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八十四章 错误目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周德贵和陈篙商量好了,到时候用五百块大洋来看谁的蛐蛐更好,这也是原本水火不容的周、陈关系能够改善的主要原因。而且两个人勾搭成奸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几个伪军或者趴在地上、或者跳跃着追逐已经找到的蛐蛐,只有周德贵一个人站着,有这些伪军干活还要自己动手干什么?

不久!几个伪军明显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手脚明显的放慢了,周德贵看见手下的士气不是很高,鼓励道:“等我赢了高狗日的,一定分钱给你们。”

听到这句话,手底下的那些伪军手脚才开始变得灵巧起来,不久,伪军们纷纷叫道:“我抓住了!”“我也抓住了!”

周德贵大喜,嘴角都笑着裂到耳朵附近来了,可是看到那些送来的货色的时候,顿时脸色一沉,眼前的都是一些蛐蛐崽,这些王八蛋居然胆敢敷衍了事!

周德贵狠狠地伸手将那些蛐蛐打掉,恶狠狠的下令道:“谁不给老子抓住大蛐蛐,老子就要他好看!”

一个伪军哭丧着脸说道:“队长!我们不要您的钱了,大家都想回去睡觉了!”这些伪军们已经明白过来,指望周德贵给钱怕是太阳从西边出来,还是早点回去睡觉比较靠得住!

周德贵不高兴的盯着自己的部下半天,终于点头说道:“你们这些狗日的!滚吧!”

伪军们纷纷解脱般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周德贵狠狠的盯了几眼自己的这些手下,说道:“老子现在去大便,你们这些狗日的继续给老子抓蛐蛐,老子回来了再一起回去!哪个敢偷懒!哼!”

不久,周德贵惬意的站起身来,系好裤带后刚刚站起来却发现后脑勺上顶着一个东西,不耐烦地伸手向后摸去,谁知却摸到了一根枪管,顿时!周德贵的心嗖的一下就凉透了!

“别作声!否则打死你!”李向阳在身后威胁道,周德贵立刻点头说道:“不、不做声。”

一个周德贵熟悉的声音传来:“向阳!你先别打死他,你个死汉奸给我转过头来!”

周德贵诚惶诚恐的转过头来却看到居然是刘云,顿时,周德贵作笑脸状,“热情”的说道:“原来是游击队。”说完将手伸向李向阳的驳壳枪,为难的说道:“这个玩意还是不要指着我,容易走火!”

刘云面色一冷,说道:“你做了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我问你,鬼子屠村你干了什么?”

周德贵几乎叫屈般的跪下了,无辜的说道:“清水一正根本就不相信我,其他的‘皇协军’军官也一样。”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说道:“他们还抓住了一个老游击队员,据说姓陈。”

“陈?难道是陈大伯?”刘云立刻对周德贵问道:“能不能想办法将他救出来?”

周德贵急忙摇头,说道:“那个老游击队员昨天已经死了。”给游击队救人?没有搞错吧?那个老家伙被关在日本人的大院里面,从他们的手里救人还不如现在就“反正”好了!

刘云的手指在驳壳枪上默默的敲击片刻,皱着眉头问道:“那么他的遗体在什么地方?”

周德贵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继续撒谎道:“日本人为了钓游击队上钩,封锁了他死亡的消息,到现在为止他的遗体还摆在日本人的大院里面,你要知道日本人这样做我也没有办法!”

刘玉暗叫一声可惜!原本还想将陈大伯救出来讨好陈容,这下全部泡汤了,低头想了想,看来还要叮嘱随同的队员保守这个秘密,要不然那个女人知道后会哭得死去活来。

刘云点了点头,严肃地说道:“好吧!人你救不出来这我不怪你!不过,陈大伯的遗体你必须给我保护好!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刘云将最后几句话说得特别重!

周德贵连连点头,刘云看了看这个没有骨气的家伙,突然笑着说道:“这么晚了还出来找蛐蛐?是不是明天有一场‘恶战’?”周德贵又急忙点头,这个姓刘的脸色也变得太快了吧?

