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一章 躁动不安

龙居士 收藏 13 49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一章 躁动不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中南海。

国务院总理办公室。

啪——

宽大的办公桌上,茶杯被拍得震动起来。跳了几跳,终于抗不住地球引力,倒了,茶水水撒了出来。漫过办公桌,湿透了一份文件。文件抬头一行鲜红的大字,被茶水浸透,成了一行“血字”。

“二二七血案报告”

这些地方黑恶势力太倡狂了,公然抢劫,被人发现,就开车轧人。三十二条人命,死于汽车轮胎底下。其他受伤的,不计其数。X市公安机构是做什么的?怎么会让这“英雄会”如此嚣张?甚至被人将杀害公安人员的布告贴在了公安局门口?

总理怒了,浓眉拧成倒八字,在宽大的办公室,来回走动着,紧张思考对策。

常言道“邪不压正”,但在X市是“正不压邪”。很明显X市公安系统存在着很大的问题,要不然,绝对不可能发生如此骇人听闻的血案。此血案如果不破,英雄会如果不铲除,那么X市必定民心不稳。可是,要破此案,熊包似的X市公安明显没这种能力。必须从别处调派精兵强将去执行抓捕任务。但是谁能挂帅?

“总理,公安部陈部长来了!”

“叫他进来!”

秘书小郭听到总理语气中火药味十足,不禁要为陈部长捏一把汗。

郭秘书跟在总理身边也有好些年了,对总理的脾气很了解。对人客客气气,没有半点官架子,极是平易近人,像今天这样发那么大的脾气,还是第一次见到。

总理天生一对一字浓眉,仪表堂堂,正气凛然,不论多大的官。在他面前总是战战兢兢。特别是那些有污点的官员,更是对总理怕得要死。或许可用四字成语来概括——不怒而威。

今天不知是什么事让总理如此动怒,公安部的部长求见,都不说一个“请”字,这太反常了。

郭秘书虽然心思复杂,但表面上却不露声色,也绝不会去打探总理和陈部长说些什么。

陈部长一走进总理办公室,感到空中每一个汽体分子都像是灌满了铅,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出了这么大的案子,自己这个公安部长肯定是难逃其咎的,好在他来之前,已作好了挨剋的心理准备,要不然,说不定自己的心脏会被沉闷的空气给压爆。

总理办公室保卫很严密,谁也无法知道总理和陈部长说了些什么,只知道二人谈了四十多分钟。陈部长进去时气色不佳,出来时却是昂首挺胸,大步如流星的离去。途经敦秘书身边时,还微微一笑。

不过郭秘书从他脸上分明能看出“灰头土脸”四个字。

他知道,官面,官面,最注重的是一个面子,无论何时何地,什么都可以丢,唯独面子不能丢。官越大,面子就越重要,必须时刻保持颜面上的光鲜,特别是被上级批了之后,更要将高傲的头颅抬得高高的,以此来证明,上级对自己还很信任。如果被批之后,就表现出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别人会以为他失宠了,于是纷纷踩上一脚,充分发挥“落井下石”的文化精髓。到那时,“墙倒众人推”后悔莫及,任谁也回天乏术。

……

X市公安局大门口,两只巨大的石狮虎虎生威,那四只圆滚滚的狮眼,瞪得人心生畏惧。一左一右二句刷在墙上的两句巨大标语,更是让人心惊。左边是“抢劫警车是违法行为!”右边是“公安人员神圣不可侵犯!”

十六米长的加长林肯房车,在公安局门口停了几秒钟,没有任何人下车,又悄然离去。

龙居士的助手,范例少校收起照像机,奇怪的问道:“龙先生?”

连夜赶来X市,原本是为了从X市公安局那拿到第一手材料,查清楚“英雄会”的资料。为什么奔波了一夜,十万火急的赶到X市公安局门口却没有下车,还很反常的叫自己拍下门口的标语?

