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四 保持现状? 181-19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181


美国里根号航空母舰。

战斗群指挥官开完会一回来,就立即接过战斗群指挥权,匆匆对史密斯舰长交待了几句,就对战斗群发出了一连串命令,史密斯舰长立即明白为什么刚才要用直升机接指挥官去开会,而不是用平常用惯的会议视屏电话。

史密斯舰长觉得今天美中日三大国的首脑都疯了。此刻他的心里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少年时代有过2次这样的感觉。那是在田纳西州上中学的他放学的路上要经过一片阴暗的树林,树林里有一只强壮的黑猫,祖母告诉他那是邪恶的化身,千万不要让它从你眼前横着跑过。

但是那只神秘的黑猫,还是两次在他眼前横着穿过丛树林里那条潮湿阴暗的小路,黑猫脚爪踏在落叶上的沙沙声还没有消失,少年史密斯的心中就冷冷地升起这股异样的感觉。每次事后并没有什么立即的灾难,不过史密斯的半辈子似乎都不顺利。

黑猫第三次从眼前跑过。黑猫就是那条春汛级潜舰。春汛在提康号和青岛号之间的位置,突然向中国人的青岛驱逐舰方向发射鱼雷。这着实令人费解。这就给了战斗群指挥官很好的理由。美军可以借口有不明潜舰在美国舰群中发射鱼雷,意图攻击美舰,而找到向日本春汛潜舰开火的理由。打击春汛却是为了报复日本舰队所说的美军误射的第二枚战斧导弹。事情就是这样,如果只误射了一枚,那就都对得上,如果误射了两枚,那么一切就都对不上了,射的人对不上,说的人也对不上。这是典型的政客指挥作战。战斗群指挥官似乎还暗示过什么东西,那小子是个好卖弄的政客军人,史密斯懒得研究他那种故弄玄虚的神情。

但是隐隐地有一丝不对,这一丝感觉就像那只黑猫,邪恶地走进他的心灵,伴随着航母发射导弹的光亮,那个邪恶的黑猫一瞬间直起身来向他张牙舞爪—

为什么日本人要开到离航母特混群这么近,才向中国舰队发射鱼雷?!


182


分明听到背后的中国护卫舰加大马力急速压了上来,接着主动声纳波像巨锤一样当当地敲在耐压壳上,日本春汛级潜舰舰长咬紧嘴唇不动声色。你们的恐吓说明你们害怕本舰的曝光,由此正可证明你们不敢对本舰公开开火。青岛号可以再次发射鱼雷,可是那种落后的鱼雷攻击已被证明是难以奏效的,并且本舰即将浮出海面,鱼雷是来不及跑到这里了。

舰长在这时听到声纳室送过来的越来越近的喷射式飞机的引擎声,难道是美军舰载机飞过来了吗?那么来得正好!舰长脸色青白地发出命令:“浮出水面!向中国青岛号发射菊水鱼雷!”


183


台湾舰载机大队长从菊水云爆弹的毁灭漩涡中死里逃生,日本人菊水气爆弹的巨大冲击波,可能已经毁灭了跟在后面的僚机弟兄,就是号称技术头把交椅的大队长自己,也是九死一生逃了出来。冲击波推波助澜形成的过大的加速度,使机载天线受到损害,通讯不良。共军又恢复了电磁压制,在没有接到特别指示的情况下,按条例自然是从最近途径回航。一路不着边际地狂奔,直到耳机吱吱叫声减弱,与通讯视屏同步显示出了小鹰号的命令:各部务必搜寻歼灭那艘向新加坡发射导弹的恐怖分子潜舰。

大队长心中惦念老姐和外甥,他们就住在东海岸边的一所新盖的共管公寓。外甥此时应该在学校里,南洋理工大学离东海岸还有不小的距离,应该还好。可是老姐怎么样了呢?很想立即直飞过去看看,但是不能。家有家法,军有军规。

大队长是外省人第三代,爷爷在赫赫有名的抗战英雄高志航大队长手下当过地勤兵,老空军了,家里有一套重庆拍摄的空战记录片,价值弥珍,几回应文化界朋友恳求,要拿出去灌成光盘发财,爷爷都不肯。可是老爷子回大陆家乡时,却带了全套的带子,送给了大陆的文史资料馆。回来后家里人同声反对,老爷子火了,骂得全家狗血喷头,说你们都过那边看看去,中共把国家治理成什么样子了,别说几盘带子,这把老骨头将来都要埋到那边去!

