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八十五章 未来走向

六指君1 收藏 46 16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八十五章 未来走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刘云没有拔出匕首,否则一旦拔出匕首,这个鬼子军官身上的血非得喷涌出来不可,而且匕首的刀刃底部还缠上了一根布条,这样即使是有少量的血液渗透出来,也会被布条吸收。

即使是特种兵也有犯糊涂的时候,清水一正没有穿军官军装像个传令兵光着上身跑来跑去反而救了他一条命,而清丸因为不断的给鬼子兵指手画脚的下命令,刘云错将清丸当清水杀掉了。

被周德贵派去买夜宵的伪军正在等“富满记”的厨子上菜,眼看着就要全部打包了,没想到身边的鬼子军营里面居然传来很多马儿的嘶叫声,没多久似乎整个军营里面都惊动了。

伪军不想多事,立刻催促厨子加快速度,几分钟后伪军提着沉甸甸的饭篓子一溜烟跑掉了。

周德贵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部下,故作不解的问道:“怎么了?看你那样是遇到鬼了?”

伪军摇摇头说道:“鬼倒是没有遇到,可是不知咋地,鬼子的军营里面好像已经炸棚了!”

想不到那两个游击队还真的能够说到做到,周德贵眼珠一转,如果那两个游击队员被抓住了,自己又要有几天睡不着觉了,想到这里周德贵抬腿就对那个伪军砸过去,骂道:“老子怎么养了你这号蠢材?立刻带着所有的弟兄们警戒,谁若是敢睡懒觉休怪老子不客气!”

没多久,周德贵的已经达到两百多人的中队从镇上各个角落、城外的宿营地里面出来了,周德贵则亲自带着身边的十几号人向鬼子的军营赶去,一路上又收集到的十几个人,急匆匆地赶到了鬼子的军营外后,站岗的鬼子士兵看到是“皇协军”的军官来了,立刻打开了紧闭的营房木栏杆。

有了这身鬼子军装作掩护,趁着混乱逃出去还是很容易的,但是刘云还有一个想法,还要带几匹战马代步呢!正在思考间,鬼子的军营门口走过来了一大群人,正是周德贵等人。

刘云对身后的李向阳微笑着问道:“向阳你现在怕不怕?”李向阳睁着大眼睛眨了眨,然后立刻摇头,刘云的大手在李向阳的肩膀上拍了拍,又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

鬼子哨兵将门口的路障刚刚搬开,刘云立刻匕首刺入手中牵着的战马的屁股上,战马痛得人立而起,长声嘶叫一声后撒开马蹄向军营门口跑去。

刘云立刻转身向不远处一个手中牵着战马鬼子跑过去,到那个鬼子的面前了,手指着逃跑的战马着急得说不出话来,然后一把夺过了战马的缰绳,在那个鬼子惊讶声中飞身上马向军营门口狂奔而去。

李向阳也依样画葫芦跑到一个手中牵着战马的鬼子面前,也不多说话就要抢鬼子手里的缰绳,鬼子哪里肯乖乖就范,争夺一番后李向阳一阵光火,抬手就对着这个鬼子就是一记耳光,然后飞起一脚将鬼子兵踹倒在地上,然后飞快的翻身上马,等到跑出了老远身后才传来鬼子兵恶毒的咒骂声。

到了城门口的时候,守卫的伪军倒是没有太大的动静,因为没有传来枪声示警,伪军们大多又继续睡觉去了,只留下几个伪军“坚守岗位”。

伪军们精神不振的时候,远处一阵马蹄声突然传来。刘云和李向阳骑着战马飞快的接近了城门,抬头一看,几个伪军探出头来。

刘云冷冷的盯着城头上的几个伪军,伪军们被刘云盯得一阵心虚,媚笑着问道:“皇军这么晚了还要出城吗?”刘云也不说话,伸手对城头上的几个伪军招招手示意他们下来几个。

一个伪军急忙放下枪走了下来,刘云还嫌他走得慢,骂道:“巴嘎牙路!”伪军一哆嗦立刻加快了脚步,走到刘云的身边后深深的鞠躬后,低着头问道:“太君有什么吩咐?”

