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一个女大学生和黑社会老大的故事!!

heisir 收藏 20 6077
导读:(连载)一个女大学生和黑社会老大的故事!!

这个社会里有这样一个群体,被冠之---帮派!

易水,一个有着大学学历的普通女孩,似乎和这样一群人永远不会有交叉点。然而她却结识了这个帮派中的头号人物---赵峰!在和赵峰的交往中,耳濡目染了黑帮中的残暴、交易、背叛、情义!并和赵峰上演了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



乌烟瘴气的包房里,一大屋子男男女女喝酒、唱歌、抚摸、亲吻!女人中有大半是这里的小姐,她们都是从刚才那些站成排的“妖女”中挑选出来的,易水清楚地记得,刚才那些衣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人们期盼的眼神,被选中的欣然入座,落选的则失望而去!


茶几上摆着数不过来的啤酒瓶,地上散布着多如星斗的烟头!一个身穿黑色低胸衣的小姐举着麦克风咿咿呀呀的唱着“太委屈,连分手都让我最后得到消息......”在他身边是个32岁的男人,大家都叫他“涛子”或“涛哥”,光头,易水经常见到他,还有他的女朋友,一个长得很精神的女孩子,皮肤很黑,但是很适合她。


赵峰给易水抓了一把开心果,易水最爱吃的。赵峰问易水渴了吗,易水摇头。


易水大概是这群人里的异类,她素面朝天、气质清丽、衣着简单,也是唯一的大学毕业,但她似乎永远都那么冷那么傲!她是赵峰的女朋友,赵峰是个头号人物,所有人都怕他敬他,叫他二哥,他在家排行老二。虽然他自己没有什么学历,也处在这个社会的黑暗面,但他喜欢易水,尊重易水,保护易水,疼爱易水!


又来了三个人,男人!不用问,肯定也是一个道上的。他们和赵峰还有其他人也很熟,打过招呼坐下就开始喝酒,没有10分钟,就一人身边一个小姐作陪了。


那些人也怕易水,因为赵峰,也因为易水的冷和易水的另类。对,易水在这些人里是个另类。但,他们也尊敬易水,尊敬也是因为易水的另类,易水是不同于他们的女朋友和那些小姐的。


易水一个接一个地吃着开心果,赵峰也给他剥。易水吃完的时候,赵峰轻轻捏了下易水的脸蛋,问她还吃吗?易水摇头。就靠在赵峰的肩膀上看那些小姐。她发现,她们都不漂亮,但是身材都很丰满,也很风骚,一个劲的往男人身上靠,当然,那些男人就是喜欢这样的。她听说,赵峰从来不会叫小姐,也许吧,赵峰很清高的。易水终于也注意到了一个和他们同来的女孩,她是赵峰一个兄弟的女朋友,东北人,个子高,很会巴结别人,比如易水,她就总是巴结易水,易水看她的时候,她就很讨好的笑着摆手,易水不喜欢她,眼睛从她身上飘过。


正在唱歌的是华子,33岁了,之前的10几年都是在牢房里度过的,才出来不过两个月,他和赵峰是从小长起来的。据说出来以后,对北京的变化震惊不已。他唱的是那首很老的粤语歌《爱拼才会赢》,好听,劲道十足,大家都给他鼓掌。唱完就有个小姐抢过了麦克风,唱的是什么六月的雨,跑调还腻味。


易水觉得耳朵受了煎熬了,也恶心了。她喝了口水,她从来不喝茶更不喝酒,赵峰每次都叫服务员给她一杯白开水。喝完就站起来,到服务器上选歌,大家都说她唱歌好听,这决不是奉承,易水唱歌确实让人动心。她想唱梁咏琪的《凹凸》,这时候那个小姐也唱完了,易水还没选好,那小姐兴奋地喊着“我还要唱一首”就跑过来把易水挤到一边,易水没有意料到,怔怔的看着她,那个涂着猩红大嘴的女人还在那里兴奋地选着歌。


音乐声嘎然而止,屋子里安静的出奇。那个小姐回过头来嗲着“怎么回事啊,真讨厌!”那个“厌”字明显没了气息,因为她看到易水冷得可怕的眼神,再往后看,就看到了一屋子刚才还热火朝天此时却满面冰霜的人们!赵峰走过来揽着易水坐回沙发。然后就有个人上去给了那小姐一巴掌,这一巴掌够狠,致使她扑向了茶几,乒乒乓乓碰到了满桌的酒瓶。这时候,那个易水很不喜欢的东北女孩过去很凶狠的拽着那小姐的头发把她提起来,那小姐哭着求饶。


