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九十八章 气吞山河之壮士

六指君1 收藏 37 54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九十八章 气吞山河之壮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仅存的几个鬼子宪兵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想和人家硬拼却又没有哪个本钱,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那些狼犬居然全部没有动静了,难道狼犬全部死绝了?

如果就这么回去肯定要受到严厉的惩罚,鬼子宪兵们趴在地上纷纷向伍长看去。

鬼子伍长不理睬手下人的眼色,而是一个劲的大声呼唤着他的狼犬,渐渐的宪兵头目的心情越来越急躁,终于确定心爱的宠物被这些“支那人”杀掉了,宪兵头目开始愤怒了。

十几米外,许永明已经带着十几个国军士兵冲上来了,身上有斑斑点点血迹的许永明扭曲着脸呐喊着冲在最前面,明晃晃的刺刀在月色下闪着寒光。这让鬼子兵稍微感觉到一丝丝意外。

眼高于顶的鬼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威迫?而在鬼子军队中更目空一切的执法者——宪兵,在这种压迫下更激起了他们的凶悍!

宪兵伍长端着步枪飞快的冲地上一跃而起,“杀咯咯!”七八个宪兵端着步枪嗷嗷的叫着冲向十几米外的国军士兵!刺刀即将和刺刀碰撞!

鬼子的宪兵伍长已经受了枪伤,却偏偏对上了也受了轻伤的许永明。

狭路相逢后两个人互不相让,各自大声呐喊一声互相对冲起来,他们身后的士兵们也纷纷吼叫着对上了。

“格塔!”一声闷响传来,鬼子的刺刀抢先狠狠地刺在许永明胸口上,可是手腕猛地一震后再也刺不进去了,刺刀居然刺在一个硬物上。

鬼子宪兵头目惊怒之下急忙端枪后退,可是又哪里能够退得了呢?接着自己的身上也传来一声闷响,只觉得胸口一凉,急忙低头一看,对面那个“支那人”的刺刀已经深深的刺入了自己的身体。

看到对面那个宪兵头目的眼神变得昏暗起来,许永明兴奋的抽出刺刀,然后飞快的一脚将那具渐渐失去生命的尸体踢得飞了出去,初战的胜利让许永明更加亢奋,却丝毫没有想到自己为什么没有被鬼子兵捅死?

不经意间,一块被刺刀捅得变了型的长命锁从许永明破碎的衣服中晃悠着露了出来。

看到许永明初战告捷,国军士兵们的士气大振,端着枪不要命的和鬼子兵对冲,在一阵“噼里啪啦”的刺刀沉闷撞击声中,当场战死三个国军士兵和两个鬼子兵。

鬼子兵吃亏在人数少,剩下的几个鬼子不得不略微后退。

“糟糕!”一个国军老兵失声喊道:“他们要结成阵了。”

果然,鬼子兵徐徐后退后就要围成一个圈,一旦围成圈就不好对付了。

许永明着急的大怒!吼道:“你们快给老子出来!”

“杀啊!”埋伏起来的伏兵终于从鬼子的背后杀来,跑在最前面的一个国军士兵闪电般的用刺刀捅死了一个鬼子,其他几个国军士兵也跳起来狠狠地扑了上去。

许永明终于松了一口气,一旦在这里的时间拖长了,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就凭自己这几十个人还不够敌人天牙缝的!可惜彭之本没有带出来,否则!哼哼!

鬼子的“刺猬”阵终究还是没有来得及摆出来,剩下的五、六个鬼子兵虽然强撑着,但是他们大多带着伤。

国军士兵完全将鬼子兵冲散包围起来,现在形成了三打一的局面。

“快点!”许永明大声吼道:“快点结束这里的战斗!他们的大部队已经在路上了。”说完端着步枪挺着明晃晃的刺刀向身边的鬼子兵猛扑过去,这次许永明没有选择和鬼子兵的同归于尽,而是耍了一个花招,虚晃一抢后引得那个受伤的鬼子向前猛扑,然后自己却飞快的后退。

