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四章 第8节冲冠一怒为红颜(八)

不笑生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轰,轰”两声,两发火箭弹在人群中爆炸,好在是碎片杀伤弹,并不是爆破弹。大量的磁片横分(这个时候铁器太少,好钢还要用在刀刃上),由于炮弹是落在后面人群中爆炸,所以领头的几个都只是受了惊吓,呆呆的跪在地下,回首甲顾。

跟他们同来的五六十人中,已经有五十多个死彻底了,剩下的就是站在头排的几个,一个个都被吓的傻傻的。

“给我打,把这几个给我打的让他妈都不认识,然后让他们回去传话,送出宇文绣月交付十万两白银的赔偿不然香烧完了后攻进去我们自己拿。”被这件事激起了凶性的岳效飞,仗着自己的兵器摆明了在这踹这皇家的脸面。

惨叫声中,几个锦衣卫被打的鼻青脸肿回去覆命去了。朱聿键对这些太监也没什么好感,只是他对岳效飞这武器太感兴趣,有了这些那些个鞑子还能有什么作为,只是如何平了眼下的事呢!他小心翼翼的试探。

“贤弟,你这又是何苦,有话都可以好好说的吗!”

“白三爷,要是别人趁你不在家,把你老婆抢走你会怎么样,朱聿键这个王八蛋聪明的话赶紧照办,不然一会攻过去我不剁了他这个好色之徒的下面我就不叫岳效飞。”

“坏了,坏了,这家伙要说的出办的到我不是危险了”听他充满恨意的话,朱聿键的汗都下来了,他很清楚,凭着老军营的军力,他岳效飞要想当来了自己简直是在手中捏着呢。

“贤弟,你……唉,你这确有点小题大做了,为了个女人你难不成要学那吴三桂那厮造反么。”

“当皇帝,哼!我还真没什么兴趣,要没这事我本来还打算给这朱聿键装备上几支军队好好跟那些清军算算杀我们汉人的帐,可是你看这王八蛋简直是个败家子么。”

“原来他本就没有那方面的打算,倒是……唉!我们这所谓的皇家做事太也不地道,夺人妻女……唉……”

“贤弟也不瞒你说,我却也是个世家贵公子,与那皇上是旧相识,你看你二人都是我朋友,为了这点事把我夹在中间如何做人呢。”

“他要肯听你的话也好说。”岳效飞本就没有要造反的意思,只是欺负人太过了。

“你不就是那两个条件么,放人,拿钱,是这我进去和他谈谈,要他赶快把这事给办了,大家和和气气不好么。”

岳效飞觉的面前这个‘白三爷’也还够意思,又是他自愿的,略为思索一下道:“也好,既然你们是朋友你去一趟也好,你给他说明白,第一立即送人出来而且最好他还没有碰过,否则我一定把他给骟了,第二拿二十万两白银出来赔偿我的损失,最后交出出主意的人,还有就是你的安全他必须保证,否则我会杀光这个住宅里面全部的人。”

“好说,好说”虽然岳效飞涨价了,不过这对朱聿键来说还能接受的了,为了这个大明他也必须接受“贤弟,那你在这,可别再有大的动静,要不这皇家的面子太也不好看。”

“好说,你尽管去吧。”

那个陈荣一早上去老军营传旨,到这会也不见回来。焦急中曾后心里悔恨万千,她原本的意思是看朱聿键对那宇文绣月赞不绝口,一心为了让他高兴,以缓解近日战事不利的的压力,再者就是在这后宫中的势力进行分化,谁知会惹下这么大的事了。那个岳老板如此看来确不是个平常人,只不过要他一个女人就搞出这样的事来,早知如此就不该轻看此人,想当然以为给些金钱或许以官爵就可以安抚住的。想到最后忍不住哭出声来,自己骂道。

“唉!给皇上惹下了这天大的事情,我……我……真是万死不赎其罪。”

“哼!你知道就好,”

曾后猛闻此言,忙回头看去,却见朱聿键冷了一张脸站在那里。如果说眼神可以杀人自己可能已经死了不知多少次了,心里害怕忙扑倒在地。

“皇上……皇上,贱妾该死,给皇上惹下这等事情来。”

“你还知道你该死,与这国家相比与这江山相比一个女人算是什么东西!你难道不知道么,那老军营的岳老板不是个简单的商人,他是个奇人,是个朕要好好笼络的高人,你做了什么……咹……你看看你到底做了什么,你真当朕不敢诛你的九族么?”

“皇上……贱妾万死不辞其咎”

“唉!曾后,你为后宫之首,你为天下万民的国母,你就这样待朕的子民么,你就可以夺人妻女么!……你知道不知道,那个岳效飞指天划地的要求一定把做这个事的人交出去……曾后你道联该如何办!……你呀……来人,传下旨意,送宇文绣月出宫,赔偿老军营二十万两白银,把陈荣交给他们处理。”

朱聿键回到了岳效飞的车中。

“岳老板,你看我说的全是误会,都是陈荣那厮为了讨好皇上做的此事,皇上念你误会,此事都按你说的事办,不过有一个要求……”

岳效飞不愿意了“他有要求,你凭什么要求,他……”

“他要你给明军换成你这样的东西,当然,你别误会,他只是想用来打清军而已。”

朱聿键原想在此事上还要多费些口舌,哪知岳效飞连个磕拌都没打,一口答应“打清兵!这没问题,毕竟我是个汉人,卖军火这事好办。”

“那好,岳贤弟,皇上把这事委了愚兄,回头愚兄去老军营与贤弟再谈如何。”

“白大哥你来最好,我给你搞个最便宜价格,放心好了……”

“岳大哥!”宫门处传来一声包含思念的声音。

大家顺着声音瞅去。却不正是宇文绣月又是哪个。

因为喜悦而蓄着泪水的一双妙目,脸上挂着的幸福笑容让在场的每个男人都不由心中赞叹,真是美丽极了。

朱聿键心中一酸,这个女人确是美丽不可方物,尤其是此时她那喜极而泣直让人想要把她抱入怀中,可是这美丽,这动人都与自己无缘,这些全部都是给岳效飞的。

“绣月,绣月”岳效飞与王婧雯同时叫了一声,一时之间扔下所有的事拥在一起。

哭了几天的老天,这时也如射灯般洒下一缕光柱,把三人牢牢罩定。

如此情景,在场的人此生定然难忘,同时不忘的还有就是此时此刻,大家都在想这个世界要变了,因为有些什么东西已经开始出现了裂痕,它的粉碎可能只是时间的问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