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马常青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后,回头匆匆的对李向阳投以感激的一笑,然后立刻大声喊道:“有没有人受伤?这些小鬼子,呸!实在是太阴险了!给我掏手榴弹炸开大门!”

“连长!这些小日本幸灾乐祸!”一个战士愤愤地喊道!战士们纷纷回头,果然有一个小鬼子在呵呵的阴笑,这下彻底的激怒了战士们,几个战士愤愤地走上去一阵拳打脚踢!

马常青大步走上去,拖着那个傻笑的日本人来到大门前,也不说话就手起刀落砍下了他的脑袋,“嗤!”的一声,从尸体脖子上的断口处猛的喷出了一股鲜血,几个战士躲避不及被喷涌的鲜血零星溅到身上,而圆溜溜的人头则滚出了老远。马常青对身边的战士说道:“去捡回来!”

一个年纪不大的战士心惊胆颤的将人头捡回来送到马常青的面前,见状马常青一把将满是污血的人头夺了回来,然后从窗口里丢了进去。

不久,活着的几个日本佬全部被斩首,每丢一颗人头进去,里面就会隐约听到一片妇孺的惊呼声。

李远强正在往回赶,钟天祥就派人来寻找李远强了,焦急万分的民兵在路上寻找李远强。

李远强笑着对赵延说道:“以前只听刘营长说你的胆子大,没想到你的胆子还真的够大!”看了看满是谦虚笑脸的赵延继续说道:“当时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居然跑到‘公治所’去了!”

赵延谦虚地客气道:“哪里哪里!还不都是战士们怂恿的!战士们都挺不错!沉得住气。”

如果是别的干部、特别是李信肯定会大包大揽的将功劳全部揽在自己身上,李远强不由得感叹一声,说道:“你这个人呀!刘云还真的没有说错!”赵延不争功的胸怀的确很难得。

沉默了一阵李远强正要说话,一个前面的侦查兵跑过来了,人还没有接近就大声喊道:“报告营长!我们前锋抓住一个形迹可疑的人。”后面几个战士押着一个不断挣扎的人过来。

“快放下!”李远强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是游击队的民兵,说道:“他是我们自己人。”

赵延也在稍后认出了这个人,口里虽然没有说什么,心里还是对李远强的记忆能力震惊。

“不好了!出了大事了!”民兵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小杨村的人全部都被鬼子杀光了!”

李远强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起来。而赵延的心如同猛地沉入了谷底,飞快的一把抓住民兵的衣襟,眼睛睁得溜圆,喝问道:“当真?!游击队还有没有受到其他重大损失?”

民兵摇摇头,犹豫着说道:“其它的损失倒没有什么,不过为了避免大范围的恐慌,钟政委已经隐瞒了消息,他现在就在盼望大部队快点回去!现在好了!总算找到你们了。”

看着张皇失措的民兵,李远强勉强的安慰着说道:“放心!游击队在外面大了一个大胜仗!你也辛苦了,到后面的炊事班那里找一点东西吃。”又回头喊道:“全体跑步前进!”

赵延接过话头补充道:“老同志要‘照顾’那些新战士(原伪军)!”山野间一百五十多人的队伍慢慢的加快了脚步。

不久,通过互相搞小动作,战士们都知道了鬼子屠村的事情。

鬼子的大部队终于决定撤军了,虽然没有消灭游击队的主力,但是已经狠狠的教训了那些“不知好歹”的“支那”百姓,小杨村的大屠杀被加纳一治说成了“和游击队的遭遇战”,被屠杀的村民被说成了作战时消灭的游击队员,至少那些“维持会”得到的消息就是这样。

鬼子虽然撤军了,但是还是采取了一些措施,在农村里加强了“联防联治”,原来由日本人控制的村庄都留下了一些枪支弹药,虽然单个村庄不能抵抗游击队的进攻,但是好歹也可以拖上一阵子,而这个时候附近几个村子的“维持会”武装就会集中起来趁机集合反扑游击队。

只是鬼子高估了汉奸“维持会”们的决心,“维持会”们真正能够协同作战能有几个?

另外,鬼子还留下了一支精锐的便衣队维持“治安”,这个带队的队长不是别人,正是有着“钢铁般坚韧”的文海!

虽然文海被日本人“看重”,但是又有谁能体会到他的苦衷?!

日本军人大多很死板,但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谁叫文海没有日本血统?即使是文海能说一口流利的日语,也没有日本军人愿意亲近这个“支那”军官。最主要的文海依然没有任何固定的军衔,一个从佐佐木大佐到一个普通的鬼子少尉都可以让文海“协助”公干。

“这里的治安就拜托文君了!”小野破天荒地给文海深深鞠了一躬,不过小野身后的大角则立刻皱起了眉头,大角始终觉得文海这个人的心计太深,不值得佐佐木格下委以重任!

看到小野不可思议的给自己敬礼,文海慌忙给小野回礼,恭敬的说道:“小野阁下何必客气?鄙人必然为帝国永生效劳!”

