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二十章 准备回家

六指君1 收藏 28 264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二十章 准备回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接上级电令,八路军x团开赴立刻开赴沂水,和那里的游击队会合后创建沂水根据地,

x团的几个主要干部挤在一张日本地图前,正在研究怎么快速、安全到达沂水地区。

“你们看,经过大青山然后沿着大黑河顺流而下。”副团长金勇一根粗壮的手指指着地图问道:“走这条路虽然远一点,而且行军大多都在山野树林之中,但是却能避开鬼子的封锁线和沿途的追兵。”

团长肖劲眯着眼睛看地图,过了几秒钟后说道:“不错不错,立刻让参谋制订详细的行军路线。”又有些不放心的对身边人问道:“这张才缴获日本地图应该没有什么误差吧?!否则在敌人内部行军很容易变成瞎子、聋子而导致全军覆没。”

在肖劲看来,日本入关的时间不长,制作的关内地图难免有误差。其实肖劲的疑虑完全多余,日本人为了全面灭亡中国,很早的时候就制定了对华战略,制作的地图也是很早就派间谍绘制而成,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误差,甚至解放后直到六、七十年代,有些边远地区还在使用日本侵华时留下的地图。

金勇想了片刻,说道:“立刻派人和大青山游击区的人联系,即使是地图有误还是可以做到万无一失。”

肖劲又考虑了片刻,也只有这样了,点点头说道:“立刻派人联系大青山游击区,让他们从现在起尽量收集船只……”还没有说完,草门被人猛然间推开了。

营长王绍东飞快的闯了进来,着急的喊道:“前锋遭遇敌人的小股部队,都是鬼子的骑兵。”

肖劲来到阵地后,举着望远镜观察前面的战况,身边的参谋汇报道:“与我前锋交战的鬼子越来越多,而且都是骑兵,我方正在加紧脱离战斗……”

肖劲没有说话,从望远镜里看到有骁勇的战士从树上跳下,狠狠地扑倒疾驰而来的鬼子骑兵,然后又有其他战士跳上无主的战马返身杀向鬼子。

“好!”肖劲赞许的笑了起来,对身边的金勇说道:“回头要好好表扬那些勇于抢夺鬼子战马的战士。”

……

短暂的遭遇战后,鬼子骑兵因为不能在密集、崎岖的山林中行军,x团顺利摆脱鬼子的追击。


硝烟还没有散去,天空中还在零星的向下撒落着细小的沙土,韩湖猛地吐掉带着腥味的口水,再次率先带队迎面扎入特务们的阵地。

一个特务刚刚从地上跳起来,迎面就有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扑过来,特务知道是游击队的人已经近在咫尺了,慌忙抬手射击。千钧一发之际,韩湖的刺刀抢先刺入了汉奸的胸口,特务就只觉得胸口一紧,紧接着胸口处一阵剧痛传来。

韩湖在特务惨叫声爆发之前又飞起一脚将其踢开,脚下丝毫不作停留继续向前扑去。

游击队再次和殿后的特务们搅合在了一起,特务们几经打击同样付出了惨重的伤亡,战意早已消耗得干干净净,仅存的特务虽然还在拼死抵抗,但那是为了活命才不得不如此拼命反抗!

文海从地上抄起一杆步枪正准备向前冲去,身后却有特务使劲拉他的衣服,文海恼怒的回头看了一眼,还没有来得及骂人,身后的小特务就哀求地说道:“队长!不能再打下去了!”

见到特务们还在拼命的顽抗,韩湖大声吼道:“给我从两翼包抄过去!一个都不能放走!”

文海猛然间觉醒,身边的特务已经不足十个,再战下去自己肯定要葬身于此!

可是就这么让文海灰溜溜的撤退又不符合文海的性格,半秒钟后,文海狠狠的甩开身后哀求的小特务。

一个战士冲得快,没注意到侧面猛然间冲过来一个人,“杀!”文海的刺刀深深刺入了那个战士的胸口,没等战士倒下文海又迅速抽出了刺刀,飞快的挡开侧面偷袭的一把刺刀。

两个战士将文海一左一右的围住了,文海冷笑一声后立刻做了一个假动作,战士们的经验浅薄很容易就中计了,文海成功的引开战士们的注意力后,刺刀再次闪电般捅死一个战士。

“让我来!”韩湖看到一个高大的汉奸居然连连捅死两个战士,大怒!抛下身边的对手向文海扑过来,“嘎达”一声刺刀在半空中猛烈碰撞,韩湖稍微后退一步,立刻察觉到自己的力气要比对面那人差得多。

韩湖的个子要矮小得多,虽然力气也要比人家差得多,但韩湖可没有丝毫退缩的想法。稍作停留后飞快的向文海刺过去。

文海虽然身材高大但反应速度却非常敏捷,韩湖的刺刀很快就被挡到一边去了,紧接着文海飞快的向前跨出一步,带着少许鲜血的刺刀闪电般的刺向韩湖的胸口。

韩湖一侧身,刺刀在肋下划伤一大块皮肤,韩湖强忍着没有喊出声,飞快的向后退。

没有捅死韩湖也让文海多少有些惊讶,趁着韩湖退后的时机,文海如影随形般的紧随而上,刺刀再次向韩湖的胸口刺来,韩湖被文海逼得躲无可躲、退无可退,牙齿一咬决心同归于尽:“杀!”

