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恨的细节

gao7202159 收藏 1 313
导读:爱与恨的细节

9岁那年。一个冬天。


天上飘着硕大的雪花,地上铺着一层冰雹加雪水的混合物。我从离家有六七里地的乡村小学散学回家,手上拎着一只火炉,脚上穿着母亲做的千层底棉鞋。不出一里地,棉鞋就湿得没了一根干纱,拖在脚上十分吃力。


半路上,远远望见父亲打着家里那把惟一的大黄伞,提着我那双旧解放鞋,急急地往我这边赶。我心里顿时热乎得像刚刚出笼的小麦粑,心想:父亲怎么一下子变得如此关心我了?我上学的那些年,不管刮多大风下多大雨,也不管天上是掉雪花还是掉刀子,父亲都绝对不会像村里的其他家长一样,给他儿子送伞送鞋的,除了这次。他忙。


我兴冲冲地奔向父亲,一边兴奋地大声喊着:“父——”。可是离父亲越近,我越发现父亲的神色不对劲:他的四方大脸阴沉着,黑漆漆的一对剑眉冷冷地皱成两把弯刀。我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终于,在离他 3米远的地方怯怯地站住了。父亲的脸让我心惊肉跳。


然而父亲却一个箭步飞到了我面前,还没等我明白是怎么回事,我的两边脸就各挨了一记响亮的大耳光。紧接着,我和手上的火炉一起滚到了雪地里。父亲一把拉起两耳轰鸣的我,厉声质问道:“哪个叫你穿着暖鞋踩雪水的?你看看,你看看,这鞋糟蹋得像个么样子?!”父亲又瞥了一眼地上摔成几瓣的泥制火盆,更是心痛得嘴直咧咧,他的火气呼呼地蹿得更高了。他在路边随手折了一枝带刺的灌木条,劈头盖脸就往我身上抽。末了,他喘着粗气命令道:“把鞋给老子脱了,光脚板滚回去!”见我迟迟不动,他像拎崽猪一样猛地把我拎起来,扒了鞋子,然后夹着暖鞋以及他带来的解放鞋,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三四里地,我是光着脚板回去的。回到家,双脚冻得失去了知觉。母亲把我的脚按进滚烫的水里时,那个疼,钻心。




13岁那年。一个夏天。


父亲拉着装满石子的板车往一个建筑工地赶。我在车后面出着蛮力推。父亲的脚一前一后,吃力地迈着之字步,尼龙绳子做的板车带子勒进他肩上的肉里。他的身体则与地面呈30度角。我也不见得轻松,两只手由于过分用力而青筋暴露,臀部与头的连线几乎与路面平行。我们脸上的汗大颗大颗地砸在地上。


路过农贸市场那条商业街时,我突然听到从前方一家店铺里,传来悠扬动听的琴声。父亲显然也听见了,他紧赶几步,在传出琴声的那家乐器行前放下了板车。他用脏兮兮的毛巾擦了一把汗,就一屁股坐在街道边的台阶上,仰着脖子咕咚咕咚灌水。我站在琴行门口,看见一位美丽娴静的少女,正端坐在店子里,用纤纤的玉指,弹着一张长条形的塑料琴。那张琴多么漂亮,那琴声是多么好听,我幻想着:要是我有这么一张琴该有多好啊!我呆呆地站了十几分钟,其间,因为我们的板车挡住了行人的路,两个花枝招展的城里大小姐,用嫌恶而狠毒的大眼睛锄了我和父亲几眼。


父亲用眼角的余光观察我。之后,他鼓起勇气拉着我的手进了那家琴行。然而当我们面对那张像圣物一样的琴,以及中年店老板轻侮的眼光时,我畏缩了,父亲突然也显得有些怯场,他搓着骨节凸现的大手,心虚地问:“老、老板,请、请问这叫么琴?要几多钱?”


店老板白胖的一张脸堆满了不屑,他夸张地长长地“哦(上声)——”了好几秒钟,然后怪声怪气地说:“这叫电子琴,晓得不?切!要1000块钱一张,你们乡巴佬是买不起的!”我的脸腾地一下子红了,逃也似地跑出了店门。父亲也出了门,他像赌气似地抄起板车绳子就往肩上勒。在正式起步之前,他回了一下头,像是在对我说,又像是在给他自己打气,“松伢,过些日子给你买一张!”