其他的小姐都吓得跑了出去。东北女孩把那小姐推倒在地上,然后和同来的另一个女孩不停的踢着、踹着,并且大声骂着“***不想活了吧你!”那小姐满脸是血,地上蹭着一道一道犹如轨道的血,她哭叫着“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易水说走吧,赵峰就站起来给她披好外衣拉着她往外走,所有人都站起来往外走,经过那个满身是血的小姐。


歌厅的老板一直守在门口,见他们出来就上前跟赵峰陪着笑“二哥,你别往心里去,新来的不懂事,不认识您”,然后又跟易水赔礼。



易水看了一眼那个老板,又把眼睛看向别处,说:“一会儿,带她去医院吧。”



城市下下签(二)


本来歌厅老板说什么也不收这次的包间钱的,但赵峰还是给了,他不是霸王。


从歌厅出来已经过午夜了,大家问赵峰去哪儿,赵峰说:“易水该睡觉了,你们去玩吧,我们回家了。”然后大家都上了各自的车,赵峰和易水往东,其他人往西。


在车上,赵峰很轻松的和易水聊天,易水喜欢这种时候的赵峰,没有那些人,赵峰就是个最普通的人。易水和赵峰两个人在一起很有罗曼蒂克的感觉,温馨、随意,有时候开着车,赵峰会给易水吹口哨讲笑话,很难想象赵峰在外面是那样的一个人物。


但今天的易水有些沉默,赵峰问是不是还在想刚才的事?


易水没有说话,她一直看着车窗外,车很少,车速有些快,有无数的高楼和路灯被无情地甩向车后。偶尔也有刚下夜班弓着身子顶着风骑车往家赶的人,还看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佝偻着走。在看不到的避风的角落里,有多少无家可归的人瑟缩着难以入睡?有多少孤独寂寞的人在某个霓虹灯闪烁的酒吧里宣泄压抑?又有多少睡得酣熟的人们舒服地躺在单元楼里自己的床上?更有多少和刚才那个小姐一样的女人或男人们在某个包间里为了钱出卖着自己?


易水突然说:“其实她们也是为生活所迫吧?”


赵峰沉默了几秒钟,说到:“很多人一开始确实是这样的,但是到了后来,这些人里的大部分都离不开这样灯红酒绿的生活了,她们可以吃喝玩乐又有钱挣。”


“可是,她们得不到别人的尊重。”


“不尊重自己的人,怎么可能得到别人的尊重呢?”赵峰的右手握住了易水的左手,说别瞎想了,快到家了。


易水累了,到家就睡觉了。半夜醒来听见赵峰在客厅通电话,易水听得含含糊糊,最后赵峰声音大了些也有些愠怒:“我过不去!你们看着办吧!”然后就听见赵峰开门进来,易水闭上了眼睛。


早上醒来的时候没看见赵峰,易水坐起来在床上靠着,什么也不想。有开锁的声音,然后是开门关门的声音,接着有人走向卧室,门开了,赵峰走进来,手里提着肯德基的袋子,看见易水醒了,赵峰笑着问“怎么这么早就起来?”然后就坐在床沿,摸了摸易水的脸说:“我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汉堡还有热牛奶,去刷牙吧。”易水就爬起来洗脸刷牙,之后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看着《第一时间》吃着汉堡。


赵峰说有事要出去,易水没有说话只是点头,易水在赵峰面前同样的冷。


易水吃完早点,就换了衣服穿了鞋出门了。她也不知道要去哪,只是想出去逛逛。在小区的门口,有辆车停在了易水身边,有个男人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叫走过去的易水。易水回头看时,是张健。张健35岁了,在新疆坐了10年的牢,进去时是个年轻秀气的小伙子,出来时已经30岁了,沧桑了许多。其实易水觉得张健是个不坏的人,赵峰也说是因为当初年少轻狂抢劫抢出了罪。但毕竟是从牢里出来的人,现在走的路还是不明不白。张健很喜欢易水,总想拿她当自己的妹妹。


