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八十七章 尖锐分歧

六指君1 收藏 42 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两拨人马刚刚离开钢铁废墟没多久,汉奸“维持会”的大批人马就急匆匆赶到了这里,破烂轨道装甲车的烈焰越烧越旺,汉奸们一个个瞠目结舌,好半天才慌手慌脚的寻找水源、树枝扑火。

段强带着人跑出了老远,身后的小喽罗因为分赃不均开始争吵起来。

没多久声音越来越激烈,段强一回头,两个喽罗已经大打出手了。两个喽罗没注意到场面已经安静下来了,一个喽罗偶然一回头,发现段强正恶狠狠的盯着自己,吓得一失神,不知不觉手中的一个精制皮包掉在了地上。

段强走上来狠狠地给自己的两个喽罗就是两记耳光,吼道:“昨天还是拜把子的兄弟,今天就是眼外分红的仇人了吗?没志气的东西!”又觉得不解气,抬腿狠狠地向他们砸过去。

等到段强发泄完了,看了看自己的几个不敢做声的手下,又有一点后悔,缓缓地说道:“你们都过来坐到我的身边,我有事情要交待。”几个部下缓缓走过来挨着段强坐下来了。

段强用手指着自己的几个部下说道:“你们几个将自己身上藏的、匿的全部拿出来。”

喽罗们望着段强稍微一阵迟疑,段强凌厉的目光就扫过来了,喽罗们万分不情愿的掏出自己的所得。不久草地中堆满了项链、戒指,以及各种金银等贵重物品,甚至还有一付完好的金牙。

段强望着喽罗们凶狠的喝道:“怎么?就只这么点?是不是要老子动手?”马上又有几个喽罗从身上的小兜里又掏出了一些更加精细器物,为了表示清白喽罗们开始脱身上的衣服了。

段强确认自己的手下是不能再有所隐瞒了,这才收起凶脸,然后用双手捧着这些贵重物品发起了呆,突然又微微一笑,也许这是自己这辈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这么多珍宝吧!

“还是按以前的老规矩!”段强说道:“所有的利市(赃物)人人有份,谁若是胆敢隐瞒财物,嘿嘿!后果你们是知道的!”说到这里段强也不管价值的大小,粗糙的将“利市”分成了十几个小堆,然后让喽罗们一一上前取走一份。

喽罗们一拥而上抢夺自己认为值钱的财物,段强不理会喽罗们的沸腾拥挤,转身掏出在火车上捡到的手枪把玩起来。

不久,经过争吵、甚至动武,喽罗们才完全分配完毕,可是土匪们很快就发现一个大问题,段强没有给留下一份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一个喽罗忍不住段强说道:“大哥……”

段强抬头说道:“你们分完了?分完了好,我就要到南方去了,你们有愿意跟着我的我会当他是亲兄弟,不愿跟着我的我也不强留,大家好说好散,以后见面了还是拜把子的兄弟!”

喽罗们听到段强这话顿时目瞪口呆起来,一个喽罗小心地问道:“就是因为大哥要去投军所以才将财物让给我们的吗?”

段强点点头,说道:“在军队里我还要这些东西干什么?”

喽罗们终于有了难得的安静,一个个低着头想着心事。这种沉默没多久就被打破了,在本地有家室的喽罗全部选择了留下,那些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们则全部选择跟着段强。

共产党在那个时候被宣传成“共产”党,是一个不能持有私有财产的新兴势力,在这种情况下,有家当的人想加入“共产”党需要极大的勇气。

另一边,为了提高战士们的士气,营部决定大力选拔高级干部,同时也放出风声来说那些不能胜任的干部会被撤掉,这一条小道消息倒是让个别连长、指导员心惊肉跳不已!

