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三章 实验社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老程……”临出门时,老伴又叫住老程。

“什么?”

“看看,衣服穿好了没有?”

“都检查过五遍了,比我检查机器还严。”老程对老伴的啰嗦有点不满了。

“今天这次面试,决定着一家人的命,马虎不得!”老伴,第六次在门口拉住了老程,叫老程围个圈儿。

老程今天把家里最好的衣服都穿上了,里面是一件五成新的衬衣,没有破洞,是三年前厂里发的奖品,还是名牌,衣领保养得很好,至今还能平板着。

衬衣外面是羊毛衫,也有个四成新。说是羊毛衫,实际羊毛含量不足百分之三十。最外面是一件中山装。这中山装也是二十年前的了,款式旧得很,本来老程想穿西装的,但老伴不知从哪里打听来的消息,穿中山装上岗率高。

看看电视里龙居士的身影,想想吞日公司的员工,的确大多数是穿中山装的。这给外人的印象,就好像中山装是吞日公司的工作服一样。这倒印证了那句老话,上有所好,下必效焉。老伴这么一说,老程也觉得有理,便穿上了中山装。这中山装是虽然有二十岁了,但布料是卡叽布的,非常的结实,至今没有破洞。

外面的天气还冷得很,这样的衣着出不了门,不得不在外面罩上一件黄色的军大衣。军大衣有些年头了,还是二人结婚时买的。外面打满了补丁。好在进去面试时,可以脱在外面,倒不会影响他的形象。

老伴绕着老程左看右看,眯着眼,道:“我老眼昏花,看不出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要不你自己去大衣镜那瞧瞧?”

“你还老眼?”老程笑道,“我比你大啊!”

“谁不知你的眼睛贼亮啊。哎,要不然我当初怎么会被你给盯上了?”

“嘿嘿!”提到眼力,老程得意的笑笑。厂里的人谁不知,他的眼睛贼亮,不论是姑娘还是机器,被他扫上一眼,总能找出毛病来。

又检查了三次,到第九次时,老伴终于放行。不放行也不行啊,面试要迟到了。

这段时间,吞日集团组织了四大厂的再上岗考试,先是笔试,然后是现场操作,最后是面试。考试方法有点怪,但老程心底却写了一个“服”字。这些考试,与以往的所有考试方法大大的不同。一切都是从工厂的实际需要出发,考试范围全在职责范围之内,只要平时工作能做好的,会识字,就能考出水平。

老程最担心的英语没有出现在笔试科目上,这让老程高兴了好一阵。试卷一交上去,老程就彻底放轻了,他有信心得高分。唯一让他担心的是,最后那道分值为三十分的论述题。题目是,假如我是……,省略号中可以填任何一种职务。老程鬼使神差的填了“假如我是厂长”,然后“一、二、三、四、五……”下笔有如神助一般,洋洋洒洒三千余字,一挥而就。

写完了,感觉浑身很舒畅。交卷之后,和朋友们一议论,又后悔了。这个题目是不是做得太大了?自己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工程师,连总工程师都没有当过,却作了厂长的题目?会不会让人觉得太狂妄?

接下来的技能考试,以老程二十多年的工作经验,一流的操作水平,自然考了个第一名。

目送着老程去赶考。老伴呆在家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时不时的从阳台上往外看看,焦虑不安。

龙居士的临时办公室,设在原江北机械厂的厂长办公室。这个厂长办公室,装饰豪华,面子十足,龙居士拿来就用,倒也十分的方便。宽大的办公桌上,堆满试卷。他现在以主考官的身份正一份接着一份的看着试卷。

如果请别人来当这个主考官老居士有些不放心。

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像龙居士那样,几乎知道所有的职务,应该俱有的一切知识。这可以避免外行人考内行人的尴尬。

其次,找不到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来当任主考官。这次考试将决定很多人的命运。有的人,说不定会由副厂长、车间主任之类的高职一下子打回工人去,兴许工人都不一定合格,有的人可能会一下子从工人升为掌管上万人的厂长。

再次,有利益的地方,有就黑幕,龙居士不愿看到黑幕在自己的工厂里上演,只得亲自担任。当然做主考官还有另外一个好处,那就是识人,通过一问一答,一举一动,可以认识很多人。将这其中的优胜者,挑选出来,便可以搭建新的领导班子。

