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回来的消息是大象告诉我的。

当时我正在军区医院里,电话响起,接通之后。大象在那边兴奋对我喊:“石头,你知道?林夕已经回来了,昨天刚刚到的昆明,昨天下午4点多的班机,刚才刚刚给我老婆打了电话,叫我们今天晚上去她那里玩,你去不去?”

我敷衍大象说:你们先去吧,我先考虑下见不见她,我怕我没有心理准备。

和大象通完电话之后,我心里很高兴,林夕终于回来了,她知道不知道我现在还一直想着她呢?她是否知道,我每次在站岗的时候上衣的口袋里一定要装上她的照片呢?她是否现在已经结婚,是否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

平静的生活被林夕回来的一个消息打乱了,整个中午,我在军区医院里都很暴躁,团头看到我和以前不大一样,就关切地问我:“头,怎么了,什么地方不舒服,要不要看一下去?是不是在医院闷了,闷了的话,你就去大街上逛一下吧,一下小黑来了,我叫他照顾我就行了!”

小黑是我们的连长。“小黑他什么时候到?他来的话,那我先出去透下气,一天在医院,这股味道还真的不好受!”“去吧,注意大街上的纠察,带好你的军官证!”“好的!”

其实,团头不知道,我是真的不舒服,心里不舒服,我等了林夕等了4年多,现在她终于回来了昆明,我心里什么味道都有,当时为了林夕,我没有服从学校分我到广东军区某军的命令,后来一个本科军校生到边防挂了一个少尉,但是我都不在乎,为自己所爱的人付出,在我心里是最值得的一件事情。可她为什么就现在回来呢,以前的4年她都不想回来昆明,但是现在为什么要回来昆明呢?

复杂的心情让我很郁闷,一方面希望我和林夕还会有未来,一方面又担心她这次回来是不是有重大的事情。反正,我想了一下,这次她回来来者不善!

在昆明的大街上漫无目的瞎逛了3个小时,下午的时候,小黑到了昆明,把他接到军区医院里的时候,团头正在输液,看了看我的脸色,团头对我和小黑说,恭喜你们了,你们晋升少校了,小黑去干副营长,石头来团部当参谋。

听到这个消息,我和小黑都很兴奋,这对我们来说,是对我和小黑合作3年的成绩的一个肯定,这个时候,团头语重心长对我说:“石头,你现在可是我团里最年轻的少校了,25岁的少校可不多见,以后你要走的路还很多,不要为了儿女情长,而毁了自己……”

“您都知道了?”

“我都是过来人,我怎么会不知道,再说刚才你的一个朋友叫大象的来这里找过你了,他跟我说了你的一些东西……”

在团头面前,我知道一切都瞒不住,于是就跟他说了我和林夕的一切,团头和小黑听完,没说什么,只是安慰我,过去的都过去了,就不要太上心了,毕竟,我们以后的路还很长,小黑这家伙还给我来什么“天涯何处无芳草……”

在他们面前我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我的内心告诉我,我真的放不下,我也相信任何人也不会放得下,一个在心里7年的女人你想一下子把她放掉,那是很不现实的,再说她当年伤我伤得那么深,我多不在乎,我都原谅了她,现在我对她还会有恨吗?已经没有了!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我接到了林夕的电话,电话那头她的声音还是那样具有吸引力,她问我在今天晚上有没有空,我说有啊,她在电话那头幽幽地说了句,那我们一起聚一下吧!我问她在什么地方聚呢?她说,在船舶酒店。我有点疑惑,几个朋友聚会用得到船舶去吗?那里没有千八百的搞不下来啊!但是我忍住了没问她,只是问她人多不多,电话那头的她还是那么喜欢开玩笑:“怕我吃了你啊,人很多!”便挂断了电话。

放下了电话,我心里很是不安,我心里想,到底有什么事情,要去船舶那里去说呢,和大象我们几个老朋友聚会找随便一个地不就行了吗?我打通了大象的电话,大象正在给他的公子洗澡,听到我的电话,他迟疑了一下,对我说:“没什么,不就是同学和我们当年在南京读书的几个云南老乡的聚会嘛,没什么,真的没什么,石头,你可别多想啊,林夕可跟我说好了,晚上叫我去接你,还跟我说,假如我没接到你,就追究我的责任,那妮子你也知道的,好!好!你就在医院等着我,我下午一下班就来接你!”

团头听到了我的情况,也对我说:“去,为什么不去呢?不去的话人家还以为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情,害怕面对人家呢,去的时候,拿出一个军人应该有的气质,可不要给我们边防团丢人啊!我手下可没出现过不敢去吃饭的军官……”

小黑在旁边也吆喝:“秀才,我和你去,我就去看看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把我们秀才给迷得等她等了4年……”

我擂了他一拳,说,你就看着吧!

我下定了决心,就算是鸿门宴我也得去,不就是吃一顿饭么?枪林弹雨老子都过来了,老子还怕吃这一顿饭不成……

穿上最新领到的军装,刮了胡子,看着军装上的少校军衔,戴上军帽,我现在才发现,岁月不饶人,我老得这么快,都黑成这样了,旁边的小黑不耐烦地在催:“秀才,快点,快点,又不是叫你去省亲,你打扮这么漂亮干什么?”

他不知道,今天晚上对于我来说,很重要!