经过几天的思想教育,壮丁们开始慢慢的在心里接受八路军了,而他们能够接受游击队的最主要的原因可不是强烈的民族大义,而是“这里有饭吃,长官们待人和气”,现在这种兵荒马乱的世道能够遇到游击队也算天大的造化了。

对于壮丁们的想法,刘云倒并不怎么在意,自己本来就来自酒醉金迷的现代社会,见多了!而游击队里面又能有几个有见识的知识分子?如果不是抗日战争,游击队中的很多人一辈子也不会出远门。

既然壮丁们的心思开始沉淀下来,那么现在就可以从他们中间选拔一些军官了,刘云挺喜欢肖馍的,这个人有威信和自己的原则,如果不是为了公平起见必须公开选拔,刘云早就任命他为连级干部了。而潘贵二则要差得远了,他的才能也许就是做一个贴身护卫。

可是问题又来了,游击队的干部需要换血,而且也需要立刻建立区、乡政府。

刘云首先找到了毛四一,见面后笑着问道:“老毛呀!我有一个问题一直都搞不懂。”

看着毛四一迷惑的样子,刘云接着说道:“你怎么叫四一呢?这个名字也实在是太怪了!”

毛四一摸了摸脑袋,刘营长不会特意跑来问自己的名字吧?老老实实的回答道:“那是因为我的父亲在四十岁的时候才生我,所以我才叫做毛四一。营长是不是有什么公干?”

毕竟要将人家踢出游击队还是有一点作贼心虚的,刘云笑了一笑,说道:“你也知道现在游击队管着好几个村子,单凭几个村长根本就管不过来,那个周兴济还不是趁着游击队稍微不注意就偷偷的投靠了国军,虽然八路军也是国军(中国的军队),但是这也充分的暴露了我们的问题,我们在农村建立的根据地并不牢固!这怎么能成呢?”

刘云看了一眼毛四一,看到他正在专心听,看是摊牌了,接着说道:“我和政委商量了一下,决定在各个村子里发展党支部,设立村支书,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很快就要组建区政府了,所以在人手方面非常的匮乏。

这不,我就马上来问你来了,首先我跟你说好,这是自愿的原则,如果你愿意去你就去,不愿意你还在这里当连长。”说完刘云的眼神就直直的看着毛四一,他不“自愿”可就糟了。

毛四一良久都没有说话,对于刘云的邀请一时半会儿无法下定决心。

刘云见状又安慰着说道:“四一!你是我的旧人,我拉杆子组队伍的时候你就跟着我,我怎么会亏了你呢?”

毛四一差点就要脱口问“当真?”话到嘴巴边又吞了回去,突然笑着对刘云说道:“要我离开军队也很容易,但是我也要和王打铁那样兼任副连长,营长你可要将一碗水端平了。”

刘云装作为难的思考了片刻,恶作剧的说道:“这样很难办的!”看到毛四一的脸色又晴转多云了。

刘云这才笑哈哈地说道:“我答应你了,看你那个讨价还价的样子,什么时候你的觉悟才能有王打铁那么高?”

听到刘云的话后,毛四一这才不好意思的一笑,刘云又问道:“知道我为什么要换你吗?”

毛四一看着刘云摇摇头,刘云指着毛四一脖子上的伤口说道:“你这里的伤口是前不久被鬼子军官划伤的对不对?当时我看到你不敌那个鬼子军官,我心里就在对你恨铁不成钢。”

毛四一摸了摸脑袋,原来是这么回事才“赶走”自己的呀!当时的确凶险万分,可是自己也没有孬种,始终带着战士们冲杀在最前面,后来不是说二连的功劳最大吗?

刘云拍拍毛四一的肩膀,示意自己知道他心中所想,说道:“当时二连和鬼子正面硬顶,如果你万一牺牲了,那么全军覆没的就不是他们了,就算是我们游击队不全军覆没也会被彻底打残,你也知道战士的士气决定胜负,而领导干部决定士气。这些你都是知道的!

马常青整天都泡在他的骑兵队里很少照顾到二连,虽然他的确是因公而忙,但他还是失职了……”毛四一听到这里连连点头,这个二连差不多就是自己在带,又是训练又是纪律的!