张健来找赵峰的,易水说赵峰出去了。张健就很着急说他有急事,给赵峰打电话总是不在服务区。易水说不知道。他又问易水去哪儿,用车送她去。易水说不用了,她想自己走走。张健就走了,车开出去的刹那,易水看到副驾驶座上还坐着一个人。


易水拿出手机给赵峰拨了电话,果然不在服务区。

城市下下签(三)


易水走了大约半个小时,林倩来了电话,约她去逛西单。林倩是易水的好朋友,在大学时两个人住过一个宿舍,但不是一个年级,林倩是双学位的,比易水大3岁。但因为一直在学校熏陶,林倩的性格和外在都是个学生。


在中友门口,易水见到了林倩,漂亮了许多。两人很久不见了,自然很亲热,又是拥抱又是欢笑。易水在林倩面前就亲切了许多,也不像赵峰他们看到的易水了。


两个人逛了中友、华威还有明珠,就像以前一样,不停的试衣服、耳环、戒指,什么都往身上比划。累了就去吃东西,吃玉米、烤串、泡芙,易水就要忘记一切了,就要这样一直开心了。赵峰来了电话,问易水在哪。易水说和朋友逛街呢。赵峰说天都黑了,来接易水。易水才意识到,一天都过去了,这一天过得太快了。她告诉赵峰在肯德基等他。


易水和林倩在肯德基坐着,易水问林倩生活怎样、工作怎样、感情怎样。林倩说一切都是老样子,和男朋友也是勉强维持。易水就感叹了,林倩和男朋友从高中就在一起,如今已经快10年,那个男孩去了南方工作,两人一年也见不到两次,记得上学的时候,林倩总是在长假的时候去南方的某个城市找她的“爱情”,如今都工作了,哪里有时间呢?可是,10年了啊,易水不敢想10年有多久。


林倩又问易水现在怎样,男朋友对她可好?易水浅浅的笑了,说挺好的。易水从没有和自己的朋友说过赵峰是怎样的人,她不知道她们知道以后是怎样的反应和想法,毕竟,赵峰和她们的生活相距太远了,她只说,他是做生意的。易水的朋友,没有一个见过赵峰,看来今天,林倩会见到他的。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时候,赵峰来了,易水看到他的时候,赵峰已经站在不远处看着她了,赵峰多么难得见到这样无忧无虑、谈笑风生的易水啊!易水站起来,赵峰就走过来了,林倩也回过头来。易水给他们做了简单的介绍,林倩礼貌的笑笑说你好,赵峰也是很浅的笑了,但目光只是停留了1秒钟就转到了易水身上。后来林倩对易水说过,那个男人,所有的女人都向往,但他的眼里只有你!


易水和赵峰把林倩送回家,赵峰只是开车没有说话,林倩和易水仿佛也因为有赵峰的在场而变得沉默了许多,林倩下车时,和易水再见和赵峰再见,赵峰只是笑笑点了头。


路上,赵峰问易水今天都干了什么,怎么没有买东西。易水说没有什么可买的,衣服什么的都够了。然后易水说张建找过他,他的手机不在服务区。赵峰说他今天一直在地下室来着。然后他突然问易水,今天张建是一个人来的吗?易水说不是,还有一个人,没看清楚。赵峰就好像沉重了许多,但很快就掩饰过去了。易水知道,要出事了。


其实赵峰从没和易水说过自己的事情,易水也没问过,她只是知道,赵峰是个人物!


车子停在了一个酒楼的车场,易水知道里面一定有很多人等着。赵峰拉着易水的手走进去,进入一个雅间,的确,人不少,10几20个,坐了两桌。易水只扫了一眼,就发现大部分都没见过。里面有很多人见到赵峰他们进来就都站了起来,纷纷叫着“二哥”,认识易水的就叫了“嫂子”或“姐”。赵峰说这是易水,并没有说是他女朋友。但那些人马上就一个接一个的叫了“嫂子”,也有几个女孩子,易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还有两个人是后来才站起来的,和赵峰握手,没有叫易水嫂子,只是说了你好。易水就知道了,这两个人和赵峰身份相当。


