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四章 第7节冲冠一怒为红颜(七)

不笑生 收藏 0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战车走在街上的碎石子路上,发出细碎的声音,五辆战车把街道挤个满满的,跟在后面的骑兵在后面喊“今天纯属私人恩怨,为了避免误伤,所有人都双手抱头蹲下,否则我们不保证你的生命安全。”

老军营的人傲,延平城的人都清楚,谁叫人家日子过的好呢,老军营的人不好惹那大家也清楚,让他们吃一点亏那福威镖局的人就会来跟你谈话,可老军营的人不讲理这延平城的人可是真没见过。而且今天他们所有的人都蒙着黑色的面罩,从来没见过他们这付打扮。

路边的行人一个个都非常听话的蹲在路边,延平城里没去过购物广场的人很少,因为那儿不但货品全,而且比延平城里便宜许多。这个话的后半句他们大多也都听过,知道不听话的下场很有可能被这些人当场格杀。那些不知为何带了兵刃去购物广场的人又不是没被杀过。所以他们的表现都非常合作。

很快延平朱聿键的行宫被老军营的装甲战车和骑兵给围了个水泄不通。而且所谓的宫门已然被火箭炮给轰开了。

曾后在宫里几乎要给这爆炸声给吓死了,宫廷斗争她是把好手,可当这真刀真枪来了她一个女人家能有个什么办法。宫外隐隐传来整齐的叫声。

“交出宇文绣月,支付十万两白银的赔偿,我们保证皇室成员的安全,否则一柱香后将要继续开始炮击,并会进攻这个住宅,并任意取得二十万两白银价值的赔偿。”

陈嫔也给吓了个身体如筛糠般的抖着,不过她可是没闲着,毕竟这不是她惹的事,而且这事闹的越大越好,不论岳效飞是否抢了宇文绣月出去,最终这宫里得益的人就是她了。

“你们出去对他们说,他们知不知道这是皇上的行宫,在这里胡闹,把这胡闹之人都给我抓起来……”一付维护皇家尊严的模样。

赶走了锦衣卫后,她直奔为宇文绣月安排的住处去了。

几个负责的锦衣卫都是陈荣的亲信,大多数都跟着陈荣去过老军营,又或是查过老军营,他们知道老军营的厉害。当然对于他们这所谓成精了的人不用多说,交换一个眼神就够了。交换眼神的结果就是找替死鬼去。

“你们几个,快去宫门外,看看是怎么回事,谁那么大胆子敢在这里胡闹,把领头的抓起来。”吩咐完了,几个人悄悄回到密室,打算等陈荣回来就分了这些年的积累,给他来个大难临头各自飞。

派去的人是几个平日里不但不怎么听话,而且都是有些背景之人。

“走!咱们几个去看看,那几个平日里跟陈公公最近,一到事临了头个个都草鸡了,这次咱们几个办好了这事,上面会不会重重有赏啊!说不定换了陈公公……对了到时这大统领的位子我们几个兄弟齐齐保举你。”

看他们一个个喜形天色,里面有一个颇为担心道“大哥,你看此事会不会有诈”

“嗯!保险起见,把我们的弟兄都叫上,一起出去看看……”

一伙子锦衣卫拥着他们所谓的大哥,大摇大摆走向宫门,他们这些人不是朝中大佬的人就是宫中某位娘娘的宠信,平日行起事来颇为嚣张,所以这会再小心也是一付老子是锦衣卫老子怕谁的模样。

“哟!绣月妹子,你那位情郎可是厉害的狠啊,为了你敢带兵谋反作乱呢。”陈嫔亲切的拉着宇文绣月的手。

这时的宇文绣月心中充满了柔情蜜意。她的终身果然没有错托,岳效飞如她心中所想一样是个真性情的真男子,听了陈嫔的话知道当不得真,但忍不住说了一句。“他呀!不过就是个有着真性情的真男子罢了。”

陈嫔看宇文绣月说话的模样,自己都有些妒忌,你看她那模样,双眼之中爱意盈然,对于爱郎的情意溢于言表,且不说那个“真男子”怎样,只说他二人之间的这种“真性情”活活羡慕死人了。自己眼看是富贵荣华至极,比之他们这样纵使是荆钗布裙又当如何。一时之间幽幽之思发于心底,倒没了多的话,只是静静坐在宇文绣月身旁,因为她知道不管这个事最后怎样解决,现下宇文绣月的身边是最为安全的。

很快,就有人打探来了消息,并且知道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朱聿键当下就做了个决定,他自己都很吃惊,心里还跟自己说:“为了这大明我也算是尽了力了。”

他一个从人都没带,一件武器都没拿,换了身普通衣衫,单人独骑来见围了行宫的岳效飞。

“来人站住,双手抱头,蹲在地下,。”

“嘿!你们老军营的人来来去去就那么几句有意思没意思,倒说呢我可是你们岳老板的朋友,你们可放尊重点。”

“不行,我们得搜身,岳老板朋友也没例外。”执行的小班长很尽心自己的职责。

“痒……嘿嘿……你轻点我很怕痒的。”

班长看来是拿着个人没什么办法,别人见了老军营的人这付打扮,早吓的躲一边去了,他倒好,一点不怕还谈笑风生。不用看小班长知道这是个大人物。

那几个锦衣卫带着大约五六十个人来到了宫门,一走到宫门处他们发现坏了“中招了。”

领头的并不知道这老军营的厉害,还是壮着胆子来到宫门处大喝:“大胆,敢在此处喧哗,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嘛,找死。”

“来人站住,双手抱头,蹲在地下。”

并不是所有的锦衣卫都成天在宫门外到处跑,而且他们几个和陈荣的手下关系相当僵,所以他们才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两发”岳效飞轻蔑的瞅他们一眼,只吐出两个字,回头与朱聿键说话。

“白三爷,今个你怎么还来了。”

“在下听说了今个的事,断定这件事里有误会,所以赶来和岳贤弟来说说,我敢说绣月姑娘的事皇上绝不知情。”

“哼!跟我有关系吗,他不知道他就没错嘛,他把百姓黎民当什么?他妈的,他是个什么玩艺。”

被人当着面骂自然不怎么好受,朱聿键还准备反上两句嘴,可是那“两发”让他彻底闭了嘴,他现在清楚了,这样的人你可以跟他合作,但想要占他便宜恐怕很难。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