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四 保持现状? 211-220

中悦 收藏 18 115
导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四 保持现状? 211-2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211


中日双方对信息海战理解和配置的不同这时再次显现出来。


中国电战指挥机立即捕捉到日舰发射的敌我识别防御系统的准确频谱,这个,与我们预先侦察判断的还是稍有区别,使得电战指挥机发射的湮灭日美敌我识别码信道的电磁波在一开始发挥不了作用。


电战指挥机中心计算机立即作出解算,经过调整的敌我识别码信道压制波再次从大面积的相控阵雷达俯视天线射出,下面的情况也就立即起了变化。


212


日军夕立号驱逐舰发现“敌我识别防护系统”电波问答突然失效,盘旋中的最后两发空射反舰导弹突然惊醒了一般,齐齐击中夕立号上层建筑,防御能力消失的夕立号在1分钟后受到来自水线下的致命打击——通过了声寻的自导深弹拦截的1枚潜射重型鱼雷击中夕立号膧部,800公斤当量战斗部的剧烈爆炸几乎炸碎了夕立号左舷舰体,不等殉爆发作,立即就把8000吨级的驱逐舰送入海底。


美舰发射的反舰巡航导弹也已经是最后一批,只有十几枚,但却是在哈希尔下达对日攻击命令之后发射的,军舰的火控计算机在人力的最高级别加权指令下刚来得及解除了敌我识别系统,这十几枚掠海飞行的重磅导弹构成了对日舰的致命打击——8000吨的荒潮号被3发战斧巡航导弹击中,几乎是立即就爆炸沉没了。


只剩一发战斧导弹冲破重重拦截命中了时雨号,武库舰上立即燃起大火,日舰损管队员冲出来拼命灭火,这艘近2万吨的大舰剩余的声纳能力侦听到急速逼近的中美两种制式的鱼雷高速逼近,池边少将面对中美联合攻击咬牙切齿心胆俱寒,一面命令向大本营报告一切,请求攻击美军低轨卫星掩护舰队残余力量撤退,一面命令时雨号开足马力奔逃,他还明白只靠静默是无法摆脱中美两种截然不同的制式鱼雷的攻击的,这两家的武器系统和战术系统缺乏哪怕最低级的配合机制,数十年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就算近日商定联合图谋日本,一时间也难以改造两家各自的互不协调的武器系统和通讯指挥系统,因此,这两家的鱼雷攻击互不协调却造成最可怕的效果:中国鱼雷开启了主动声纳制导,这对美军鱼雷使用的被动声纳制导构成很大困扰,可主动声纳制导鱼雷却有效打破了时雨号的声静默防御,直奔军舰而来,这些中国鱼雷自身噪声很大又开着主动声纳,大声吵闹着一路开进又无意中压制了时雨号特征声诱饵鱼雷的声响,造成美军鱼雷对声诱饵不理不睬追着中国鱼雷而来,双方一共6发鱼雷排成一队奔向时雨号,让池边少将在绝望的恐惧中只能命令开全速奔逃争取时间,先设法让尾追鱼雷蹑上驱逐舰的尾流,再准确向尾流投放自导水雷炸掉尾追的鱼雷,时雨号舰艏劈出高高的白浪,速度开到了33节,尾追鱼雷紧追不舍,中国的60节,美军的也渐渐调整速度紧追中国鱼雷,舰尾的自导水雷抛射机连连抛射水雷,在尾流中炸起高高的浪柱,5分钟后,声纳视屏显示还有3个鱼雷亮点紧追不舍,距离已逼近到1500米,池边少将亲自跑到舰尾指挥反鱼雷水雷抛射,这个动作救了他一命:掠海飞来的一枚中国鹰击舰对舰超音速导弹掠海飞来,受到损伤的时雨号未能中程发现采取对抗措施,只一眨眼功夫,保持了战斗部大当量一贯特色的中国超音速反舰导弹命中武库舰中部舰桥,巨大的爆炸把中部建筑炸飞几乎震翻了全舰的官兵,舰尾水雷抛射系统计算机失灵,10秒钟后,爬起来的水兵虽然恢复了水雷抛射,抛下去的水雷却没有任何有效目标信息的注入,1分钟后,烈火浓烟笼罩了军舰,舰尾的池边少将和舰尾官兵一起见到了肉眼难得一见的珍贵场景:1枚鱼雷拖着白色浪花尾迹浮航高速冲向军舰!最后的几秒钟时间日本海军舰尾官兵忽然扔下他们的岗位和司令官不管一哄转身逃命,还没跑出多远,巨大的水柱在舰尾腾起。


