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不由己 第二卷 从新开始 第十九章 当选班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69/


顺利的通过军训,回到了大学,我得感谢那可恶的教官,要不是他的变态,我不会在这二十多天里把身体锻炼的这么好,也不会和王捷有种惺惺相惜的默契,更不会在我们这届新生里如此的出名,尽管这不是我想要的。

“大家都顺利的通过了军训,现在,你们将正式踏入大学的殿堂……”为什么每到一个新地方,老师讲的话都是一样的呢,我真的很困惑“不过,在军训的时候,我听说咱们班有的同学很不冷静……”我又发现,哪的老师都是一样贫啊!

“真烦”孟文斌在我边上小声的嘀咕道,“不过欧阳雨萌今天到是很漂亮啊。”

我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欧阳雨,“废话!”

“还有那个宇文洁,也是美女哦。”

“我不喜欢那样的女孩,太不自然了。”我发现胖子还很色。

“还有,许小菲也不错啊,好惹火的身材。”你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操,你还真记住不少女生。”我就记得欧阳雨的名字。

吃完午饭,躺在宿舍的床上,我昏昏欲睡。

“陈天,该去上课了。”李飞叫我。

“不去了,要是点名,你们帮我答到吧。”我讨厌在睡觉的时候被人打扰。

真舒服啊,我伸了个懒腰,看了看表,三点多了。爬下床,我迷迷忽忽的走向洗手间,拉开裤子,忽然发现旁边一个瘦高的男生盯着我看。

“很好看吗?”我有点生气。

“你是陈天?”他问道。

“是,怎么了”

“我和你是一个系的,我叫刘开。”他自我介绍道。

“你也没去上课?”知道了是一个系的同学,我就塌实了,一边小便一边问。

“操!谁去那耽误时间啊,有空还多睡会呢。”

“哈哈哈。”又是个志同道合的人,我提好裤子,邀请道“去我们宿舍坐会儿吧?”

“好,反正我也睡不着了。”

“他和咱们一个系,在A班,叫刘开。”我向孟文斌他们介绍道。很快,大家遍都熟悉了。

“对了,陈天,今天下午上课,选班委来着。”孟文斌说。

“是吗?”我从不关心这些无聊的事情。

“你被选上当团组织委员了。”王捷一脸坏笑的告诉我。

“什么!我都没去!”我晕。

“就是你没去,才当上的。”李飞也附和着。

“操!说吧,你们几个孙子谁干的!”我都无奈了。

“你这是大家选的,说你军训的时候能联合所有学生造反,组织点活动肯定没问题。”孟文斌也不是象我想的那么厚道啊!

“不过,欧阳雨当的是团支书。”王捷安慰我。

“操!牛逼,今儿晚饭我请了。”大喜之下,我说了令自己后悔一个礼拜的话。

吃过令我心里滴血的一顿饭后,回到宿舍,我们开始打牌。

“你们是财政的新生吗?”一个留着平头带着眼睛的男生推开我们宿舍的门,问道。

“是啊。”李飞答话。

“今天晚上八点,叫上你们所有的人,去天台,大三的师哥要和你们说点事情。”

操!不会这也要交保护费吧。我暗自想到。

“你是大几的啊?”李飞问。

“大二,记得,别晚了。”平头说完关上了门。

“你们说,师哥们会和咱们说什么?”李飞迫不及待的问。

“谁知道呢?估计是认识认识咱们吧。”孟文斌很认真的回答。

我微笑看着王捷,他也在看我,我发现他的眼睛忽然变的很亮,就象那天二班长叫我们出去一样。

“陈天,王捷,你们别笑的那么邪恶好不好。”刘开也在笑,笑的很开心的样子。

天台上有风吹过,很凉爽,同学们几乎都是穿着短裤拖鞋上来的,王捷、我和刘开都选择了牛仔上衣和裤子还有军靴。

“看,对面的女生宿舍没拉窗帘!”李飞咋呼着。

“哪个,哪个?”许多声音焦急的问。

对面的女生宿舍住的全是老生,欧阳雨的宿舍是不可能被这些色狼看到的,我暗自窃喜。

“你们都是财政的新生吗?”一个留着长发的男生冲我们问。

“是啊,师哥,你是大几的?”李飞永远接话比别人快。

“大二,一会儿大三的师哥来见你们,都懂点规矩,好好听着……”他非常狂妄的喋喋不休。

我认真的抽着手里的烟,头发垂下来挡住我的眼睛,透过发丝,我看到刘开正背对着这个长毛欣赏着夜空,王捷则低着头,专心的玩着手里的呼机。

“你!我说话呢,你怎么不听着!”长毛对刘开吼着。

“我听着呢。”刘开漫不经心的回答。

“你给我过来。”长毛指着刘开。

王捷把呼机装进了衣兜,冷眼看着他们。

啪,一个清脆的巴掌煽在刘开的脸上“让你不懂规矩!”

乱哄哄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我和王捷都没有动。

刘开死死的盯着长毛,一动不动。

“还他妈的不服啊!”长毛推了刘开一把。

他不该做这个动作。

果然,在他的手触到刘开衣服的一瞬,自己不可置信的飞了出去。

刘开不等他站稳,一个箭步蹿了过去,又是一脚踹在他的腿上。

不错,知道轻重,他已经给所谓的师哥手下留情了。

“你敢打我!”

长毛跌跌撞撞的晃下了天台。

“刚才谁打的人!”一个足有一米八五的大个子男生喊道,在他身后还有七、八个男生,长毛也在里面。

“我。”刘开没有丝毫的畏惧。

“我叫石坚,是你们大三的师哥。为什么打人?”这个男生不简单,一点儿也不嚣张。

“他先打的我,而且是脸!”刘开还是很有胆量的。

“小毛,你干吗欺负师弟?!道歉!”石坚威严而公正的说。

“我……”长毛吱吱呜呜的。

“算了吧,师哥。”刘开很有风度的说“不打不相识,而且,我动手也不对,对不起。”

我看到石坚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你叫什么?”

“刘开。”

“听说你们届有俩叫陈天和王捷的敢在军训的时候和教官打架,是咱们系的吗?”石坚问。

“我是王捷,他是陈天。”王捷向师哥走了过去,我跟在他身后。

“不错啊,看来咱们系有该兴旺了!”我晕,这师哥怎么跟黑帮老大一样。

“小天!”石坚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怎么,老虎,你认识他们?”

“虎哥,你好?”我不等老虎说话,急忙向他问好,“我叫陈天。”

“哦,不是,认错了。”老虎对石坚说。算他聪明,我可不想再听到别人叫我天哥了。

夜已经很深了,石坚还在给我们讲学校的一些事情,我们都在认真的听着。

记得,大家都是一个系的,要互相帮助。

记得,大家都是一个系的,不要自己人打架。

记得,大家都是一个系的,要维护这个荣誉。

……

记得,我们是财政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