刘云依旧笑着说道:“哦!想不到你还有这么一个爱好!”突然又凑在周德贵的耳边低声神秘的说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的蛐蛐百战百胜!让你大大的发财!”

听到这话周德贵的脸上立刻充血了,兴奋的问道:“当真?你快告诉我!”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扫兴的说道:“你们游击队的人哪里还会干这个呀?大哥你就别开玩笑了!”

刘云“哼”了一声,不满的说道:“我又没有说要给你抓蛐蛐,我只是有办法可以让一支普通的蛐蛐变得天下无敌!”这下不光是周德贵,连几个队员也好奇的看着刘云。

周德贵的脸色立刻又变得红光满面了,抓住刘云的大手哀求的问道:“大哥!你快教给小弟!”现在称呼刘云为大哥可不是在做作,而是真心实意地称呼刘云为大哥!

李向阳狠狠地将粘在刘云身边的周德贵推开,不屑的说道:“蛐蛐是你爹还是你妈?”

刘云将手放在李向阳的肩膀上,对周德贵说道:“其实很简单,用微量的鸦片喂食蛐蛐,吃了鸦片的蛐蛐会变得非常凶悍,即使是蛐蛐中的霸王也敌不过过吃了鸦片的普通蛐蛐。”

周德贵惊讶的反问道:“就是这么简单?”

刘云点头回答道:“的确只有这么简单,不过蛐蛐不能吃多了鸦片,否则就会死掉。而且不能老是用这个方法,别人会识破的。”

周德贵听到刘云的秘方后,立刻转身就要走,刘云手快一把抓住了周德贵的后衣领,不悦的说道:“我的事情还没有完呢!你跑什么?而且给蛐蛐吃的鸦片你知道分量吗?”

周德贵顿时想到还有一个正主儿没有伺候完呢!又转身点头哈腰的等待刘云的吩咐。

刘云指着黑暗中桃林镇说道:“我们要进城。”周德贵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刘云的语气一沉,冷冷的问道:“怎么?不愿意?”

周德贵愣了片刻,勉强的回答道:“好的!”

一行人走到城门口了以后,周德贵左右看了看,突然身边的几个伪军说道:“我刚才听到了蛐蛐的叫声,好像还叫得特别凶,肯定是蛐蛐中的霸王!你们全部散开给老子找找!”

几个伪军顿时如同死了爹娘一番,几乎要跪下来哀求了,叫苦声一片。

周德贵皱着眉头吼叫道:“都别他妈的叫屈,等一会儿找到了蛐蛐老子请你们到富满记去吃一顿!”

几个伪军没有办法,只好弯着腰又在城门口的草地里开始寻找蛐蛐中的“霸王”。周德贵对城门上喊道:“上面的人是不是都死掉了?活着的出来给老子答一个话!”

今天把守城门的是陈篙的人,刘云想要进城也难怪让周德贵感到为难!

城门口有人探出了脑袋,很快这个人又马上将脑袋缩了回去。周德贵见状顿时大怒!吼叫道:“你他妈给老子滚出来说话!”很快一个伪军又伸出头吱吱唔唔的说道:“原来是周队长回来了,不知道是您。”

周德贵冷笑一声,问道:“现在上面还有多少人?皇军来了没有?不许隐瞒!否则……”

墙头上的伪军转头向后望了望,回答道:“报告周队长!上面有十几个人,好像是十五个,皇军一个都没有。”

周德贵立刻松了一口气,喝道:“你们都给老子下来做事!”

伪军为难的回答道:“这么晚了,我们公干在身,不好办呀!”

周德贵吼叫道:“怎么?不给老子面子?连你们的陈队长都不敢拒绝老子!是不是要老子明天去跟陈篙说说?”

城头上的伪军几乎都被周德贵吸引过来了,周德贵越发叫得大声,吼叫道:“浑蛋!天塌下来有老子顶着!怕什么怕?统统给老子下来抓蛐蛐,不给老子面子休怪老子不客气!”

