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十九 敌攻我守

梅戈 收藏 3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34/




刘孟起和石国泉才说了几句话,岗村率领的大队鬼子和伪军就在公路上出现了,只见这些怕死鬼们小心翼翼地跟在工兵后面,生派迈错了一步踏响了地雷,而岗村也因为部队不能快速前进而急得满脑门是汗,他几次想命令部队从庄稼地里走,又怕部队遭到冷枪袭击被打散了,骑在马上,他是左右为难。

跟在他身后队伍里的饭野曾建议让治安军不惜一切在前面跑步开路,但遭到苗时正的极力反对,苗时正说的声音不大,但却字字打中岗村的心:“太君,如果此时硬要逼着他们在前面趟雷,他们明知道向前冲是死,闹不好就会不顾一切地逃跑,如果他们全跑喽,这仗就没法打啦!这趟雷的事和冲锋打仗不一样啊!这地雷趟上了是必死无疑啊!而……”

苗时正的话虽然没说完,但岗村心里也明白了,他本就因为兵力不足而发愁,听苗时正如此一说又开始犯犹豫了,自己的部队虽然在火力上占优势,但人数上在局部却不占优势,部队是伤亡不起的,他骑在马上考虑了考虑,最后还是决定由工兵开路,大队跟在后面行进。

眼看着鬼子的工兵就要到了县大队埋雷的地点,战士们显得有些焦急,石国泉身边的一名战士小声问道:“石书记,鬼子的工兵就要探着咱们的雷啦,咱们怎么办啊?”

石国泉这时也很犹豫,如果让敌人的工兵探着地雷,会因此耽误敌人的一些时间,为自己,为后续部队赢得一部分时间;但部队的地雷只有那么几颗,埋在阵地前是为了弥补部队弹药的不足,给敌人以杀伤,如果被敌人探着了,敌人因此减少了伤亡会增大部队的压力,这事让石国泉感到很为难。但现实情况已经来不及让他多考虑,鬼子的工兵已经到了一颗地雷前,战士们焦急地望着他。石国泉不再犹豫,高喊了一声:“打!”

这声命令如同一个霹雳,县大队阵地上的武器一齐开了火,鬼子的工兵们还没闹清楚是怎么回事就纷纷摔倒在县大队的阵地前。

岗村没想到才走了二、三里就又遭到八路军的阻击,气的把指挥刀一抽,在空中一挥,大声命令部队冲锋。

饭野小队长因为刚才胜利突破八路军的第一道防线还在洋洋得意,此时又受到阻击他立即拔出指挥刀叫了一声,带着自己的小队就冲到了队伍的前面。

日军部队稍稍乱了一下,机枪和迫击炮立即架了出来,县大队的阵地上顿时是烟尘滚滚、硝烟弥漫,鬼子的迫击炮弹纷纷在县大队的阵地上炸响。

饭野站在自己部队的前头,看到在己方强大火力的打击下,八路军的还击显得很无力,只是零散地还击着,他得意地狞笑着,却不知道县大队此时不还击是为了节省弹药,他把指挥刀一挥,率领着自己的这个小队和治安军一个小队向县大队的阵地上冲去。

石国泉趴在阵地里看见敌人进攻了,高声喊道:“同志们!敌人进攻了,咱们把他们放近了再打,注意节省弹药!”

战士们应了一声,纷纷瞄准面前的敌人。

鬼子和伪军们呐喊着冲上来,在他们两翼担任掩护的机枪打的更响了。眼看着他们冲到离县大队阵地四十多米的地方,几名鬼子和伪军踏响了县大队埋的地雷,爆炸声中,十多名鬼子和伪军倒在了血泊中。

敌人进攻的狂浪停顿了一下,在饭野嘶哑的呼喊当中,鬼子兵们又带头向县大队的阵地冲来,战斗激烈地展开了。

刘孟起的枪膛里此时只剩一发子弹了,他趴在简陋的掩体里,面对着如狂蜂般蜂拥而来的日、伪军,仔细地瞄了瞄,对准一名日军的胸口轻轻扣动了扳机,枪声响处,这名日军手一扬,手里的步枪从手里重重地落在地上,头一仰,仰面摔倒在了地上。

县大队微弱的火力阻挡不住在强大火力掩护下的日、伪军疯狂的进攻,石国泉喊道:“同志们!投手榴弹,用手榴弹把敌人赶下去!”

刘孟起从身后背着的手榴弹袋里掏出一颗手榴弹,拉着导火索,和阵地上的战士们一起,对着已经冲到阵地前二十米处的日、伪军投了过去,爆炸声中,十多名鬼子、伪军摔倒在县大队的阵地前。凶悍的饭野也被一块飞起的手榴弹片击中了左肩,但他依然不顾疼痛地狂叫着带领着日、伪军向县大队的阵地上狠冲。

石国泉看敌人冲到了阵地前,步枪和手榴弹已经失去了效用,抄起身边一名牺牲战士已经上好刺刀的步枪对着战士们喊道:“同志们!冲啊!用刺刀把敌人赶回去!”带头向冲上来的日、伪军扑了过去。

英勇的县大队的战士们听着县委书记的呼喊,看着他第一个向敌人扑去,纷纷跳出战壕,挺着上好刺刀的步枪对着冲上来的日、伪军猛扑过去。

面对生龙活虎般冲过来的县大队的战士们,冲上来的伪军有些胆怯了,有不少人开始向后跑。失去治安军支援的日军在人数上立刻屈于劣势,虽然他们的刺杀技术弥补了人员的劣势,但很快也有三、四个人被县大队的战士们刺倒了。

