷阻断敌人的退路,村里没有其他人,所以我就当押运官来了。”

埋设地雷本来是王打铁的分内之事,但是王打铁正在那边手忙脚乱的指挥村民们转移,根本就分不开身,所以就让马常青钻了一个空子。

“好吧!”刘云皱着眉头说道:“等会儿你就带着民兵们埋设地雷,不要参加战斗了。”

马常青身后的“尾巴”嬉笑着说道:“马常青是故意的。”

马常青立刻恼怒的向李向阳看过去,开始寻思是不是应该叫刘云给这个小子一些事情做,免得他总是这么缠着自己烦人。

虽然以前和马常青合作的时候磕磕碰碰,但是就好像是天生吸引力一样,李向阳反而喜欢和马常青呆在一起斗斗嘴。

“李向阳!”刘云低声喊道:“你别着这里胡闹了,立刻寻找阵地狙击敌人的头目。”

战士们所埋伏的小山坡不过十几米高,距离邪教所经过的大路不过三十来米,一个冲锋眨眼就可以杀到眼前。

一阵山风吹过,树木轻微的发出那种“沙沙”的声音。

刘云拨开眼前的杂草,走在大路上的邪教份子背上背着巨大的包裹,大多手持大刀长矛,也有少量长、短枪,但都是些老式装备,甚至连刺刀都没有,重武器就是一门清朝的“神武大将军”,至于这门爷爷级别的大炮能不能用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哼!”赵延不屑的一声轻哼,这些人武器落后,没有军事素质,不知道“侦查”为何物,欺负老百姓合格,打仗就不行了,用三百人歼灭这五百人完全没有问题。

“打!”刘云一声暴喝!从腰上拔出了手榴弹,扯出引线稍微延时了片刻使劲甩了出去。

有眼尖的教丁首先看到空中翻滚着几个“地瓜”,正要啧啧称奇,“轰、轰、轰……”猛然间“地瓜”爆炸了,手榴弹的凌空爆炸给急行军的邪教武装一个下马威,惨叫声中硝烟还没有散去又是一阵手榴弹雨飞过来,乱七八糟的爆炸声中邪教份子死伤惨重。邪教份子没有受过军事训练,受到突然袭击后也不知道隐蔽和还击,只知道一味的跟着人流四处乱跑。

硝烟还没有散去,“冲锋啊!”各个连队在干部的带领下向邪教猛扑过去,“杀啊!”战士们吼叫着如同猛虎出山般杀出来,一眨眼的工夫明晃晃的刺刀就来刺到邪教分子的面前。

刘云有些惋惜的看着大路上的残肢断臂,刚才的那一轮一百多枚手榴弹急袭,给邪教份子带了过半的伤亡,到处乱窜的也大多带着伤,甚至有拖着断腿在地上爬来爬去的教丁也大有人在,场面非常血腥。战士们冲过去后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力,大把大把的抓俘虏。

只是有些新战士受不了满地残肢短臂的刺激,或小心翼翼的避开鲜血淋漓的死人堆,或者干脆转头抱着枪干呕,惹得那些穿黑军装的精锐游击队战士一阵嘲笑。

受袭后鼠目立刻趴在地上装死,耳边急冲冲的脚步就像在打雷一样,有人重重的在其身上踩来踩去,鼠目也仅仅是痛得轻微发抖而已,身体却绝对不敢乱动。

邪教前锋很快就被打垮了,在战士们“缴枪不杀”的怒吼中,成片的邪教分子跪在地上投降,有些心灵脆弱的邪教分子没见过如此的血腥场面,旁若无人的狂喊着“太上老君”保佑。

“收队!”刘云大声喊道:“立刻清点俘虏,看看他们的头儿被打死了没有!受伤的就不要带走,给他们包扎一下止血就行了,行动要快,白石村的鬼子马上就开过来了。”

在一边的钟天祥一愣,反问道:“我们丢下那些伤员?”

刘云摇摇头,无奈的说道:“你不介意李副营长和米院长找你拼命,我不介意你将这些伤员全部带回去!再说了,鬼子马上就会赶过来了,他们会救治这些伤员的。”

看这钟天祥的背影,刘云的真心话并没有说出来,鬼子才不会救治“一门道”的伤员,他们倒有可能将“一门道”的人当成游击队杀死,虽然他们也是中国人,甚至还算不上汉奸,但是他们阻碍了抗日战争,阻碍历史的人必然会被历史的车轮碾碎。

“这些该死的家伙!”赵延指着一个教丁骂道:“你们还想鸠占鹊巢呀?!”

刘云正巧路过,好奇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赵延不屑的说道:“原来他们是准备留下来在这里安家的,你看,他们都带来的是一些什么东西?”说完指着地上乱七八糟的巨大包裹,里面千篇一律的全部是一些私人用品,换洗衣服、碗筷、一些钱……

刘云从一个散乱的包裹里拿起一张“分田证”,看了看顿时哑然失笑,原来邪教将根据地连根拔起后就打算在这里安家了!居然还有这种“好事”!

毛四一抓过一个教丁凶巴巴地吼道:“你们的头儿死到哪里去了?”