“看到那两句标语,你有什么想法?”龙居士没有解说理由,反问道。语气淡淡的,却似有千钧之重。

“X市公安局是软蛋!”范例恨恨的说道:“真给国家丢脸!”

范例是国安,和公安不属于同一个系统,但总归同属于国家安全部门,X市公安如此软蛋,这让身为国安少校的范例也感到丢人。

“一个连自己的警车都保护不了的公安局,不值得我花时间!”龙居士停了停又道:“这二张标语照片,给总理发一份。再附上我的一条建议,X市要整顿,先整顿公安。”

“好的!”范例心道,这二张照片,上头一定也很喜欢。

国安和公安因为同属于安全系统,两者之间“业务”有交叉。这就不可避免的存在有竞争关系。谁都想压对方一头,这二张照片虽然不能给对方以至命打击,但用来取笑一番公安却是可以的。

稍后龙居士又似漫不经心的问道:“如果我派保安公司去追捕那条狂龙,国家会怎么想?”

范例想了想道:“国家欢迎民众协助追捕,但仅仅是协助。如果民众在其中的作用超过了国家安全机构,那么他们在面子上很不好过!”

“哼!”龙居士冷哼一声。

范例虽然是国家派到自己身边用在明处监视自己的。但他对龙居士的帮助也不小。龙居士对复杂的官场情况,诡谲的政治,一知半解。而精于情报分析的范例在这方面却是一把好手。总能一针见血的指出,背后的利害关系,这帮了龙居士很大的忙。自然而然的,龙居士对他多有倚重。

既然人家不欢迎,那么龙居士也省得多管闲事。再说自己的实力还远没有达到可以对国家暴力机构产生影响的地步。他的当务之急是安顿好四个大厂,解决数十万人的吃饭问题。第一步,要做的当然是给他们吃定心丸,聚拢人心。做好“二二七血案”的善后工作,便是一切问题的重中之重。

死者已矣,活人才是重点照顾的对像。

遇害的三十二人家属,面临着生存危机。按照现存的法律规定,他们拿不到任何的抚恤金。因为当时并不是上班时间,而且事发地点位于厂门外,最主要的是,他们是因歹徒丧心病狂而遇害,并非因为工伤致死。

不过,龙居士不是那种黑心老板。所有的死难者都被他认定为保护国有财产而英勇献身。并且向国家申报烈士称号。每个死者家属获得二十万的抚恤金。那些受伤的人,除了可以获得一笔数量不少的医疗费之外,全部免试上岗。

这一善举立即得到了全体工人的衷心拥戴。

民心有了,接下来进行大规模整顿。

首先要抓的是一个“人”字。

从材料中看到,四大厂有共计有职工四万七千二百二十五人,其中干部二万五千人。占全部职工人数的一半多。一个科室,总计才十人,其中正科长一人,副科长八人,一个干事。这个干事,只需再过半年也能晋级为副科长。二比一的干部职工比,甚称世界一绝。

龙居士收购之前,已经打好招呼,所有人一律下岗,然后再竞争上岗。这种大刀阔斧式的改革,触动了干部们的利益,导致他们怨声载道。

吞日公司一向以高效率出名,新的聘用办法,第三天就公布了。

所有的部门包括厂长在内,只设正职,不设副职。

这就意味着干部岗位总数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

所有与生产无关的部门一律废除。

国企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单位,与其说是企业不如说是小社会。它拥有几乎所有的社会职能。如教育、消防、计生、公安(武装部)、邮局、医院……

废除与生产无关的部门也就意味着干部岗位再减三分之二。

不是当前必须的岗位先空缺。

因为龙居士无法让四大厂一百多个车间同时恢复生产,只能一个车间一个车间的进行。所以既使竟岗成功,也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待岗时间。待岗的人,因为不上班,只发与三百元的生活费。