日本8.8舰队所在的海域终于恢复了平静,海面上只剩时雨号残骸拖着浓浓的黑烟渐渐没入海面。


213


日本舰队方向飞来了130多发的反舰导弹,对残余的美军编队形成第二波打击。由于距离太近,舰载机只拦下不到1/4,大部分是体积较大的重型低速巡航导弹,驱逐舰和护卫舰的反导能力已经被严重削弱,日本人显然对攻击美军预有精心准备,美军舰队的电子干扰系统对日军导弹没起到什么作用,作为最后一道防线的密集阵速射炮起到一些作用,但驱逐舰上装置的密集阵数量太少,而每部密集阵的最高射速只有每分钟6000发左右,无法应付密集的导弹攻击。

接近1/3的日军反舰导弹突防成功,所有剩余美舰全被命中,3艘当即沉没,其余的基本失去防护能力,遭受重创的舰艇的烈火浓烟爆炸中苦苦挣扎,军舰在相继沉没。


214


美国提康号巡洋舰。

舰长开始为大难不死而深自庆幸。击中本舰的两发鱼雷都是打在舰艏,不顾一切的损管措施封闭了舰艏所有通过来的舱室和通道,100多人因此被闷在了里面,可是,本舰保住了舰队唯一的高能激光发射平台,面对呼啸而来的大群反舰导弹攻击,这是美军舰队唯一指望的可靠拦截能力,这是保住本舰和里根号实施舰队救援的唯一指望!奇迹还在于,当副舰长惊恐万状地报告濒死的日本舰队发出最后一波打击的时候,舰长不久就在惊恐万状中发现——半数反舰导弹是飞向中国舰队方向去的!


突破舰载机拦截和反导导弹拦截,剩下的日本反舰导弹接连被提康号巡洋舰上层建筑顶部的化学高能激光器击落,30秒后高能激光射击间隔拉长了,这是因为换能装置反应时间加长的缘故,但是剩余反舰导弹的距离也越来越近,高能激光平台的火控计算机及时调低了射击能量,射击间隔保持在5秒钟1次不再延长,可是,

舰首沉重的进水,开始冲破损管抢救密封,接着一个个密封舱被接连冲破,船头又开始下沉,使得尾部逐渐翘了起来,为靠近尾部的上层建筑顶端的高能激光器增加了一个不可预见变量角度,火控计算机无法精确预计这个变量角的规律,激光射击连连失准,

舰长眼见如此,发出了一道被全舰官兵称为最后的蛇蝎心肠的命令:舰尾轮机舱注水!

损管计算机忠实执行这道“蛇蝎心肠”的命令,汹涌而入的海水瞬即吞没了来不及逃生的轮机舱100多名官兵,巡洋舰开始恢复平衡——

来不及了。最后3枚反舰导弹在有效激光射击消失的空挡最终突破层层拦截,2发突然跃起,到达300米空中后掉头垂直向下攻击巡洋舰顶部,一枚掠海蛇行机动吸引密集阵火力,3枚导弹几乎同时到达,蛇行机动导弹在最后一刻也是近防速射武器最有效的一刻被密如骤风的弹丸击毁,而那两发垂直攻顶的反舰导弹却一齐命中巡洋舰,一发击毁了顶部的化学高能激光器,另一发穿入指挥舱爆炸,与舰长和十几名军官一起同归于尽。