菜还没上来,就开始倒酒了,有人过来要给易水倒上,赵峰用手一挡,说她不喝酒,那人又要倒饮料,赵峰说她也不喝饮料。那人就愣了,说二哥我没别的意思。赵峰说我也没别的意思,她从来都只喝白开水。那人就赶紧叫服务员要了一杯白水,亲自接过来给易水端到面前,易水说谢谢,那人就乐了,说嫂子真客气。


菜上来了,包间里热闹的气氛也上来了。易水慢慢的吃着松鼠桂鱼,她最喜欢吃的就是鱼,每次在外面吃饭,赵峰都会点一道鱼,红烧、清蒸、垮炖、糖醋,每次都不一样。次数多了,大家就都知道易水爱吃鱼,每次就都主动问她想吃哪种,鱼端上来后也不会有人拿筷子去夹。


不断的有人过来敬赵峰酒,赵峰来者不拒,他喝得没那么豪爽,那人全干了,他也只喝一口,因为易水不让他喝太多的酒。但是,架不住人多次数多,赵峰喝得也不少。脸也红了,眼睛也迷离了,喝得就多了。不过赵峰酒量很大,清醒的很。


易水很无聊的看着那些人,都是2、30岁吧,只有那两个和赵峰相当的人有35、6了。有三个女孩子,很年轻,妆化得也浓艳,没看出谁是谁的女朋友,或者谁的都不是,她们和那些男人杯觥交错、勾肩搭背,都喝得面色绯红、神经兴奋。有一个女孩子和易水的目光相碰,就端着一杯酒过来了,说嫂子咱俩是第一次见面,我敬你一杯酒,你无论如何也得喝啊,以后我们都指着你了!易水没什么表情,只是说我不喝酒,偏头躲着那女孩子喷出来的热烈的酒气,心想你指着我什么啊!那女孩子大概也是喝得多了,非要易水喝,还往易水的杯子里倒满了酒,一手端起来,一手就把自己的酒送进了嘴里,一饮而尽!说嫂子我已经喝了,您得给我这个面子啊!易水没接,赵峰接过来了,他说你嫂子真的不喝酒,谢谢你了,我替你嫂子喝一口,你回去吧。说完就抿了一下,那女孩子眼圈红了,但还是笑着说嫂子对不起了,谢谢二哥。就回去了。


赵峰又向服务员要了新的杯子和白开水,握着易水的手问她还想吃什么,易水摇头,赵峰就抚了抚易水的头发,眼神温柔的迷离的,眼睛也因为酒精是红的。易水说去洗手间,赵峰要陪她,她没让。


易水洗手的时候,听间有人在卫生间里吐了。出来的时候才认出是刚才敬她酒的女孩子,脸很红,在洗手池洗手也洗脸。她看到易水的时候就乐了,说嫂子你也来了。易水笑笑,竟也说到,别再喝了,多难受啊!那女孩子听了更是笑开了,说谢谢嫂子,我习惯了,对了,我叫毛毛。说完又抹了把脸,易水就要走。


叫毛毛的女孩突然叫住了易水,说:“嫂子,我知道你上过大学,和我们不一样,二哥喜欢你也是因为你和我们不一样。不过......”


话没说完易水就走了,易水什么也不想听.


易水回包间的路上遇到一个男人,喝了不少酒,红着眼睛拦住了易水的路,说要和易水认识认识。易水要绕过他,他左堵右堵就是不让过,易水转身往回走,那人趔趄着追过来拽着易水的胳膊。易水说你放手,那人说你告诉我你叫什么。易水说我不认识你,那人说就因为不认识才要认识啊。


易水使劲挣脱着,那人说你告诉我你叫什么我就让你走。这时那个叫毛毛的女孩从卫生间出来了,看见易水被人拉着就跑过来帮易水,大声骂着那个男人。可再怎么样毕竟女孩子力气小,再加上那人已经没什么理智。毛毛跑了。那人就把易水往一个房间里拉。


毛毛跑进雅间不到5秒钟,就有个人冲了出来。是赵峰,满面寒霜向易水这边快步过来,他没有跑,可是他却向一阵风,他的样子任谁看了都生畏!赵峰的身后跟随着20几个人,个个目露凶光。