李向阳立刻翻身下马,用驳壳枪顶着这个伪军的腰部,威胁着说道:“将上面站岗的几个人全部叫下来,不老实!哼!”说完将驳壳枪在伪军的腰部狠狠地一顶!伪军又一个哆嗦!

没多久,上面站岗的几个伪军全部下来了,一个个迷惑不解的看着刘云,李向阳飞快的从身上取下一颗手榴弹高高地举起,扯着引线威胁道:“今天你们是想死还是想活?”

伪军们看着高高举起的手榴弹魂都没有了,一个个张着嘴巴作声不得,刘云跳下马将几个伪军携带的步枪的枪栓全部卸了下来,然后拿着一大把枪栓对伪军们说道:“我今天不想杀人,只要我们了城,这些东西就还给你们!”又看了看天色说道:“这么晚了没有人会知道你们开过城门,所以今天的事情就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你们干不干?”

几个伪军互相望了望,这种事情谁也不敢做主,刘云一声冷笑,拔出身上的驳壳枪说道:“看来这个城门只能我自己来开了,杀光你们我自己开门!”几个伪军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刘云说得到做得到,城门的钥匙就在他们某一个人的身上,杀掉他们的确可以自己看门,这样只有一点不好,那样肯定会引来大批的鬼子追兵,如果是步兵还好一点,骑兵就麻烦了。

在驳壳枪的威逼下,掌管城门钥匙的伪军没有多做迟疑,巨大的城门发出“吱呀”的叫叫声被打开了一个小缝,刘云和李向阳立刻策马走出城门。

出来后刘云指着对一个伪军说道:“你跟我出来,到城外去拿你们的枪栓。”离开城门一百多米后才将枪栓交给伪军。

取枪栓的伪军骂骂咧咧的回到城内后,刚刚和其他几个伪军合力关好城门后,还不到三十秒钟的时间远处又响起了马蹄声,这次伪军们无论如何也受不了,这里不是那些人的自家菜园,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一个伪军班长恶狠狠得骂了一声后,率先将手中的步枪对准了黑暗中,口中喊道:“兄弟们,咱们可不能再放人了,否则日本人的厉害你们是知道的!”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过去后,十几个骑兵模模糊糊的出现在伪军们的视野,为首的伪军一挥手,站在城门下的伪军们立刻跑到城墙上戒备,骑兵再厉害也不能飞上城墙去吧?!几个枪栓还没有装上的伪军手忙脚乱的装着枪栓,不久,伪军们一个个端起了步枪对着黑暗中。

鬼子兵终于发现了骑兵队长清丸的丧命,这让清水一正异常的恼怒,发现电话也怎么都打不通后,立刻命令骑兵赶赴几个城门,自己则亲自带着骑兵赶到这里。

伪军头目大声喊道:“停下!快停下!否则立刻开枪了!”又对身后一个还在手忙脚乱装枪栓的伪军小声地喊道:“你倒是快点呀!他们都已经快要冲上来了,笨蛋!”

鬼子兵可不懂什么“停下”之类的中国话,几秒钟后骑兵已经冲到了不足一百米的地方,伪军头目的额头上开始冒汗了,难道非要和这些亡命之徒血战吗?将枪口向上翘离开了奔驰过来的黑影,然后“砰”的放一声空枪,枪声在黑夜中传得老远。鬼子的骑兵立刻停下来了。

清水一正在黑暗中“巴嘎!”一声怒骂!这个声音同样在寂静的黑夜中传得老远,为首的伪军额头上的汗水立刻如同涌泉般得冒出来了,想不到前方跑过来的居然是日本人,可是万一他们又是假的那又怎么办?