烈火浓烟最终被损管系统控制住了,在日本舰队覆灭前凶猛的濒死一击中,舰上劫后余生的官兵一批批登上舢板撤离,人人都暗暗庆幸死里逃生。


215


总有一天等到你。火控官的命令可等下来了,青岛号驱逐舰左舷鱼雷士官吴过的感觉就像吃上了大餐,把几年没吃的好东西一股脑都吃了,用那位说评书的老乡的话说,叫“抡开腮帮子甩开大槽牙,吃了个风卷残云沟满壕平”。鱼雷发射和再装填都是计算机控制的,吴过只是监管一下,只要不出故障,吴过就很清闲。从注入鱼雷的参数看,打的都是日本舰队,一艘武库舰(1.9万吨的大家伙)、2艘护卫舰、2艘潜艇,用的都是初段防反向折回“半”线导导引头,跑到接近目标的地方再转换主动声纳导引,因此打出去就不用人耽心了,这些家伙都是直径566毫米4吨多重能跑几十海里的远程自导重型鱼雷,个个都是感情专一、追“女孩子”穷凶极恶天涯海角一追到底的好手,比为了个开场白就琢磨俩礼拜的吴过强太多了。吴过数着,一会功夫左舷鱼雷室的19发鱼雷打出去了!那叫一个痛快淋漓!

第20发鱼雷也是最后一发却卡壳了,判断是机械故障,吴过立即转换到手动模式,还是发射不了,这时舱内扬声器传来火控官的紧急命令:立即到甲板速射炮炮位!


中国青岛号驱逐舰由于首当其冲的位置遭受了日本舰队覆灭前的疯狂攻击。青岛号左舷被击中1枚气泡式高速鱼雷,水线下已经有3个舱室被塑胶压力发泡填充。

吴过跌跌撞撞爬上甲板的时候,大群的反舰导弹正呼啸着扑了上来。吴过清楚军舰后部是安全的。驱逐舰在临战前刚刚装设了一台离心式超高射速钢珠炮,听说是一个叫做ZY研究机构的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研制成功的。装到驱逐舰上之后只来得及试射了一次,那次是2艘拖轮拖着30个乒乓球桌大小的测试靶标浮在2000米距离的海面上,1000米远近还有30个无动力漂浮测试靶标,海面上雾气弥漫肉眼看不清任何靶标,试射规定假设雷达全部被压制无法使用,只知道靶标的大致位置在军舰的右侧和后方,这样恶劣的条件下圆误差半径达到200米以上,速射拦截武器应该是连边都摸不上。但是那台带着50吨钢珠高速旋转的离心式速射炮只射击了1秒钟就不肯再打了。40分钟后,60个测试靶标被拖到军舰近处检验,吴过清楚地看到,每个乒乓球桌大小2块砖厚的木板竖立靶标上击穿的孔密密麻麻地像被打成了马蜂窝一般,老乡带着几分神秘悄悄告诉吴过说,那炮对着军舰右、后方大概长3000米高20米的带状弧形面积内“模糊射击”,就那一下子30吨100万颗轴承钢珠就打出去了,飞行器撞上一只鸟就完了,别说撞上高速钢珠,可军舰右后方拦截面上每平方米十几颗的密度连只鸟也飞不进来吧?本来青岛号前甲板上也要装一台同样的小口径离心炮,可是美军突然宣布“遏制咽喉”演习提前,时间来不及了。青岛号只来得及把原来放在后面的4部速射炮挪到前甲板,前甲板上集中了过去全部12部速射炮,

可今天面对大群的反舰导弹饱和攻击,前甲板12部速射炮防护的水平面90度范围内仍然是青岛号近程防御圈的薄弱环节。

前甲板上硝烟弥漫,12部10管速射炮还剩9部在拼命开火拦截接连飞来的导弹,青岛号新型驱逐舰在不屈不挠地抵挡着水面上的导弹攻击和水面下的鱼雷攻击。

军舰已经挨了左前方钻进来的3发导弹,一发反辐射导弹摧毁了电磁压制天线,一发炸毁了前甲板上的火箭布雷抛射器,3发钝感炸药水雷被炸到空中凌空爆炸,虽然防殉爆钝感炸药只延迟了0.1秒的时间,但是这关键的0.1秒挽救了舰体未被摧毁,发泡装置立即填充了水雷舱。凌空爆炸的100公斤TNT当量的水雷不幸摧毁了相控阵主天线和3部速射炮。

军舰发射的钼条弹爆炸了,漫天纷飞的钼条遮蔽了垂直攻击导弹的眼睛,但是掠海水平攻击的十几发导弹正在以将近4马赫的高速向驱逐舰最后冲刺!