赵峰走到那人身后一米远的时候,伸手就把那个人的脖子搂了,易水只看到赵峰的右手是掐在那个人的脖子上的,不知道怎的,那人就松开了易水。


易水向后退了两步,眼睁睁的看着赵峰把那个人重重的撂倒了,然后又被赵峰拽起来,一拳把那人打得鲜血飞溅,那人就倒向了人堆,后面的人顺势把他拽着,像是要把他带回雅间。


易水看到赵峰刚才的样子,眼泪就掉下来了,她看到了一个男人为她疯狂的样子,她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赵峰。


赵峰打完那个人就转过身看易水,看到易水的眼泪,他上前一步就把易水抱住了。易水第一次有被人保护的感觉,她也第一次有拥抱赵峰的冲动。易水的眼泪流得多了也快了,她使劲抱着赵峰,抽泣着!和赵峰在一起3个月了,她第一次抱赵峰,这样用力。


很多人出来看热闹,那个男人已经被拽进了赵峰他们的雅间,还有些人在走廊站着。在众目睽睽之下,易水和赵峰紧紧的拥抱着对方,不知道有多少时间飞过。


赵峰松开易水,捧着她的脸,心疼地看着被泪水浸湿的易水的眼睛、鼻子、嘴唇。他是第一次看到易水流泪,他也终于肯定,易水冷傲的外表下有一颗脆弱的心。


赵峰说对不起,是我不好,我该陪着你的。易水摇头又点头,泪水又一次汹涌,仿佛以前的泪都留到这一次来流了。此刻的易水,像个伤心的玻璃娃娃,一碰就碎,更像个小小的孩子,需要大人的保护的疼爱!赵峰真是心疼啊!


两个人回到了雅间,所有人都站起来。那个喝醉的男人已经清醒了,而且有被暴打过的迹象,趴在桌子上喘气!他抬头看着赵峰也看着易水,眼睛里却是桀骜!赵峰看着这眼神,就知道这不是一般人!还没说话,就又进来5个人,4男1女。


这几个人和那男人是一起的,有个人上前对赵峰说:“对不起啊!我这朋友喝多了,让这位小姐受惊了。您看打也打了,是不是我们把他带走。”


赵峰没说话,点了支烟,默默的抽着。易水的手被赵峰握着,她也握着赵峰的手,很安静的坐在赵峰旁边。


双方就这样沉默了有3分钟之久,那个已经清醒的男人站起来,对赵峰说:“今天是我的错,我也是心情不好喝得多了,这样,今天你们的单我买了,就当我陪礼了。”


那人又对易水说:“小姐,对不起,让您受惊了。”


赵峰还是没有说话,一支烟吸完了。他抬起头看着那个人,很轻的说道:“你们的人快到了吧?”


那人一愣,回头看着他的同伴,他的同伴也愣了。随后,门口处果然出现了不少人,气势决不在赵峰之下。有个人走进来竟开口叫了声“大哥”。


看来一场血战不可避免了。赵峰这边的人已经有人握紧了酒瓶子,易水知道他们身上都有刀。赵峰也握紧了拳头,但没有抬头。


那人却火了,对进来的那个人吼起来:“谁让你们来的!都滚回去!”然后又对刚才的同伴吼道:“你们也出去!”这个人的气势也把赵峰那些兄弟镇住了,他们心里明白,这是同道的,而且是个人物!


都轰出去了,那人把门关了,拉了一把椅子,坐在赵峰和易水的对面,然后说道“朋友!就我一个人了。今天确实是我的不好,我看出来了,你们也是道上的,你也不是个一般人,能看出我的来头。你说怎么处理这件事吧。是再打我一顿,还是我给你钱,我都认了!”



易水不想这件事情闹大,就用手指掐了掐赵峰的手心,赵峰就带着她出去了,门口都是那个人的同伴,或者说是手下,看到赵峰和易水出来都一脸茫然,让出一条路来。


赵峰看到一个包间没有人,就拉着易水进去了,随手把门也关了。


易水刚要说话,嘴还没张开,就被赵峰热热的嘴唇盖住了,易水呆了,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如此近距离的赵峰。这是她和赵峰在一起以来最亲近的一次了,说出来有很多人不会相信,易水和赵峰每天躺在一张床上,两个人却没有发生过关系,易水当初说只要赵峰答应这条,她就和他在一起,赵峰答应了也做到了。而且易水的冷,让赵峰不敢有太多的亲密,她怕伤害易水,就连接吻都没有过,只是偶尔会轻吻一下易水的脸。