十几个伪军们排成一排站好,清水一正在他们的面前来回走动了几圈后,淡淡地问道:“你们在这里发现了什么可疑的人吗?”常玉清立刻将清水一正的原话翻译过去。

伪军们心虚不敢作答,伪军头目偷偷的看了看杀气腾腾的鬼子骑兵队员,压下心中的恐惧正色说道:“报告太君,兄弟们、我们一直坚守城门,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员。”

清水一正将手放在伪军头目的肩膀上,突然咧嘴一笑,伪军头目顿时吓得双腿打颤。

清水一正将手从伪军头目的肩膀上抽回,赞许的说道:“哟西!你的尽忠职守!”清水一正没有料到伪军的反应能力如此的“迅速”,虽然伪军冒犯了清水一正的威严,但这并没有让清水一正感到恼火,相反还非常的欣慰呢!

等日本人离开后,伪军头目还是觉得一阵后怕,回头一看,那个枪栓没有装上去的伪军又低头开始装枪栓,伪军头目立刻走上去对着他砸了一脚,骂道:“你他妈的还在装枪栓?差点就要被日本人发现了,你要害死老子?!”

从城门口出来后两匹战马四个人合骑,向北方跑了一阵天也亮了,估计身后不会有鬼子的追兵了,这才慢慢的放慢速度,姚柱子摸摸身上的大包小包,笑着对刘云问道:“刘营长,咱们这么快就回去?这些东西还没怎么用呢!”

刘云笑着点点头,说道:“我也没有想到这么快,今天的机会实在是太好了。”

骑在马上的李向阳突然转头对刘云问道:“刘大哥,你敢肯定杀掉的就是清水一正吗?”

刘云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了,自己从来没有见过清水一正,仅仅从他指手画脚的下命令来判断其就是清水一正会不会有什么疏漏呢?想到这里刘云开始思考行动的每一个细节。

不久,天上下起了小雨,湿湿的雨水沾在身上很不舒服,潘贵二忍不住脱下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一身疙瘩肌肉。

刘云看了看潘贵二得满身肌肉,看来自己又犯了一个大错误,的确不能确认自己杀掉的就是清水一正,可是这个时候又不能回去,那边肯定已经加强了戒备。

李向阳也学着潘贵二脱掉了身上的上衣,然后打了一个哈欠,又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

不久雨越下越小,一些细小的雨点滴落在刘云裸露的手臂上,然后慢慢的变成水汽蒸发,刘云也脱下了上衣,这次在鬼子窝里杀掉鬼子军官足已让他们感到极度难堪,虽然这样做对大局并没有太多的影响,但是对于桃林镇的老百姓来说影响却是巨大的,中国人自古就信奉“因果循环报应”,如果不将屠村的鬼子军官弄死,老百姓们肯定会变得更加麻木!

想到这里刘云又开始考虑自己和李远强的分歧,虽然李远强的战略划分从大局来看是极为正确的,做战争机器中的一颗坚固的螺丝钉。

但是自己的长远目标却是共和国的核心决策层,那么从现在起每时每刻都要扩张自己的势力,实力决定一切!也许想要实现那个目标需要三十年、甚至四十年的时间,但是为了共和国的崛起也只能按照自己的意图发展游击队了。

国家利益总是高于一切!执政党必须全力为国家谋取最大的利益!如果gcd在历史上不发生那么多的错误,如果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就马上失忆,那么自己也会变成第二个李远强。

几天后,疲倦的四个人又回到了大青山,鬼子的军队依旧驻扎在各个村子里,只是每天还在徒劳的出动部分军队进行搜山,小野每天带着特务队四处乱窜,甚至连有维持会控制的村庄也总是有出手阔气的陌生人出现,可是即使是这样,鬼子除了空耗军粮外一无所获。

家纳一治此时在孙双泉的家里,一起陪同的还有高秆,几天下来的养优处尊让家纳一治把孙双泉的家当成了自己的临时指挥所,鬼子本来是要到孙双泉这里征集军粮,可是家纳发现孙双泉并不是他想象中的“富裕”,于是各个小队的伪军和鬼子都到别的村子摊派粮草了。

刘云回来后,几个干部立刻围了过来,刘云才不会理睬这些无聊的欢迎,将李向阳等三人推给他们,要听什么找他们好了。

干部们又围着这三个人倾听整个行动的过程,当然,周德贵这条特殊的内线并没有暴露,连李向阳都认为周德贵只是比较“合作”而已!