吴过刚爬上前甲板就冲向最近的一部速射炮,接着听见硝烟里老乡的声音带着哭腔叫喊:“吴过!快过来帮我!”吴过看见炮位上只剩一个人影在闪动,炮位下面老乡蹲在那里在弄断裂开来的输弹链,几十发小口径炮弹已经散落一地。吴过在军舰的“全面手大比武”里得过机械全能第二名,也懂得速射炮的拦截概率全靠射速,手输弹的低速射击对拦截高速飞行导弹的作用概率极低,吴过没有分秒犹豫,立即向输弹机构扑过去。输弹链断裂,还不要紧,可以接上,但是输弹电机坏了,老乡正在手忙脚乱地接一团乱线头。吴过熟练地找到手动摇柄套在备用动力输入轴的矩形轴端上,吩咐老乡:“你马上接弹链!”

3秒钟的功夫,速射炮以手摇驱动输弹链的方式开火了,射速降低了一半多,功效不彰,又一发导弹击中前甲板,1吨多重的锚机绞车被滴溜溜炸起了十几米高!疯狂地摇输弹手柄,吴过看见老乡拖着一条腿又扑到电机旁边,鲜血已经染红了裤管。射击仅持续了几秒钟,甲板就猛然颤抖了一下,把吴过摔出2米多远,军舰又中了一发导弹!吴过爬起来疯狂地扑向摇把,再次摇了几秒钟,后肩胛骨传来断裂般的疼痛,那是在鱼雷室撞的!炮位上那人猛喝:“快输弹!”

吴过已经拼尽吃奶的力气,可是右臂根本不听话,单是左臂克服不了处于升速工况的齿轮机构的扭矩!

湿湿的两只手抓了上来,老乡拖着一条腿站立起来,三只手一起转动了摇把!

一发发掠海飞行的导弹进入3000米距离后就开始随机蛇行机动,轨迹变得毫无规律,导弹飞近到2000米内,射速大大降低使得火控计算机已经无所适从,炮位上仅余的操炮手牙关一咬,改成手控操炮,不到1秒钟,反舰导弹的狰狞面目赫然出现在瞄准镜里,操炮手知道,蛇行机动的导弹会把侧面积暴露出来,使得它的被弹投影面积大增,

等的就是这一瞬间!发射钮狠狠按了下去,仅有的数十发钨合金动能弹象是同一时间射了出去,刺眼的闪光一刹那照亮了火炮,反舰导弹在离舰的最后50米的距离上凌空爆炸!

几乎在同一秒钟,一发垂直攻击导弹穿透已经稀薄的钼条屏蔽层,以接近90度角冲了下来,前甲板上强光再闪!吴过感到后背被一扇磨盘击中,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216


海浪打进舢板,浇在吴过的头上,吴过醒了。

伤员先行撤离军舰,几条舢板离舰已经一百多米,青岛号已经被导弹连连命中,军舰仍然挣扎着还击,只剩2部速射炮还在喷吐着火舌,军舰上朝夕与共的战友们还在不屈不挠地抵抗!

吴过知道所有弹药燃油舱室都装有发泡罐,一旦被击中,当火势无法控制时可以开启发泡装置填充满整个舱室,塑胶气泡内是不可燃的惰性气体,如同泡沫灭火的道理一样,被导弹击中不会引起弹药殉爆。青岛号不会沉没,不会殉爆,只要一息尚存,就能继续战斗!