小野自信的一笑,说道:“大军回师后游击队肯定会报复,文君如果支持不住可以立刻回蓟县!”说完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文海,小野只要察觉到文海这个时候有丝毫的犹豫,那么将来万一文海真的支持不住回到蓟县,在那个时候小野会毫不犹豫的枪杀文海以儆效尤!

文海倒是没有任何的动摇,一脸严肃地回答道:“请阁下放心!哪怕战死也决不回蓟县!”

小野满意的笑了起来,说道:“文君果然是帝国的人才!但是文君还是千万不要勉强!”然后由故作深情的道别道:“文君!你多保重!”文海也立刻鞠躬道别:“阁下多保重!”

小野的前脚还没有跨出十米远,大角就在其身后嘀咕道:“阁下为何要与这种人客气?”

小野唯恐被文海听到,转头发现文海正眼都不眨的看着自己这一行人,连忙作出一个礼貌的微笑,这才转头对大角说道:“大角君,不要对人家那么没有礼貌!要尊重别人!”

大角唯恐文海听不到,大声说道:“这些天来他难道为帝国立下了什么功劳吗?”说完又对加藤问道:“加藤君,你看到那个人为帝国立下了什么功劳吗?没有对不对?”

加藤当然顺着大角的意思,摇摇头后说道:“很遗憾!可能我的眼神不好,我没有发现。”

大角得意洋洋的回头向文海望去,可是很遗憾文海早就已经走远了,这样大角更加恼火!

汽车的轰鸣声渐渐的小了下来,接着汽车浑身颤抖了一阵就彻底熄火了。

康富看了看黑漆漆的夜空,皱着眉头对刘云问道:“营长这车是不是坏掉了?看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刘云跳下车拍了拍车门,说道:“车倒是没有坏,可是没有汽油了!咱们要找汽油去。”

这辆汽车不是还没有走多远吗?!诸葛同不相信地问道:“营长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刘云看了看诸葛同,打了一个马虎眼,笑着说道:“我猜的!”又对其他人问道:“谁愿意留下来看车!一个个别不愿意,这个任务很重要!这满满一车的手榴弹必须全部运回去。”

潘贵二因为被刘云强制解酒,所以心里很不舒服不愿意跟随刘云出去。商量了半天,只有潘贵二一个人“答应”留下来,刘云不得不强令五愤英中的熊满、诸葛同、王良留下来,这几个人打架的本事太差了,带在身边反而是累赘。

距离刘云十几里外,蔡岳“哎哟哎哟”的叫唤着,脑门上裹了一层又一层的白纱布,那个冒犯门主的汉子早就被愤怒的神丁们砍成了碎片,甚至那些其他孙家的雇工也全部受到了株连,不是被打死就是被砍成了残废,店铺里面可以移动的财产全部被神丁们洗劫一空。

一个身穿和服、脚下穿着木屐、腰上插着两把武士刀的日本浪人察觉到蔡岳醒了,走到蔡岳的身边浅浅的鞠了一躬,抬起头后又带着那种傲慢的神色说道:“青米大竹请门主多多指教!”

蔡岳眯着眼睛看了看眼前的日本浪人,叹了一口气,这些日本人终于还是找到借口插进来了,该死的孙双泉!半响后艰难的用沙哑的嗓子说道:“阁下何须客气?请坐吧!”

青米大竹点点头,却没有坐下,开口说道:“难怪门主要被那些村夫所殴伤。”指着门外高矮胖瘦的护卫说道:“他们的不行!全都是一些乌合之众!他们应该全部交给我的来训练!”

听到这个日本人大言不惭的话后,蔡岳不由得一阵恼火,还没怎么的就来抢权了,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呀!考虑了片刻后突然两眼一翻,“啊!”的大叫一声后趴在床上不再动弹,门外的几个护卫反应还是很及时的,飞快的冲进来了,纷纷用不信任的眼神看了看青米大竹。

“门主您怎么了?”妹夫黄松拼命的摇晃着蔡岳的肩膀,正在惶恐间蔡岳却自己偷偷的睁开了双眼,悄悄地对黄松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又对那个讨厌的青米大竹努努嘴巴。

黄松立刻明白过来,原来舅佬想赶走那个日本人,这一招高明!立刻站起身大声喊道:“快去找……”说到这里突然停下,干脆将蔡岳背在身上,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大步离开。

等到青米大竹反应过来的时候,除了一堆无所事事的闲人以外,蔡岳早就不见踪影了。正在思索下一步计划的时候,看到有几个小孩子正在摆弄自己的三轮摩托,原本心情就不怎么好的青米大竹顿时只觉得火气直冒,一个箭步走上去,吼道:“巴嘎!死了死了的!”

几个小孩子吓得屁滚尿流的逃走了,这个时候青米大竹的心情才觉得好一些了,蔡岳看来不怎么愿意和自己合作!点燃一根香烟后,对身边“支那人”招招手,说道:“你的过来!”

“太君有什么吩咐?”一个佣人恭敬的走了上来,说道:“天色已晚,太君早点休息吧!”

