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四 保持现状? 161-17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161


日本春汛级潜舰。

恢复到小潜深航行。损管部门已填塞了指挥塔底部的裂纹。

从7点钟方向上来的中国护卫舰不紧不慢地跟着,主动声纳保持着声压制,深水炸弹左一颗右一颗扔下来3颗,距离保持得恰到好处,通讯官报告:再次放出的备用浮标天线又被中国护卫舰炸断了.。虽然没炸坏潜舰,但是剧烈的震动让舰长担心刚填充上的塔底耐压壳裂纹处的隔层会不会吃得住。

中国人是在泄愤,不能发射鱼雷还击。否则这艘护卫舰会立即击沉本舰,尽管结果可能是同归于尽。

舰长不敢命令浮出水面,他知道上面有许多架摄像机在等着他这个肇事者。就这样小潜深回去,就这样了,能赖就赖了,你们能奈我何。

青岛号驱逐舰发射的末端高速线导鱼雷肯定拆掉了引信,刚才准确命中本舰,却只是狠狠撞了一下。这就是说,中国人仍然是在警告,在报复泄愤,他们还是不敢真的打沉日本军舰。

“中国人武装押解还不解恨,还要折磨我们?”

但是不对!一个古怪的念头掠过舰长的脑海,舰长立即被自己这个设想惊呆了。


162


王伟用直升机尾巴横扫日本潜舰的指挥塔,反作用冲击力震得他眼前金星直冒,弹射座椅在同时弹跳出来,王伟在摔进海水前,看到了直升机尾巴断裂露出了电传动电缆,并且质量很大的尾浆电机转子滴溜溜地磨盘一样甩了出来,扫过潜舰还没关上的导弹发射孔盖。

座椅浮在海面上,王伟坐在上面还算舒服。求救信号发出去了,等待救援的这会子功夫,王伟是个坐在海面上的观众。先是春汛远去的方向传来3声巨响,与身体感受到的水传震波形成了时间差,让王伟大致估算出爆点的距离,听得出是我方的可控寻的深水炸弹,春汛这下子完了。

随后是我方直升机救起来王伟。从软梯爬进机舱,王伟第一句话就是:“忙你们的去,我舒服着呢。春汛打沉了没?”靠在直升机座椅上,王伟的视野里辨认出远处露了头的我方护卫舰。

如果没有王伟这位目击观众,春汛级潜舰下场的真相就成为难以破解的谜团。


163


轻骑疾进,踏雪无痕。96级潜舰在水下300米高速开进。

指挥舱内,突然传来声纳室的紧急报告:9点钟300米鱼雷管注水声!

300米近处!舰长没有1秒钟的犹豫立即命令:开启主动声纳发射线导鱼雷!



164


美国提康号巡洋舰。

声纳士官抬起头,一脸迷惑地报告:“发现2艘日本春汛级潜舰高速逼近!”


165


里根号航空母舰。

史密斯舰长现在代理战斗群指挥官。即将卸任前碰见这么棘手的问题,上校小心翼翼维持了30多年的无过失记录,眼见得保不住了。

扑朔迷离的是政治。史密斯讨厌政治,也讨厌那些把军事政治搅在一起的军人,这些人不是真正的军人,是政客。就是这些军人政客,阻碍了自己这样标准军人的升迁。眼前的局面就是这样。政治上扑朔迷离,军事上就清楚得多,技术上则完全是一清二楚的。

从军事上看,这场同时举行的两场演习,更像是双方合演的一场大规模对抗性演习。军事力量对比根本不成比例。联军这边,是包括美国2个航母战斗群的庞大兵力,这等于中国全部海军实力的3倍有余,而且也根本是不可比的,中国人没有航空母舰,远程航空兵鞭长莫及。中国人呢,只不过来了3条新型驱逐舰,3条护卫舰,带着5架直升机,其中一架据说载有化学激光武器大型直升机,构成唯一高技术的反舰导弹防御力量,但是已经被提康号巡洋舰击落。中国舰队的水下实力虽然不是那么一目了然,但是综合情报显示不过3条潜舰,其中只有1条是俄国进口的。上面倒是有1架预警电战机罩着,有几架重型战机护航,不过即使中国人的空中加油技术有了长进,它们也没能全时间呆在那里。

