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道光皇帝龙袍上的“补丁”

2野劲旅 收藏 50 23207
导读:说说道光皇帝龙袍上的“补丁”

说说道光龙袍上的“补丁”


在大清王朝的十二位皇帝中,生活最为俭朴的可能要数道光帝了。据史料记载,做为君权神授、真龙天子的道光帝,三十九岁那年坐到龙椅上成为一国之君后,并没有像康熙、乾隆那样大事铺张,挥霍无度,过着极其奢华的生活,而是相当俭朴勤政,倡行节俭,裁仪仗,省车从,降低膳食标准,时常穿着带有补丁的裤子上朝,与大臣们议事;文武百官们也纷纷效仿,竞相找出些破旧的朝服来穿,也在自己裤子上缝些五颜六色的补丁来上朝议事,以示自己生活俭朴和为政清廉。结果,大清国的早朝列会,颇似一伙衣衫褴褛的乞丐们在那里开会,好像在讨论丐帮帮内大事似的。这群乞丐的头领帮主,自然非道光帝莫数了。最后,连道光自己看着都觉得不太体面,有碍龙庭观瞻,便龙颜震怒,狠狠地训斥了那些穿补丁朝服来上朝的大臣们一番。泱泱大国的一国之君的皇帝威仪,到了道光帝这里已荡然无存,丧失殆尽!


若按常理推论,生活如此俭朴的道光皇帝,理应是位勤政爱民、大兴国运、为万民称颂的好皇帝才是,但历史却与大清子民们开了个天大的玩笑,道光却是大清国有史以来第一位签订丧权辱国、割地赔款、败在洋人枪炮之下的皇帝!当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英军炮舰一路北上,攻陷大沽口炮台,四千英兵攻占天津卫后,这位朝令夕改的道光皇帝,却骇破了胆,六神无主,仓皇失措,匆匆命大臣与洋人议和,匆匆签署了割让香港、赔款几千万两白银的南京条约。香港虽为弹丸之地,但也比道光龙袍上的补丁,不知要大几千万倍,那毕竟是老祖宗开创出来江山社稷,是大清国的一片疆土!你看道光帝平时连磨出了洞打了补丁的一件衣服都舍不得扔的人,反在割地赔款上咋就出奇的大方慷慨起来了呢?真是令人好生困惑茫然不解!人们不仅反思诘问,道光是不是爱国的皇帝?国家、人民的利益在他心中究竟占有多大位置?莫非在他眼里香港还不如他的一件打了补丁的旧龙袍重要?


随着人类文明的不断发展进步,人们渐渐悟出这样一个道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至高无上,民族的利益至高无上!这才是衡量鉴别评判一个皇帝、一位将军最好的试金石!当外敌入侵,做为一国之君的道光帝,理应统帅全国军民,奋起反抗抵御侵略,维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与尊严,但道光帝偏偏在最为紧要的历史关头,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放在了第二位,把所谓君权神授的皇帝印玺、皇帝的龙椅、龙袍、皇冠,放到了头等重要位置!他唯恐那四千英军继续北上,攻陷北京城,毁了他的龙椅、印玺,将他赶出金銮宝殿!为了继续在龙椅上坐下去,道光便不惜一切代价,不惜割地赔款,向英军低下了皇帝的头颅,签署了那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龙袍终究比香港重要,虽然是打了补丁的龙袍,到底还是仍旧穿在道光自己的身上,没有穿到别人身上去,可见道光帝的心胸狭隘与自私无能。