“这个不用你操心!”青米大竹不耐烦地挥挥手,说道:“你快带我去见蔡岳!”青米大竹又犯了错误,蔡岳贵为一门之主,名字岂是让人胡乱称呼的?佣人不易察觉的皱起了眉头。

左一拐、右一弯,佣人将青米大竹带到一个山洞前,说道:“蔡门主就在里面修炼……”

佣人的话还没有说完,青米大竹抬腿就要往里面闯,可是古典而沉重的石门又哪里能推得开?!一回头,那个唯唯诺诺的佣人也不见了,四周一片死寂。

“滚出来!你们这些狡诈的‘支那人’滚出来!”青米忍不住咆哮起来。

“营长!你说那个日本人在鬼叫什么?”方双又加了一句:“日本人为什么带两把刀?”

刘云看了看远处正在大发雷霆的日本浪人,笑着说道:“第一个问题就要问他了,第二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日本武士身上的长刀是用来格斗的,短刀是格斗失败后用来自尽的!”

郭献和方双同时张大了嘴巴,自杀的东西还随身带着?!随便找一堵墙也可以自杀!刘云又补充道:“如果上级鬼子对下级鬼子不满意,勒令其自杀的时候,也是用短刀破腹自尽!”

青米大竹正要转身离去,一回头却发现四个“佣人”迎面走来,立刻愤怒的指着石门问道:“人到底有没有这里?”说完拔出武士刀晃了晃,威胁道:“不说!全部死了死了的!”

刘云等四人看到日本浪人摆出的架势,忍不住冷笑起来。被轻视后,青米大竹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杀了这几个不知好歹的“支那人”,给蔡岳一点颜色看看。

青米大竹“啊”的一声嗥叫,跳起后将手中的武士刀高高的举起,刀刃带着尖利的啸叫声雷霆一击,三个“佣人”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起来,想不到这个日本浪人说翻脸就翻脸。

刘云飞快拔出袖子里的匕首电射出去,“嗤”的一声闷响,匕首正中浪人的胸口,原本还杀气腾腾的浪人立刻换了一幅脸色,嚎叫声嘎然而止,落地后腿一软呛啷向前栽倒在地上。

方双摇摇头,说道:“这小日本的脾气还不是一般的坏!”说完走上去给日本浪人翻身,拔出他身上的匕首交给刘云,拍着马屁说道:“还是营长厉害!反应硬是比别人快一些!”

刘云看了看四周,有山有水有错落纷杂的房舍,对康富问道:“这里的环境你熟悉吗?”

康富眯着眼睛看了看夜幕中的黑河镇,说道:“我以前只来过一次,环境熟悉谈不上!”

刘云点点头,这里历史上曾发生过上万人的邪教分子围攻根据地的事情,当然,这些曾经存在过的渣滓很快就被历史的滚滚车轮所碾碎了,现在自己面对的就是这样一支庞大的邪教集团。

刘云的目光很快就落到那个死鬼日本人的身上,那么这个日本人就是自己实施“嫁祸江东”的道具了,笑了笑对几个手下说道:“这个尸体有大用处,咱们把它丢到大街上去。”

没多久,几个人将一具尸体拖到了黑河镇最热闹的一条大街上,只是尸体身上的和服已经换掉成了一身普通的中国老百姓的衣服,可不能让人发现有日本人被弄死后吊在这里。

蔡岳的门下还是很好冒充的,每个人的额头上缠着一块黄布,黄布上有蔡岳亲手划出来的“鬼画符”,一条黄布在市场上面的价格大概相当于十斤米,四人都抢了一条绑在头上。

没多久,青米大竹的尸体就被高高地吊了起来,有些还没有睡觉的老百姓对这尸体指指点点,看看吧!这就是冒犯蔡门主的下场!不久,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而四人早已脱身而去。

四人在黑河镇瞎转悠一一气,别说汽油,连稍微现代化一点的工具都没有看到,刘云不由得有些泄气了,走到一些小孩子身边时突然听到一个小孩子说:“…三个轮子的马车…”

“小朋友!”刘云摆满了笑容,弯下腰对一个小孩子问道:“那三个轮子的马车在哪里?”

小孩子也挺机灵的,头一歪疑惑的反问道:“你是外人?……”说完就要大声呼叫。

刘云慌忙一把捂住小孩子的嘴巴,挤出笑脸说道:“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后来出去了几年,所以说话就像外人了!”看着小孩子半信半疑的样子,加重语气说道:“真的不骗你!”

小孩子考虑了片刻,抬头说道:“好!我可以带你去,但是你要给玩意儿给我玩!”

刘云想都没有想就连连点头,说道:“过一会儿叔叔看到了那个希奇的三轮马车就给钱给你,好不好!”小孩子的脸上立刻淀放出笑脸,说道:“好!我只要卖几颗糖吃的钱就够了!”

不久,刘云在小孩子的带领下看到了那个三轮“马车”,一辆崭新的三轮军用摩托就摆在自己的眼前,只是院子里面的巡逻的神丁实在是太多了,自己这个外乡人的身份可以骗得过小孩子,一说话就非露馅不可!如何骗得过那些神丁,怎么才能进去呢?刘云陷入了沉思!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