中国人这次应对我们的军事战略,无非是他们孙子兵法所说的声东击西,最坏可能是声南击北,把我们在东亚的机动部队全部吸引到南线,然后在东线发动突然袭击。东线突击的目标,第一可能是钓鱼岛群,越界占领东海油气田全部海域,与日本发生冲突,那就和美国的想法不谋而合。最坏可能是借口台湾正在发生的混乱突袭台湾的几个外岛,例如澎湖、马祖,那就与美国迎头相撞,他们占领了澎湖,远程重炮的射程就可以覆盖台湾全岛,台湾就变成他们的囊中之物,空中力量对比变得没有意义,美国的支援也难以奏效,岛内必然生变,中国人后面就可望兵不血刃拿下台湾。

美国的对策很简单,没有那么多东方式的政治阴谋,美国只是展示和使用力量。我们就把原先在附近的全部机动部队——2个航母特混编队——集中到新加坡外海,让中国人“吸引”过来,再加上克来星敦号航母战斗群的支援,这就取得了南线扼制咽喉行动的绝对优势,同时,集中5个航母特混编队在36小时内向心集中到东线!

中国人的唯一机会在于最早到达东线的肯尼地号航母特混编队到达前的不到10个小时。这段时间美国只有陆基飞机可用。但是,只要拿出去那300多架F22,也就彻底压住了中国空军。

史密斯舰长认为最好不要为了台湾的事与中国打仗。这不值得。不打仗并不意味着美国要从一贯立场上后退。关键在于震慑住中国军队,要他们不敢动,不要真打起来。真打起来的军事后果必然是两败俱伤,当然他们伤得很大我们伤得很小,但是伤得再小,有没有正面的意义?如果没有正面意义,还有负面意义,那就不好了。负面意义就是一旁潜俟着的饿狼般的日本。美中两败俱伤之际,日本可能扑过来抢走一切,而这些东西原来大半是属于美国的,小半是属于中国的。军事战术层面总是相对明晰的,而军事战略必然牵涉到讨厌的政治,所以总是扑朔迷离。

在技术层面上分析,中国的装备依然比美国至少落后10年,没什么可耽心的。东线方向上只有一点不太清楚,这是史密斯舰长在战前情报研读时唯一耽心的地方。那个神秘的ZY研究机构我们始终打不进去,有没有可能已被中共渗透?这个神秘机构的主要研发设施究竟放在哪里,我们只掌握到几个可能的地点,还不能最后确定,其中之一就是台湾军队在月前从高雄港开出的一条巨大的船,这船现在位于中国东海海域的军事要津。以前,这船是他们军队自行经营的海洋能发电厂,水线下是用泡沫塑料填充的,总排水量因此是可变的,最大排水量据说可以达到500多万吨。值得注意的是:这条船在开出前的半年时间里收集了200多万吨过期弹药,甚至有二战时日军遗留在台湾的大量废旧弹药,船开出来的表面理由是去东海无人岛屿处理销毁这些弹药,不过,他们近日向这条船上集中了数目逾万人的大陆劳工,数目看上去嫌多了一点,另据来自中国大陆的情报,这些上船劳工中有不少是原解放军的退役军人。史密斯舰长讨厌政治,也不关心人,只关心技术和装备,美国的信息渠道伸不进这船的内部,不过令人放心的是,近日卫星侦测和侦察机抵近观察表明:靠帮的渔船和货轮运上去不少东西,有2000多辆旧式过期的坦克和装甲车,都是半个世纪前的古董,船上没有任何飞机,没有重炮和导弹,没有任何能够打到10公里以外的东西。所以结论就是:这艘船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武器和能力。技术能力如此,其它的领域的事就无所谓了,那是些令人厌恶的领域,爱怎样怎样,懒得去想。

南线的技术层面则没什么疑问。打到新加坡的舰对地战斧导弹应该是日本潜舰发射的,从导弹射程来看,其发射者就在这里,本舰队没人发射,那么就不是美舰发射的,盟军舰队里除了美日军舰没其他人载有这种导弹,所以这就是日本人发射的,从时间和位置上看,就是那艘潜伏的春汛发射的。