现在的赵峰却完全陷入了对易水的爱恋之中,他什么也不管了,只是紧紧地抱着怀中的易水,深情地吸吮着易水口中眼泪的苦涩。易水慢慢就闭上了眼睛,她能听到自己的心像冰山一样崩溃,“喀吧喀吧”瓦解坠落!从未有过的心疼令易水脆弱不堪,泪水一滴一滴湿了她的脸和赵峰的脸,或许还有赵峰的泪。这样的一个男人爱着这样一个易水,这样一个易水被这样一个男人感动了。


之后赵峰就看着易水,很心疼的。易水也看着赵峰,她看到赵峰眼睛里有那么大的一个自己。


易水开始说话了:“就让这件事情过去吧,好吗?他不是故意的。”


赵峰捋了一下易水的泪湿的鬓发,说:“傻丫头,你不知道我多心疼多内疚,是我没保护好你。我怎么能就这样当什么事都没有呢?”


“可是,他已经被你们打了啊,而且我看他们也那么多人,我不希望把事情闹大了,我也没有损失什么。”


“......”赵峰不语。


“答应我好吗?答应我。”易水拽着赵峰的衣摆。


“好吧。”赵峰无奈的笑了。


易水和赵峰回到雅间,坐到刚才的位子上。赵峰没有看那个人,只轻轻的说了一句:“你走吧。”那人显得很突然,愣怔着看着赵峰。有人就着急了,说二哥不能就这么算了,嫂子受委屈了。赵峰没理会,又说了一遍走吧。那人却没有动,问到:“你是不是赵峰?”赵峰点头,却没有什么讶异,道上知道他的人太多了。


那个人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显得很高兴的样子,说:“我刚才听他们叫你二哥,我就觉得可能是你,还真是!今天真是对不住了,我是肖明川!”


赵峰听了就抬起头来,他早听说过这个人了,外号“肖狼牙”,“经营”着不少的小姐少爷和打手,下手狠,听说他曾经用开水烫小姐的头,就因为那小姐串台。但是道上也盛传他的大哥风范,对弟兄和朋友极为慷慨和仗义、两肋插刀。


那人站起来,把门打开,把他的那些手下都召集进来,站了一屋子人,他对那些人说这是赵峰。


易水知道赵峰很有名声,但今天才真切感受到他的势力不可小觑。那些人刚才的嚣张都无影无踪了,一个个小心地叫着“二哥”,看来,“二哥”这个称谓已经是响当当的了。


赵峰站起来和肖明川握了手,再怎么样也不能坏了道上的规矩,与此同时,赵峰的手下也都一个个叫着“肖哥”。赵峰又介绍了没有叫易水“嫂子”的那两个人“胡志强、丁强”,他们虽然没有赵峰那么有名号,但是肖明川也是有所耳闻的,就一一握了手。


然后肖明川转而问易水“你能原谅我吗?”这么一个人用这样礼貌的措辞和语气,令易水有些意外,但她很快就浅笑着点了头。


大家就都笑了,然后就是倒酒,肖明川连敬了赵峰三杯,赵峰也就回敬了三杯。肖明川喝完说“我就不敬你女朋友了,她肯定不能喝。”


坐了有20分钟,喝了不少酒,肖明川对赵峰说还有事情,实在不能再耽搁了,哪天一定请你和你女朋友好好玩玩。赵峰说不用客气!


互留了电话,肖明川就走了

这天,易水回家了,是她和她父母的家。


易水的家离她和赵峰的家很远,赵峰要送她回去,她坚持要自己坐车。易水坐7站公交车,再转7站地铁,之后再坐1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才能到家。


易水喜欢那种孤单单在路上奔波的感觉,就像一粒微尘落入凡世,只是漂泊,随着人流走啊走,那是一种融入于人间又置身于世外的寂寞感,一不留神就湮没得无影无踪。易水坐在车窗边,看窗外不断流过的高楼、树木、行人,这个世界太拥挤了。她有时会想要出走,漂泊到任何其他的地方去,只有她自己,路上会经过荒原、村庄、羊群、河流还有穿着民族服装的赶集人。


