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样人生 第一部 虫卵 八、诱惑

潭轩 收藏 1 18
导读:蝶样人生 第一部 虫卵 八、诱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17/


新城市,新环境,新的工作地点,一切的一切都是陌生而新鲜的。好在一切都有组织上安排,住、有每人一间的单身宿舍,吃、有食堂,喝、锅炉房提供开水。每天除了简单的洗洗涮涮,家里也就这样了。又没人来,住着惯就成了,用不着像母亲一样把家弄得这么整洁。他对于家务总抱着这样的态度。所以给他的那间单人宿舍的面貌大家也就可以相见了。不过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对工作的态度。分散在祖国各地的记者每天都会发来大量的新闻稿,其中一部分就要经过他的双手,由他筛选出来把最重要的消息第一时间交上去,同时还要为有一定新闻价值的稿件进行粗略的文字校对。平心而论,这是一个非常枯燥的工作,每日面对如雪片一般飞来的大量稿件,无数次地重复着相同的工作,这就需要潭轩有很好的耐性,同时还需要对稿件有很敏锐的嗅觉,当然也要具有一定的文字功底。于是乎,晚上加班成了他每天的必修课,他甚至暗暗给自己定了一个规矩:稿件不过夜。就在他像革命战线的大多数人一样,将极大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时,一个小变动打乱了他平静的生活。

“潭轩,于副主编找你。”主任匆匆丢下一句话,就又伏案忙自己的工作去了。

找我?他暗自纳闷,于副主编找我?我和他没什么接触啊?每次都是管审稿的那个副主编找我,这次怎么换成他了?这个人是管什么来着?好像进单位的第一天,给介绍过,似乎是有关人事和外事的。一想到是管人事的,他心里就有些莫名的紧张了,除了由于工作性质神秘以外,在他看来,在那个职位上的人更像是阎王殿里的判官,由他决定人的成绩,从而影响人的命运。

他轻轻的敲门,得到允许后才小心翼翼的走进去,“副主编,您找我?”他强挤出一丝微笑,拘谨的坐到椅子上,不敢坐得太深,甚至与身后的椅背还有一拳的距离。

于副主编是一个白胖子,他看出潭轩的拘谨,便笑盈盈的对潭轩说:“小潭,不是本地人吧?分到咱们单位多长时间了?”

“快三个月了。”

“呵呵,你看我对同志也太不关心了,都来三个月咱们还没好好聊聊呢。对新环境还习惯吗?”一幅很关心人的样子。

“挺好的,大家对我挺关照的,学了不少东西。”他觉得于副主编人挺和善的,不知不觉中就多说了两句。

“哦,这样就好。不过,你有没有兴趣到别的部门……”

潭轩的直觉告诉他,这很有可能是副主编对自己工作态度的试探,所以没等他把话说完,就赶忙站起身,有些慌张的说:“副主编,现在的工作我已经很满意了,至于调到别的部门我连想都没想过。”

他笑着摆摆手,示意他坐下,有点半开玩笑的说:“年轻人,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听他这么一说潭轩有点不好意思了。好在于副主编并没有把精力更多的放在自己身上,而是拿出了老花镜,一边看着手上的材料一边给潭轩作介绍。“咱们社打算扩大军事版面,但现在的情况是我们的稿子都是来自兄弟单位,啊,也就是那些军报的记者给咱们提供的。所以这就需要我们培养一批能够长期驻守部队的记者深入基层,挖掘新闻线索。当然,如果有可能还可以投稿到副刊。你看,你现在是单身,又年轻,还是个男同志,所以组织就想到了你。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我听从组织安排。”潭轩不确定于副主编到底处于一个什么目的,所以说出了当时大多数人都习惯说得官话,打算让自己处于一个不败的位置。

“组织上有组织上的安排,现在是要听取你的想法。基层部队的条件是会比咱们这儿艰苦些,有时候还很危险。所以……”看潭轩一直不表态,他和蔼的笑了,一幅善解人意的样子说道,“看我,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也要考虑考虑不是?这样吧,今天别再加班了,早点回去。和家里人商量商量,明天我等你的消息。”看他还没什么反应,便把手一摊:“那咱们今天就先这样?”