可要说日本春汛向新加坡发射的战斧装有核弹头就不对了。当然人们知道日本的无核宪法已经岌岌可危,日本猴子已经做出不少件核武器,问题在于用潜舰发射就没那么简单。美国掌握春汛级的基本资料,没有相应的核战斗部防护装置。也就是说春汛级上没有核弹头。那么,看来是中国人在玩政治手段。中国人想借机渲染制造氛围把美日势力赶出新加坡。

不过,即使史密斯舰长不喜欢政治,他也不认为这是可行的。因为盟军这么强大的海空武力摆在新加坡外海,就算新加坡乱一阵子,也不会倒向中国人。军事实力就是军事实力,没什么花巧可讲的。

唯一的不安来自盟军内部,实力可观的日本伙伴现在的确有点鬼鬼祟祟的。日本舰队先是换用了密码,并且我们与日本人的春汛级潜舰直接联系不上,接着公然宣布射向新加坡的战斧是美军的误射!现在,肇事者春汛要求从里根号战斗群这里通过,并且提康号巡洋舰报告说有2艘春汛高速逼近?

史密斯舰长的见解是,其中1“艘”春汛是日本人发射的声纹诱饵鱼雷,春汛大概受到了中国人的攻击,所以发射载有春汛特征声纹的诱饵,以引开输入了春汛特征声纹的中国鱼雷。如果是这样,那么声纹诱饵现在直冲这里而来,说明当时中国人的鱼雷航迹就在本战斗群与春汛级之间,日本人对准中国鱼雷发射诱饵,就等于对准里根号发射诱饵。那么,向春汛发射鱼雷的,必然是处于自己和春汛之间连线上的中国人的青岛号驱逐舰,那条他们青岛级的首舰。

想到这里,史密斯舰长命令把情况和自己的判断发给小鹰号,同时转发给日本旗舰核对,为了防止万一,又命令里根号放下反鱼雷网,虽然看不上海军部弄来的这些新零碎,都是政客照顾他的关系企业弄出来的摆设,不过既然纳税人的钱已经花了,就用吧,哼哼。

就在此时,通讯室传来令人震惊的消息:SSN330号攻击潜舰受到攻击通讯中断!

发过来的超长波电讯只有半句话:受到春汛潜舰鱼雷攻击…


166


中国演习舰队旗舰,现代级驱逐舰。

舰桥指挥室里气氛紧张。所有的军官注视着桌子大小的液晶电子海图,所有的战场信息和计算机分析资料都显示在液晶屏幕上,没有人说话。96级潜舰主动声纳发送长波通讯容量有限,内容不得不简短。

已可判明的情况是一艘不明潜舰关机潜伏在我青岛号与美舰提康号之间必经之路某位置上,在我潜舰经过时突起发难,96级潜舰发射鱼雷。

这个突发情况的出现使局面变得复杂而危险。近距离潜舰对攻一般导致同归于尽。即使96级毫发无损击沉对手,也等于提前暴露,那就难以继续接近美军航母到足够近的距离。

无人说话,大家的脑筋都在急速转动。这艘潜伏者与美军P3D反潜机的相对位置说明它是美舰或日舰,是其他方面潜舰的可能性很小,无论是美舰还是日舰,P3D反潜机都能发现,因此至少美方是知道的。潜伏潜舰未被我远距发现说明它是完全关机静默只竖起被动声纳的耳朵在听,我96潜舰虽然噪声极低,但一路发送春汛声纹,此刻位置应该连提康号巡洋舰都能听到,这艘潜伏者应该更早就听到,可它直等到这么近才突然向鱼雷管注水,说明了什么?

一些人想到,它是想实施一次真正的攻击,暗处打明处的偷袭,憋到那么近才动手就是为了一击必中。另一些人想到这是一次火力侦察,它刚听到春汛声纹时的距离上鱼雷管的无紊流注水声96级无论如何是听不到的,近到打个喷嚏都听得见的距离注水就是为了让来人听见,那么这是试探,既然是试探,潜伏舰是美舰不是日舰。

这些思考都在十几秒内完成,无论那种想法的人都明白,接下来,是鱼雷攻击的话爆炸声就会传到,没有鱼雷爆炸声结果也同样明晓了。

可是结果还是出乎大家的意外:声纳显示2枚鱼雷从那里以50节速度向青岛号驱逐舰冲来!