“哎哟!”许永明痛得大叫一声,但是又马上忍住呼叫,这个时候可不能让手下认为自己不行了,慌忙低头一看,鬼子的刺刀尖尖还是刺入了身体。鬼子得手后马上收枪后退。

顾不得肚子痛,“杀啊!”许永明大叫一声,端着刺刀飞快的向鬼子反刺回去,这个鬼子行动不便,无论如何也无法躲开许永明的反扑,“噗!”的一声闷响,来不及后退的鬼子被捅中胸口。

许永明还没来得及拔出刺刀,鬼子的身体又被其他两个国军士兵捅了一个对穿。“快点解决其他的鬼子!”许永明大手一挥,示意这两个士兵立刻给其他的国军士兵帮忙。

震天的杀喊声很快平静下来了,看着地上一地的尸体,许永明亢奋的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身上被狼犬咬得皮开肉绽的伤口处也传来了巨大的痛感!一阵眩晕和疲劳袭来,许永明不得不将步枪当拐杖使用以支撑摇摆的身体。

几个侥幸没有受伤国军士兵正在打扫战场,许永明不放心的催促道:“你们快点收拾!鬼子兵很可能马上就要来了。”

毛四一看了看漆黑的山野,对身边的战士问道:“怎么又突然没有枪声了?真是怪事!”

许永明慢慢的坐到地上,一个小兵飞快的跑过来给徐永明包扎伤口。

许永明一边忍受波浪般的阵痛,一边思考这回去怎么交差?带出来的三十个人死掉了一半,这一半中还有一半受了伤,受伤的大半都是致命伤,最恼火的是临阵脱逃而被自己枪毙的三个人中有一个是钱守义的心腹,钱守义不但是吕团长的红人,而且此人报复心很重,他岂能和自己善罢甘休?!

“将那些狗腿全部砍走!”许永明指挥士兵,喊道:“鬼子身上的肩章和皮带全部带走!”肥厚的狗腿也是军粮,加上肩章和皮带等等都是证据,到时候可别被怒气冲冲的吕团长枪毙了!

布置完后,许永明对着地上国军士兵的尸体发起了呆,从良心上来说,自己并不愿意看到就让他们这么风水雨打!中国人的观念是入土为安,人死后不能下葬就只能做孤魂野鬼。

“长官!我们还是走吧!”一个国军士兵小声地问道,许永明慢慢的转身向士兵们看过去,士兵们的神色已经“顺”多了,经此一役国军士兵对于许永明人格魅力和勇武不再持怀疑态度。

“先等等!”许永明指着身边的士兵说道:“你们几个到外围警戒,其他人立刻将死去的兄弟们遮掩起来,用野草给他们盖盖。”说完艰难的抱起脚边一具国军士兵的尸体丢到一个洼地里面。

“长官!我们是不是快点撤退?”一个国军士兵忍不住问道,要知道在这里逗留很危险。

“急什么?”许永明将一堆堆的野草盖在士兵们的身上,时间很紧迫,现在来不及给他们盖上一层浮土了。

搞完这一切后,许永明又用粘了鬼子的鲜血的布条在附近的树上写道:大中华国民士兵三十人在此歼灭东洋鬼子十三人及狼犬十三条,留下忠骨十四具埋藏在此!

“走!”许永明背上一个受伤的士兵,带着众人就要离开,而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一个国军士兵惊恐的向后看了看,轻声喊道:“长官不好了!后面有大队的人马赶来了。”

许永明看了看那个汇报的士兵,然后一言不发的低头奔跑,身后的士兵几乎全部忘记了身上的伤痛和疲劳,有士兵为了减轻负荷,丢掉了携带的“军粮”——狗腿,还有一个士兵居然要丢下手上的同伴。

“哇哇!”被遗弃的士兵坐在地上绝望的哭泣起来,许永明飞快的转身,看了看身后的场景,对身边的士兵说道:“你们先走!我来掩护!”说完走到那个丢弃同伴的士兵身边,恶狠狠的盯了他半秒钟后,抬手就是狠狠地几记耳光扇过去,骂道:“老子让你怕死!”