站在远处拿着望远镜观战的岗村看着形势不好,慌忙命令手下吹号把饭野小队和治安军们叫了回来。

回到自己这边的阵地上,被污血染红肩头的饭野一数自己小队的人数,已经少了一半,气的他是哇哇大叫。自侵略中国以来,饭野所在的部队,头一次伤亡的这么厉害。

早已经看到自己部队表现的苗时正怕岗村、饭野找自己的麻烦,不等治安军们全跑回来,就带着柳四海对着这些伪军是一通臭骂,并把带头向回跑的两名治安军当场亲手枪毙了,枪毙完这两名伪军,苗时正指着这两名伪军的尸体,面对着惊魂未定的治安军们,挥舞着手里的手枪喊道:“弟兄们!谁再上了战场不卖力,当逃兵,这就是他的下场!我姓苗的说话算数,上了战场,我对立功者赏,对临阵脱逃者也绝不姑息!我希望你们大家好好想一想,谁再上了战场往回跑,他就是我亲兄弟,我姓苗的也绝饶不了他!”

伪军们听苗时正把话说完心里这个骂啊:“你他妈的能让你亲兄弟去冲锋打仗吗?尽在这里说便宜话,你要真有兄弟在这里你还这么说吗?打仗送死的还不是我们这些大头兵?!”

岗村本想严厉的申斥一顿苗时正,但看他如此做了,现在又正是用他的时候,看了他两眼也就没再找他的麻烦。

苗时正看岗村没来斥责自己,心里的一块石头也算暂时落了地。

岗村等饭野把部队带回来,看了看天,又看了看表,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心里感到很焦急,听着大张庄据点那边时缓时急的枪声,他喊过来苗时正,饭野把伤口包扎了包扎也跑了过来。岗村瞪着急的通红的眼睛,气咻咻地对他们俩命令道:“这一次,一定要把土八路消灭掉,全速向大张庄进军!不然,通通死啦死啦地!”

饭野两腿一并挺直了身子道:“哈依!”给岗村敬完礼后转身就去集合部队了。

苗时正看饭野走了,也应了声:“是!”随即他把身子一躬道:“太君!我们如果这么死力进攻伤亡就太大了,我建议咱们现在尽量用强大的火力先消灭这些土八路一部分,不然这些土八路的地雷和手榴弹对咱们的杀伤太大了!”

岗村其实对县大队的地雷、手榴弹也很顾忌,只是形势所迫让他不得不出此下策,苗时正这建议一出,岗村一琢磨这么不顾一切地硬冲真是伤亡太大,自己本身部队就不是很多,而八路打阻击的部队一次比一次多,这么打下去对自己真是不利。他眼珠一转,立刻同意了苗时正的建议,大声喊过来饭野,把要先用火力消灭八路的计策告诉了饭野,饭野是个标准的职业军人,上级怎么指示就怎么做,对伤亡也不在乎,岗村如此一说,他马上敬礼答是。

岗村立刻命令饭野和苗时正,集中全部兵力、火力对县大队的阵地实行猛烈打击。

命令一下,日、伪军们立刻小心翼翼地猫着腰,向前推进了一段距离,随即在县大队的阵地前全面展开,迫击炮、轻机枪、重机枪、步枪,对着县大队的阵地是一通猛打。刹时间,在震耳欲聋的枪炮声中,县大队的阵地上是硝烟滚滚,迫击炮弹炸起的尘土飞起来足有两、三米高。在敌人强大的火力打击下,县大队的还击显得苍白无力,只几分钟的时间,就先后有七、八名战士战士负伤牺牲,形势变得异常严峻。

石国泉看敌人拼了命,战士们不断伤亡,本就简陋的工事几乎全被打坏了,知道再打下去这一个多小队的战士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他把牙一咬,问着刘孟起:“下一道阻击阵地在哪里?离这里有多远?”

刘孟起道:“是离这里两里地左右的一堆乱坟岗子,地形到是比这里强,也复杂些,但还没挖工事,而且离大张庄据点太近了,只有三里多地!如果围困大张庄据点的民兵困不住大张庄据点的敌人,我们就有腹背受敌的危险!”

石国泉看着在敌人强大火力打击下不断中弹受伤牺牲的战士们咬咬牙道:“顾不得那么多了,先撤下去再说,估计田大队长他们也快来增援了!”

刘孟起道:“那好,您带部队先撤,我在这里掩护!”

一中队长杨明杰也争着要留下来阻击敌人。

石国泉道:“不用了,咱们本来就人少,不能再分散,趁着敌人没冲上来,咱们一起赶紧撤,不然我们撤了,你们就危险了!敌人这次是志在必得!”说着话,石国泉指着一中队长杨明杰道:“杨队长,你带着部队先撤,我和刘小队长在后面!”

杨明杰还想再争,石国泉严肃道:“执行命令!”

杨明杰没办法,开始指挥部队撤退。

这里石国泉指挥部队刚要撤,从他们侧后方向跑过来几十人,虽然离的还远看不清是什么人,但能看见他们举着的枪的刺刀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县大队的战士们立刻就是一惊,这时候敢向战场上跑的人除了双方的部队还能是什么人呢?如果来的是自己人还好,但一旦来的是敌人,县大队的这几十人就危险了!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