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殇--兵之怆歌 第四章 7

非洲土著 收藏 1 20
导读:情殇--兵之怆歌 第四章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47/


吃晚饭时接到司务长通知:领薪水!


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来了这一天,再不发工资我就要用报纸卷玉米穗用洗衣粉清洁个人卫生了!


说到这又勾起了我的辛酸记忆,那是一次国防光缆施工,月薪三十六元的我是一名下等兵,那时流行人人有存款,所以每月扣除十元的强制性存款及生活必需品的费用后,也就基本不具备享用香烟的资格了,加上当时我还没学会怎样将一分钱掰成两半来花,只好到处打秋风。有次在野外突然烟虫泛滥,周围的同志也都爱莫能助的表示已弹尽粮绝了,情急之下灵感倏现,抓起地里干枯的玉米叶卷起穗子蹲在光缆沟里搞起了科学研究。


后来,烟瘾是过足了,这点可以从我充血流泪的双眼及毫无节制的喷嚏得到证明,却被一沿线监工的机关某干事酣畅淋漓的狠批了一顿,令我十分不爽的是他还问我‘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第二条是什么,一看就知道这人没什么文化平时也不注重学习,于是我告诉他是不许虐待俘虏,结果第二天开工之前我将一份检讨亲手送给了营部通讯员。由于没有及时申请专利和保密工作做得不仔细,我的实验成果被相当一部分和我同一阶级的战友剽窃抄袭,导致我回队后上交了又一份检讨。


“司务长,啥时候加工资呀?”


“你去问老胡吧,只有他做得了主!”司务长一脸的不耐烦,大概是今晚被问了几十次了。


地方公务员薪金都涨了三次了部队还没什么动静,物价是节节攀升,薪水却是涛声依旧,同样是为国家贡献力量犯不着这般厚此薄彼吧!


“哎!司务长,数目不对!”


领工资的时候我发现竟然比上个月还少了五十块钱,没有听到关于削减军费开支的消息呀?也没收到我被降职降衔的风声,莫不是有人要中饱私囊?这可是我的血汗钱!


“没接到通知吗?云南大地震,捐款!”


“有没搞错!上个月不是才震过吗?这次是一百?”


“上次六点五级,每人五十,这次六点八级,一百!”司务长抬起头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


“这丫的!一次比一次凶,还真震它妈个没完没了的!”我悻悻地退出房间。


刚消灭非典赶跑洪水,台风还没过境几天,现在地震又来了!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呀,你何时才得安生?


“你他娘的老天爷!你就不能给老子安份一点!捐款都有把老子给捐穷了!”我神经质地冲漆黑的苍穹乱吼一气。


捂着口袋中屈指可数的几张老人头,不禁向往起古人“视钱财如粪土”物质财富充裕的生活来,比起现代人的节衣缩食惜财吝啬,“千金散尽还复来”的古人似乎更懂得享受生活,更高瞻远瞩,我想就算是比尔盖茨也没有中国古人“劝君莫惜金缕衣”、“千金博一笑”的财大气粗,不知是那时的社会保障体制到位还是古人更具商业头脑,至少有一点不用怀疑,那时的一般人兜里揣着的都是真金白银,而现在这些东西都集中到了国库或暴发户手里。


我曾戏谑的称自己按经济学归类已超出小康标准的生活水平为“计划经济”和“数字化生存”,每月发完工资,我就忙于缩小和平衡经济收入与支出间的逆差,有计划的制定当月的物质分配计划,一般是将当月财政收入分为九份,百分之二十五购置精神食粮(书籍和音像制品);百分之十五化为灰烬(劣质香烟,一种较之咖啡雪茄更经济的精神兴奋剂);百分之十五购买生活必须(香皂牙膏卫生纸洗衣粉之类的,到部队后我已改掉了用洗面乳洗脸用洗发液洗头的毛病);百分之十更换个人装备(衣裤鞋袜,新条令规定军人外出必须着便服,入伍时的那双皮鞋五年前荣休了,再说我也不好意思只穿鞋子上街);百分之十支付交通和通讯费用(视情况而定,开支超标即取消,如遇探亲休假缩减其它开支);百分之五支助慈善事业(司务长直接从工资中剔除,用于赈灾济困扶贫助学植树垦荒);百分之五补充人体所需的各种维生素(部队暂时还没有免费的水果吃,听说以后可能会有);百分之五用于额外支出(如因公私耽误就餐、损坏公私物品、电脑耗材更新等等);百分之十作为应急储备或用于减少上月的财政赤字。


每月财政预算出台后,我就遵照各项明细帐目有预见性的从里面一分一分的抠钱,别不以为然,那台“奔三”就是我四年来持之以恒抠出来的,当然了,如果遇到老乡聚会或遭人敲诈勒索之类非人力可抗拒的突发事件,就只能压缩各项开支比率或削减预算项目了,至于买车买房买老婆其中任何一项都是我“计划经济”体制外的事情,以我的经济收入状况,我估计只需再抠五十年就有能力购买其中一项(前提是确保经济稳定,不发生通货膨胀或人民币贬值之类的经济危机)。于是麻烦来了,每次我核对完帐目后都要做一番艰苦卓绝的思想斗争,到底先买哪样呢?唉!真是让人伤透脑筋!


真诚的说,我经常为自己是一名军人而骄傲,在物欲横流、攀比消费的今天,大概也只有军人一如继往的恪守艰苦朴素的优良传统了。我们习惯的将外面那些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开着豪华车、混迹于各高档消费场所的人,称之为资本主义残余势力或败家子,与我这种清贫乐道的“守财奴”相比,他们显然受西方资本主义腐朽文化的侵蚀,没能抵制住酒绿灯红的诱惑。是的,我一直引以自豪的称自己为“守财奴”,长时间“计划经济”体制下的“数字化生存”,使我养成了类似于葛朗台式的价值观,我从来舍不得多花一分钱,更别提响应政府号召去刺激什么鬼消费,实际上也没能力去刺激消费,我认为老葛的理财观和守财观,很值得挥霍铺张的现化人借鉴与仿效。我就是这么做的,每月拿到工资,我都仔仔细细地将自己的支付能力在各种百分比中做出最合理的支配,将货币形式的工资在各种百分比之间做出最经济最符合数学的搭配,力求让自己活得好一些的同时,早一点实现个人的五十年长远规划。


也不怕你们笑话,坦白的说,长期的货币紧张,造成了我对金钱亲情般的依恋,而且我还固执的认为,现在大部分的军人都或多或少有我这种心态,前些天我在一篇文章中看到一句话:心系“下海”某政治指导员,上课之前不知要讲些什么,下课后不知讲了些什么。这充分证明,想“先富起来”的心态在军营已经具有相当程度的普遍性了,难怪有人敢公开发表“注重‘人们必须首先吃、喝、住、穿,’注重‘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这对领导干部和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员来说,就是‘讲政治’的根本!”的言论,其拜金心态与我如出一辙。


古人说,唯上智与下愚不移。但我想只有敢于行动的人才具有生存的价值,感叹者大概统统都是弱者(不然就没有必要发出感叹),历史的创造者们肯定是采取实际行动而不是在那里感而叹之。因此,如何让自己成为“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就成了我近段时间思想的主体内容,古人又说“人无外财不富”,所以我打算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大力发展第二和第三产业,比如收取一定报酬替人写家信、情书、检讨什么的,不知道这是否违反军人不得从商的规定,看来还得先找指导员了解一下相关的政策法规再择日开张。


综上所述,我大概算得上是一个“崇洋媚外”(洋,大洋。外,外快)的人吧,我感而又叹之!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