易水想爸爸了,有1个月没见到了。自从易水初中毕业就开始了寄宿生活,现在就更是很少回家了。易水的母亲在她4岁的时候就病故了,后来父亲又娶了一个女人,生了个弟弟,继母开始待易水是很好的,随着易水的渐渐长大,她认为丈夫对她的女儿太好了,矛盾也就多了,易水初中的时候就在日记里写到“这不是家,是冰窖!”易水的性格就变得越来越冰冷,也越来越希望离开这个家。而且,她不知从何时开始排斥爸爸对她的好,直到现在,继母不再像从前一样,但两个人的交流依然很少,和继母就更是几乎没有任何交流,或者说她是故意躲着的,但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就是爸爸。


下车了,天渐黑了,易水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就觉得离赵峰好远了。经过书报亭、蝶形桥、菜市场、保安、28号楼,易水站在自家的窗下,抬头看着属于自己的那个窗口,她莫名害怕那个窗户里的灯会突然点亮,那么自己就没有家了。易水上楼,找钥匙,开门,屋内的摆设是不变的、熟悉的,她直奔自己的房间,一下子把灯打开,一颗心总算放下来。


晚饭很丰富,爸爸和继母看见她回来就做了很多好吃的,吃饭的时候,爸爸就问了易水的近况,易水说挺好的,都挺好的,就不说什么了。吃完饭,三个人坐在客厅看电视,她发现,爸爸和继母那么和睦,易水想他们都老了,知道珍惜了,易水就有了一丝高兴,只要爸爸好,她什么都愿意。


手机响了,易水不用看就知道是赵峰,她进自己房间接了,赵峰问她路上怎么样,问她吃饭了吗,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好过来接她。易水说后天吧,自己回去。赵峰说还是来接她吧,路上太累了。易水犹豫一下就答应了。


易水确实累了,看了一会儿电视就睡了。第二天很晚才起,起来后就上网胡乱的潜水,下午她突然很想去超市,换了衣服就去了华普,买了很多的花生、糖果、小点心,第二天赵峰来接她的时候她没有带走,她是给爸爸和继母买的。


易水上车以后,赵峰就拿出一袋开心果,让她路上吃。一路,几乎总是赵峰问,易水答,直到家门口。


到家后易水先洗了澡,赵峰在客厅看电视。易水洗完澡穿着一身米色的麻质家居服出来了,头发没有梳,还滴着水珠,易水有一头很健康的长发,自然的黑色不加任何修饰,白皙的皮肤透着粉红,赵峰就呆呆看着如此纯净的易水,然后说怎么不把头发吹干啊,会感冒的。就起身到卫生间拿了干毛巾,帮易水擦头发,又拿了梳子给易水梳头,易水就背对着赵峰坐在阳台边的高腿竹椅上,此时正值下午时分,斜斜的阳光毫无保留地照射着易水也照射着赵峰和赵峰手里的木梳,正值冬日,这样的下午多么难得啊!


赵峰说我帮你吹头发吧,然后就真的拿来吹风机小心翼翼的给易水把头发吹干。


赵峰抚摸着易水的长发,美丽如丝缎,和洗发水广告里的一样。赵峰问易水在想什么?易水说什么也没想。然后易水又说你喜欢给女人梳头?赵峰就愣了,说我喜欢给你梳头。易水就什么也不说了。


在光线充足的窗前,一男一女、一站一坐。


电话响起,响了很多声赵峰才去接,只说了句知道了就挂了。回过身看到易水坐在竹椅上,双目闭合,头微昂,洒了满身的阳光,那情景比真的油画还美。赵峰的心里,就多了一分疼爱也多了一分沉重。


赵峰走过去,走到易水的正面,用手指轻轻托起易水的下颌,易水缓缓的睁开眼睛,两人四目相对,赵峰就想“这个女孩子的心里该有多少悲伤,怎么会有这样忧郁的眼神。”


“一会儿我们出去好吗?”赵峰轻轻的问。易水没有回答,10几秒钟之后点了点头。


赵峰就把易水揽进怀中,易水的头贴着赵峰的胸脯,刚好听到他有力的心跳。

天色已经渐黑了,赵峰和易水出了门,开车直奔东三环。听赵峰说,那是个很不错的清真餐厅,羊蝎子做得一流。


确实人多,车位都难找了,折腾了10多分钟才停好。里面人声鼎沸、热火朝天,生意红红火火的。在一个雅间里,易水见到了涛子及其女友张曼、华子、张健及其情人、金赛及其东北女友陈颖丽(即那个个子很高的女孩)、民子及其女友李云,还有几个没见过的。认识的都招呼了,不认识的赵峰就给易水介绍,叫嫂子的叫嫂子,说你好的说你好。


吃饭的时候,又有人给易水敬酒,这次赵峰还没说话,华子就给拦下来了,说易水从不喝酒。赵峰问华子,你那女朋友见没见着啊?