3秒钟后,声纳计算机分析结论显示:来袭鱼雷是我军××型线导鱼雷。对方在96级的北面,而青岛号在96的西面。参谋们面面相觑,**系统的政治保卫干事突然急转身冲出去拿96级舰长的政审档案。



167


主动声纳突然开启,像一台巨大的探照灯,把300米处的SSN330号攻击潜舰明晃晃地照得雪亮,96级潜舰声纳视屏上的对手纤毫毕现,似乎伸手就可触及,舰长毫不犹豫命令发射鱼雷,火控官接到发射命令大吃一惊,但是,他在海军指挥学院进修时曾是舰长的学生,听舰长详细讲起过中岳计划,初听时他热血沸腾,听完后他沉默不语。

命令被准确执行,96级潜舰同时射出了6枚鱼雷。


168


96级潜舰的6枚鱼雷射出5秒钟后,美军SSN330潜舰射出6枚鱼雷,同时声纳发出超长波通讯波,发出仅1秒钟就被96级潜舰接收完成计算机声信号解析,同频谱压制声波带立即从96舰主动声纳射出,

主动声纳的回波清晰显示对方也射出了6枚鱼雷,4枚发出了相同声谱的声响,2枚是攻击鱼雷,

96级潜舰舰长立即命令将对方鱼雷发出的声响与美日各型潜舰声纹对照,

声学分析计算机对照声纹库高速分析运转,在5秒钟后得出结论:美国海军SSN330潜舰声纹。

后面的事无需劳动计算机了,即使要劳动计算机,时间也来不及了。舰长大脑里的数据库告诉他SSN330上没有蓝绿激光扫描成像系统。那么对方不是发现了我们的外轮廓与春汛的显著不同。所以他的鱼雷管注水是在近距离下试探来者是否为日本潜舰,他是在听到我们发射鱼雷之后才射出鱼雷,这也证明他的原意只是火力侦察。那么日军并不知道美军在这里有一艘潜伏者。因此刚才的部署正确无误。

舰长命令:撤销声压制,主动声纳用美日舰队演习码告诉对方,我是春汛,2枚鱼雷是打中国青岛号的,请你立即阻止向我攻击的鱼雷!


169


美国海军SSN330号潜舰。

实在太近了。300米距离的鱼雷对攻只能导致同归于尽,绝望的气氛一霎时笼罩了全舰,舰长在恐慌中作出了并非最佳的选择,SSN330的螺旋桨突然转动,压舱水喷出开始上浮。

事实证明这种关键时刻短兵相接的作战中,不是最好的选择往往就是错误的选择。如果美舰使用上抛浮标天线或者发射通讯气球都会更快地获得高频通讯能力,可惜顾忌自身安危的恐慌使它选择了先行上浮,这就丧失了对全局来说非常宝贵的一小段时间。

300米距离,双方的鱼雷在12秒钟之内就会命中对方,

SSN330射出了2枚攻击鱼雷和4枚声诱饵,2枚攻击鱼雷在黑暗的海水中以60节速度像锥子一样扎向对方,现距目标110米,鱼雷即将启动火箭末端推进冲刺,

突然,对方的声压制场消失无形,主动声纳以演习码敲来的通讯像锤子一样当当地打在耐压壳上,与此同时,声纳视屏显示对方的2枚鱼雷的确是冲向西面而不是正对本舰!

SSN330舰舰长的感觉就像是在鬼门关上转了一圈,立即命令发出指令关闭攻击鱼雷引信和推进动力,舰长知道此刻鱼雷应已启动火箭冲刺,最后的2、3秒钟,来不来得及,就看你们的造化吧。我们用的是线导鱼雷,可精确控制,该做的我们已经做了。


170


时间一秒秒过去,没有海底爆炸发生。在SSN330的指令传到鱼雷前2秒钟,两枚线导鱼雷在距目标100米距离上象是撞到了一面柔软的大网,转动的螺旋桨搅裹起满身蚕丝,茧子般的鱼雷突然转向,尾部接着喷出长长的火焰末端冲刺启动,但方向却是斜冲向海底,随即,引信关闭信号传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