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八十六章 狙击队

六指君1 收藏 42 5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一袋大米从飞驰的火车上掉了下来,在路基上几个翻滚后不再动弹,接着又是一袋大米掉了下来。

段强看看觉得差不多了,这里是一个大拐弯,每次火车都会在这里降低速度,从减慢速度的火车上翻身而下的时候,满头鲜血的押运员躺在车厢里眼睁睁的段强离去。从火车上跳下跳上需要熟练技巧,你必须以列车前进的方向跳上跳下,否则巨大的离心力足以让你的腿部骨折!

没多久,几个青年偷偷的上来将段强的大米背走了,段强支起腰身向四周看了看,沿途暂时没有维持会的联防联治的队员,一旦被那些狗汉奸逮住了就会被送到日本人那里抽筋扒皮。

几个人七手八脚的将大米袋子扒开,珍珠一般的大米撒了出来,段强嘿嘿一笑,这十几袋大米不但自己这些人吃不完,而且还可以卖出一些,一个光头青年抓住一小把大米塞进了嘴巴,连声含糊的说道:“好米!好久没有这么吃过了!哈哈!”

段强笑着说道:“等一会儿咱们卖掉两袋子大米,换些酒菜让大家好好的吃喝一顿!”

晚上,一间简陋的土房子里,十几个人围坐在一张桌子边,段强正和自己的手下酒醉耳红之际,一个把风的手下跑了进来,大声说道:“海富过来了,他说想到你这里讨点吃的!”

“什么?”段强猛地站起来,突然又想到海富被日本人打得差不多了,他没有能力吃掉自己,那么今天他就是真的讨一碗饭吃而已,想到这里段强笑了起来,朗声说道:“快请!”

“兄弟我也是活不下去了!听说老弟作了一桩大买卖,兄弟我今天厚颜无耻的来讨一碗饭吃,段强老弟你不会看着我和我的这几个人饿死吧?!”海富的脸膛瘦多了也黑多了。

段强和海富客气了几句后,指挥手下又开了一桌酒席来招待海富的手下,海富也不客气,一屁股和段强坐在一起,正色说道:“吃饭之前,兄弟我先说说我的来意,我想和你合伙做一件大买卖!”说完,眼睛死死的盯着段强,这倒是没有威迫的意思,海富眼神中尽是期盼。

段强知道海富恨日本人,所以倒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反问道:“你先说说你的打算!”

海富看到段强不能马上答应,顿时脸上满是失落。段强心中稍微觉得不忍,笑着说道:“大哥如果不说是什么计划,小弟怎么能够答应呢?就算小弟不答应,小弟也绝对不会坏了大哥的好事!”听到这话,海富的脸色才稍微变得好看起来,人家说得很在理。

海富在段强的耳边小声说道:“我想打劫鬼子的票车(客车)!你敢不敢和我一起干?”

段强听到海富的话后,脸色一变,打劫鬼子的票车可不像今天打劫的货车那么容易,车上有鬼子的治安员,他们随身携带军刀和手枪,纯粹是鬼子的治安员要比东北的“满洲国”人组成的押运员厉害多了,除非是那些特别的货物,例如军火、药材才会有日本人亲自押运。

段强闭上了眼睛开始思考起来,海富说得很诱惑人,自己要投奔八路军,如果没有巨大的功绩别人是不会看重你的,可是杀鬼子打劫票车这里面有一个问题,众所周知八路军的颇有古代岳家军的遗风,饿死不抢掠,冻死不拆屋!如果自己真的打劫票车的老百姓,那么人家八路军还会不会接受自己?想到这里段强开始犹豫起来,这个票车不打劫也罢!

段强正开眼睛后看到海富正焦虑的看着自己,抱歉的对着海富笑了一下,说道:“这个实在是太困难,你给我时间考虑考虑,怎么样?”说到这里,又笑着说道:“咱们先吃饭!”

海富猛地站了起来,愤愤地说道:“原本我还以为你是一条汉子!没想到我看错了人!”