潭轩默默地点了点头,“您忙,我就先出去了。”没有再多的表示就离开了。

于副主编目送着潭轩离开,把门带上,才不紧不慢地拿起电话:“喂,你交给我办的事,我已经说了。他没立刻回答,对,警惕性挺高的,不过他是一个有上进心的青年,而且我感觉他对这个新岗位会有兴趣的,所以你就放心吧,估计他会答应的。对,这事儿就保在我身上了。……”

潭轩没按副主编嘱咐的那样按时下班,倒不是他要表现得多工作卖力,也不是想显示自己有多舍不得这个工作岗位。而是他不想这么早回去,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和母亲说。虽然这次最终如他所愿来得能来这里上班,但他始终心存芥蒂。他为母亲担心,因为母亲太为别人着想了,从来都没有更多的考虑自己。他猜想如果把这事儿告诉母亲,她一定会说:“孩子,这么大的事儿还是你自己决定吧。我就是一瞎老太太,哪能做得了这个主?”想到此他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又要和上次一样,弄得母亲不开心,惹得先生和二叔再起矛盾吗?

一张张稿件在他的眼前流过,当把所有的稿件都审读完,他也拿定了主意。与其最后自己拿主意,还不如什么都不说,省得妈妈凭空担心。能到基层部队去采访,呵呵,那可是意味着能掌握第一手的材料啊!总比每天对着无边的稿件要好很多吧。到时候自己也能发上一两篇稿子,如果还能发到副刊……到时候我就把这些报纸寄回家,想到此他心中一阵的窃喜。不过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理由他心里知道但始终不愿承认,他很羡慕张亮,特别是听了他那番豪言壮语,特别是跟着二叔到军营参观,还有对二叔那股子豪迈劲儿的赞叹,当然说不定也有对父亲影子的一种寻找。这也许就是人,好奇心永远不会得到满足,越是的不到的东西似乎就越好,于是在他的内心始终存在着一个冲动,即使不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也希望可以生活在他们身边,成为他们经历的见证者和记录者。

于是乎这一晚他和谁也没商量,甚至连一个汇报情况性质的信件都没有写。一大清早就来到于副主编的的办公室,轻轻的敲门,得到回音之后才很有礼貌的走进来、坐下。对面的副主编虽然依旧能感觉到这个年轻人的拘谨,但他可以判断出来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年轻人已经拿定主意了,因为在他的眉宇间清晰的看出一种决绝的神态。

“于副主编,我已经想好了。我接受这份新岗位,请组织相信我。”潭轩挺激动地,一下子不知后面该说什么好了。他本想说,希望组织把他安排最艰苦的地方;本想说,感谢组织能给我这个机会;本想说,乐意一切听从组织的安排。可话到嘴边,又觉得都不妥当,于是硬生生把话截下来,反而弄得很不自然。但他自己去并不在意,似乎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在于副主编看来,潭轩是一个很单纯,也很有想法的青年。最初小心翼翼的回答表现了他出于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回答的巧妙说明这人有些小聪明,感情的波动又表现出他的急迫心态。对于阅人无数的于副主编来说,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心里想得什么,他一清二楚。一个军人家庭出身的孩子,不可能没有点英雄主义的影子,能像父辈那样建功立业是他们的梦想。可作为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品学兼优的大学生来说,他又很理智。这份理智,使他可以安心投身于很平凡的工作中,甚至做得也很出色。从这些方面说,潭轩无疑是优秀的。如果说觉得他有什么不足的话,那就是感情外露,缺少一种处乱不惊的稳重。这是干这行最起码需要具备的品质,即便是对于一名优秀的记者也是如此,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头脑冷静,最终做出正确的判断。不过他内心的这些想法一点也没表露出来,依然笑呵呵的对潭轩说:“具体去哪儿,我们还没有定下来,不过你要做好长期驻守的准备,因为我们缺得不是新闻,这些兄弟单位可以给我们提供,我们要的是大篇幅的专题。”

他话还没说完,潭轩就站起来了,一脸坚定地说:“请相信我,我一定保值保量完成任务。”

于副主编心里有些不快,我还没说去哪呢,你就跟我保证。但他还是一脸的笑容,好像很欣赏这个和自己孩子年龄相仿的青年。“你今天就先回去收拾一下吧,我们下午开个会决定具体的地点,而且还要联系具体单位。明天上午由我给你介绍情况,估计最快明天晚上你就要离开了。有什么困难吗?”

潭轩一脸的兴奋,摇了摇头,“没有。那我就先回去收拾一下了。”

看到他马上就要离开了,于副主编一幅欲言又止的表情,最后当他都快要迈出办公室的时候才不温不火的说了一句:“出门在外,多注意安全。”他看到潭轩仅仅是回过头,自信的冲他点点头,笑了笑,便消失在门后了。他摇了摇头,又拿起了电话,拨通了那熟悉的号码……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