两个人都有相当大的把握躲开对方的刺刀,“呲”、“呲”两声轻微的闷响传来,结果两个人却都没有躲开对方的刺刀。

文海的刺刀深深地扎入了韩湖的左肩膀,韩湖的刺刀则挑穿了文海肋下的一大块皮肉,韩湖再也握不住手中的步枪,“叭哒”一声步枪掉到地上。

文海大口大口的吸着粗气试图拔出刺刀,刺刀在伤口里轻微的搅动后,血从韩湖肩膀处不可遏止的涌出来。

韩湖浑身僵硬,力气也在迅速的流逝,但一只右手却还是死死的抓着文海的步枪,不让文海拔出刺刀,两个人都在拼命的抢时间。一旦游击队员们完成了合围,等待文海的就只能是死路一条了,而一旦文海拔出了刺刀,只要再反手轻轻松松送上一刺刀,韩湖就彻底交待在这里了!

文海感觉到韩湖实在是不好对付,忍着剧痛抬腿对着韩湖的肚子就是一脚,韩湖低低的发出一声惨叫,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可是右手却还是死死的拽着文海的步枪。

又艰难的和韩湖僵持了片刻,文海恨恨的将枪口猛然间向前一送,原本使劲拽着步枪的韩湖一声惊呼,失去重心后向后摔了一个四脚朝天,两眼一黑失去了知觉。几个战士惊呼着向韩湖扑过来,还有几个战士端着枪、红着眼向文海扑过来。

血从文海的衣服上不断的涌出来,文海紧紧地捂着伤口不敢作丝毫停留,忍受着剧痛拼命逃跑,身后不断传来游击队员们的吼叫声。文海从腰上取下一颗手榴弹,头也不回的向后甩了出去,然后人飞快的藏在一棵大树后,“轰!”手榴弹爆炸了,紧接着是后面传来一阵阵惨叫声。

刚才这颗手榴弹肯定给游击队造成了好几个人的伤亡,这不,后面的喊杀声明显小了,文海向身后看过去,能够跟在自己身边的特务居然只有五、六个人了!

这是第二次和游击队在战场上和游击队遭遇,居然接连两次都被游击队打得溃不成军!在逆境下文海的争强好胜之心徒然升起!游击队的刘云既然可以将土匪、流民训练成亡命之徒,那么自己也一定可以将“维持会”的乌合之众训练成虎狼之师!

文海一想到那个三番四次在心理上严重打击自己的刘云,脑袋就不可遏止的发热,刘云那种招牌式的笑容最可恶,时时有一种想打烂刘云笑脸的冲动。如果以后有一天抓住了刘云一定不要当场杀死,一定要折辱个够!

刘云哈哈笑着大步迎上去一把抱着李向阳举了起来,喜悦之情不言而喻,带着李向阳生活了这么久,这小子对于自己来说就像儿子一样,如今儿子失而复得怎么回不高兴?

李向阳毕竟还是少年性情,许久不见刘云也是两眼微微发红,刘云放下李向阳,在他的鼻子上重重的刮了一下,取笑道:“怎么?一个大男人开始学会哭了?这里的人都看着呢!”

李向阳知道周围的人多,不好意思的挣脱刘云后目光落在林黑羽的身上,片刻后不满的指着林黑羽对刘云说道:“哥,这人是干什么的?怎么不讲道理居然用刀砍你?要不要我教训他?”

林黑羽立刻逼视着李向阳,李向阳也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被林黑羽盯得烦躁起来后,“哗啦”一声拉开枪栓,将步枪对准了林黑羽,不客气地喊道:“你这个小子,在看什么呢?”

看到林黑羽又和李向阳对上了,林慈简直就要气得晕倒,虽然国军是自己人,但是这兵荒马乱的年头国军杀个把人就像好玩一样,林黑羽这小子实在是不知道好歹,仅凭今天一再给国军长官留下的恶劣印象,以后能够在军队中有什么仕途那就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李向阳大步跨上去,不等林黑羽反应过来,锋利的刺刀尖已经顶在了林黑羽的胸口上。林黑羽的脸色顿时一变,而林黑羽身后的两个同伴飞快扑到李向阳的身边,拔出尖刀顶在李向阳的腰部。林黑羽怒及反笑,拍着胸口吼道:“刺刀尽管向胸口招呼!否则算不得好汉!”