唉,早就听说老共把国家建设得不错,可自己是现役军官,不允许去那边,老爷子又不是不懂。

不久,右前方出现了一架中国海军直升机,里面一位大陆飞行员同行轻描淡写地告诉他:跟着我,带你去找那艘恐怖分子的潜艇。心中挂念老姐和外甥的安危,菊水云爆弹死里逃生的经历余悸犹存,心中明知这是日本人的春汛,可老美让当恐怖分子打,看来春汛往新加坡打导弹把美国人惹急了,事情这样处理也算灭了口息事宁人了。那自己正好难得糊涂一回。上天有眼,回途上遇见这个罪魁祸首,鬼子的潜舰还挺神气,大大咧咧的浮航,指挥塔那里有几个人在修理什么,可能是修理天线吧,明目张胆的浮航就是为了修理通讯装置了。可也怪了,老共的直升机压着日本人飞,就是不敢开火。为什么不正面开火?还是讲政治吧,所以引导自己来打,老共抗战时躲在敌后躲躲闪闪打游击,可日本人一走就把国军打了个落花流水。

大队长的座机上没挂反潜武器,从春汛头上一掠而过,再兜回来,就看见春汛的甲板上有个鬼子在对着飞机打旗语,哈哈,果然是天线坏了,不过你现在跟我解释什么都没用了,听不懂听不懂,我要执行命令了。按钮,2串火流扫了下去,25毫米机炮炮弹把潜舰从头炸到脚,几个甲板上的鬼子立即被炸翻,潜舰急速下潜,大队长再兜回来,就看到小潜深的春汛象在海面下隐约可见的鲸鱼。本来对25机炮打击一二十米水下的春汛级没有把握,

管它,再按炮钮,向春汛模糊的水下暗影打出了剩下的全部二百多发25毫米机炮炮弹。

春汛上面的海水象是冷水倒进了热油锅迸发起来,又象是海面突然长出一片水柱小树林。

潜舰似乎没有动静,依然沉默着小潜深航行。然后国共双方的飞行员都看到海面下一股巨大的水柱腾然升起,几乎要冲到第三次兜回的F22舰载机的肚皮,水柱落了下去,春汛不见了。半分钟的光景后,海面凸起一个大大的水馒头,水馒头平息下去后,水面上只有一点漂浮的残片和油渍。

很快,大陆的直升机就明语通话,那位有位飞行员祝贺他击沉了造成新加坡惨案的凶手,然后说那艘潜舰的潜对空导弹发射孔盖刚才被他的直升机坠落砸坏了,估计是挨了机炮后就发射潜对空导弹打F22,结果潜对空导弹在发射时因孔盖机械故障而爆炸,引起潜艇内弹药的二次爆炸。最后那飞行员开玩笑说,这是又一次国共合作打击日本鬼子。

大队长心里明白,这样就坐实了自己是击沉惨案凶手的英雄。应该是反恐英雄。老共看来不想把击沉日本潜舰的功劳揽过去,不知为什么呢?国军这次又成抗日主力了,共军还是游击战的角色。可你们在钓鱼台也动点真的,光是我们小鬼子根本不买帐的。但愿老姐和外甥平安无事,南无观世音菩萨保佑啊!

继续回航向东飞。越过青岛号驱逐舰时,耳机里突然传来青岛号严厉的明语通话,质问为什么刚才向解放军的演习潜艇开炮攻击?差点造成潜艇的损失…大队长脑袋嗡地一下,还没反应过来,眼睛就看到3条疾速奔行的水线射向正东,难道老共真误会了要对美军发射鱼雷报复?看这鱼雷的速度至少有200节,老共的气泡式鱼雷研发成了?