段强的手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望着海富和段强。段强勉强一笑,指着自己的面黄肌瘦、发育不全的手下说道:“请大哥好好的看看我的人,一个个面黄肌瘦的,而且还要枪没枪的,我这些人也就只能在铁路上干些偷偷摸摸的勾当而已,要说干大事,那还得大哥你出马!”

海富的脸色由红变成了白,然后才慢慢的变回了原色,终于松懈下来重新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次有一列鬼子的后勤车队要南下,据说车上全部是南方作战的鬼子家属,原本我还指望你能帮我,没想到你却……”现在这个紧要关头少了段强还真不行!

“什么?咳、咳、咳!”段强被一口黄酒呛着了,辣得眼泪都出来了,半响才恢复过来,急切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是日本人的后勤车队,车上全部是日本女人?”

海富皱着眉头问道:“怎么?现在又有兴趣了?有女人你就来劲了?”说完夹了一筷子牛肉放在嘴巴里面大嚼,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不知道老弟你整天都在想一些什么?”

段强理顺了气,笑着说道:“其实小弟我有一个秘密,我想去参加八路军。”看到海富不理解的目光,段强接着说道:“小弟也知道大哥不会在乎小弟的心思,大哥是自由自在惯了的人,怎么愿意受到约束呢?但是小弟的想法就不同了,人总不能当一辈子的流匪吧?”

海富知道事情有了转机,至于段强的去留海富并不在意,现在更关心他是否同意和自己合伙“做大生意”!海富急切地说道:“那么你到底愿不愿意和我合伙做这一桩大买卖!”

段强将酒杯送到海富的面前,笑着说道:“愿以大哥马首是瞻!”“当!”酒杯碰杯了。

火车站陈旧的站牌上写着“上秧”两个字,稀稀拉拉的欢送人群看着火车缓缓的启动,短短的几节车厢坐满了小孩和女人。

日本帝国本土大本营为了鼓励在南方作战的高级军官们,特别开行了这列满是妇孺的专列,当然,这列专列的防卫等级也是非常高的。

铁路沿线的维持会早早的出动了,他们铁路边来回溜达,他们的作用类似中国现代社会铁路沿线的“联防联治”。当然,这种松散免费的机构并不能将整个铁路沿线捂得严严实实。

即使是千分之一的长大在下坡道上,火车的惰力(无动力滑行)也是十分惊人的。海富和段强带着人在铁路的长大下坡道的底端处挖掘着路基,这里不但是一个长大下坡道的结束处,而且还是一个急转弯处,到时候火车必然会以千钧之力冲击这里的空空如也的路基。

段强亲自带着几个人飞快的挖掘着结实的路基,海富则拿着大扳手飞快的卸着钢轨接头处的鱼尾板(两根钢轨之间的链接板),正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一个放哨的突然喊道:“有人过来了,快藏起来!”段强立刻用杂草将挖出来的黑色的石头、泥土掩盖起来。

几十个维持会的汉奸吹着小调过来了,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又说说笑笑的走了。等他们走远了,海富和段强又立刻带着人从树林里和草堆里蹦了出来。

开火车的是中国司机,副司机和司炉也都是中国人,但是火车上还有一个日本治安员。

这个时候的火车还没有成熟的速度指示表,火车司机稍微估计了一下,列车惰力运行的速度可能已经超过了六十公里每小时,虽然这已经大大的超过了列车的安全速度,但是火车司机并不打算进行列车制动以减慢速度,因为现在的煤比较紧俏(东北的工业全力开动需要巨大的能源,而且东北的收入隐隐约约有超过日本本土之势,直到后来被苏联鬼子抢砸、以及内战的荼毒才伤了元气),所以还是不要浪费动能。火车的在高速度中剧烈的摇晃着!