陈容也赶来了,睁着大眼睛看着李向阳,干部们立刻为美女让开了一条道。

没有长脑子的李向阳立刻将刘云的嘱托忘得干干紧紧,走上去低声地对陈容说道:“陈姐姐,你要坚强一点,陈大伯已经被鬼子折磨过世了……喂你怎么了?”

李向阳的话还没有说完陈容就再也支持不住了,悲伤和担忧彻底挤垮了陈容,李向阳一边慌忙扶住要摔倒的陈容,一边扯开喉咙对刘云喊道:“大哥快来,陈姐姐晕倒了。”。

等到刘云回身再看到陈容时候,一张俊脸已经变得苍白,刘云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急匆匆地将陈容抱起来向最近的一间草棚里面跑过去,一边派一边喊道:“快点叫米院长。”从后面赶来的钟天祥看到刘云又抱起了陈容,皱起了眉头!这也许是第二次保人家了吧?!刘营长回到桃林镇到底是救人还是杀人?

救陈大伯以讨好陈容?还是真的要杀掉手中沾满人民鲜血的鬼子军官?钟天祥使劲的摇摇头,甩掉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陈容无论如何也要对自己要尊重得多!瞎子都看得到!

在陈容还没有醒来之前刘云就悄悄的离开了,留在她的身边又能怎么样呢?正准备去寻找李远强,那个铁路线必须要早点破坏了,和李远强合计合计制定一下作战计划。

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准备在刘云的肩膀上拍一下,手掌还没有挨到刘云的肩膀,刘云已经飞快的转身了,身后的人看到刘云严肃的脸色后,尴尬的笑了一笑,说道:“营长回来了?”

刘云看到身后的人后,立刻高兴起来,骂道:“你这个混帐东西终于好了?可以起床了?”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后接着说道:“幸好没有在背后抱我的腰,否则你就只能再回医院去了。”

那人嘿嘿一笑,拍着马说道:“我赵延别的不清楚,营长背摔的厉害我还是知道一点的!”

刘云高兴的将手搭在赵延的肩膀上,说道:“走!咱们到政委的房子里面去开会去。”对于赵延的能力刘云还是很清楚的,边走边对赵延问道:“你的伤好了吗?可以上战场了吗?”

中午,李远强回来了,那些壮丁的士气现在比较稳定了,壮丁们之所以士气不高,那是因为他们几乎全部都是外地人,思乡之情人皆有之,更何况他们都是被强行抓来的。

李远强刚刚进屋,就发现几个干部坐在自己的草棚里,而且刘云也回来了,惊讶的对刘云问道:“你这么快就完成了任务?”鬼子军官可不是小绵羊,说杀就能够杀的!

可是依照刘云的脾气,他不完成任务是绝对不会回来的,难道……,在李远强的惊讶中,刘云笑着说道:“已经圆满完成任务,鬼子军官被人用匕首捅死,估计他们为了保持颜面不会说是游击队干掉的!”说到这里,刘云站起来在简易地图的北方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圈,接着说道:“从我们这里向北走几天几夜就是大草原了,鬼子的战马资源有限,他们将在这里获得战马资源!”说完手掌重重的拍在刚才画出的那个圆圈上,言下之意就是向北发展。

铁思明看着刘云划出的那个大圈,心中的思绪开始翻滚起来,再往北方就是自己的家了。

李远强有一点难受,北方是日本人的老巢,刘云想向日本的关东军发动挑战吗?看到那些干部们被刘云的气势所鼓舞,李远强勉强一笑,说道:“我们还是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的来,首先我们必须要截断鬼子的大动脉。”说完手指重重的戳到着面条一样的铁路线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