正在发泄脾气的时候,前面突然传来了枪声,许永明立刻转头望去,糟糕!被包围了!果然,先走的那些士兵们纷纷退了回来,紧接着身后也隐隐约约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

就算是许永明想再战,可是国军士兵们早已经疲惫不堪,在穿着杂色衣服“土匪”们的威逼下,一个接一个的放下武器蹲坐在地上。

“砰砰砰!”一阵枪响,一个试图反抗的国军士兵被那些“土匪”射成了马蜂窝。接着,“土匪”们挑着明晃晃的刺刀将国军士兵集中起来。

一个“土匪”跑过来就要抢走许永明的步枪,徐永明紧紧地捏着枪,片刻后还是松开了。

“你们是什么人?”毛四一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看了看被战士们射成马蜂窝的“土匪”,不悦的摇了摇头,战士们总是不知道节约子弹,尤其是那些新战士,回去后要“修理”他们!

等了片刻,没有人回答自己,毛四一一阵光火,察觉到这些“土匪”在无言的抵抗自己后,“哼!”毛四一指着国军士兵冷冷的说道:“如果他们不肯说话,就全部杀掉!”虽然这很残酷,而且自己以前也是土匪,但是现在可没有时间和他们这些“土匪”在这里耗着。

“噼里啪啦”一阵恐怖的枪栓拉动的声音传来,“爷爷饶命!”一个国军士兵终于屈服了,嘶哑的喊道:“我们都是国军,下山来抢粮食的,我们身上的东西爷爷都拿去,别开枪呀!”

许永明走上去骂道:“孬种!”“啪!”的一声传来,那个国军士兵又挨了许永明的一记耳光!

几个战士立刻将刺刀对准了许永明,许永明倒也不害怕!坦然对着毛四一嘿嘿一笑,说道:“老子就是国军的连长!国家兴亡之际倒让你们这些小小‘土匪’跳上窜下,哼!”

一个二连老战士顿时大怒(土匪出身)!走上去狠狠对着许永明“啪”的打了一个耳光,吼道:“土匪又怎么了?你们这些国军连土匪都不如?谁被日本人像撵兔子一样到处赶?”

许永明认为自己必死,将心一横,扯开胸口的破碎衣服,用手在胸口上比划着吼道:“来!你们这些狗日的‘土匪’向这里用刀子!老子若是喊了半句就算是乌龟王八养的!”

受到许永明的感染,又有几个国军士兵猛地站起来,纷纷扯开了身上的衣服,杂七杂八的吼道:“老子不怕死!”“最好是将老子的脑袋送给日本人去,有赏的!”“心脏在这里!”

毛四一的神色缓和了下来,原来这些人全部是国军士兵呀!他们穿的衣服也实在是太差了,没有穿军装不说,还一个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嗯!可能是为了防止受到日本人的注意吧!原来那十几个日本人就是被他们杀掉的。

毛四一挺内疚的,战士们误杀了他们的一个人。

“好了好了!”毛四一和颜悦色地说道:“原来是兄弟部队!我们是八路军游击队!刚才是误会!我们以为你们是土匪。”说完挥挥手示意战士们收起步枪,又大步走上前准备握手。

毛四一的手伸出去了,可是许永明却没有丝毫冰释前嫌的意思,看了看自己身边被打成马蜂窝的士兵,冷笑一声,讥讽着说道:“原来是共产党的队伍!难怪这么不分青红皂白!”

虽然那个时候中国军阀混战,但是南京(方)国民政府始终是“正统”!在某些人的眼里,共产党是一支比普通腐败军阀还不如的割据势力,因为他们是苏俄在中国的代言人!就好比张作霖是日本人的在中国的代言人一样!中国人更加鄙视那些外国人插手、控制的势力!

假如在现代社会,在某一天,有一群汉奸突然要求中国并入日本,取消“中国”这个称呼,这种事情相信大家都不会接受!放在以前那个时代也一样!这就是形态意识的尖锐冲突!

受到冷遇后,毛四一慢慢的收起了笑容,对身后的战士说道:“给他们一些粮食!”十几个战士走上前将身上鼓鼓的粮袋取了下来丢在国军士兵的脚下,国军士兵默默的看着粮袋。

将枪也还给他们后,毛四一最后看了看狼狈不堪的国军,对战士们低声喝道:“咱们走!”

许永明的心头虽然憋着一团怒火,并且还没有地方发泄,但是今天受到的委屈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看着游击队战士越来越小的背影,一个国军士兵抬枪就要拉动枪栓,正要射击却被许永明一把拦住了,“咱们也走!”徐永明将粮带套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背起一个受伤士兵离开。

获得了这些粮食,仅存国军士兵的心情好了不少,可是许永明却不这么看,这些粮食对于自己来说是屈辱的粮食!是嗟来之食!总有一天要找日本军队、“杂牌”国军算总账!

