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在江湖三部曲之人海孤鸿 001章 亡命天涯1 002章 亡命天涯2

jrqqb5555 收藏 0 11
导读:狼在江湖三部曲之人海孤鸿 001章 亡命天涯1 002章 亡命天涯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7/


如果,时间能够倒转,陈飞愿意做个普通人,做那个当初傻傻的山里人;如果,老天爷能让陈飞从新来一次,陈飞甚至愿意做庞毛兄弟那样的傻蛋。

傻啊,庞毛兄弟是个大傻蛋,这个社会给了他什么,只有冷漠和无情的驱逐,可是当初他挡在那几个老爷太太身边的时候,他是那么的坚定,那么的勇敢,冷冷的枪口对着他,难道他不知道那是枪么,他知道啊,这个傻乎乎的好兄弟,他一点也不害怕,那漫天的热血让5兄弟全楞住了,那个很木呐黑内向的憨厚的庞毛就那么刹刹的中了7枪。

每次回想当初那一幕幕往事,陈飞都报头痛苦,一起出来的8个伙伴,到如今就剩下我这个满身罪孽的人,有在工地上被累死的,有下井挖煤被塌方压死的,还有自己被击毙的兄弟和被抓住的兄弟,他们都解脱了,庞毛更是解脱了。

哈哈哈!我高歌,我痛哭,我流泪,我在逃亡,我是独行世间的狼。衣衫已经破烂,陈飞就如同一乞丐,逃亡在深山之中,他自己知道,追捕他的人实在是太多。他不知道自己还能逃多久,他只想活下去,他不想死,不想死啊!千古艰难唯一死,陈飞就是一个普通人,他只是想过得更好,他只是想能舒舒服服过日子,他甚至觉得幸福在向他招手了,可是一瞬间他的梦就破灭了。

大山里的老母亲正盼望他们这群流浪在外面的人能带上挣来的钱回去,可是等得到这一天吗?那白发苍苍风烛残年的老母亲,知道自己这个杀人如麻的儿子,已经是有家难奔,有国难投了吗?从今以后,那个淳朴的山里人陈飞就死了,现在只剩下满身罪孽的陈飞。

不知道逃到那里,这座大山看上去那么的舒服,就象家乡的大山,陈飞觉得自己跑累了,要歇息一下,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把AK-47埋藏起来,就如乞丐般的陈飞在这深山峻林中居然遇上一群伐木工人。

仿佛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前途的光明,我有力气啊,我能继续生存下去,在这里谁会知道我陈飞就是个杀人如麻的坏蛋呢,哈哈哈!陈飞狂笑,感谢老天给他一个生存下去的机会。

明天等待的将会是什么,陈飞想也不想了,今朝有酒今朝醉,谁会把一个大山里的伐木工人和一个杀人抢劫的家伙联系起来呢?

这天,陈飞正式成了一个伐木工人,经过4个月搏命的逃亡,陈飞终于能停下逃亡的脚步,陈飞终于能歇息一下,谁会想到我陈飞居然躲在深山大泽呢。

一周了,搏命般的苦干,让其他的伐木工人都吃惊不已,这家伙是那里来的,干活这么舍死,7天里,象个疯子一样,仿佛全身有使不完的力气,你看他干活还有节奏,一看就知道是做个活路的山里人,不是城里那些耍耍客。

在山里人的眼里,陈飞 是个实在的,真正干活的汉子,山里人接受了这个来路不名的人,甚至不问他的一切,在他们看来,这又是一个苦人儿,是那种出外打工,但又挣不到钱的苦人儿,所以干活那么拼命,这些朴实的山里人就这样接受了这干活很拼命的外来人。陈飞只用了一周的时间就融入了这群朴实的山里人,实在的山里人,在这群山里的朴实汉子身上,陈飞 又看到当初和众家兄弟在一起的情景,其乐融融,曾经是那么温暖的一幕,永远失去了。

“老陈,来整一口。”工头小东是个很豪爽的人,很看得起陈飞,顺手递过去酒碗,浑浊的老酒里,却是暖暖温情。

没有更多的废话,陈飞接过酒碗,昂首一口就干了下去。

“好!”山里人没那么多礼节,一个实在就够了。大伙儿各自吹着自己的人生,自己的理想,他们那简单的理想和陈飞当初的理想惊人的相似。不外乎挣了钱回去修房子,娶媳妇,买耕牛,老婆孩子热炕头。

