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上) 出访苏联(九)

bigstore 收藏 6 27
导读: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上) 出访苏联(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普里曼茨的潜艇的突然加速和在里面传出来的音乐的声音在开始的时候也的确把其他的德国潜艇给吓了一跳,但随后他们就发现英国潜艇开始也在加速并且向普里曼茨的潜艇前进的方向前进的时候。他们立即明白了那是普里曼茨的潜艇为了能够干净的歼灭英军潜艇而特意暴露自己吸引英国人的注意力,以英国潜艇群产生的巨大噪音掩护他们向英军潜艇群的侧翼靠近并歼灭他们。他们不能怠慢,否则就是对自己的曾经共患难的兄弟不负责任。由于准备发射鱼雷,所以潜艇都开始向水面浮去。

他们立即开始悄悄的加速向英军的潜艇群的侧翼靠近,在这些潜艇的指挥舱里可以听见艇长们在发号施令:“1#鱼雷管发射准备,发射距离1200米。。。。。。。”

一会后,鱼雷先后跃出了德国潜艇的鱼雷发射管。向自己的目标冲了过去。这时才有几艘英国潜艇的声纳听见了德制鱼雷尾部的螺旋桨高速旋转所发出的噪音。他们赶紧想转舵躲避鱼雷,可是已经太晚了,德国鱼雷毫不客气的击中了它们,在它们的外壳上炸开了一个大洞。海水疯狂的涌进了这些倒霉的英国潜艇。在上面的水兵在一瞬间就失去了知觉。被击中的英国潜艇翻滚着向大西洋冰冷的深海里沉了下去。

普里曼茨的潜艇感觉到了后面的爆炸的冲击波,普里曼茨立即命令潜艇紧急向水面跃升。在普里曼茨的潜艇紧急浮出水面的时候,在它后面的英国潜艇也射出了它的鱼雷。鱼雷从普里曼茨的潜艇的尾部擦过。那鱼雷咕噜咕噜的声音根本不用放大,全艇的人都听在耳朵里,个个吓出了一声冷汗,水兵们知道如果不是长官要求紧急上浮,自己此时已经和自己身后的英国人没什么两样了。

在潜艇紧急浮出水面后,普里曼茨第一个上了指挥塔,在他后面的是穆勒,这时普里曼茨听到下面的水兵喊到:“发现空中目标。。。。。。。”

普里曼茨立即用望远镜转向雷达兵所喊的方向,发现了几个小黑点,他刚要命令潜艇下潜的时候,被穆勒给拉住了,穆勒对他说:“别着急,那个方向应该是我们的大洋舰队的所在方位,等一下看,是不是自己的飞机,不是我们再紧急下潜。”

等那几架飞机在望远镜里逐渐放大的时候,普里曼茨和穆勒都认出了那是德国大洋舰队的海军航空兵的战斗机。这时普里曼茨要在潜艇舱里的不值勤的水兵出来欢迎自己人的到来。

德国大洋舰队的战斗机也发现了在水面上的潜艇,起初他们以为是英国潜艇,不过在飞近后发现在潜艇指挥塔上那个硕大的铁十字符号和在甲板上向他们挥舞上衣和帽子的德国水兵,德国飞机知道他们是自己寻找的第8潜艇支队。带队长机向旗舰报告道:“我飞机编队已经和第8潜艇支队会合。”

周天雷和冯。曼陀菲尔上校一起去参观苏军在莫斯科东郊25公里的一个步兵训练场举行的师级的对抗演习。他们在来到演习场后,见到了很多在以后苏德战争中大放异彩的苏联元帅和将军们。

不过周天雷已经到这个时空多日,早就没有了初到贵境的心态,或者是说已经将自己深深的融进了这个时空,所以虽然看见了那些在后来大名鼎鼎的苏联元帅和将军,周天雷也没有显露出一丝的异常情绪,反倒是有些苏联元帅和将军在看见有德国海军将领参观演习,吃了一惊,然后又托人打听这个德国海军将军的身份。在知道周天雷的身份后对他指指点点。

他们到了为他们专门安排的贵宾区,在这里有专门的一个军官发给了他们一份苏军这次演习的材料,在这次演习中苏军所使用的演习材料,在上面写的是这次演习的安排。

在演习安排上是苏军的演习方案预设,苏军的设定由防御方苏联的一个不满装步兵师担当防御,而进攻方由苏联的由苏军的一个加强了一个独立坦克旅的满装步兵师担任。

冯。曼陀菲尔上校在看完演习预定后对周天雷说:“俄国人还挺会写的,我们趁他们演习尚未开始,先到他们的部队去看看。”