我知道他是在说笑话,或者说是在为他自己刚才的难堪解嘲:1000块钱,天文数字啊!拉板车要拉半年!


可是那年夏天快要结束时,有一天晚上,父亲和母亲郑重地把我叫到了他们面前。父亲像变戏法似的,从灶台下面的猫洞里,掏出了一大叠钱。我正好生纳闷,父亲却笑眯眯地说:“松伢,明朝我带你到城里买电子琴!”母亲则说:“伢喂,琴买回家了要好好练……”


第二天,父亲真的带我到城里的百货大楼,选了一张1200块钱的电子琴,是大楼里最贵的一张。他还买了两本学琴的书,叫《电子琴入门》和《初识五线谱》。


我洋洋得意地把那张琴背回家,来看稀奇的乡亲们差点挤破了我家的门。而我在那张琴上,完成了对音乐的自我启蒙。




13岁那年。一个春天。


我出生时,母亲就找算命先生算过,说我从出生一直到18岁都犯“深水关”,要是到池塘或者河潭子里游泳,就会有水鬼来收我。我怕鬼,所以虽然很想学游泳,却从来没敢下水试过。


可是那天,我被邻居告密,说我放学后在邻村的池塘里游泳。


回到家,父亲已经像一尊黑煞一样堵住了大门,手中提着一根老粗的踩草棍。我一见那阵势,当场就吓得尿湿了裤子。


父亲指着他脚下事先准备好的那一堆刺猬一样的板栗壳,骂道:“你这个侉腿!给老子跪下!”我犹疑不解的当儿,父亲手中的棍子已经毫不留情地打在我的腿弯上,我控制不住地直直跪了下去,板栗壳那尖尖细细的密刺,立即深深地扎进我的膝盖和小腿,鲜血一下子染红了地面。


“讲!哪个叫你游泳的!”


“父——,呜——,我没游泳……”天地良心,同学游泳时,我只是在池塘边上坐了一会儿。


“还敢跟老子犟嘴!”父亲手中的棍子像冰雹一样落在我头上、身上、手上、脚上。


“我真的没游泳……”


“你还犟嘴,下屋的二娘亲眼望见的!”父亲一边打,一边举证。


我一听,只觉脑袋里血直往上冲。我猛地爬起来,往下屋跑,一边跑一边骂:“二娘你这个短命鬼,么理要冤枉我?”我想找那个多嘴的女人对质。


可是父亲的棍子跑得比我还快,他一个秋风扫落叶,我就趴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16岁那年。一个秋天。


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一所建筑工程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一日之间,我家的门楼子突然高了八尺,我也一下子成了村里的红人。父亲和母亲欢天喜地办了10来桌酒席,村里来恭贺的男女老少坐了一院子。乡亲们指着我,对自己的孩子说:“要向你松哥学,知道不?”


第二天一大早,父亲和我抬着一只老土的巨大木头箱子,搭5点的早班车,去数百里之外的学校报道。


当夜,在陌生的校园里,我和父亲睡在学校分给我的那张位于上铺的单人床上。因为长途颠簸和晕车,我一会儿就睡着了。半夜里,我突然醒来,发现睡在另一头的父亲,正紧紧地抱着我的双脚,他的身子在一抖一抖地动,而我的脚被什么东西弄得湿漉漉的。


凌晨4点左右,父亲把我叫了起来。他带着我来到学校的大操场上。路灯下,我看见父亲的脸上全是泪水。父亲哽咽着,又无比郑重地对我说:“松伢,我要回去了。回家跟你妈想办法搞钱……父妈没有用,但你要争气……你一个人在外地读书,不像在家里有父母照看,冷要记得加衣,热要记得脱衣,不要洗凉水澡……要和同学处好关系,莫与人争短长……要把书好好念……”


好长的一段话,听得我直打呵欠。见我很不耐烦,父亲摇着头,恨铁不成钢地说:“你这伢!……”然后他说:“你上楼睡觉吧。我走了。”


在3楼的楼梯口,从窗隙里,我望见父亲仍站在楼下,他在不停地用手往脸上抹。几分钟过后,他消瘦的背影渐渐消失在灯光深处,消失在那个繁华得叫人眩晕的城市里。


那3年,我省吃俭用,仍然花了家里5000块钱。那些钱,直到我参加工作两年后才还清。但那3年里,我的口袋里从来没断过钱。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