坐在车门口的鬼子的安全员也察觉到速度有一点快了,车身摇晃得挺厉害的,皱着眉头看了看司机,司机则一脸泰然,鬼子安全员这才悻悻的将脸别过去,开始专心向外面观望。

列车的最后一辆是一辆装甲车,海富小声地对身边的段强说道:“等一会儿列车翻了,你们立刻去查看装甲车是不是还有活人,我估计他们就算不死也差不多了。”说完递给段强一颗手榴弹,接着说道:“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立刻丢手榴弹,记得要从小火炮或者机枪边上的瞭望孔丢进去。好了!你快过去吧!”说完拍拍段强的肩膀以示鼓励。

一阵阵睡意拥上来,鬼子的安全员打了两个哈欠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火车司机突然发现前面的铁轨上似乎有新翻的泥土,感觉有一点不对劲,大手立刻握住了停车的闸把,犹豫了片刻后,手还是松开了闸把,这里正好是大下坡的终点,过了这里前面就是大上坡了。

火车不同于汽车,火车上坡需要耗费非常多的煤,所以火车都是尽量用动能闯过上坡道。

火车司机刚刚松开闸把,呼啸的火车就猛烈的压上了松软的路基,火车司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人就被巨大的惯性力从座位上抛了出去,来不久叫喊就被一块玻璃深深的扎入了咽喉。车上的其他工作人员包括已经昏昏欲睡的鬼子安全员同时在极端的时间里全部撞死。

“轰!”“晃荡”连接一串的巨大响声传来,躲藏在草堆里、树林里的义匪们纷纷条件反射般的捂住耳朵!长这么大还没有听到过着响亮的声音。也没有见过这种剧烈的碰撞!

前面的火车头已经彻底解体,炙热的水蒸气从破裂的锅炉里“呼呼”的向外冒,后面的煤水车则爬到了前面的车头上,至于后面的客车车辆则全部呈扭麻花状粘黏在一起。

海富对自己一个手下的屁股就是一脚,骂道:“是你爹死了还是你妈死了?居然吓哭了!”

义匪们大声呐喊着冲向惨不忍睹列车废墟,段强也向列车后部的装甲车冲过去,装甲车的炮塔已经没有了,鬼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轰!”装甲车里面的弹药也发生了爆炸。

段强停下脚步叹了一口气,本来还想到装甲车里缴获鬼子的指挥刀什么的,到了游击队那边也好有一个投名状,但是现在是进不去了,巨大狭长的装甲车现在烧得就像一个熟透的红色辣椒。

段强一挥手,喝道:“走!咱们到客车车厢里找宝贝去!”没有军刀作见面礼,那么用财宝也可以让游击队重视自己。

车厢里面还能断断续续的发现没有彻底断气的女人和小孩子,这对于文化程度不高而且没有怜悯之心的土匪来说,这些要死不活的妇孺只能作为土匪们的泄愤的工具,她们一旦被发现,就会被无情的砸死、踩死、甚至被压上木板铁块窒息而死!

“哈哈哈!”一个小土匪得意地笑了起来,他脚下有一个垂死的年轻日本女人,女人的身上被剥光了,可是她的腹部在撞击的瞬间被撕裂出一个老大的口子,土匪发现这个女人根本就不能“用”了,生气到了极点,解开裤子对着女人巨大的伤口“嗤嗤”撒起尿来。

鲁敬对还是很虚弱的徐柏生说道:“你这个样子就不要下床了。”徐柏生丝毫不理睬鲁敬的劝说,摇着头固执的下床了。在地上走了两步后偶然一抬头,一个高大的人影从野战医院外走过,徐柏生指着刘云的背影对身边的鲁敬问道:“鲁大哥刚才过去的那个人是谁?”

鲁敬一抬头,发现徐柏生所指的是游击队的最高领导人刘云同志,笑着对徐柏生说道:“他呀?他就是游击队的刘营长,你看看人家和你一个年纪,可人家都已经当大官了。”

徐柏生望着刘云高大的背影出了神,半天才说道:“是呀!人家可以,我为什么不能呀?”

