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推论真凶

江南疯子 收藏 3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根据玛莉.法兰的指引,杜明、丁松和圣战三人来到了标明办公的那栋楼房,玛莉引着众人通过一楼的接待室。让佣人把房间里的地毯搬开,露出了光滑的大理石地面。然后玛莉把墙上挂着的一副油画拿开,露出了一个齐着墙面的按纽。按了一下按纽,接待室的大理石地面突然裂开了一条长三米,宽两米的洞口出来,透过灯光可以看到一条台阶直通下面。此时外面早已经吵翻了天,呼叫声、尖叫声、奔跑声响成了一片,而且隐约可以听到远处传来了警车的警笛声。

玛莉皱了皱眉,望着杜明等人说:“外面现在肯定已经乱成了一团,你们现在出去即使能躲过那些怪物恐怕也要被赶来的警察盘查一番的。嗯,和我一起下去吧,里面的设施很齐全,我们呆一段时间再说。”

“哦,亲爱的玛莉,这,这不太好吧?”圣战犹豫着。

杜明和丁松对视了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圣战,“我看这样也好。等一切稳定下来后我们再出去吧,省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圣战看了看杜明和丁松,点了点头,“好吧。玛莉,请你给我们带路吧。”

众人慢慢地踏上向下的台阶,而那个洞口也自动地合上了。随着玛莉走下几十级台阶后,大家的双脚终于到了地面,顿觉眼前一亮。虽然台阶上有着小灯光照明,但现在却觉得眼前大为开阔起来。地下室很大,左右宽约二十米,空荡荡的,两边的墙壁上每隔三米左右就有一盏大壁灯,而前面十几米处是一扇厚重的钢门,估计有银行金库的门那么厚。玛莉走到门边,按了一下门边墙上的一排按纽中的一个,墙壁突然伸出一块小平台出来,一个小屏幕露了出来。“请输入密码!核对指纹和视网膜!”玛莉根据要求以一一验证通过后,厚重的门开了,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向下的楼梯。沿着楼梯走下去,眼前是出现了一个大厅,里面沙发、电视、电话、传真等一应俱全,大厅后面是八个房间,估计是卧室、休息室、卫生间什么的。

“噢,天哪!我竟然忘记了这事情……”玛莉以手抚头,转身就要出去。

“怎么了?什么事情这么急?外面现在很不安全的。”圣战一见她转身要离开地下室连忙问道。

“我得去看看我爸爸怎么样了。天哪!爸爸…….” 玛莉转身就跑。

“回来!你爸爸没事的。我在离开大厅门口时看到他和几个人一起安全离开了。大厅里的那个小礼台能升降的,他现在肯定到了安全地方了。”杜明喊道。

“噢,谢谢!”玛莉停下脚步,跑了回来,“大家先坐下休息一会吧。我打个电话给我爸爸。”玛莉说着走进了后面的一个房间。

十分钟后玛莉走了出来,对正在看电视的杜明等人说道:“刚才和爸爸通了电话,我们全家都安然无恙。他现在正在忙着,暂时不能过来当面表达谢意,让我转告对你们的谢意。”

“警察赶到了吧?刚才就听到了警笛声了。”圣战问道。

“嗯,是的。我爸爸说警察和内务部的人已经完成了对十六号大街的封锁,我家里现在也到处是警察。”说到这,玛莉满脸的遗憾,“可惜那些幽灵在警察到来前几分钟已经溜走了,警察目前所能做的就是救治伤员。而且人员伤亡估计有一百多个,我的上帝,这太恐怖了!”

“恐怖袭击,绝对的恐怖袭击,一场恶梦啊!今晚要不是杜明把我踢飞,可能我现在也受伤了。多恐怖的恶梦啊!”圣战一仰头靠在了沙发上。

杜明奇怪地看了一眼圣战,然后看向玛莉,“造成这么多伤亡,那些怪物一个也没抓住,难道也没一点线索吗?”