不久,十几个伪军慢吞吞的下来了,一个个老大不情愿的在草地中摸索起来,周德贵一会儿喊道:“在这里!”过了一会儿又喊道:“在那里!”渐渐的指挥着伪军离城门越来越远。

两个黑影飞快的窜入城门,等了半个多小时后周德贵也骂骂咧咧的进入城内,看样子“霸王”并没有抓到,几个伪军可怜兮兮的看着周德贵,许诺的宵夜怎么办?不会就这么算了吧?

周德贵从口袋里面抬出一把银元,递给自己的一个心腹,说道:“你去买一点酒菜来!”

伪军急忙喜悦的接过银元,当兵的军饷不但非常微薄而且还常常拖着不发,又老是没有仗打(抢劫),肚子里面早就没有半点油水了,伪军笑嘻嘻的问道:“周队长要吃什么地方的酒菜?”

周德贵立刻要抬腿踢人,伪军慌忙躲避,周德贵骂道:“就是在清水太君所在军营附近的富满记!你个王八蛋要不要老子带你去?”伪军哪里敢要周德贵“带路”,慌忙跑了。

两个人影听到周德贵的话后,立刻跟踪买酒菜的伪军。清水一正的终结死神在悄然迫近!

日本人非常喜欢洗澡,因为日本岛国的关系,他们非得洗澡不可,否则就会“难受死”!

清水一正惬意的趴在巨大的水桶里,热气腾腾的水里还加入了一些香料,这些香料有驱除疲劳的作用。片刻后,清水一正将一块雪白的毛巾搭在自己的额头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通!通!通!”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清水一正睁开眼睛看着门口,回答道:“进来!”

一个同样光着上身的日本人进来了,解开身上的“尿当”后,笑着说道:“清水阁下好悠闲的心情呀!”迟疑了片刻又问道:“阁下洗完了吗?”意思是要换人了,自己还没洗澡呢!

清水一正不情愿的支起身体,“哗”的一声从大木盆里猛地站起来,皱着眉头问道:“清丸君,你为什么不让人给你自己做一个大木盆呢?你这样做是非常不卫生的!”

等到清水一正从木盆里走出来以后,清丸卯足了劲将清水的大澡盆的水倒出来,清水一正摇着头走上去指着一个木塞对清丸说道:“清丸君你看好了,用木塞放水?你明不明白?”

清丸知道清水有一点不耐烦,无奈的一笑,说道:“清水阁下,虽然今天来打搅您是在是非常不好意思,但是如果不是您将能制作这个澡盆的木匠杀死,我也不会用您的澡盆!”

外面,刘云和李向阳如同幽灵般的在游荡,虽然找到了清水一正所在的军营,可是鬼子的戒备森严,游动哨兵很多,虽然翻墙进去容易,但是惊动鬼子后想全身而退就很难了。

如果想要刺杀鬼子军官,那么鬼子的军营就必须彻底的混乱!良久,一声马儿的长声嘶叫从黑夜中传来,顿时,一丝笑容在刘云的脸上绽开,搅翻鬼子骑兵队的那些战马。

暂时驻扎在桃林镇的那一个小队的鬼子骑兵队还没有回去,骑兵队的队长现在正在清水一正的官邸里面洗澡。一对巡逻的鬼子兵从马棚前走过,这里圈养着一个小队的战马。

掘开兵营松软的木栏杆,两个人悄悄的溜了进去,这个军营本是伪军的,条件自然更加恶劣,无关紧要的地方都是一片黑糊糊的,就连马棚这种重要的地方也没有电灯。

刘云和李向阳躲在臭烘烘的马棚里面,等一队鬼子巡逻兵过去了以后,将马棚里面昏暗的煤油灯取下来,将煤油全部倒在几匹战马的马尾巴上,然后又偷偷的打开了马棚的护栏,一切条件具备后,刘云点燃了挨个儿点燃了马尾巴,片刻后,马儿纷纷“吁”的长声痛叫起来。