思维再次被打断,通讯视屏上传来台湾护卫舰的卫星垂直激光通讯,司令官命令:刚才打击潜舰的事不能跟任何人讲,不能回航母,飞到太平岛附近指定海域跳伞,那里有救生船接应。切切!

迷惑不解。这就是说,司令官不承认发生过我们打沉日本潜舰的事,让我们到太平岛附近跳海,避开美国人?层峰可能要宣称我们的飞机都在菊水气爆弹事件里阵亡?看来要出大事了。.

.

184


王伟话一出口,就有点后悔。这次任务,王伟最后接到的指令是击伤那艘日本潜舰但是不要打沉它。

王伟的理解,就是从“大局”出发,我们不要击沉鬼子的潜舰,拍了实况转播,全世界都已经知道是鬼子故意向新加坡打了两枚大威力的导弹,就达到政治上的目的,至于要保留鬼子的潜舰,是不是要保留罪证以备国际核查呢?

王伟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出来。有了实况转播就都有了,应该见好就收,保留鬼子那艘潜舰,没有必要吧?总是心里不舒服。再听到自己的护卫舰用深弹炸春汛,王伟觉得明白上级意图了,就是把这好活儿交给护卫舰干了。凭什么?本来是自己嘴边的肥肉,交给护卫舰,不是那个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再说我方直升机受到攻击时,自卫还击击沉潜舰才是合情合理的呀?不对,上级肯定还有大文章。

等到看到台湾的F22舰载机对着鬼子开炮,王伟就乐坏了。好啊好啊好啊!上级这下子没话说了吧?是国军不顾“大局”的嘛,哈哈哈哈!王伟对国军的印象还算可以。与紧急从东海舰队调过来参加演习的兵力不同,王伟一直在南舰干,每次路过太平岛,总是和上面的驻军打打招呼,人家也挺大方,时不时让我们上去靠一下,加加水什么的,岛上当兵的一个个晒得黝黑,挺憨厚的,我们也挺大方,常常给他们留下点新鲜蔬菜水果,那在海军可是最好的东西。

一看见国军开炮,打沉了鬼子的春汛,王伟就心痒难挠,忍不住告诉那边:那里也有俺的功劳哩,俺刚才和鬼子大斗法,搞坏了导弹发射盖,潜对空导弹走完电脑发射程序却过不去那个机械盖子,当然要爆了,“军功章啊,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王伟在部队里从不和战友抢功,可这是,这是国共两党论功劳的场合啊?

话一出口,王伟就有点后悔:053护卫舰也没把春汛真的收拾了,那么上级意图是故意留下春汛的了?

直升机里的战友当时都在安慰王伟,话没讲错嘛,就是要那边明白一下。

直到很久以后,王伟才明白自己无心中犯了什么样的错误。


185


最后表态的大国是日本。沉默许久之后,日本外务省次官发表声明:

1台湾事变必须和平解决。反对各方的武力干涉。

2日本将派出军事力量掩护从台湾撤侨,撤侨路线为……,路线附近……的区域内,任何外部武装力量在48小时内不得进入。


国际社会立即注意到:

1日本声明没有提到不承认台湾独立;

2日方划出的撤侨禁区包括了台湾海峡中线东侧、东海的日本中线的东侧和西侧的一部分,这个部分囊括了绝大部分的中国东海油田区;

3日本声明所说的“任何外部武装力量”是否包括除了日、台双方以外的一切外部力量?那么就意味着日本要求在48小时内中、美双方的力量都不得入内?!

舆论在震惊后立即哗然,全世界的注意力立时聚焦在中美双方如何表态应对上。


186


本来以50节速度向西航行的两枚线导鱼雷突然180调头,尾部火箭推进器开启加速,10秒钟内速度提高近1倍,矛头直指SSN330号潜舰!