林慈着急得大喊:“小亮子、小石头,你们疯了吗?快放下凶器!”小亮子和小石头看了看林慈,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虽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手中的尖刀却始终没有放下。

林慈一会儿看看林黑羽一会儿看看刘云,最终还是将目光落在刘云的身上,打着拱手哀求地说道:“长官!请高抬贵手!长官有什么需要兄弟我一定满足,要人要物一切好商量。”

刘云气定悠闲的看着几个毛头小伙子拉开架势,李向阳虽然冲动但没有自己的命令绝对不敢胡乱杀人。既然林慈沉不住气主动提出了条件,那么一定要狠狠地宰上一笔!笑着说道:“实话实说了吧!和你绕了这么大的圈子,其实我的目的是要你们镇上的青壮年去参军。”

林慈的嘴巴顿时长大的可以同时赛下两个鸡蛋,刘云又马上补充道:“我只要镇上的壮丁,暂时还不要你们的粮食和其他任何物资,你放心,游击队有抚恤金发放和保密制度。”

抚恤金林慈没有听说过,但是保密政策却是林慈所关心的,甚至今天自己带人和刘云等国军的接触也必须要保密,否则鬼子知道了肯定会将林家祠堂的头面人物全部斩尽杀绝!

“那最好!能够保密最好!”林慈抹掉头上的细汗,颤颤的问道:“不知长官需要多少人?”

刘云伸出了一个手指头,林慈的心放下了大半,镇上有不少躲避战火的外乡人,到时候将他们往游击队一扔,但是仍然用讨价还价的口气试探道:“长官!这一百人是不是太多了?”

刘云微微摇摇头,说道:“如果我不带那么多人走,鬼子会放过你们吗?自己想想吧!”

林慈在这件事情上不再和刘云纠缠,指着林黑羽继续讨价还价,说道:“那么我的侄儿进入长官的队伍后,是不是可以考虑考虑他的仕途?能不能让他指挥我们镇上出去的人?”

刘云顿时哑然失笑,又向林黑羽看过去,这个小子虽然正在和李向阳声色俱厉的硬抗,但是眼角却时不时地向这边溜过来,还好!这个毛头小伙子还没有最后定型,只要好好的调教还是有一番作为的,考虑了片刻后心中有了主意,摇着头说道:“那可不成!军有军规!”

林黑羽的心一沉,但是更为巨大的打击接踵而来,刘云指着林黑羽身后的小亮子和小石头对林慈说道:“这两个年轻人我要了,但是你的那个‘小皇帝’我不能要,烂泥扶不上墙。”又对李向阳喊道:“向阳收枪!”

李向阳狠狠地瞪了林黑羽一眼,这才不情愿的收起步枪。

小亮子和小石头有点惋惜的看着林黑羽,小亮子劝慰道:“小黑子,你就留下来……”话还没有说完林黑羽就已经咆哮起来,一把推开上前劝解的小亮子,快步向刘云走过来。

小亮子在身后急忙喊道:“要不我就不去当兵了。”小石头也喊道:“我愿意留下来陪你。”

一连串打击对林黑羽来说已经到了极限,刘云看到林黑羽铁青着脸,以为他又要发飚了,正要好言安慰,林黑羽走近后却猛地停住,带着哭腔说道:“长官!我知道错了,请带上我!”

刘云温和的一笑,指着林慈对林黑羽说道:“那你还不向你的叔叔下跪认错?嗯?”

林黑羽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屈服下来,“扑通”一声跪在林慈的面前,说道:“叔……”

毕竟还是血浓于水,林慈马上将开始的不愉快忘得干干净净,飞快的弯下身子扶起林黑羽,结结巴巴地说道:“能认错就好!真是好孩子。”扶起林黑羽后又马上拍去他身上的灰尘。

看到林黑羽低着头一言不发,刘云又继续对林慈笑着问道:“今天的事情你可服气?”

林慈急忙抢先回答道:“服气了,我家的小黑子已经服气了!”又有些感激地对刘云看了看,林黑羽从小娇生惯养,长这么大还没有对谁服气过,偏偏对这个国军长官一再“服气”,还真是一物降一物,看来将小黑子送到军队并没有错,也不知道长官的话说死了没有!

刘云一言不发的看着林黑羽,半响才摇摇头,惋惜的说道:“当兵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指着林黑羽对林慈“唉”的叹了一声,继续说道:“你的侄儿过于鲁莽,恐怕上不得战场的!”