现在拿在龙居士手中拿的是一份叫程国华的工程师写的答卷。匆匆的扫过前面的各道题目,龙居士的目光落在“假如我是厂长”的标题上。

光看这个标题龙居士的目光就一亮。敢做“假如我是厂长”这个题目太大,做的人不多,因为要做好这个题目,需要对工厂上下有全方面的了解,如果一知半解,是无法做好个这题目的。另外一个原因就在于中国人的“自谦”心理,用老外的眼睛看来就是“保守”,明明自己是一桶水,非说自己是半桶水。明明是千里马,偏说自己是驽马。

再看这个人的身份是工程师,有工程师职称的人,光江北厂有四百三十一个,在龙居士所有已阅过的试卷中,这还是第一个以工程师的身份作“假如我是厂长”的大题的。越级做这样的题目是需要胆量的,如果做得不好,那么将白丢三十分,这样会在整体评分上,比别人少上一大截。这就意味着“待岗”。

“待岗”和“待业”一样,同属于俱有中国特色的词语。在西方人眼中看来,这两个词可以同归于“失业”这个词当中。中国发明这两个词的原因,据说是“为国争光”降低“失业率”……

龙居士随着标题,快速的向下扫去。

第一,假如我是厂长,我首先要抓权,人事任免权、经营决策权、财权……没有权力的人,绝对当不好厂长。

第二,假如我是厂长,我要开除大批的人,人浮于事的,与生产无关的,贪污公款的……

第三,假如我是厂长,我要大力扶持技术人员,鼓励科研,给他们加工资,加奖金……

第四,假如我是厂长,我要当铁包公,亲情、人情、全都抛掉……

第五,假如我是厂长,我要实行工资奖金透明制,从上到下,公布每一个人的收入情况……

第六,假如我是厂长,我的精力要全部花在技术改革上,拿出好的产品才是硬道理……

第七,假如我是厂长,一切以实用为基础……

……

林林总总三千余字,共罗列了一百条,从各个方面,各个角度讲述了,假如我是厂长,我会怎么办。龙居士看到前几条,就忍不住的大笑,再看程国华的档案,此人今年四十五岁,不禁愣了愣。“都说四十不惑了,怎么这人还如此‘愤青?’”

男人心理成长过程,大致分为三个阶段,二十岁之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三十岁前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四十岁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看这篇文章,龙居士第一感觉是大笑,以为幼稚。第二感觉是愤怒,此人在厂二十多年一定是受了很大的委屈。第三感觉是奇怪,这人年过四十,怎么会写如此过激的文章。联想到男人的心理成长过程,龙居士细细一体会,感觉此文用意深刻:从正面看是策论,反过来理解是战斗檄文;褒义的来看是施政纲领,贬意的来看又成了自不量力。

如果真的照这一百条,严格的执行会怎样?龙居士想了想,真的如此的话,短时间内会有很多人受不了,成为“水至清”。

但水至清真的会无鱼吗?一个绝对透明的工厂,真的不能存在吗?

那句话“水至清则无鱼”是真理,还是贪官用来为自己辩解的遮羞布?抛开官员不论,工厂里的普通职工会如何看“水至清?”如果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和自己的领导所赚的每一分钱都来得有根有据,合情合理。大家的心态会如何?从理论上来讲,肯定会心情舒坦。

但是这种“水至清”的境界达得到吗?如果水是半清半浊的,反倒不如一团混水。因为半清半浊的单向透明,那么浊的一方将占据信息上的优势,可以自己占便宜,捞利益,而不用担心别人会发现自己的不轨行为,从而肆无忌惮的贪下去。社会将越来越黑,直到崩溃为止。

事实上,中国历朝历代,都是半清半浊的,官场一团浊水,老百姓一团清水,官员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老百姓在干什么,而老百姓却对官场一知半解。一边倒的信息权,导致官员可以任意的欺压百姓,而百姓只有忍让的份,等到忍无可忍之时,也就是清水也变浊水之日,改朝换代也就开始了。

浑水好摸鱼。这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因为大家都是睁眼瞎,能不能摸到鱼,全凭运气。但一团浑水对所有人都是不公平的,因为浑水意味着摸到鱼的机率大大降低,意味着血腥。谁也不愿在毫无利益的浑水中长期呆着,于是人人都向往一团清水,当这种向往变成事实时,新的时代就开始了。

每个新时代刚开始都是清水,因为大家刚刚经历了浊水之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清水会慢慢变浊,首先变浊的是官场,当整个官场乌七麻黑时,就会将整个社会搅浑。

那么有没有可能,保持清水不变浊呢?