刘云看到毛四一一幅苦大仇深的样子,又笑着说道:“现在游击队里面出现了不少人材,但是我还是不敢将他们摆到重要的位置上,近段时间二连还是归你负责。

等到以后你管后勤的时候,你可不要玩忽职守,以后如果你的后勤没有做好,我照样会重重的罚你!古时候筹备军粮的官吏如果没有完成售粮任务也是要被杀头的!”

毛四一稍微点点头,刘云说得还是很在理的,小时候听多了这种杀掉误事掌粮官的评书。

最后,刘云又一脸真诚地微笑着说道:“四一!只要我在这里一天,你就永远是二连的兼任连长,如果以后二连变成了二团、二师,你就是团长、师长!怎么样?嗯?”

面对刘云开出的优厚条件,毛四一终于心悦诚服,感激地说道:“营长!你真的照顾我!”如果是李远强来找毛四一,肯定不会给毛四一开出这么优厚的条件,这一点毛四一自己清楚。

刘云拉着毛四一的手说道:“你现在可别给我松懈,二连的工作还是要你做,明天就会有代理的新连长和代理的新指导员到二连来上任,人家还年轻,你给我将他们盯好了!”

搞定了毛四一的事情后,刘云又来到了热火朝天的训练用的简陋草坪上,想到鬼子们正在大山里到处寻找游击队的踪迹而一刻都不得休息的时候,刘云就要哑然失笑。虽然游击队和村民们必须总是转移以躲避鬼子的搜捕,但是游击队从来没有被鬼子抓住过尾巴。

想到这里刘云又有一点搞不懂了,那些鬼子兵难道不肯让伪军和维持会的汉奸带路吗?可是这样又不可能,鬼子没有理由不这样做,难道是伪军的士气不高?不肯和鬼子合作?

刘云隐隐约约的猜到了一部分,蓟县几个主要的伪军军官这次只出来了高秆和刘黑七。

高秆贪财好利,并且得了一种不知名的怪病,能吃能和就是不长肉(遗传病甲亢),在外面虽然吃得好喝得好,但是始终还是没有自己的婆娘照顾得好!这些天他已经瘦了。

而且高秆巴不得日本人立刻回去,然后又马上出来“扫荡”,这样游击队的酬劳就会源源不绝的进入自己的口袋。

而刘黑七更不是傻瓜,找到游击队又能怎么样?一旦和游击队交火,还不是让自己的伪军冲在前面挡子弹,更何况已经“傍”上了小林这棵大树,小林的“功劳”已经有自己的一份了,现在最合适的打算就是天天留在维持会吃香的喝辣的。

两个伪军队长每天都应付式的派出一些人去寻找游击队的踪迹,当官的这鸟样,下面的伪军就更不会卖力了。只苦了那些日本人,伪军们以语言不通为由带着“皇军”四处瞎转悠。

“营长好!”“营长来了!”战士们纷纷给刘云打招呼,刘云也微笑着给战士们挥手示意,以前来的那个时代是自己给首长们打招呼,现在也终于做到大爷了,别人给自己打招呼。

游击队的成分复杂,以前的那种单纯由土匪组成的情况已经大大的改善了,随着这次壮丁团的壮丁补充到了三个连队,以及轻伤员纷纷归队后,游击队的兵力又激增到了两百五十多人,而这其中经过了几场血战的老兵占了一半的比例,现在的游击队和刚刚创建的时候在作战能力上已经有了天然之别!

李远强正在给那些选拔上来的准干部们考试,精壮的身上挂着一块由荆条编织成的胸甲,一个战士大声的吆喝着:“能够在李政委的手下走过五个回合的就可以当班长……”

刘云走到李远强的身边,笑着说道:“老李呀!平时你挺谦虚的,没想到还会这一手呀?”

李远强放下手中的木棍,“咳!”了一声说道:“这还不是那些好事的战士捣鼓的!我哪里会干这些丢死人的事呀?”说到这里眼珠对着刘云转了转,又说道:“要不咱们比比?”