周天雷点头表示同意冯。曼陀菲尔上校的说法,然后他们找到了演习的主持者苏联莫斯科军区司令员秋陧列夫大将。提出想在演习开始前参观一下参加演习的苏军部队。

秋陧列夫个人同意了德国贵宾的要求,但是他还必须向铁木辛哥和沙波什尼克夫元帅报告德国贵宾的要求,请求他们的同意。

一会铁木辛哥和沙波什尼克夫元帅的批准下来了,准许德国贵宾要求参观的要求,并要求他亲自陪同德国贵宾的全程参观。

秋陧列夫于是命令两个步兵师所属部队的司令员和政治委员前来演习指挥部报到。当两个步兵师所属部队的司令员和政治委员一头雾水的来到演习指挥部的时候,他们看到了莫斯科军区司令员秋陧列夫大将正在和德国将军谈笑风生。

一会后,一列由苏军装甲车护卫的一长排的高级‘吉拇’防弹汽车开进了早就得到通知的苏军参演部队的驻地。

周天雷和冯。曼陀菲尔上校首先参观的是演习的进攻方—苏联莫斯科军区第41步兵军下辖的第三机械化步兵师。

第三机械化步兵师的全师的官兵全体肃立在演习场地驻地的宽大的操练场上。第三机械化步兵师师长切尔亚克少将和师政治委员斯里多夫少将穿着苏军礼服站在全师的最前列。

当周天雷和冯。曼陀菲尔上校在苏联莫斯科军区司令员秋陧列夫大将,苏联莫斯科军区第41步兵军军长科索布茨基少将的陪同下来到了第三机械化步兵师前面的时候,第三机械化步兵师师长切尔亚克大校和师政治委员斯里多夫大校上前向苏联莫斯科军区司令员秋陧列夫大将和苏联莫斯科军区第41步兵军军长科索布茨基少将行完军礼后,向周天雷和冯。曼陀菲尔上校行了一个军礼。

第三机械化步兵师师长切尔亚克少将大声报告说:“高特将军,曼陀菲尔上校,我是第41步兵军下辖第三机械化步兵师师长切尔亚克,他是第三机械化步兵师斯里多夫少将,第三机械化步兵师全体官兵欢迎德国贵宾的到来,现在全体官兵已经列队完毕,请您们检阅。”说完又是一个军礼,周天雷和冯。曼陀菲尔上校也回敬军礼。

在受阅部队前列,一排排的苏联步兵手持7.62毫米莫辛。纳干1891步枪,身穿苏联1937式军装,头带船型帽对来检阅他们的苏联和德军高官行以持枪礼。

周天雷和冯。曼陀菲尔上校看到这些苏联士兵并没有任何的异常表情。不过苏联莫斯科军区司令员秋陧列夫大将却低声问周天雷和冯。曼陀菲尔:“两位觉得我国的士兵素质如何?”

周天雷还没有说话,冯。曼陀菲尔却接上话说:“队列式只能看出平时训练水平,至于士兵的素质,军队天生就是为战争准备的,只有在战争中才能真正看出士兵的素质。至于和平年代,那就是近似实战的实弹演习才能瞧的出来了。不过有的时候可能从一些细节上也能瞧的出来。”

他突然离开了检阅队列,大步走向其中一个拿着的冲锋枪的方队,从周天雷的角度看,他要过了苏联士兵手里的冲锋枪,然后将戴着白手套的手指伸了进去,抽了出来看了看。接着是检查了那支枪的枪膛。然后从那个方队里随机抽取了9把冲锋枪,然后按照第一把冲锋枪的检查方法挨个检查。在最后几个士兵那他还借助俄语翻译问了士兵几个问题。

随后他转了过来,对苏联莫斯科军区司令员秋陧列夫大将和苏联莫斯科军区第41步兵军军长科索布茨基少将说:“我现在很想看你们的演习了。”

苏联莫斯科军区司令员秋陧列夫大将和苏联莫斯科军区第41步兵军军长科索布茨基少将对冯。曼陀菲尔的举动觉得很奇怪,在问了俄语翻译后,脸色变了几变。但是还是没有说出什么东西来。

周天雷拦住了冯。曼陀菲尔问:“你看到什么了?”冯。曼陀菲尔说:“我刚才见他们手上拿的冲锋枪是我们没有见过的型号,不是仿制我们的MP18的型号,而是一种新的型号,不过我刚才在怀疑苏联人可能没怎么用那枪,所以我去检查了一下,枪的膛线都是新的,没有使用过的任何迹象。而且我还问了他们的几个士兵关于他们手中武器的简要性能,结果发现他们根本就说不出来,所以我想我们是没有必要再检阅下去的,我们还是看看他们在演习中的表现吧”