没多久,藏着的、躲着的伪军们全部被揪了出来,在战士们的威逼下伪军们全部被解除了武装集中到大院子里,局面已经完全得到控制。

李远强看了看下面密密麻麻的伪军,对身边的骑兵队员说道:“你们快点到外围警戒!”然后又布置一些战士到路口上去加强警戒力量。

姚柱子俯下身体将石勇怒睁的眼睛轻轻合上,和自己交往甚密的石勇就这么牺牲了。姚柱子慢慢的坐到地上发起了呆,至于李远强说的那些宣传话则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李远强说完后,战士们从何灵的房子里面搜出一箩筐的的大洋,游击队的用意很明显,想走的游击队发给路费,想留下的就编入游击队。

当然,选择留下的就等于获得了一张长期饭票!

何灵看到自己聚敛半辈子的家当顷刻间让然全部端掉,还哪里能够忍得住?!叫着喊着跳着一刻也不得安生,在战士们的竭力阻拦之下才没有挣脱出去,不得已将何灵捆了起来。

不久,战士们又从何灵的房间里搜出了大量的鸦片,对于这个东西李远强深恶痛绝,加入革命以后,鸦片对中国危害的宣传可没有少接触过,洋人就是通过鸦片对中国敲骨吸髓的。

“烧!”李远强一声令下,几个战士取来了生石灰。

何灵作痴呆状的看着鸦片在沸腾状的大锅里面和石灰一起翻滚,对于何灵来说,鸦片比财宝还重要!片刻后何灵再也忍不住了,怪叫一声后猛地扑向一个战士,张开嘴巴露出满嘴的大黄牙向身边战士的脖子咬去。

何灵终于还是没有咬到人,反而被战士猛地扇了一记耳光,并被狠狠地骂了一声:“疯狗!”何灵喘着气,作疯狗状正要继续跳上去咬人,冷不防被身后一柄刺刀刺了一个对穿。

姚柱子收起步枪,趁着何灵暂时没有倒下,将刺刀上的血迹在何灵身上抹干净,然后对看押何灵的战士挥挥手,低沉的说道:“拖下去喂狗!”战士们一看,知道姚柱子的心情不好。

何灵的死倒是没有激起伪军们多大的激愤,而是一个个回头木然看着绝气倒地的何灵。

“如果你们选择加入游击队,那么你们就要守军规!”李远强指着正在销毁的鸦片说道:“那个鸦片是绝对不能沾的!”历史上旧军队为了留住“人才”,默认甚至鼓励军人吸食鸦片。

经过反复抉择,一半的人走向了装着银元的箩筐去拿回家的路费,还有一半的人则原地未动,毕竟着兵荒马乱的,想找一个地方吃饱饭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兵打仗、吃饭卖命。

李远强看了看愿意留下来的伪军,嗯!还不错!大概有一半的人愿意加入游击队,这比以前红军在“长征”的时候要强多了,那个时候抓获的俘虏愿意留下来的也就顶多只有三成!

“你们今天自由了!但是你们要永远记住:千万不要再去当汉奸了!否则!一旦再被游击队抓获一定坚决镇压!”李远强将双手举取来,说道:“如果你们没有办法回家、或者回到家乡后没有办法生活,那么你们就继续到我这里来,游击队随时欢迎你们的加入!”

看到进行得差不多了,赵延又让人将那些带不走的家具、其他笨重的装饰品抬出来,让一些战士上街做宣传,招呼村民们来取走这些物品。等搬得差不多了才让人点上一把火。

走在前面的一个战士手里拿着一面大铜锣,将其敲得“嗵、嗵”只响,敲了一番后,大声喊道:“汉奸何灵被游击队坚决镇压!各位有胆色的老少爷们快去‘公治所’去取他的浮财!他的浮财都是搜刮来的,都是不义之财!不取白不取!去晚了就没有了!快去呀!”

游击队马上要撤退了,不乘机扩大宣传就实在是对不起自己了!

不过,以后游击队还会回来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