一匹马、两匹马、接着是更多的战马涌出了马棚,听到不寻常的动静后,两个鬼子的兽医慌忙跑了过来,还没有来得及叫喊,就被躲在黑暗角落里的刘云和李向阳摸上来拖走了。

扭死那两个鬼子后,两个人换上了鬼子的军装,就是有一点不合身,刘云的军装小了一点,而李向阳的军装却大了一点。没多久,战马的马蹄声惊醒了许多睡梦中的鬼子官兵。

趁着咋咋唬唬的鬼子收拢战马的时候,刘云和李向阳摸到了看上去比较安静的一处官邸,和在外围大呼小叫的鬼子兵不同,这里站岗的鬼子兵并没有因为外围的混乱的自乱了阵脚。这里如果不是重要人物居住的地方那才有鬼了!

官邸前的鬼子兵警惕的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而且看样子他们好像还派上了双岗。刘云皱起了眉头,不好办呀!今天难道要打退堂鼓了?

清丸和清水一正听到外面不同寻常的喧哗声,出于本能的反应,几乎同时对门外的哨兵喊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会儿后,哨兵回答道:“好像是战马炸棚了!”

清丸听说自己的战马炸棚了,哪里还敢在这里洗澡,立刻又缠上臭烘烘的尿当,然后又胡乱的穿好军装。

一边的清水一正见状安慰道:“清丸君不要心慌,战马是跑不出去的!”

没多久,又有哨兵在外面喊报告,清水一正皱着眉头大声地问道:“什么事情?”哨兵回答道:“有士兵发现一些战马尾巴被烧焦了,而且有潜入者的痕迹,因为马棚被人破坏了。”

听到这话清水一正也坐不住了,看到穿戴整齐的清丸正要出去,急忙说道:“清丸君等等我。”说完胡乱穿了一条裤子就要出去,清丸回头看见清水一正连上衣都没有穿,犹豫着问道:“清水阁下您还没有传完衣服,我先不出去,等你穿好了衣服我们再一起出去。”

清水一正飞快的从刀架上取下自己的指挥刀,对着门口一边挥手一边说道:“清丸君,这些庄重来不及了,如果再迟疑片刻,捣乱分子就会溜之大吉!”清水一正始终认为自己已经完全清除了游击队的势力,那么现在冒出来的捣乱分子就非要好好见见不可了!

两个鬼子军官飞快的跑出来后,局面已经得到了初步的控制,不少战马已经被鬼子兵控制住了,清丸猛地抓住一个鬼子兵大声喝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抓住了嫌疑犯吗?”

清水一正瞪着眼睛看着混乱不堪的军营,说道:“可能嫌疑犯还在军营里面。”不等清丸说话又立刻将身后的几个鬼子哨兵召集过来,铁青着脸说道:“要搜遍军营的每一个角落!”

清丸挥舞着拳头大声地给那些鬼子下命令,鬼子的骑兵队员已经全部蹦出来了。

刘云猛地抓住一匹狂奔战马的缰绳,任凭那匹战马大力挣脱也不松手,直到被拖出了十几米远后战马才停下脚步,然后刘云轻轻的安抚着战马的脖子,片刻后战马才终于平静下来。

清丸已经离开了清水一正的官邸,他的身边到处是脚步匆忙的鬼子兵,刘云牵着战马低着头从清丸的身后走过。

猛然间,一把匕首刺向清丸的腰椎,“嗤”的一声轻微闷响,锋刃完全没底,清丸如同被电击中了一般,慢慢的转头曲扭着脸狰狞的看着刘云,想呼叫其他人却怎么也发不出声来,两秒钟后清丸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身体也开始向一边斜倒。

李向阳飞快的跑出来扶住就要跌倒的清丸,两人在混乱中用战马作掩护,慢慢的走到角落里面,等到刘云将清丸靠着墙坐好呈歇息状的时候,清丸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