大清国到了第八帝道光这里,便成了大清朝由盛世转为衰败的一道天然的分水岭。南京条约的签订,形成了一条鲜明的界河,界河的这一面,后来的咸丰、慈禧在卖国求荣上,远比道光做的更有过之而无不及,步子迈得更大,行动更有力度。“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慈禧这句卖国名言响彻神州大地,传遍了世界,西洋列强们闻之莫不欢欣鼓舞、喜笑颜开,弹冠相庆。到了咸丰、同治、慈禧这里,只要洋人们答应不推翻他这一国之君的皇帝地位,已然到了侵略者要什么,就给什么的地步。想当年,大清国最大的海岛并非是台湾,而是海参崴东边的库页岛,将那比台湾岛大多了许多倍的库页岛,连同那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大清国疆土,也都被大清皇帝们大大方方地拱手献给了洋夷外族,你看这些“补丁”的面积何其之大?中外历史上您见过面积如此之大的“补丁”吗?倘若继续让大清国的皇帝们赖在紫禁城里坐天下,大清朝再延续那么五十到一百年,华夏九州疆土,可能被大清皇帝们割让的精光,最后连放龙椅的地方也寻不到了。这样昏庸无能自私的皇帝,不要说你天天穿着打了补丁的龙袍上朝,就是每日啃窝头喝粥吃咸罗卜条,你再俭朴穷酸吝啬,愤怒的草民们照样将你从金銮殿的龙椅里揪下来,丢进历史的垃圾堆,并不买你这俭朴的单!


如此昏庸卖国的晚清皇帝们,何以能在龙椅上赖坐得那样长久?百姓民众们何以眼睁睁地瞧着,皇帝老儿们从从容容地将大片国土一片片割让出去,自己却都成了“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大清顺民呢?这就要归功于孔老夫子所创立的儒家学说了。儒家的君君、臣臣······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妇纲的精神伦理学说,确实帮了皇帝们的大忙!客观上起到了精神鸦片的麻醉作用,第一次鸦片战争的失败,便成为必然结果,有这样自私的皇帝和这样的恭顺的百姓,大清国领土被列强瓜分,大清王朝的最终灭亡便成了必然定局。其实,远在第一次鸦片战争发生之前,大清国的百姓子民们与朝廷大臣们,就已然被本土的精神鸦片所迷醉麻翻击倒,这本土鸦片那便是那满篇皆是仁义道德宏论的孔孟之道--儒学!倘若儒学不为历代皇帝们带来极大的真正实惠,后来的皇帝们何以会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何以会纷纷跑到曲阜去追拜追封孔子呢?其实,皇帝们一封封赐封追封的诏书,形同贴缝在孔子那件土布长袍上的一块块明黄色的丝绸补丁!虽然这补丁镶上皇脉的金边,分外耀眼夺目,令人目眩,但颇有些不伦不类。不知孔老夫子,在九泉之下知道自己身后如此荣耀,被封到了孔圣人的神位,会做何感想?很可能也是始料不及,而呈诚惶诚恐状。


儒家学说的最大毒害,是把人分成君、臣、民的等级,而这森严等级是天生注定且不可逾越,“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要求臣民对皇帝无条件的绝对忠诚,无条件的绝对服从,盲目的绝对顺从是种美德,否则便是大逆不肖,哪怕皇帝在那里涂炭生灵,在那里卖国求荣,臣民们也得山呼万岁,高呼皇上圣明,不得有所微辞,更不得越雷池半步。此种伦理的理论体系,自然会博得历朝历代皇帝们的龙颜大悦。儒学病毒虽然其毒甚烈,流毒深广,但终究未能将所有臣民全部麻倒迷醉,总会出现些头脑清醒的有识之士,于是便有了太平天国、义和团、同盟会,最终将大清王朝赶出了紫禁城,满身补丁、遍体鳞伤的大清国也终于寿终正寝,躺到了该去的陵寝里。真正窥透体悟儒家病毒之害的一代名师,当数鲁迅先生!


时光荏苒,道光皇帝龙袍上的“补丁”,已成历史烟云,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但历史遗留下的刻骨铭心的斑斑伤痕,当年大清皇帝们割让出去的面积巨大的“疆土补丁”,其血肉筋骨断裂的伤口处,还会时常发出阵阵隐痛,令华夏后代子孙没齿难忘!


ZT


3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