龙居士认为,以目前的中国文化做不到。

首先,有“水至清则无鱼”这句话为起点,形成最开始的一个黑点。这个黑点会慢慢的扩大,在扩大的过程中,不会有人去清洁它,因为有“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又有“明哲保身”的生活哲学。

当浊水所占的地方越来越大,很多人受不了时,又有“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光喊不打的文化。直到水全黑了,所有人都感觉无法生存时,整个国家才会分作几大派系,争相清除对方身上的污点。清污的结果只有一个,其中一个派系胜出,其他派系连同污点,被一起清除掉。于是新的王朝开始了。

清污过程是有代价的,而且这代价非常巨大——亿万生灵涂炭。

为什么清污时,人们是清除别人身上的污点,而不是自己身上的?简单来说,为什么是“他洁”而不是“自洁”,这里面是有文化作保障,叫“别人头上的癞子好找!”

为什么清污时,会连人带污点一起清掉?而不是清除对方的污点把人留下?因为这样做,不符合中华文化——斩草除根!

别人在一次又一次的“自洁”中不断的强大,我们在一次又一次的“他洁”中,一次又一次的走向衰落,积弱的结果,当然是东方文明落后于西方文明。在近代史上,我们受辱一百五十年,也就毫不奇怪了。

水的清浊变化:清水——半浊半清——浑水——清水,三步完成一个循环。

朝代的更替:治——走向腐化——乱——治,同样三步完成一个循环。

我们处在大乱之后的大治时期,谁能力挽狂澜,阻止社会走向腐化,谁就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第一英雄!

那么我们要怎样做,才能找到一条走出“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怪圈的道路呢?

研究自然规律,我们可以做实验,那么研究社会规律能不能做实验?

这种社会实验,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有西方人做过,如空想社会主义实验。但他们都归于失败。

中国没有社会实验,这是一个缺憾,龙居士很想补上这个缺憾。他在读初中时,就曾经萌发了一个梦想,在中国也搞这么一块实验田。

当然龙居士想的并非是做“空想社会主义”实验,因为社会主义已经在中国实现了(红脸),而是想去验证一下,“水至清,到底能不能养鱼!”

相比“空想社会主义”摆在龙居士面前的条件要好得多!

第一,四大厂是国企,国企的特征之一就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各类相关的设施应有尽有。可以自成一体,形成一个独立的小社会。

第二,人数众多,职工四万多,退休二十万,连带家属超过一百万!各种各样的职业的人都有。

第三,资金方面,吞日集团日进二亿金,有充足的资金保障。

第四,刚刚经历大乱,人心思稳。人人待业,唯一的出路是循着龙居士指的路走下去。可以说这一大块地方,是白纸一张,用毛主席的话说,“白纸好作画。”再说这些人,在改革中未得利,向往从前的那种旱涝保收的日子。

第五,资产方面,四大厂的一切都归吞日公司所有,包括厂房、土地、医院、学校、职工所住的房屋。(不要奇怪,为什么职工所住的房屋归吞日公司所有,因为国企的职工住房是福利分房,属于国有财产。八十年代以后,房产改革,叫职工自己花钱购房,但是四大厂的职工无钱购买,所以房屋仍是国有。吞日公司收购四大厂,这就意味着这些福利房也归吞日公司所有。)

第六,龙居士拥有二个世界的历史经验。相比“空想社会主义”龙居士搞的“至清”社会,最大的优势在于,丰富的历史经验:既有前人失败的经验,又有现代科学的管理,还有整个异时空的经验。

用文字描述起来虽然长,但在龙居士的头脑中产生的速度却是极快。几乎是眨眨眼的时间。这是因为,龙居士心中早有此想法,又有变态的头脑思维能力。

万事算定,龙居士会心一笑,在一旁的助手曾国清见之,知道他必有好主意思,好奇的问道:“老大?”