工头小东是这群人的头,就是这个走南闯北的汉子带着家乡的同伴们在这个大山里找到一个能让家乡的人挣钱的地方。外面的世界太肮脏,外面的世界太龌龊,干了活拿不到自己的那一份血汗钱的事实在是太多太多,这个世界丧失了良心的人也太多太多,辛苦一年到头,一分钱拿不到还算运气好,要是遇上那些黑心的老板,甚至还要挨打,甚至丢了性命。

对呀!世界就是这样的,这不正是陈飞的真实写照么?要是能象城里人有个体体面面的工作,拿一份不多的但是又能实实在在的拿在自己手中微波薪水,我陈飞还会去抢劫么?还会去抢银行么?庞毛会死在我自己的手上么?

每一个夜晚的煎熬都让陈飞感觉太苦。

干活真的很累,这是为造纸厂砍伐的木材,是属于小叶桉树,砍伐下来的材料用电锯锯成两米长,然后剥掉树皮,陈飞的工作就是剥树皮。他只有一个人,不像其他的人,几个人搭伴一起干,放树剥皮全部自己干,这样的话,工钱高许多,一方工钱是90块左右,由工头派人锯成2米长一段段的话,光剥树皮一方就是50块,除掉生活开支,一方能赚40多块钱吧。陈飞比任何人都能干,速度快得让其他人嫉妒,陈飞麻利的手脚能一天剥三方树皮。

怎么会比别人干得多,别人还在睡觉的时候,陈飞就起床了,才早上3点钟,到吃早饭的八点钟的时候,其他伐木工人才起床,陈飞已经麻利的剥了一方。等到吃了早饭去干活的时候,一干就做到中午2点,又是一方,中午吃饭的时间只有1个小时,等到三点钟的再开工的时候,就干到晚上8点钟,基本上又能剥一方。吃了晚饭,和工友们打一会扑克,到九点,休息。

这就是陈飞的工作程序。周而复始,陈飞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甚至觉得自己有点麻木了。喔,这是啥地方陈飞到现在都没搞清楚,但是目前陈飞不想知道,他需要用时间来洗涤伤口,需要用时间来沉淀过去的痕迹。

“呼...嗨哟...嗨哟哟哦,嗨哟...”陈飞唱着歌,山里人干活都唱歌,哼出自己的歌声,也能发挥自己的力气。

“来爬山罗,来砍树哟,嗨哟...嗨嗨哟...”调子简单有力,苍劲的歌声饱含着一群山里汉子的实在,大山是宽广的,博大的,它让陈飞的心灵体会到一种什么是升华。大山又是沉默的,他静静的听着陈飞的埋怨,陈飞的伤心,陈飞的痛苦。多少次磅礴大雨里,陈飞还在辛苦工作,多少次烈日照在背上,汗水干了化成盐分,让陈飞身上结了厚厚一层锅巴。陈飞还在拼命活,就是用这种极端的行为来折磨自己的肉体,让自己变得麻木。

陈飞已经熟悉这座大山了,这里是北粤的大山里,靠近张九龄的故居。他们砍的树最后将被加工成纸坯,通过珠江运到广州,在运到香港,最后到达新加坡。被制造成一张张的洁白的纸张。

最近陈飞也开始花钱了,山里也有小商贩,不说别的,烟总是要来一根的,不然老是抽别人的,总是说不过去的。酒也要买的,工友们都喝酒的,干活的人那能不喝酒呢,当初人家收留自己,多的话都没问一句,甚至没问自己是谁,大家都只知道他叫陈飞,谁又知道这个叫陈飞的居然是个现行杀人在逃犯呢?

哈哈,世界就是这么奇妙,你说有啥法不让我陈飞也消费消费呢,反正不知道明天是啥样子,钱拿来干啥的,现在钱在陈飞眼里,那就是龟儿子,王八蛋,不是为了这个东西,他陈飞会亡命天涯么。对,就是要狠狠的践踏这个龟儿子王八蛋,踩扁它,教他永远都不能翻身。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