教丁不敢说谎,指着远处一具模糊的尸体说道:“那就是我们的坛主,刚开始被你们的炸弹炸死了。”

看着眼前诚惶诚恐的一长串邪教俘虏,刘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小杨村被鬼子屠杀殆尽后,那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鬼村”,现在这些无依无靠的农民“投靠”上门,那就用他们去填小杨村的“空格”。

当然,这思想工作还是要好好做,非得派出得力干将不可,要将他们从邪教中拯救出来,为抗日事业所用!刘云开始物色人选,派谁去呢?实在没有人才,识字和不识字有天然之别,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派五杰下到农村里锻炼一段时间。

文海带着一身的疲倦来到佐佐木的官邸,让哨兵进去通报后,自己安静的等待着佐佐木的召见。

等了片刻佐佐木还是没有召见文海,文海干脆坐在台阶上叼着一根烟吸了起来,慢慢的吐出一口细烟,再次下定决心向佐佐木请辞,不管到什么战场去都行。这次已经将游击队惹恼了,他们肯定会处心积虑的报复,一旦佐佐木听信谣言,自己就会处于岌岌可危的境地。

良久,“你可以进去了!”哨兵对文海喊道。

文海丢下只吸了几口的香烟,整了整衣服大步跨入佐佐木的官邸。

“阁下!我回来了!”文海恭敬的说道:“让您的期待落空了,惭愧!”

佐佐木看了看文海,皱着眉头说道:“文君,我对你非常失望。”停顿了两秒钟不客气地问道:“为什么要杀人?”

文海在农村里抢夺粮草物资倒没有被指责,因为这是佐佐木下的命令,而且文海完成得也非常好!所以佐佐木只会责怪文海乱杀人而不会责怪文海敲诈勒索。

文海低着头,很想告诉佐佐木是那些“维持会长”在诬告自己,犹豫了两秒钟,还是硬着头皮顶撞道:“为了作战我不得不惩罚那些胆敢动摇军心的人!”

“哈哈哈……”坐在佐佐木身边的中江台本大佐非常没有礼貌的笑了起来,几秒钟后才对佐佐木冷冷的问道:“佐佐木君,你的部下就是这么推卸责任的吗?这简直就是丢大日本帝国的脸面!”

被中江嘲弄后,佐佐木忍不住反驳道:“他不是帝国军人,而是满洲军人,只不过他的日语说得很好而已!”

文海飞快的抬头一看,坐在佐佐木身边的居然也是一个大佐,这年头难道大佐不值钱了吗?

佐佐木不但对中江一肚子脾气,对文海也是满脑子的火,早就知道文海不畏权贵,但是他实在是不该当着中江的面给自己开脱!

佐佐木“哼”了一声,走到文海的身边,瞪着凶狠的眼睛盯着文海。

现在文海别说申请调离,就连抬头都不敢看佐佐木一眼。

良久,“啪”的一声脆响传来,文海的左边脸被佐佐木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文海只觉得一阵“嗡嗡”声在左耳盘旋,还没有缓过劲来,紧接着又是疾风暴雨的耳光扇过来。

一直扇了十几个耳光后佐佐木才停下手来,文海立刻将双腿一夹标标准准的立正,佐佐木顺带骂道:“巴嘎牙路!滚出去!”

文海低头:“哈依!”

走出佐佐木的官邸后,文海轻轻抹去嘴角的血迹,想不到佐佐木如此不分青红皂白!一脚将地上自己丢下的香烟踩得粉碎,以后还值得老子如此给你卖命吗?迎面撞上一脸奸笑的高秆,文海正要低着头离开,没料到高秆居然一把拦住文海,文海顿时大怒!飞快的一记铁拳砸到高秆的肚皮上,“噢哦!”高秆一声怪叫,瘦弱的身体几乎被砸得飞起来,“扑通”一声落地后砸得地面尘土四溅。

文海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去,只留下高秆在身后断断续续的叫骂着,没多久连叫骂声也没有了,给佐佐木看门的两个宪兵嫌弃高秆吵闹,将高秆拖起来甩到一边去了。

文海回到自己的小房间,忍着痛慢慢解开了自己的衣服,刚才那一激怒拳让自己的伤口完全崩裂了,黑色的血顺着衣服缓慢地流下来。文海忍着痛轻轻给自己上药,半响后忍不住一声冷哼!“佐佐木英夫你不值得我效忠!”

当初为了报答佐佐木的知遇之恩,文海不惜得罪整个农村,和游击队作战差点战死,即使是身受重伤也要留在农村、回到蓟县的途中又差点被冷枪打死。这一切全是为了佐佐木,此时文海有一种巨大的失落感。

现在的文海除了想赶快离开蓟县以外别无他求。

门外“腾、腾”两声敲门声传来,文海不耐烦地问道:“又要干什么?”