“呵呵,二毛,你去帮我拿瓶白酒来,要六十度的那种!然后如此如此。”

国清应声而去。

曾国清与龙居士从小一起长大,最爱摆弄电器,他家的电视机、收音机、洗衣机全都被他肢解过。很小的时候搞过一些小发明,有小发明家之称。初中毕业后,国清成绩不理想,便上了电子学校,毕业后去了广东某电子厂打工,二年不到就成为该厂的技术骨干。在原来的历史,他和龙居士等人一起被转到异时空之后,便一直担任科技部的部长。一生中搞出来的发明,不计其数,远远超过爱迪生。中华帝国成立后,设立了国清奖。被科学界认为是对科学家的最高奖赏。相当于这个时空的诺贝尔奖。

这样的人才,龙居士当然不会放过,想着收购四大厂了,应该用得着他,便叫曾国清辞了工作,但人来之后,龙居士又发现以他现在的能力,难以安排合适的工作,便留在身边,当个助手。因为没有分派俱体的工作,所以他这个助手,有点像打杂的。

六十度的老白干很快就摆到了龙居士的面前。

国清古怪的笑着,作着鬼脸。

正巧此时程国华推门而入,龙居士笑道:“什么都别说,先将这瓶酒给干了!”

“啊?”程国华千想万想,猜测过面试时,龙居士会问些什么问题,但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叫自己喝酒。而且是这种六十度的老白干!

龙居士说完这句话,两眼盯着程国华,便再无言语,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

程国华知道自己的酒量,这瓶酒如果下肚,估计不死也得脱层皮。但无论如何,为了自己的前途,为了自己的孩子,这瓶酒必须喝下去。

拧开酒瓶盖,仰头便“吹”,咕咚、咕咚、咕咚……不到半分钟,一瓶酒下了肚。

“呵呵,这瓶酒是我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好喝吗?”

“是啊,这酒足足花了三百元了!”国清附和道。

老程正想说点什么,忽然门开了,走进一大批人。他们一听,立即大加赞赏,“对,那是一瓶好酒!”

老程脸蹩得通红,如蚊虫似的声音发了出来,“可是,可是,这是一瓶水啊!”

“你说什么?”龙居士拍案怒道,“我怎么会花大价钱买一瓶水?是不是欺负我年青不懂酒?”

国清和众人纷纷附和道:“这是酒!”然后抢过酒瓶去,轮流闻了一下,闻过之后,纷纷说道:“瓶内酒气仍浓,怎么可能是水?”

程国华喃喃的道:“这里面装的真的是水!”

国清见程国华依然认着死理不放,便凑到他耳边,小声的好心劝道:“别死拗了,在吞日集团,董事长说是黑就是黑,说是白就是白……”

程国华连连摇头,道:“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够了!”龙居士打断了老程的话,“你的面试结束了,回去等通知!”

面试还没开始呢,怎么就结束了?老程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也曾到别的单位面试过,知道如果主考官说,回去等通知,这百分之百的意味着应聘失败。

想起来之前抱着的巨大希望,想起自己现场操作得第一的惊喜,想起自己还得继续待业下去,孩子上大学将面临的学费问题。老程的泪花在眼眶中直打转。

沉重的转身,沉得的挪开脚步,沉重的走到门口。老程忽然猛的一转身,两滴眼泪飞了出来,郑重的说道:“董事长,我还是要告诉你,那瓶子里装的是水!你愿不愿听真话是你的事,但说不说真话是我的事!我要对得起我的良心。我祖祖辈辈生活在这个厂,我对这个厂有深厚的感情。以前有人说假话毁了这个厂,我不愿意看到有人继续说假话,将这个厂再毁一次!听人说,你是一个年青有为的人,但没想到的是,天下乌鸦一般黑!”说罢,转身就走。

“站住!”龙居士冷笑道:“骂完我就走,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从明天起,你去清洁队报道吧!”

“对不起,我是工程师,清洁工的事不适合我!”

“给你三千的工资!”

“这不是钱的问题!”

“呵呵,看来,我这庙小,留不下你这位大神!”龙居士顿了顿又道:“你以为自己说真话,就是绝对正确,但我并不这么认为。公司就是军队,必须上下保持高度一致,才能打胜仗。哪怕上级的命令是错误的,下级也必须坚决执行!”

“这就是吞日集团的企业文化?如此,领教了!”说罢老程甩开大步离去。这比起先前的步子来,要坚定多了。

“唉——”龙居士望着老程的背影叹了口气。

“大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曾国清问道。

“以酒试其胆,以威试其忠,以众试其恒,以利试其志,以理试其智。胆如虎,忠如赤,恒如磐石,志比金坚,心定不惑,这才是可干大事的人!”

“哦?”曾国清似懂非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