林慈的脑浆开始急剧的运转起来,片刻后低声地替林黑羽说好话:“长官!我家的小黑子从小就聪明伶俐,要不您就先将就着收下。”又补充道:“如果言过其实就不要让他带兵了。”

看着林慈哀求的目光,刘云这才“不得不勉为其难”的说道:“好!看在二当家的面子上,我就暂时收留这个小子。”林黑羽的神色这才松缓下来,没料到刘云又接着说道:“如果这小子不能服从我的军纪,我一不罚他二不骂他,只将他送还到二当家的膝下尽孝,如何?”

林黑羽桀骜不驯的脾气又涌上来了,林慈慌忙好言相劝,叔叔在侄子的耳边嘀嘀咕咕了好大一会儿。

刘云在一边连连摇头,这种小皇帝的确不是什么当兵的料,如果不是看到这个小子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土匪,有“名气”必然就有过人之处,自己说什么也不会收留这个纨跨子弟。不过话又说回来,不管他是什么人只要入了我刘云的手,弯的也要把他砸直了。

末了,林慈看到还是林黑羽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不得不再次苦口婆心劝道:“黑子,军队不比家中,到了军队你就是军队的人了,不服从军纪可是要受罚的!你要切记万不可意气用事,如果日子过得艰苦,你千万别偷偷的跑回来,否则那就是逃兵了,被抓住了是要杀头的!啊?!快去给长官赔礼道歉,官打不丑、父打不仇,长官心宽不会和你一般见识。”

刘云正要安慰林黑羽屡受打击的心,没料到身后方双突然一声怪叫,“郭献?你没死?”刘云立刻抛下林氏叔侄向挤成一堆的愤英跑过去,近了后伸手将摸向郭献的颈部大动脉。

动脉还有轻微的跳动!刘云立刻将郭献的身体平放在地上,一把撕开郭献的衣服,胸口上赫然一个蚕豆大小的伤口,一颗子弹将郭献的身体击了一个对穿,在翻动郭献身体的过程中,血水从伤口处向外慢慢的渗出,虽然暂时没有丧命,但是离鬼门关肯定已经不远了。

刘云的眉头立刻皱紧了,大声对身后的林慈问道:“这附近有什么医院吗?有没有能够进行外科手术的医院?”总不能赶回大青山进行医治吧?郭献如何能够坚持得住那么久?

林慈立刻回答道:“有!”接着居然扳着手指头数了起来“一、二、三……”刘云着急的打断林慈,问道:“医院是不是日本人控制的?距离远不远?鬼子的仓库里还有汽油吗?”

林慈点点头,说道:“医院都在周围的县城里,受枪伤的人根本就得不到医治,有鬼子宪兵队把守呢!”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汽油还是有的!鬼子的仓库里还有摩托车呢!”

刘云急剧思索了片刻,抬头说道:“二当家的,快点带我到鬼子的仓库里面去。”一边拉过林慈乡镇里飞奔,一边继续说道:“我先带几个人走,你快点将那一百个壮丁给我召集起来,由我留下的人带回去,林黑羽他们三个人不算在其中,还要记得给他们配一个向导。”

没多久,刘云骑着鬼子的三轮摩托车狂飙而出,带着几个心腹干将开足马力向缴获的那辆汽车疾驰而去。

刘云没有别的办法,郭献只有带回根据地进行医治了,计划一起回去还有几个轻重伤员,可恨自己一时糊涂,没有检查郭献的伤势反而白白浪费了这么多时间。

找到缴获的汽车后,上满了燃油的汽车开足了马力狂奔,坐在汽车驾驶室里的李向阳一会儿摸摸这里一会儿摸摸那里,十足的“土包子”样。冷不防整个人被颠了起来,“扑通”一声后脑勺狠狠撞在后面的木板上。

刘云不得不提醒道:“要抓牢了!”李向阳一边疵着牙抚摸后脑勺的痛处,一边按捺不住好奇心问道:“哥,这就是你说的比马跑得还要快的‘汽车’?”

刘云轻微点了点头,李向阳又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可以“乘坐一万个人大船”,一颗剧烈跳动的心简直就没法安静下来。

很快,汽车就开回来暮云镇,刘云需要的一百个人已经大部分集合完毕,不过,很奇怪的是其中还有一些明显是被绑过来的,走近了一看,刘云顿时哑然失笑,这些人身上穿着皱巴巴的黑色军装,估计是这里的伪警察,只是脸上尽是淤青,衣服也多处被扯烂,看来他们是林家祠堂二当家强行绑来给游击队充数的。

“这老小子!还真会占便宜……,这些人能不能用还是一个问题呢!”刘云不满的嘀咕起来,话又说回来,眼下的这些伪警察只有接收了,继续让他们留在暮云镇可不行,他们知道今天发生的一切真相,万一他们向鬼子告密了,暮云镇可就要掀起滔天的血雨腥风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