刘云决定亲自到北方的铁路沿线去查看一番,最好是围着蓟县走上一圈,不过走之前刘云还是决定要将狙击队的架子拉起来,首先让游击队员们互相推荐枪法好的队员,然后这些推荐出来的队员由刘云亲自挑选,经过一番比武测试,十几个人里挑选出真正能够算得上枪法好的只有三个人。

赵延跟在刘云的身后,几个未来的狙击队员一字排开站在前面,刘云满意地看了看,说道:“游击队为了能够将你们发掘出来浪费了不少弹药,甚至在鬼子的身边试枪法。”

停顿了片刻,刘云的目光落在了李向阳的身上,这个小子开始长个子了,到游击队这一段时间里吃得好喝得好,身体就像气球般膨胀起来,嘴角上也冒出了极为细小的茸毛,可能第二次青春期开始发育了吧!嗯!看来要防备他和那个钱丁苏发生早恋了。

刘云从李向阳的身上收回目光,有些欣慰地说道:“但是游击队所作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你们的价值要远远的超过一般的战士,……”刘云讲了很久,赵延开始皱起眉头来。

最后,刘云的兴奋劲头过去了,思路渐渐的干涸了,口里自然也就没有货了。刘云大手一挥,说道:“现在我正式任命神枪队的队长,他就是……”“咳咳咳咳!”刘云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后的赵延就开始剧烈的咳嗽了,刘云向后看了一眼,继续说道:“李向阳!”

赵延的咳嗽顿时没有了,嘴巴长得老大,一个十几岁的小毛头孩子当队长?本来还想学习马常青那样搞一个骑兵队长的兼职玩玩,可是没想到刘大哥居然是这样安排的。

“你们不要看不起李向阳的年纪小,若是单打独斗你们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若是轮枪法你们更不能和他相提并论,若是论杀鬼子的功绩,你们更不能及他的万分之一!”刘云又望着李向阳说道:“李向阳你能不能带好这支神枪队?能不能坚决地执行命令呢?”

“能!”李向阳大声地回答道:“坚决带好队伍!坚决完成上级给予的任何任务!”

刘云赞许的点点头,大声地回答道:“好!现在请李向阳同志带队进行体能训练。”

等到李向阳带着几个队员跑远了,刘云这才转身准备离开,刚刚要和赵延说话,却发现赵延似乎有一点不高兴,奇怪的问道:“你小子又怎么了?你难道还想当神枪队的队长?”

赵延不满的说道:“李向阳当得难道我就当不得?我难道连一个小孩子都不如吗?”

“嘿!”刘云训斥着说道:“想不到给你鼻子你还上脸了?你可以几个小时趴在地上不动吗?你的枪法比人家差,你也不会潜伏……,人家的脑袋可能不如你好用,但是论暗杀的能力,人家可就要远远的超过你了!马常青之所以能够兼任骑兵队长,那是他有能力!你呢?”

刘云的一番话让赵延没了脾气,在刘云的身后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是怕他年纪太小难以担当重任,呵呵!”

刘云听到这话后不信的摇摇头,反问道:“真是这样?”看着赵延尴尬的脸,切!看来关系太近了也不好,若是现场换成李远强而不是刘云,赵延绝对不敢主动伸手找李远强要官帽子。

义匪们闯入破碎的车厢,在血肉模糊的尸体间寻找值钱的财物,海富大声地催促几个手下将手脚放快一点,几分钟以后段强也带着人也过来了,两帮人合作一伙从几个破碎的车厢的这一头摸到那一头,没多久义匪们的身上能够携带东西的地方已经全部塞满了值钱物。

海富看了看满地的衣着华贵的尸体,说道:“这次日本人非要对我们恨之入骨了!”

段强点点头,说道:“咱们现在要快点离开,鬼子和那些维持会肯定已经发现了异常。”

“走!”海富看到一个小土匪还撅着屁股在死人堆里掏着金银首饰,狠狠的一脚砸在那个小土匪的屁股上。两队人马从车厢里出来后,收拾完细软后,互相道别各奔东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