“营长和政委比试拚刺刀了!大家快过来看看呀!”一个咋唬的战士代替刘云答应了。

刘云被战士们簇拥着,身上的衣服转眼间就被战士们七手八脚的脱掉了,然后一块荆条编成的胸甲挂在脖子上,刘云有点哭笑不得,对李远强问道:“这个玩艺儿结实吗?”

李远强连连点头,说道:“这玩艺儿的确结实,虽然不能防刺刀,但是训练用足够了。”

一切准备妥当后,一个战士郑重其事的一声令下,政委和营长就大眼瞪小眼的对上了。刘云虽然是特种兵,但是擅长用匕首偷着捅人更胜于端着步枪用刺刀捅人。

“杀!”李远强一声爆喝,手中的木棍飞快的向刘云的腹部捅来,刘云不知道李远强到底是实招还是虚招,轻巧的向左边一跳躲开了李远强的攻击,然后又虚幻一枪逼退李远强。

李远强退回来后,脚尖飞快的对着地面一点,“杀!”的一声爆喝,又像弹簧一样跳得老高扑向刘云,人在空中想变换身形是非常困难的,刘云也跳起来像李远强撞去。

“啪”的一闷响,彼此的木棒在空中互相碰撞后就再也不能刺到对方的身体了,一瞬间的功夫两个人在半空中相撞,一声闷响后,“哎哟!”“好痛!”两个人同时一声惊呼跌倒在地上,刘云因为体沉力大,则将李远强撞得在地上多打了一个滚。政委和营长都没有在地上作丝毫的停留,又飞快的爬起来。

在刘云的眼里,现在的李远强还哪里有那种温文尔雅的气质,没想到平常这么温和的人一旦发起威来也是非常吓人的!

在刘云胡思乱想的时候李远强又一轮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杀过来了,刘云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连连后退了十几步,手臂上身上连接被“刺”了两下。

郭献小声地对方双说道:“看来还是政委厉害一些,原来营长也不过是白长了这么一个大胚子而已!”

方双点点头,说道:“是这个道理呀!营长看来就快要败下阵来了。”

刘云不经意间听到郭献和方双的一问一答,鼻子都几乎要气歪了,说什么也不能让李远强压住自己一头,否则以后在游击队里面可就没有地位了!刘云的眼神骤然间变得锐利起来。

李远强的木棒如影随形般的刺到了刘云的胸口,刘云飞快的向左边一闪,李远强的木棒又化作一团影子跟了上来,刘云将牙齿一咬,在电光火石般的瞬间伸手抓住了李远强的木棒,没想到李远强更加狡猾,见到木棒被抓住居然丢下了木棒,挥舞着沉重的拳头向刘云砸来。

“嘭、嘭”两声闷响传来,刘云和李远强两个人都挨了对方一拳,但是终究还是刘云的力气大,李远强被砸倒在地上,而刘云只不过呛啷向后面退了几步后就站稳了脚跟。

李远强“噌”的一声爬了起来,然后抹掉头上的汗水,又从一个战士的身边抢来一条木棍,最后又对着刘云再次凶狠的扑上来,这次刘云就真的有一点莫名其妙了,李政委什么时候和自己结仇了?而且自己也没有背地里说他的坏话呀!而且毛四一的调动条件他还没时间知道呢!

刘云没有多少时间来胡思乱想了,李远强的木棒再次桶过来了,万一被桶倒了,肉体的痛苦不算什么,可这个面子就丢大了,这个李远强到底是在干什么?又想要干什么?!

李远强的确在心头憋着一把火,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越来越觉得刘云的战略发展计划不但荒谬而且还非常危险,越往北走敌人的势力就越强大,这样做是不是让游击队在自杀呢?

游击战的目的是寻找敌人最薄弱的地方一击而中然后全身而退,不是如同刘云所设想的那样一头撞在一块钢板上,然后头破血流!!李远强现在真得很想杀死刘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