自己的伤只是轻伤,而且都在背部,现代海战中后背负伤与前胸负伤是同样光荣的,吴过认为自己还有一条手臂可以用,舰上现在肯定急缺人手,多一条手臂也是好的!应该立即回去!但是,吴过低下头来就看到,舢板上有重伤员。

舢板离舰300多米的时候,军舰又中了2发导弹和1枚鱼雷,最后的2部速射炮火力也哑了下来,军舰失去了抵抗能力。

好像是卑斯麦号战列舰的最后的时光,所有火炮都被摧毁,只能听任敌方的狂轰滥炸了。

舢板离舰500多米了,吴过一手紧紧抓住舢板的舷板,半侧起身子,

青岛号的雄伟身姿渐渐在泪眼中模糊。挨了这么多鱼雷和导弹,战友们可以弃舰了!

吴过不知道,就在他悲痛欲绝的时候,所有打向中国舰队的导弹鱼雷都已竭尽,对着中国舰队疯狂发射导弹和鱼雷的日本舰队已全军覆没,旗舰时雨号正拉着浓浓的黑烟心不甘情不愿地没入了海面。

青岛舰的位于距离美日舰队最近的尖刀位置上,首当其冲,挨了最多的打击,日军射向中国舰队的鱼雷和导弹,一多半落在青岛舰身上。但是,舰长始终没有下达弃舰的命令,青岛号没有沉没,也没有敌前撤离。半个月后,当拖轮拖着满身伤痕的青岛舰驶入榆林基地时,所有的人都震惊了:

驱逐舰左舷水线下挨了3发鱼雷,前部水线以上共挨11枚导弹,这些足以击沉战列舰的东西却没能击沉这艘7500吨的驱逐舰,原因只有一个:水线下所有舱室,连同上面的导弹舱、炮弹舱,都被发泡罐发出的惰性气体泡沫塑料填满,整条军舰已经成为总比重比水还轻的不可燃物体,水线下狰狞的3个大破口内,露出的是白花花的塑胶压力泡。海水,无法进入。


217


中国96级潜舰。

事后航海长悄悄笑问96级副舰长,政委说话那时候,你的手干什么摸手枪套。副舰长眼睛一瞪:“你小子不知道我的腰有关节炎?我那时腰疼”。

.此时,副舰长已经看到了辉煌的战果:射出去的24发电磁推进超低噪声鱼雷除一发因故障失控外,其余全部击中目标,全舰队肯定也加入了攻击,美军与日军相互对射鱼雷,96级在300米水下只能听到海水传声,听得出三方面一共射出了500多发鱼雷,开始计算机还能辨识跟踪,后来鱼雷太多,计算机能力主要用于制导本舰半线导鱼雷,对其它鱼雷就顾不上一一的听了,被动声纳也侦听到附近美舰发射导弹和舰载机起飞的声音,看来美军2个航母编队的战力倾巢而出了,倾巢而出打谁?三十分钟后结果明确了:日本舰队声像全部消失,美军除了里根号、提康号和一艘驱逐舰还在以外,其它水面舰艇水下潜舰的所有目标声像都消失了。剩下的三艘美舰大大小小的爆炸声接连传来,提康号和那艘驱逐舰正在不断进水沉没中,人员撤离的小艇摩托声清晰传来,看来美军全部落水人员1万余人都将集中到里根号上,如果我们想打,举手之劳,里根号也命不久矣。副舰长此时投向舰长的目光充满了崇敬。

舰长声音里没有一丝喜悦。冷冷地命令:

“向里根号发射6枚线导鱼雷,对心均匀分布定深100米悬停于距目标200米处;

上浮,到潜望镜深度。”


政委早就坐下来喝茶了,一听这句话又猛地站起来,茶水洒到了手上他一点也没感觉。

二十年了,从这条船换那条舰,政委的不变的中心差事就是做思想工作,化解部队的激烈求战情绪。政委认为这是世界上最难做的工作,是除了上级以外所有人都骂娘的工作。政委自己从内心深处就不赞成那套标准说法,上次为了钓鱼岛的事,国内网站上爱国青年把海军骂了个狗血喷头,有人竟然在帖子里说李鸿章的北洋水师还敢出海打一仗呢;台湾那边的同行就讥讽说,老共只有陆军是真正的共军,空军全是俄国人那一套,应该叫俄军,海军全套学的我们,应该叫国军,可惜正经东西没学会,就学会了喝酒泡妞...