大象很准时,6点的时候来到了军区医院的楼下,扯起他那毛驴嗓子在那里大声吆喝,看到我和小黑下去,暧昧地对我笑了下:“哥们不错啊,听说你升官了,现在都少校了,25岁的少校,不错嘛!”大打了他一拳“哥们还开我的玩笑,走,开你的车吧就!”向他介绍了下小黑,我们钻进了大象的奥迪车。

15分钟的车程,我们到了船舶酒店,还没见酒店,我就纳闷,今天这里怎么像是有个办喜事一样,人很多呀!这时候,我看见大象的媳妇小梅看见我们来了,连忙出来迎我们来了,一看见我们三个,就跟我说,石头,你们怎么现在才来,赶快上去吧,上面都已经等急了,赶快上去吧!

“等等,这里是在干什么呢,小梅你得跟我说明白了,要不然我今天还就不上去了!”我发火了!小梅和大象互相打了个眼色,低声对我说:“石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也不骗你了,今天林夕订婚,她害怕和你说实话你不会来,所以让我们不要和你说实话。我们也是不得以……”

听到小梅的话,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林夕,难道4年多的等待就等来你订婚的消息?难道4年多的孤独等来的就是你已经为作他人妻的消息?难道4年多的等待就等来这样一个结局?

不知道我是怎么上的三楼宴会厅,到门口,看到中央主席台上那“林夕小姐和**先生订婚宴会”那几个字眼的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林夕,最重要的是我该怎么面对自己的感觉,但是一想到团头对我的嘱咐,看到小黑偷偷掐了我一把,我还是麻木地走了进去,“既来之,则安之”吧!

我们的到来让整个宴会厅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谁都不知道现在姗姗来迟的这两个陆军少校是什么来路,也不知道他们来是干什么!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想响起:“石头,欢迎你来参加我的订婚晚宴,给你介绍下,这是我的男朋友,香港**集团的总经理***”

看着穿着礼服的林夕,感觉她还是那么美丽,还是那么迷人,但是,我知道,她已经不属于我了,她已经属于她旁边的这个被称为是某某总经理的香港商人了,有一个声音在心里对我说:石头,你不能乱来,要保持绅士风度!

这时候,林夕正要把我介绍给大家,我揽住了她,对她说,让我自己来介绍吧!

我拉着小黑上了主席台,互相看了一眼后,我们标准地向大家敬了个军礼,我向大家介绍:“这位是我的战友,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边防团副营长小黑,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边防团参谋石头,谢谢大家!”

在大家潮水般的掌声中,我和小黑下了主席台,当我和那个男人握手的时候,我没有任何感觉,我真想,一把捏碎他那白皙的双手,但是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对我说不能这样做,不能这样做……

参加林夕这次订婚的大都是以前的老朋友,朋友见面,分外热情,或许是大家都知道我和林夕曾经有过那么一段,或许大家也是想安慰我的关系,在林夕的订婚宴会上,我成了主角,大多数的朋友都来给我敬酒,我也很快在一杯一杯的酒精中模糊。

卫生间里,我正在呕吐,这个时候,那个男人进来了,我知道来者不善,他进来后,以他特有的广东普通话对我说,石头先生,我知道你和林夕以前的事情,我也感谢你让林夕保持了纯洁,因为我从来不用别人用过的二手货……

我对着他那恶心的脸扑了上去,但是被小黑一把抓住了,“秀才,你知道来的时候团头怎么跟我们说的么,你要冷静……”我退却了,这分钟我感到了自己是那么地无能,那么地无助……

进入宴会厅,跟林夕告别的时候我对着林夕说:“恭喜你,林夕,你的先生刚才在卫生间里感谢我说,我让你保持了一个女人的纯洁!再见!!”

在大象和小黑的搀扶下,我离开了船舶酒店,我拒绝了大象用车送我,在午夜的昆明,正在下着小雨,我沿着车路狂奔,为我那3年的初恋,也为我这4年的等待……

朦胧中,我听见了林夕和我的山盟海誓,我记起了我们以前一起走过的日子……

雨中,我从自己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伴随了4年军旅生涯的照片,撕碎了照片,把它抛洒在了昆明的天空。同时,我也让自己的心理,在这一刻彻底崩溃……

或许,放弃也是一种美丽,就让我放弃吧!放弃这段感情的同时让我放弃自己多年以来的一个宿愿……

午夜的昆明,我分不清楚自己脸上流的是雨水还是自己的泪水,我只知道,应该彻底放弃这一段情殇……

午夜的昆明,一个陆军少校,正在迎着大雨狂奔,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他的后面,有另外一个陆军少校正在追他,嘴里正在喊着什么……

这时候,一首歌在我的耳边响起: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象朵永远不凋零的花

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

看世事无常

看沧桑变化

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

是永远都难忘的啊

所有真心的痴心的话

永在我心中

虽然已没有他

走吧

走吧

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走吧

走吧

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走吧

走吧

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也曾伤心流泪

也曾黯然心碎

这是爱的代价

………………

爱一个人!便甘愿为其做任何事,这,便是爱的代价只愿以后的日子里,都能开开心心生活,不再有伤害!也许吧……但是我为林夕付出的也太多了点……

算了吧,谁叫我们曾经相爱过[face=楷体_GB2312] [/size][/face][/size][/s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