“还不清楚,我爸爸说警察和内务部的人正在忙碌着。”玛莉耸了耸肩。“噢,杜,我还没好好感谢您呢。是你救了我哦,否则真的难以想象啊。嗯,让我想想我该怎么感谢您……”

“呵呵,感谢就不用了。我们有句话叫‘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当时的情形对我来说,那是应该的,更何况我们还是朋友嘛。你也不用多想什么感谢了。”杜明笑道。

“对了,玛莉,我们在这里呆着也无聊,你这有闭路系统吗?不如看看外面的情况如何了。”圣战问道。

“噢,噢,是的。你看我竟然把这个给忘记了,打开闭路监控系统我们可以看到外面情形的。”玛莉边说边把监视系统打开了。墙壁上出现了大院里各个角落的画面。而在刚才的那栋休闲楼外面,可以看到很多警察在不停拍照、勘察和运送伤员,四周还有很多身着便服的人也在四处查看,估计是内务部的人。

“这可够忙一阵的了,今晚大家估计都别想睡觉了,呵呵。”圣战耸了一下肩,苦笑道。

“我们是否可以回去了呢?大不了让玛莉送我们出去,如何?”丁松问道。

“我看这样也好。等到警察忙完估计是下半夜了。”杜明说到这,突然响起什么,“圣战你给部长阁下打电话告辞一下,就说我们先回去了吧。”

“那怎么行!我爸爸刚才说时间晚了就在我家睡,客房倒不用愁,有七、八间呢。他现在正在开会,开完会后会过来当面致谢的。你们别走了哦,现在时间也很晚了,即使回去街上也有很多警察内务部的人,盘查很麻烦的。”玛莉诚恳地说道,两眼热切地望着众人。

杜明、丁松、圣战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了。“喔,我没意见,看杜明和刘风的意思吧。”圣战一耸肩。

丁松看了看杜明,见他点了点头,于是说道:“好吧,我和杜明都没意见哦,不过这要给玛莉你添麻烦了。”

“太好了!”玛莉拍着手。

“嗯,那我们现在是否可以上去了?今天有点累了,我想早点休息哦。”杜明打了个哈欠。

丁松满脸狐疑地看了看杜明。他可是知道杜明的,别说今天根本不怎么累,即使再累的话,以杜明的修为也不会想睡觉休息的。而且即使三天三夜不睡觉对杜明来说也没什么的。

“嗯,好的,那我们走吧,我也想早点上去,看看我家里人怎么样了。”玛莉说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众人跟着玛莉出来后,那些警察和内务部的人依然在忙忙碌碌着。三个男人跟着玛莉后面一路来到居住楼,门口的佣人们看到玛莉后早就跑了过来七嘴八舌地安慰了。

玛莉的母亲四十多岁的时候就去世了,蒙利.法兰出于对前妻的怀念一直没有再娶,而玛莉和他弟弟奇库.法兰又都成家了,有了自己的住所,所以蒙利.法兰让自己的侄子考特.法兰一家从老家格拉特搬了过来陪自己住,而玛莉更是经常回来住几天,蒙利.法兰倒不怎么寂寞了。杜明、丁松、圣战三人跟在玛莉后面走到了第三层楼各自随便选了一间客房后,玛莉又让人送了一些点心和饮料过来。玛莉打电话给蒙利.法兰把情况说了一下,蒙利.法兰说他还在忙着,说今天晚上可能要到很晚,只能明天早上和杜明他们共进早餐了。于是大家又在圣战的房间里聊了一会,玛莉道了晚安就告辞回四楼她自己的房间去了,杜明和丁松也离开了圣战的房间。

“已经检查过了,没有那些讨厌的设备。”丁松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机大小的东西在杜明房间里仔细地检查了半个小时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今天真的很累了吗?你今晚准备去干什么?”