有个士官气愤到想自杀抗议,向军委“尸谏”,幸亏给自己抱住了...,

政委已经打算,再让做这个政治思想工作,就打报告转业和老战友办公司去了。


潜舰上浮到潜望镜深度,电子潜望镜伸出水面,舰长命令以美日舰队演习码向里根号发报,在指挥舱全体军官注目之中,舰长一字一字地口述出命令:

“6发重型线导鱼雷悬停于距你舰200米处。命令:你们必须立即投降;所有开向台湾海峡的美国海军舰队必须立即调头后撤2000海里;否则,举手之劳就让你们灰飞烟灭。”


218


先是日本的29颗低轨卫星突然失去信号联系,同时,美国的数十颗低轨卫星被不明原因摧毁,时隔不长,双方又有数十颗中、低轨道卫星信号中断。

没有人知道是什么东西打坏了卫星,道理很简单,全世界所有的红外侦测卫星、战略预警卫星等都没有探测到任何反卫星武器的火箭热发射迹象。

俄罗斯、德国的椭圆轨道卫星开始发现在2千多公里的高度上出现数个火箭喷射尾焰,只延续十几秒就又消失不见,两国的战略预警系统情报分析部门大为迷惑:没有看到这些反卫星武器的初始发射尾焰,难道它们开始发射的时候不是火箭推进?那么始推阶段的沉重重力和致密空气阻力是怎么克服的?世界上从来没有一样东西是不靠火箭能够打到千数公里高度的!可到了全真空高度了反而要打开火箭加速?这在技术上是不可解释的。

同样的问题也在美国NMD系统预警情报分析专家们的脑海里苦苦思索着,几分钟后,一个不太有把握的初步结论得出:这是反同步卫星-静止卫星武器,初段火箭推进未被发现是因为那个国家突然打坏了我们几十颗低轨侦察卫星,这些反同步卫星武器进入中高度空间后为了到达36000公里的静止卫星那里还是要打开火箭加速,这就被我们看到了。

可是,说不通的环节依然存在:反卫星武器要先发射、然后低轨卫星才被摧毁,这些低轨卫星被摧毁前是一定看得见反卫星武器热发射特征和光学特征的,它们没看到,几十颗都没看到,那只能说明这些反低轨卫星武器是空载平台发射或者是星载平台发射,空载平台发射,即使载机飞到同温层边缘也不够,反卫星导弹的尾焰仍然能被清楚看到,除非是近于航天飞机的平台发射,反卫星导弹初段靠载机原有速度无动力飞上那么一大截子再打开火箭助推,可是世界上有此能力的只有美国,美国自己也还在研发之中;星载平台发射反卫星导弹,世界上有这个能力的是美俄日中法英德,星载发射本身起点很高初始速度也很高,到了2000多公里高度才被发现是有可能的,问题在于数量。能这样做到的星载平台屈指可数,美国占了3/4,其他那些国家的加一块占1/4,不超过10枚,政治上也不可能全联合起来打美国,可现在已有五十多颗美国低轨卫星被击毁了!

中心计算机分析报告出来了:被击毁卫星虽然遍布天球各处,但打击都是来自×××.×××区域。

这份计算机分析报告让专家们震惊。结论显而易见。能够这样打击低轨卫星的,只有陆基高能定向能武器。较大可能是陆基高能激光武器。从射击间隔和能量来看,属于高能自由电子激光-X激光武器,七大国都在研发,从掌握的研究进度来看,美国以外,日、俄、中、英、法都有所进展,从政治上可以删除英法,那个×××.×××地区是以日本南部为核心的一个不大的圈子,涵盖俄罗斯和中国东北的一小部分,可是目前在技术上如果能够做到也必须是在一座尽可能高的高山上,地表每千米高度可以衰减能量的30%-40%。中国和俄国被划进去的那一小块地方没有千米以上的高山,而日本,日本,日本近4000米高的立山却位于圈子内不算太靠边的五环-六环的地带,而且,计算机情报库显示:世界上研发进度独占鳌头的唯一一座X激光研究中心,就在,就在日本立山的峰顶!