华子就说快了,一天好几个电话。易水是知道一些的,华子刚出狱3个月,什么也没有,不知道是谁给了华子一个电话号码,说那女人是马来西亚的,40岁左右了,独身,目前在京有个公司,很有钱。华子就给那个女人打电话,那女人恐怕也是寂寞难耐,有这么个30几岁的健康男子找她,她自然愿意。华子提出见面,那女人并没有痛快地答应,只是电话更多了,华子说那女人现在叫他宝贝儿!易水想,也许华子就是人们所说的被人包了。但华子不是小白脸,他凶狠,想当初也是出了名的,个子不高但十分健硕。


大家就拿华子打趣,说华子傍了马来女大款,以后可得记着大伙儿啊。华子就哈哈大笑,正笑着电话就响了,华子说了一句“哎哟,来了!”就拿起电话“哎,园园,我就知道是你。”边说边走到外面去了。易水听见华子叫那女人“园园”也忍不住笑了。


吃饭的时候,易水几次和涛子的女朋友张曼视线相撞,淡淡地笑了几次。对于张曼,易水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性格直爽,人也长得精神。


酒过三巡,张健开口了“赵峰,咱俩是不是哥们儿?”


赵峰说是,张健又说“那你还让我说什么?”


赵峰点了支烟猛吸了一口“刘卫东是什么东西你不是不知道!”


张健说是,他不是东西,可他在新疆的时候帮过我,我不能忘恩负义吧。


易水听张健说过,他刚到新疆大狱的时候被狱中的犯人们浇冰水、灌人尿,有一次他因为反抗,被同个监室的人爆打,刘卫东就是那次挺身而出的,因为他们同是北京的。张健比刘卫东早出来一年,刘卫东出来后就来找张健,从此来往甚密,也认识了赵峰。易水没有见过刘卫东,但平时听赵峰他们的言谈,她知道了很多人都很反感刘卫东,原因好像是刘卫东这个人比较下流,强奸过谁谁的女朋友,还恐吓那个谁谁说要敢声张就宰了他,可没有不透风的墙;另外他这个人好挑拨离间,还卖摇头丸(赵峰说过他最反感的人就是贩毒的),又欺软怕硬,所以很不得人心!


赵峰不说话,张健酒喝得有点多了,就有点“语重心长”了,说“赵峰,咱俩是从小长起来的,我能有今天也是你给的,没有你我恐怕要饭呢!你在这条路上走得好、名声大,我没有你那么有势力,我就是跟你混的!我比你大3岁,你让我叫你赵峰,其实我***就该叫你‘二哥’!我没出息,蹲大狱就蹲了10年,出来后你还拿我当朋友,我张健当初就发誓你让我干什么我都不会说二话!”


在座的都不说话,华子进来了,见这气氛仿佛知道是什么事,也没问就坐那儿了。易水不太想听他们说这些,但是自己坐在最里面,此时出去也确实不妥。


张健继续说“刘卫东这回是他丫自找的,是,他是**!可赵峰,二哥!你就给我这个面子,不为了他,你就为了我,为了能让我在道上挣个面子!他刘卫东当初帮了我,这回找我让我求你帮他,我怎么着也不能让他看不起我吧!”


赵峰把烟头摁灭了,说你别说了,明天你给我打电话吧。张健就端起杯子,说二哥,我谢谢你!


易水站起来去卫生间,赵峰要陪她去,有了上次的事,赵峰就不放心易水一个人了。陈颖丽赶紧说二哥我陪嫂子去吧,然后就挽着易水的胳膊很亲热地往外走,易水有些反感!从卫生间出来时发现陈颖丽已经等在外面,易水想到外面透透气的,就说你回去吧,我到外面打个电话。陈颖丽说我陪你吧嫂子,易水看她一眼就往外走了,易水的眼神是冷,陈颖丽没敢追上来。




1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