门外有人回答道:“佐佐木太君要阁下去开会。”

文海略一犹豫,大声回答道:“请转告佐佐木阁下本人受伤了无法参加作战。”听着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文海脸色曲扭着脸一脚将一张椅子踢飞。

“中江君。”佐佐木淡淡地说道:“对游击队的战斗已经开始了,现在请你来全权指挥,我向你学习。”

中江也不客气,说道:“那就冒失了,请学长多多指教。”说着走到一幅蓟县的巨大地图面前,滔滔不绝的开始给一干鬼子、伪军军官颁布作战计划。

佐佐木冷着脸看着中江滔滔不绝的布置作战计划,中江的作战意图是防守游击队出入大青山的各个路口,让“一门道”的人将游击队从巢穴里赶出来,然后帝国军队从外面将其一网打尽!

在佐佐木看来中江的作战计划根本就行不通,用“支那”话来说就是“说得比唱得还好听”,大青山地域广阔,根本就不是能堵得住的!即使是上次的那种竭尽全力的大“扫荡”就没有找到游击队的踪迹,这次?哼!

如果换成佐佐木指挥,肯定会倾巢出动配合“一门道”进入大青山,就是“挤”也能将游击队“挤”死。

半响,中江得意洋洋的问道:“学长,您还有什么需要指教的吗?”

佐佐木轻轻的拍拍手,笑着说道:“好极了!相信渡边美治阁下一定会为你感到高兴的!”

中江年轻而粗狂的脸上有些兴奋,稍微有些充血的脸上满是笑容,对佐佐木说道:“请原谅学长,这几天恐怕我不能陪伴在你的身边了,我要亲自参加战斗!”

佐佐木笑着转身去了两个酒杯,倒满血红的葡萄酒,送了一杯给中江,说道:“这是真正的法国货,祝你旗开得胜!中江君请干杯!”

“当”的一声碰杯后,中江踌躇满志的将葡萄酒一饮而尽,说道:“谢谢学长的鼓励!”

佐佐木原本也不是这么狡诈的人,但是中江为人强横,是名副其实的少壮派,跟何况他的身后还有渡边美治支持,如果自己不答应他的作战计划,很可能渡边美治就会马上给自己打电话,到那个时候可就不是什么“贻误战机”了,而是让中江堂而皇之的夺权。

当然,佐佐木也不会用帝国战士的生命去冒险,如果中江的作战计划有极大的冒险成分,佐佐木会毫不犹豫的阻止!对于佐佐木这种老牌帝国军官来说,帝国的利益远高于个人得失。

“团长有大好消息。”有人大声跑过来,肖劲停下脚步,问道:“汤海胖,有什么好消息?”

一个干部模样的汉子跑过来了,高兴的说道:“大青山的联络员过来了,他告诉我们这里距离大青山根据地只有一天的路程了。”

肖劲轻轻摇摇头,说道:“上回吴东水发电报给我们,说有邪教上万人要进攻大青山根据地了,现在的时间很紧迫,所以我们只能加快步伐,传令下去,要求全体指战员克服一切困难,早日赶到大青山根据地,解救我们的同志。”

正在说话间,前面传来了枪声,警卫人员立刻掏出手枪将肖劲围了起来。

肖劲皱着眉头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不多久就有参谋过来报告,原来是前锋遭遇到了小股的鬼子,正在进行激烈的交战,二营已经开始迂回包抄,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将他们包围聚歼。

肖劲正要让那个参谋离开,突然又加上一句:“不管是包围聚歼还是脱离战斗,都一定要快!咱们拖不起。”

终究还是没有来得及将这一股鬼子聚歼,等到合围的时候这股鬼子早就已经逃之夭夭了。鬼子仗着火力占了不少便宜,战士们愤怒的追了一阵又不得不立刻折返。

X团也没有作丝毫停留迅速通过一片狼藉的战场,现在目标已经暴露,一旦鬼子接到有大股的八路军在其辖内行军的消息肯定会坐立不安,届时肯定会派出大部队进行反复搜寻。

“同志!”肖劲微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冯汶在根据地没见过这么大的官,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报告首长,我叫冯汶。”

肖劲笑着说道:“别这么局促。”又问道:“你们大青山游击队有多少人?”

冯汶当然要为大青山说话,有些夸大的说道:“我们大青山有三个连队,每个连队有一百多人,武器装备以日制装备为主。同时每个村还有若干个民兵,多的有一百来个,少的也有四、五十个,到现在为止根据地有十六个村子。”

“这么厉害呀?!”肖劲喃喃的说道:“还都是以日制装备为主,好厉害呀!”

肖劲不由得感叹一声,自己是见识过日本军队的战斗力,知道三百支三八式步枪意味着什么?很可能获得三百支步枪的同时,付出的就是三百条人命!

大青山游击队并没有达到以日式装备为主,但其中的三八式步枪倒也的确达到了一枪换一条人命的地步!

“你们那里的党员发展的怎么样了?”肖劲震惊之余继续问道:“救国会成立了没有?”

“不满首长您说,我就是一名共产党员,前些天才入党。”冯汶自豪的说道:“咱们大青山那个地方开展的抗日救亡运动可红火了,别的不说,家家户户都有人参军,人人都拥军,军队也爱民。”

“原来是模范区呀!”肖劲笑着打趣道:“将来我可是要派人到你们根据地学习经验的,你们可别藏私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