发生在太空的珍珠港袭击。世界上唯一挨过2枚原子弹轰炸的日本人在隐忍了大半个世纪之后,终于,终于向轰炸着美国动手了!专家们带着难以抑止的惊惶恐惧签署的报告还没到达华盛顿,另一份更具爆炸性的消息却先期一步到达了。


219


小鹰号航空燃油库发生大爆炸的时候,美国黑皮肤的女助理国务卿奉命与东京紧急通话。在新加坡外海美日之间突然不可思议地发生了大规模军事冲突,首脑热线就是要在这个关键时候发挥作用,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热线建立四十多年了,等的就是这关键的一刻。

3分钟过去了,热线终端站负责人的声音因为紧张变得尖细歪扭:东京热线因技术故障无法接通!

什么?!女助理国务卿的第一反应就超出技术层面,她作了此刻她能够做的唯一正确的选择:立即报告总统!


220


华盛顿,白宫。

国防部长在小鹰号发生大爆炸之后就建议椭圆型办公室里的人们立即转移到华盛顿地下190米深的国防部战时指挥中心,这190米里还包括60米的花岗岩层。但是这个合理的建议被总统冷淡地拒绝了。国防部长认为总统是在故作镇定保持姿态。总统的手指有些不自觉的抖动。

总统管国防部长叫袋鼠,不是没有道理的。国防部长拥有一个通用型的大肚子,却长着一条不应有的细长脖子,更何况国防部长喜欢在制服上衣的下口袋里放东西,加剧了肚子的比例。

国防部长是这场一发不可收拾的演习的策划者,正在椭圆型办公室的沙发上通盘考虑这场“比划”的胜负得失。

中国可以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获得石油。西线石油具有紧迫意义的是中国经中亚通往中东的输油管,美国应该堵塞住中国的西线输油管,这是端掉伊朗反美政权这个战略方向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对于中国的北线石油要阻滞延缓,这既是蚕食俄罗斯这个整体战略方向中的一个相辅相成的部分,也是分化日中关系利用日本这个战略方向的一个组成部分,后一部分的主战场在中国的东海油田那里。中国的南线石油是目前中国的主要石油动脉,美国的政策是扼制和可控,要扼制中国石油动脉的咽喉要地。

从军事角度看,要扼制中国人的南线石油咽喉,从中东到东亚,漫长石油航线上更方便动手的地方还有几处。

如果在波斯湾或红海的亚丁湾动手,那就牵涉到太多人的利益了。斯里兰卡-科伦坡是第二个节点,在那里大动干戈会失掉印度的友好支持,而对印度无论在表面上需要我们表现出怎样的重视,他毕竟还只是二流国家,现在还不值得美国去扼制他,他或者在将来终究会发展到值得美国去遏制的程度,但是现在他还不是主要对手,只够得上次要对手,但是在大国的国际政治上,次要对手是不存在的。只有一个主要对手和许多广义的朋友,为了打击主要对手,次要对手有时也成为联合的对象,所以就变成了次要的朋友。联印的目的是在南亚次大陆打破所谓中俄印大三角战略联盟。同样的道理,再往后的安达满群岛也不适合。中国已经抛出仰光输油管方案和克拉地峡运河方案。这两个方案的地缘政治意义大于其实际实行的意义。美国不要去反对或去试图控制,否则就把东南亚国家推到中国怀抱,那对美国来说,是为了将来的悬案而立即牺牲当前的战略利益。不去反对的事情就不必讲也不必做。所以,科伦坡和安达满在可预见的一段时期内,都不在美国盯紧的范围之内。

接下来就是马六甲海峡了。从地缘政治力量的分布来看,控制西端入口的难度较大而意义较小;东端出口——新加坡则不同,控制难度较小而意义更大,不仅扼制了中东石油的流入,也为控制南中国海油田打下战略支撑点。这个区域控制在手,中国、日本和台湾就都控制在握。