一行人由于德国贵宾的要求而匆匆结束阅兵,连那个担任防御的苏联步兵师最后接到通知,说不参观他们的阅兵了,搞的这个师的从师长、政治委员到底下的大兵都觉得很是莫名其妙。不过德国人既然不来,那就可以开始进入演习阵地了。

下午两点,演习正式开始了,周天雷和冯。曼陀菲尔坐在观察员席上,使用望远镜对演习阵地开始进行观察。

第三机械化步兵师在行进中发现防御阵地后,慢吞吞的开始由行军状态转变为进攻状态,炮兵开始向步兵判明的阵地发动炮击,当然他们打的是教练弹,在阵地上其实都埋好了预定的炸点。然后在炮击20分钟后,演习裁判开始上前裁定在刚才的炮击中,担任进攻的红军部队由于摧毁了防守的蓝军部队的两个营的阵地,所以判决这两个营已经在炮击中阵亡,而红军由于打开了突破口,所以可以进攻。而蓝军的预备队由于在前进的时候被红军 炮火覆盖,损失三分之一。

这时配备给红军的独立坦克旅开始出动了,这些坦克里面有几辆周天雷他们看见的T-34 坦克,冯。曼陀菲尔在看到苏联坦克的时候,更加是聚精会神的观察坦克的举动。不过由于坦克要配合步兵进行冲锋,所以坦克都是以十分缓慢的速度在步兵中间爬行,一点没有装甲之王的味道。冯。曼陀菲尔低声对周天雷说:“如果是我指挥的德国团,我完全可以将反坦克炮集中起来对他们的坦克进行炮击,然后分割步兵与坦克的关系。。。。。。。”

正说到这里,在防守的苏军阵地上响起了一阵的沉闷的响声,这是苏军的45毫米反坦克炮在开火了,然后有些进攻的坦克上面开始冒出白烟,意思是被击中受伤,有些坦克冒出了红烟,意思被摧毁。而在阵地上的几挺马克沁机枪也开始开火,遮断了在坦克背后的步兵。

未冒烟的坦克迅速向前射出烟幕弹,以掩护撤退,几十辆坦克和步兵开始向后车撤退。这时裁判又出来判定蓝军击退红军的第一次进攻,然后被判定受伤的坦克退回修理,击毁的坦克开离了战场,而被判定受伤的士兵和阵亡的士兵也分别离开了战场。

第一次的进攻的报告很快就送到了演习指挥部,指挥部很快翻译出一份德文报告交给了周天雷和冯。曼陀菲尔,冯。曼陀菲尔悄悄对周天雷说:“看来说苏联低级军官很多是速成班训练出来的还真的没有错。他们只知道正面进攻,不知道哪怕是侧翼迂回一下也好。防御的也不能死守战壕啊,也要不断的寻找机会进行反突击。”

周天雷点点头表示同意,自从斯大林开始在苏联政府和苏军内部大清洗后,苏联红军丧失了全部的军区司令、90%的军区副司令和参谋长、80%的师级指挥员。三分之一的团长被指责,中、下级军官损失惨重,技术人员也未能幸免,仅空军就有5616名飞行员被清洗。军队的基础遭到巨大的摧残。国防人民委员伏罗希洛夫曾经指责斯大林:“所有这一切只能怪你自己!消灭老一辈红军的就是你这个人,我们最好的将军都是被你杀害的。”

为了弥补这些在短期根本无法弥补的损失,大批低级别军官被越级提升。昨天的排长变成团长,营长变成师长甚至军长。各种速成班培养出的大量“速成排长”(仅受过6个月军事训练)也充斥着军队。1941年初,苏军指挥员中仅有7.1%受过高等军事教育,55.9%受过中级教育,24.6%的人毕业于速成班,剩下的12.4%则根本没有受过军事教育。

他也告诉冯。曼陀菲尔:“我在黑海舰队看到的红军海军也差不多,不过我们要注意俄国这个民族的坚韧性。当年拿破伦就是对这一点没有比较好的认识。”

正在这时,突然从演习场上传来一个意外的消息,防守的蓝军突然派出了一个营的部队从红军进攻队列中穿插过去,击毁了红军师的师部,将红军师的师部人员基本俘虏。

苏联莫斯科军区司令员秋陧列夫大将见到这个出乎演习预料的情况后,怒气高涨,但由于在演习现场有德国贵宾在观战,所以没有当场发作,只是通过演习指挥部发布一条消息:演习遇到技术性故障,演习中止。从而结束了这场演习。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