SSN330潜舰已经上浮到接近海面,高频浮标天线已经抛射出去,舰长大惊失色,高声命令:“立即报告小鹰号,日本潜舰射向中国青岛号的鱼雷突然调头攻击我舰!发射声诱饵!左舵90度!加到最高速!”


报告小鹰号的命令当然是对的,可惜时间晚了。声诱饵发射了出去,可惜无效,因为来袭鱼雷用的不是被动声纳制导而是使用了主动声纳,更要命的是,弹载主动声纳与潜艇的舰载主动声纳从两端锁定了中间的SSN330,鱼雷在线导最大航程上回航,速度高于潜艇,所以高强度光纤线缆的长度开始逐渐缩短,有线制导准确无误地传递了信号,夹在中间的猎物就逃无可逃,


线导鱼雷高速而灵巧地紧跟在SSN330潜舰后面左弯右拐,以60节的速度差拉近着与潜舰的距离,

已经浮出水面拉开高高的白色浪迹的潜舰高速奔逃,2条浮筏违规放了下来,一下水就被高速浪花打翻,甲板上逃命的水兵争先恐后跳海逃生,

高高的水柱轰然升起,SSN330的残骸很快被旋卷的海水吞没。


187


96级潜舰舰艏射出1枚鱼雷,高速冲向提康号电子巡洋舰。然后突然关掉全部主动声纳,如同一条毫无声息的长鲸,跟在鱼雷后面以300米深度向提康号巡洋舰下滑去。



188


美军提康号巡洋舰。

声纳士官其实不是上士,而是不折不扣的上尉。15年的军龄了,若还是名副其实的“声纳士官”才怪。现代军舰上当声纳官比较轻松了,可以用眼睛看视屏—那上面亮度阶梯表示声音大小,颜色表示频谱,上个世纪60年代舱内椅子上一个响屁就差点震聋声纳士官耳朵的苦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声纳上尉的耳朵今天很安全,却有些不大相信自己的眼睛。

先是日本人的一艘春汛级变成了2艘,然后一艘消失,再后来剩下的那艘日本春汛潜舰突然疯了,竟然先击落了P3D反潜机,再控制鱼雷调头攻击330潜舰!

声纳士官的报告上去了,明显地舰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老实不客气地叫他“睁大狗眼看清楚了”。然后舰长自己冲下来睁着他那双蛇眼看(上尉喜欢狗,不喜欢蛇,何况舰长在全舰官兵中人望很差,心地就像是伊甸园里的蛇),

接下来,舰长的蛇眼和上尉的英俊目光都明明白白看见日本潜舰突然发射鱼雷,那鱼雷冲向,冲向,冲向了本舰!舰长和上尉都开始不相信屏幕,日本人疯了!他们想发动第二次珍珠港事件吗?!


189


美国小鹰号航空母舰。

中国人的电磁屏蔽刚撤销的时候,小鹰号就重新成为盟军的指挥中枢。

所有的部署都已经做好,整个远东美军都在屏息等待他的命令。

P3D反潜机爆炸不久,接到SSN330报告,日本春汛射向中国舰队的两枚鱼雷突然调头攻击美舰,

两个明确无误的点连接成了一条明确无误的线。然后提康号报告受到春汛的鱼雷攻击。这是这条线上的第三个点。此前所作的判断和部署都正确无误。刚才调整部署加大了打击日本舰队的力度,也是正确的。

司令官哈希尔中将看到猜测的证据已经成为事实,就没有再犹豫1秒钟。他冷冷地迸出了一个最后的单词:“开火!”

中将崇拜半个世纪前的麦克阿瑟五星上将,处处都要学得象一些,即使心中开始发颤,仍然控制声调冷冷地说出那个单词,然后,中将叼起了玉米棒子芯烟斗。


190


美国提康号巡洋舰。

声纳士官声音颤抖地报告:“日本潜舰的鱼雷1枚现距我舰2千米!航速60节!9秒钟后命中我舰!”

提康号巡洋舰舰长:“左舵65度!全部停伡!发射我舰声纹诱饵鱼雷!”

巡洋舰转过头来舰艏对准鱼雷来袭方向,然后全部停车静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