“呵呵,你对我了解很深啊。”杜明笑道。

“相处这么长时间了,如果连这点也猜不到,那我不是猪脑子了?”丁松不屑一顾地说道。

“呵呵,你当然不是猪脑子,比大多数人脑子还要灵活呢。”杜明端正了一下坐姿,“实话告诉你吧,之所以同意留下来,我是想证实一下自己的想法而已。你还记得吧,当我们还在休闲楼接待室说话的时候,也就是圣战还没过来前,后来我突然转移了话题。记得你还奇怪地看了我一下,呵呵。因为当时我感觉到一股阴暗的气息突然向我们这边靠近了,所以当时我赶紧转移了话题。这股气息很浓厚,而且和那个怪物冈萨雷斯的差不多。”

“你是说这次袭击的事件是圣战一伙的,或干脆就是圣战策划的?”丁松张大了嘴难以置信地望着杜明。

杜明点了点头,“嗯。事件发生后我一直在反复回想那种阴暗的气息。通过大厅里那些幽灵突然袭击所涌动的气息,现在我完全可以肯定,这次袭击的那些幽灵即使不是圣战招来的,至少也是黑暗协会的人干的。如果是圣战招来的,那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如果他事先不知道,那又为什么呢?难道圣战的地位已经发生动摇,黑暗协会总部另派了人过来接他的位置?”

“既然你说这次袭击是黑暗协会的人弄的,我相信你的感觉肯定没错。”丁松咬了咬嘴唇,“让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两种可能性那个大一点。假如是圣战策划的这次袭击,那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任何行动都有其目的,他组织这次袭击的目的是什么呢?上次他的分会力量大量受损,那是教廷的人干的,与今晚参加酒会的这些各界名流无关啊。难道就是因为今天来的这些人是教廷的支持者,圣战为了发泄几个月来的恼火而迁怒他们?”

“不,迁怒今晚的各界名流而发动了今晚的袭击是不大可能的。”杜明摇了摇头,“圣战绝对是个能沉得住气的阴狠家伙,不会没找教廷的人较量而袭击这些人的。如果他真的是这样的性格,估计也不可能这点年纪就掌管Y国所有黑暗力量了。这样的话他早就不可能爬到现在这样的位置。他上次已经因为教廷的袭击而损失了一些人手,无论他在总部那些人的心中怎样特殊,估计多少是受到了置疑的,今天采取这样做的行动,对他可毫无一点好处。没好处的事情圣战是不会做的。”

丁松拿出一根香烟抽了起来。“嗯,圣战的为人你说的一点没错。我们来分析第二种可能性,他因为上次人员伤亡而被总部撤了职务,这次袭击虽然是黑暗力量干的,但他毫不知情?这也不太可能啊,以他的性情,如果总部有这意图,恐怕他早就想办法去摆平了啊。对了,我记得当时在接待室我好象说过,圣战完全没必要进了大院后又亲自跑出去弄什么礼物的,完全可以打电话让属下弄好后送过来的;而且时间也确实太长了些,大约有半小时吧。”

“嗯,你说的不错。”杜明站了起来,“以圣战经营了这几年看,他肯定也在总部有支持自己的人,而且肯定也收买了一些人,一旦有什么不利的消息他会立即就知道的。我也记得你当初确实埋怨过这事。是的,他没必要亲自跑出去自己买礼物的。如此说来那只第二种可能性大些了?任何事情都有动机的,他为什么要策划这次袭击呢?动机是什么?肯定不是我们刚才说的什么由于黑暗分会几个月前受到袭击而迁怒于这些教廷的支持者。”杜明双手抱胸,眉头紧皱着。

“是啊,动机是什么呢?”丁松猛抽着香烟,望着一个个烟圈自言自语道。

“不合理、不合理,难道还有我们想不到的原因?”杜明苦笑着摇了摇头。

丁松只觉得头越想越晕,干脆放弃了。“算了,暂时猜不透就别猜测了么。你还没说你为什么想在这呆一晚呢。竟然说自己累了,而且你话里的意思好象是急着要回来的,呵呵。”

“我在来Y国之前了解过Y国警察办案的程序哦。”杜明笑道。

“啊?”丁松看着杜明,随即眼睛一亮笑了起来。“呵呵,你的思维太快了,应变能力也实在强啊。这么一说我就知道原因了。Y国警察的调查程序很繁杂的,而这次恐怖袭击又是发生在实权人物内务部长家里,又伤亡了那么多人,依Y国警察的程序,这恐怕更要好几个小时了,而这几个小时,蒙利.法兰肯定正躲在哪儿开会。你是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