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十三骑 铁骑初成 败兵

沃尔夫.弗莱 收藏 12 123
导读:汉军十三骑 铁骑初成 败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


伊坎帝国西征军团继续向东溃逃,而“狼王”时不时地便会带着他那不到千人的骑兵来袭扰一下,打了便走,不恋战,不逗留,势如狂飘,一击即过,根本不让溃兵有集结的机会。阿拉杜斯侯爵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却只能茫然地徒呼奈何。本来大规模的兵团作战,最忌讳的就是击溃战,可这位“狼王”似乎更乐意将西征军团击得溃散不堪,每次专门冲杀那些勉强还成建制、有组织的部队,用马蹄和长枪将他们冲得四分五裂。阿拉杜斯侯爵由此推断敌军这次参与进攻的总兵力不会太多,他们大部分主力都用在昨夜的突袭上了,现在肯定还在打扫战场,毕竟西征军团残留在那里的散军还应该有几万人以上。前方纵然有埋伏,人马也不会有多少,自己手下还有那么两万人左右,只要好好组织一下,大部分还是能突出重围的。

“可这些……,唉……只能想想而已啊……”阿拉杜斯侯爵看着自己溃不成军、气喘吁吁的队伍,痛苦地摇了摇头。军队已经彻底溃乱,各部队根本就没有了建制,官兵们混杂在一起,军官不再管理部下,部下也不再信任军官,大部分士兵为了逃命,连武器盔甲都丢光了。每次“狼王”带着他的骑兵来袭扰,都是来如闪电,去似疾风,虽然并没有真正杀伤多少人,但给西征军团的官兵们带来精神上的恐慌却是极其巨大的。手足无措的士兵们几乎没有组织起有效的作战行动,就惊恐地四处逃散。袭扰过后,四处乱撞的士兵们大部分会慢慢地重新聚拢在一起,但他很清楚,士兵们这么做并不是因为纪律,而是因为本能,他们在惊恐和混乱中本能地以为和大部分人在一起能会安全一些。

阿拉杜斯侯爵彻底绝望了,他很清楚,自己的军队已经完全失控,简直就是一盘散沙,根本别指望他们能进行一场哪怕是象征性的战斗了。残余的几个将领们一个个目光呆滞,萎靡不振,像落魄的亡灵一般,完全丧失了统领军队的能力。他曾经带着自己的十几名亲兵,四处呼喝、叫骂、威胁、恳求,徒劳地想重新把失去了指挥丧失了秩序的军队集结起来,然而军队一旦崩溃就很难恢复,只要某一位士兵神经质地喊一声“‘狼王’来了”,无论是否真有敌情,两万多失去了理智的官兵们立刻会惊慌失措地四散而走,混乱就像瘟疫一样迅速扩散。

人流滚滚,溃逃的败兵长长地拉成一条线,他们互相搀扶蹒跚而行,沿着大路缓慢地向东蠕动。一路上有不少体质稍弱的士兵们由于疲倦又缺少睡眠,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路边。被遗弃的伤兵们撕心裂肺地哭泣着,哀求着同伴们不要抛弃自己,能将自己一起带走,谁都知道一旦脱离了大部队,他们的结局只能是被杀被俘,这里毕竟是敌人的国土啊!但同伴们都是一脸的木然,仿佛行尸走肉一般,连看都不看一眼,这时候无所谓同胞,无所谓长官,队伍越来越长,气氛沉重得仿佛送葬。

到了傍晚,两万余名溃兵逃到了一片山谷地带,那个“狼王”萧雷第五次袭扰后就没有再出现,将军和士兵们开始松懈下来,纷纷坐倒休息。灰头土脸的官兵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团,一边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呕吐,一边相互诉说丧兄失弟,弃伴亡亲之苦,压抑的哭声和痛苦的呻吟随处可闻。

阿拉杜斯侯爵勉强压住心头苦涩,看了看四周,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气。只见此地山川险峻,巍峨壮观,两山逼窄,漫山的长松茂林丛杂而生。此时正值夏末秋初之际,枝叶还是很茂盛,阵阵秋风吹来,拂过山林,树叶簌簌作响。

“正是藏兵设伏的好地方啊,我要是亚特兰帝国军的统帅,必然会在这里埋伏一支人马……相信他们也会这么做的……”明明知道了结局,自己却彻底无能为力去改变它,只能无奈地等待着悲惨结局的来临,阿拉杜斯侯爵心中又是一阵酸痛。短短的一天一夜,这位还不到四十岁的侯爵衰老、憔悴了很多,他的眼睛发红,睑上布满紫斑。

仿佛是在印证阿拉杜斯侯爵的想法,前方山顶上忽然升起一面黄色的大旗,频频挥舞不止,两山的杂树林间一阵响动,一面面旗帜竖起,一队队亚特兰帝国军的士兵涌将出来。他们默默地行进着,仿佛是密林深处突然现身的一大群幽灵,只有身上甲胄行走时发出铿锵之声。亚特兰帝国的军队有条不紊地列成阵形,成千上万身着金色盔甲的重装剑盾兵们黑压压的一片,纹丝不动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摇旗呐喊,只是冷冷地看着敌军,毫无声息,天地间一片可怕的宁静。一眼望去,一面面半月形的盾牌如云密布,一把把出鞘的短剑在斜阳的照耀下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光芒——死亡的光芒。

伊坎帝国的官兵们见到敌人如此军威,惊得亡魂丧胆,面面相觑,纷纷不知所措地站了起来,一动不敢动。敌人虽然没有进攻,但那蓄势待发的强大压力使身心都已是憔悴不堪的官兵们一个个全身犹似堕入了冰窖,感觉大家仿佛是群狼包围下的羔羊。此时纵有心决死一战,却是没有任何力量进行搏杀了,何况大部分士兵早丢掉了武器,如何同眼前装备精良、斗志正旺的敌军征战呢!

前方一片马蹄声响起,山谷背后缓缓驰出一支骑兵队伍,在伊坎帝国的两万余溃兵前整整齐齐地一字排开。除了马蹄声、铁甲声、大风吹旗声外,却无半点人声喧哗。为首的两员将领驻马在红色大旗下,那红甲赤马威风凛凛的大将赫然就是那个被称为“狼王”的萧雷男爵,另一名却是一位银盔银甲的白马小将。这队骑兵列好阵势后,立时肃静,除了偶有战马嘶鸣之外,更无半点声息,颇似军纪严整的精锐之师。

阿拉杜斯侯爵怆然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暗云低垂,长满树木暗绿色的的山脉,像可怕的影子一样浮现在如血的夕阳之中。他低下头,再看看周围自己那些手足无措、呆若木鸡的部下们,长叹一口气,一咬牙,翻身上了马,缓缓向对方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