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足40比0竟然不是造假 请相信江西少女的眼泪

大鸟潜水 收藏 6 50
导读:女足40比0竟然不是造假 请相信江西少女的眼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不是世界杯决赛,也不是欧洲冠军杯决赛,甚至不是一场国际A级比赛。那只是第12届江西省运会的青少年女足比赛———两座城市中不到18岁的一群女孩子的对抗,却引起全中国关注,CCTV《足球之夜》和《足球》报都要赶来采访。


因为比分实在离奇———吉安女足以40∶0狂胜鹰潭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93年出生的苏蕊参加了那场比赛,上半场她是鹰潭队的守门员,下半场她是前锋———对方射来的足球踢中苏蕊的肚子,而场下又没有替补队员,苏蕊只好和前锋换了个位置,反正前锋也没有射门机会。


苏蕊做守门员的时候丢了30多个球,后来顶替她守门的队友又丢了七八个。苏蕊和她的队友都记不清那天究竟被对手打进了多少粒球,她只记得,那天在场外翻记分牌的老师说“手都要累断了”。



10月9日,鹰潭市体育局局长熊春金打开**网的体育频道,在“女足新闻”里找到9月15日新华社的一篇报道:《“女足40∶0”调查:教练称差距就是40球,夺冠靠实力》。


“还是348条评论,这两天没有增加过。”熊春金说。


熊春金局长每天都关注网友对这条新闻的评论。没有新的评论出现让她很高兴,因为“已经没人关心这事了”。


但大部分网友的评论让熊春金很难受。


“40∶0?这个比分可以载入世界足球史了。”一位网友调侃道,“在打篮球吧?中国的足球,大家都明白。”


“现在这件事情是没法说了。”熊春金局长一说到这件事眼泪就涌了出来,“就算你解释清楚了这不是打的假球,40∶0也够丢人了。鹰潭市民会怎么说,球队输这么多球,你这个体育局长是怎么当的?”


鹰潭在江西省算是个体育弱市。在4年前江西省第11届运动会上鹰潭的总成绩排在全省最后一名。


“这一届鹰潭的市领导非常重视体育。”熊春金说,鹰潭正在申办2010年的江西省运动会,市财政专门拨款2亿元修建运动场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这件事,市里领导很生气,我们的压力也特别大。”



苏蕊去参加比赛的第一天就被其他队嘲笑了:“你们是来选美的么?”


这次青少年女足比赛一共有四支队,除了鹰潭之外,还有吉安、赣州和九江。与其他队的队员比起来,鹰潭队的女孩子们显得瘦弱而白净。


吉安队的15名队员全部来自体校的女足队,教练曾敏说,这些女孩子已经在一起训练了4年时间了。


鹰潭队只有12名队员,是几个月前从市体校田径队、高中体育班找出来的,还有两名队员是练跆拳道的。


从第一场比赛苏蕊们就感到了差距。“人家的球踢得又高又远又准,我们的队员只能踢这么高。”苏蕊用手在膝盖上比划了一下。


第一场鹰潭对九江,0∶22。


13岁的苏蕊没想到第一场比赛就会输这么多。她以前在电视里看到的足球比赛,一般只是进几个球,有的时候是0∶0,“我以为我们的比赛也会跟电视里的差不多。”


第二场鹰潭对赣州,1∶31。


苏蕊回忆起鹰潭队在这次比赛中惟一一粒进球的经过:当时赣州队已经进了我们20多个球了,她们的教练跟队员说,你们站着不要动,让人家也进一个球。于是我们才踢进了一个。


“可是我觉得好丢脸,我宁愿不要她们让这一个球。”苏蕊说。


接着赣州队又进了鹰潭10来个球。


鹰潭队的一名队员说,你们再让我们进一个球吧。苏蕊在场上听到了,狠狠地骂了那个队员:“我们不要她们让!太丢脸了。”



“别人都不理解:既然踢得那么差,干嘛还要去比赛?”体育局局长熊春金说着忍不住又擦了下泪水,“早知道就不派队参加比赛了,也不至于弄成现在这样。”


鹰潭原本是不打算派队参加省运会的女足比赛的,市体校也没有女足训练。


后来熊春金去省里汇报工作,省体育局的领导说,你们要申办2010年的省运会,那今年也派支队伍参加女足比赛吧,算是对省运会的支持。


“景德镇也在和我们竞争下一届省运会的主办权。”熊春金说,景德镇的竞技体育比鹰潭好,鹰潭的群众体育比景德镇好,全民健身活动连续11年受到国家体育总局表彰。


“我们耳根一软,就答应了。省运会也是重在参与嘛。”熊春金局长没想到,自己这耳根一软惹来后面如此多的麻烦。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鹰潭女足一夜之间全国知名。



