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生涯(日记)(最新版) 玛多岁月 我的玛多生活 10(返青回县)

我热 收藏 1 4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


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一日——十五日河北——青海


7月11日早五时由姐骑摩托由家至口头,走时,与母亲闹了几天,不待搭理她,9日还骂我立刻走,今天走来了个“不告而别”,要她毫无准备,无言可谈,无感情。给她干完了地里的活,也不说是,以傻小为中心,整天与我闹。至口头,与姐告别,至行唐,至石家庄,至火车站,买票艰难,排两次队未果,由十时半至一时,买了一退票的,才安心上了车。中午一时二十分发车。一路无座,至洛阳、宝鸡后才坐上一座,12日晚十一时十分至西宁站,十二时,住车站旅店部。13日早回家,一看,父已于六月二十九日回县,甚为高兴。13、14、15,玩了几天,14、15去汽车站两次,看了发车情况,15日在车站买了至玛多班车票37.40元。放心于16日下午2点走吧,走时好好玩一玩,转一转。三日来,徘徊于西门、大十字,去影视中心观看电影一部《六指琴魔》,在西门地下城观看科教片《新婚期性教育》,《赤裸狂奔》,美国恐怖片系列,看后大为上当,甚为不值花五元钱,不如看一场电影,《郎心狼心》与《赤裸狂奔》同属一场电影,《人体模特真人实录》中性交也绝属广告性质,纯为科教片子。


一九九四年七月十六日——十八日西宁——玛多


滚滚的车轮将我带到了玛多,一路上苦尽甘来。与李大卫同行,16日下午2点半出发,晚6时半住共和汽车站。17日早6时半出发于海南,中午1点多到温泉。听文教局一姓尹的说,才让带仨丫头下宁,是“路中死”(604)车。下午快七时到县城,父来接。回家洗漱吃喝。之后,去防疫站,找人不在,小梅媳妇说,才让两口,党志两口,王建民两口,老蒲,小虎均已下宁,只余金、牛、梅、郭。去小牛家,未想两月不见发生了许多重大事件:小虎与张英凤离婚,实想不通,小苟与红梅离婚,意料之中,老蒲媳妇病危,甚疑不信。王建民调到门源县医院,已于昨日请客,恨无缘相见,只怕才让借此为据,整我。现在只恐怖的为假期及才让克扣工资。十八日去小梅处领7月份工资,曰:扣了一个月,超假。又说:才让借了,过两天给,单纯拿了我的工资。臭味相吸,无一个好东西。下午去胡大处销假,曰:请了九三、九四年探亲假,六十天,无有超假。才让找借口以超假为由扣工资,要想整已成事实,因为钱已拿走,甚为不快。梅旦不是好东西,单扣我的工资,走着看唱戏吧。


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九日青海玛多县城


来县已两日多了,一点精神也无有,原因是梅旦才让串通一气“克扣”了我的七月份工资。梅旦不领给,当着我的面给小郭发了。说才让借走了我的工资,看来要想整我扣工资已毋需多言,成功了一半。还不还呢?天地良心!反正请假经王建民、牛守玉、胡显锋之手,再说,王已调,反正是他的事,才让由他去吧,哪年哪月不闹几次呢?大不了不干了,何惧也!你也就与我闹闹,别人你谁敢惹呢?超假的多少呢?不要以为与苟关系好,可以既往不咎,我好欺侮就一会儿也不放过。梅与才一个鼻孔出气,无有办法可使。上午与小牛去卫生局谝传一阵:小苟与周爱芬、杨小武的关系,苟为第三者,与周公开同居,招摇过市,狂傲无比,目中无人,目空一切。不可理解,去年冬仅为朋友式接触,跳舞,约会,由李晓艳、仝志卿等人提供场所,促其发生不良行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呀!目前,苟、周、杨已消失了,估计,苟怕杨打逃至西宁,说不定与周会合了,小杨去追打去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千古名言,不差毫厘,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东西,物以类聚,才、苟、梅一路货色!


一九九四年七月二十日——二十二日青海玛多县城


因才让下宁,无人去上班,每天上、下午去单位、卫生局转一转。和小梅也要不上七月份工资,梅整天人事不省,醉得一塌糊涂。卫生局又分来了四个,系果洛卫校青海代培的,二男二女。防疫站我的房子有人砸了两把锁开了,据言为才让所干,安电表无有了,给王建民做人情了。办公室无钥匙,也无信件。去各处回收书刊,效果不大,以后少借。近两年集得邮票回来发现无有了,心想系巴桑的泡蛋儿子——巴文根所偷,经询问,巴不承认,说已烧了,不敢拿出来。无论如何除他无第二人,系这两月内丢失,最大可能为爸在时午睡,巴进来翻书偷走的,计有二三十张。心中甚憋气,看来无有命来集邮了。实习时90年不就丢了两大本邮票吗?希再注意长个心眼。三哥来后询问也证实系巴所为,算了,系废旧票,饶过他吧!多注意锁门才对。去防疫站与小梅又去要工资,他曰无钱,才让拿去买油了,给我开了发票,到政府食堂先要上200元钱。其余何时给,不得而知,希尽快要上。刘小虎回县,与王英凤离婚后住老蒲那里。明后休息(23、24)。


一九九四年七月二十三日青海玛多县城

农历甲戌年六月十五庚戌大暑中伏

星期六夏至四九第六天大礼拜


6:10起床上厕所洗漱打扫卫生。学习。

8:10洗衣服,打水,洗有床单、被套、衣物。

10:00去政府大灶打饭,未与李炳坤要上钱。

12:00洗完清完衣物晾晒,拖地拖把不行。

15:00下冰雹小雨一阵,收拾衣物。套被套。

17:00政府食堂吃饭,仍未见李炳坤小子。

18:00休息看杂志《城市人》,94第7期。

19:30去工会俱乐部牛粪房背牛粪一袋。

20:30去大街上溜达一圈,与才让兄弟还书。

20:55去厕所回家架火看书上床休息,未看电视。

22:30入眠入睡,父嫌点电灯睡觉后还拉着。


一九九四年七月二十四日青海玛多县城


6:30起床洗漱学习。收拾整理房间。

7:00学习诊断学,概学咯血、呼吸困难。

10:00去大灶吃饭,与李炳坤取钱200元7月工资。

10:30收拾整理打扫布置晾晒牛粪房东西。

16:20收拾结束,洗脸,休息,整忙六个小时。

17:00政府食堂吃饭,面片四两,饥肠辘辘。

20:55看电视。

21:55睡觉!


2006-10-04-01:31发于行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