所以发动了“扼制咽喉”大演习。

国防部长本来以为中国人如同以往,抗议指责一番什么“不顾国际准则”“威胁国际航线”“破坏地区和平稳定”之类的话也就闭嘴了,没想到中国人居然派出一只小小的舰队来“陪练”,而且位置更靠里,卡在盟军舰队与新加坡之间,叫什么“捍卫发展”。

于是就立即指示全力压缩中国舰队的地盘,“把它挤出去”,一时间成为盟军的主要演习内容。

扼制咽喉演习刚进入第40个小时,就热闹得一发不可收拾。中美日三大国的基本利益在这里凶狠碰撞,人为摩擦产生的偶然的火花引爆了各方精心策划重重阴谋的火药桶,明里暗里一通“误射”下来,大家的舰队都所剩无几,美国人的损失尤其惨重,小鹰号破天荒地被击沉,不到一分钟之内的地狱般的爆炸让五角大楼里人人胆寒,6000多名官兵只有2人奇迹般地逃生,包括哈希尔中将在内的高级军官无一幸免。几乎是在重演近百年前的日德兰海战。

里根号如果不是在史密斯那老家伙的命令下断然注水,也不可能苟延残喘地留下来。那道冷酷无情的命令把1100多名还在奋力抢救军舰的官兵淹死在水棺材里。里根号官兵伤亡过半,连同被击沉的3艘巡洋舰,20艘驱逐舰护卫舰和3艘潜舰,8千多名优秀的海军官兵命丧马六甲海峡,1万多落海官兵现在湿漉漉地爬上了里根号。盟军舰队全军覆没。

日本人算不算盟友?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在这里。人人都在问的一个问题:究竟是谁在向美军开火?

哈希尔中将在最后一刻发出的电文无疑是最权威的解释:日本人的一艘春汛级潜舰借口归途经过潜入美军航母阵列核心,突然发难,向美军舰队射出数十发重型鱼雷!

所有的幸存人员,所有的技术情报分析,盟国提供的资讯,冲突演变的一个个步骤和环节,甚至中国人的“现场直播”,都众口一词地指出:日本人是罪魁祸首!日本舰队在执行一个精心策划蓄谋已久的计划,挑起这场暗无天日的大混战。这在表面上是出人意料的,但在日本战略利益的深层原因上,却合情合理。

只有史密斯一个人的判断——不如说是猜测——认为,真正的凶手是中国人!

这可能吗?中国具备和美国全面开战的实力和勇气吗?国务卿认为和美国开战不符合中国的基本国家利益。这且不说,中国人有击沉美军航母编队的技术手段吗?中国有什么潜舰能够深入航母编队核心而不被察觉?史密斯所猜测的中国人“冒充”日本人潜入美舰核心的说法,是不是老家伙震糊涂之后异想天开的梦话?

如果不是总统竟断然肯定史密斯的荒唐话,没有人会拿史密斯的话当一回事。

总统是真的相信史密斯,还是随机应变借题发挥,借此继续这场扼制中国人的“比划”?还是因为这是政治上不得不做的姿态?

应该是后者。无论如何,美国不打算从既定目标后退,尤其是遭受了这样惨重的伤亡,如果此时此刻收手,国内舆论立即就会把总统赶出白宫。也不能明说是日本人突然袭击了美军。在政治战略上,共产主义中国攻击美军是必然的,而盟友日本如果攻击美国,就是政府政治上的严重失败。

这是不折不扣的第二次珍珠港事件。如果公开这个事件,那么只能象罗斯福总统一样立即对日宣战,这也意味着本届内阁立即下台。

对日本,只能隐忍不发,装糊涂,暗中收拾日本鬼子。想必日本人也是一样的对策。

所以,现在还是要把中国人抛出来当魔鬼。这已经不是扼制中国人石油咽喉的需要,也是本届政府的政治咽喉不被扼死的需要。

可是中国人居然也寸步不退。中国究竟凭籍着什么呢?

国防部长隐隐感到,接下来的比划,已经远远超出预计的范围和程度,变成大国国家利益之间的凶狠碰撞,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