临时组建一支青少年女足的任务交给了鹰潭市的一位女中学体育老师。


“输了40个球,我们也没想到。这件事太丢人了,你不要在报道中提学校和我的名字。”10月10日,这位女老师对本报记者说。


女老师为了组建这支球队,“都快去求她们了”。最后好不容易在几个学校拼拼凑凑拉齐了一支队伍,全队12人,按照11人制的比赛规则,这支球队只有一名替补队员。


从6月份起,女老师带着这支临时组建的女足队伍开始训练,训练场地就在女老师教课的学校,一块一半是黄土和煤渣、一半是没膝野草的椭圆形足球场上。


苏蕊在市体校练的是跳远。她还没来得及搞清楚什么是“越位”,就被糊里糊涂地选中代表鹰潭女足出战了。


女老师的训练很认真。从6月起,每个周六和周日苏蕊都要参加训练,可总有队员因为家里或是学校有事不能参加训练,女老师就一个电话一个电话地打到家里去找人。


两个多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苏蕊和队友们接受的主要是传球训练,还没来得及学到射门,省运会的足球比赛就开始了。


但苏蕊觉得自己在训练中进步还是很大的。至少她明白了什么是“越位”。



9月4日对吉安队的比赛注定是一场“屠杀”。


在之前两天的比赛里,吉安2∶2平赣州,1∶0胜九江,一胜一平只有1个净胜球。上一届省运会的冠军队赣州队31∶1大胜鹰潭之后,有30个净胜球。吉安比赣州少29个净胜球。


而且赣州对九江的比赛是在吉安对鹰潭之后开始的,这让吉安队教练曾敏很紧张。“我们计算过,如果想要拿冠军,我们至少要在鹰潭身上拿到40个净胜球———前提还是九江不在后面的比赛中放水。”苏蕊和队友们没有进行过这么精确的计算,但她们明显感觉到吉安的队员们对于进球的急切渴望。“她们每次进球后,都等不及我们把球从网里抱出来,自己就把球捡了出来,跑回中场放下来让我们赶快开球。”上半场的比分是15∶0,吉安队教练曾敏急得在场边一个劲地叫:快点快点!


苏蕊感觉像是一个婴儿在和成年人打架,完全没得打。每次中场开球还传不上两三脚就被对方抢断下来,甚至对方站着不动自己的队友都会把球传到对方脚下去,然后对方传上几脚,前锋就带球直接和苏蕊面对面了。“好像场上到处都是对方的人,人数明明一样多,可我们的队员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苏蕊左突右挡,接对方的射门接到胳膊都麻了,终于被一脚射门打在肚子上,躺在地上爬不起来。


“对方队员倒是挺好,还上来送水给我喝。”苏蕊在场边休息了一下,又上场了———鹰潭队唯一的一名替补脚伤了,苏蕊只好重新回到场上,只不过改打前锋。这时候鹰潭队已经被进了30多个球,苏蕊觉得守门已经“守得没劲”了。而整场比赛鹰潭队都没有一脚打门。


终场哨响,鹰潭队的女孩子们都哭了出来,在憋了整整两天之后。


“太丢人了,当时真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苏蕊说。


女孩子们来到教练——女中学体育老师面前,说:“老师,对不起。”女老师终于忍不住流下泪来。


七比赛结束了,苏蕊又回到鹰潭市体校,带着省运会青少年女足第四名的奖杯、每人一张第四名的证书、一面锦旗和93粒失球,继续练习跳远。她的理想是能够进入省队,甚至是国家队———当然是田径队,而不是足球队。


苏蕊不愿意和同学们提起这次“丢脸的”比赛经历,知道比赛结果的同学们都会嘲笑她。


女老师不愿意提起这次比赛,她甚至不想让媒体提起她的名字。“我们都认认真真做事,谁知道结果会是这样?”


熊春金局长也希望这次比赛的结果能够尽快被公众淡忘。10月9日,站在投资4000万、主体工程已经完工的鹰潭市体育馆的台阶上,熊局长仍在后悔不该派队去参加女足比赛。“这件事会对鹰潭申办下一届省运会产生不好的影响。”而苏蕊回到体校好几天之后才知道那面锦旗的来由:因为鹰潭队的“重在参与”,组委会决定颁发给他们“道德风尚奖”。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