竟岗失败的人,可以去当普通工人,但必须通过技能考试,如果考试不能通过,可以重返技校学习。学费全免。一年后仍不能通过考试,辞退。

不愿参加竟岗的人和被公司辞退的人,可以申请买断工龄。吞日公司按三千元每年买断。如果没有买断工龄却不来上班的,开除,并且收回已经给他的一切福利待遇。如住房、医疗保险等等。

这样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只有这样,那些挂着名在单位,但人却在外打工的职工,才能再返回原厂。

所有重新上岗的人,必须签订雇佣合同。合同期限职工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五年十年或者终生不等。

新的聘用办法一经公布,立即在四大厂引起掀然大波。

干部们纷纷串联起来,散布流言,企图发动群众,搞示威游行。但这次很少有工人附和。因为吞日公司给的好处,明摆着。以前只有一百六十元的低保,还经常被拖欠。现在上升到了三百元,以后一家人的温饱就有了保障。特别是那条,可以自由的选择签订雇佣年限,更受欢迎。因为只要在年限那一栏签上终生,就像是进了保险洞。从此高枕无忧,不用担心有朝一日被公司给扫地出门。

但干部队伍是庞大的,二万五千人啊,都赶上二万五千里长征的数字了。这其中只要有一半人加入游行队伍,也是万人大游行,声势不可不谓浩大。

能够在国企当上领导的,多多少少有些关系。这些人充分运用关系学原理,发动亲朋,争取社会舆论站在自己一边,一起向吞日公司发难。

那些被吞日公司冷落的记者们,现在纷纷跳了出来,大量的文章充斥在各类报刊杂志的头版头条。为了达到吸引眼球的目的,各类“擦边球”应用而生。

如一篇起名为《官商勾结,大型国企被贱卖》的评论员文章,说,光固定资产就达十亿的大型国企,何以只卖一亿元?字里行间大量的暗示,这其中必有官商勾结的黑幕。又一篇《吸血资本家残酷剥削下的社会主义工人》文章,指名道姓的说吞日公司是吸血鬼。甚至还附载了大量的四大厂职工生活的照片,以此来证明职工生活的贫困,而这贫困的原因来自吞日公司的残酷压榨。《正义的抗争——江北机器厂原车间主任如是说》,这篇文章以一位化名为江某的原车间主任的视角,详细的叙述了整个万人大罢工事件的过程,讲述工人们如何如何的忍辱负重,最终不甚重负的走向街头,要求正当的利益。吞日公司又是如何如何的残暴,动不动就罚工资,扣奖金,搜身,甚至施以棍棒。

面对新闻媒体的非难,龙居士和吞日公司都保持了沉默。

记者们的文章刚开始还遮遮掩掩,看到吞日公司不出来自辩,又见倒“吞日”已经成为一种“时尚”,也是一种从众心里,认为法不责众,便更加的放肆起来,由先前的不点名批评变成了指名道姓,由先前的暗示变成了明骂。

翻开今天的报纸,入眼全是“吞日”两字,看得吞日集团的公关经理“豆芽菜”,冷汗直冒。被公众媒体如此辱骂,如果要追究起责任来,“豆芽菜”难辞其咎。可是公关部做出了多套方案,准备打一场舆论战之时,得到龙居士的答复却是缓兵不动。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让吞日公司员工上上下下受足了窝囊气。

别人或许可以不喜欢就不看,但豆芽菜不行,他必须将每一篇骂吞日公司的文章都看完。每看一段,他就在旁边注解,批驳其观点的可笑之处,以便将来反击之用。

豆芽菜对龙居士很了解,知道他不是一只好捏的软柿子。如此忍让必定有深意。但这深意,豆芽菜猜不透,心里痒痒的,今天看完报纸之后,实在忍不住了,便拔通了龙居士的手机。

“大哥,不能让媒体如此继续的诋毁我们啊!要不然我们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名声会全毁了。”

“这么说,你也认为会众口烁金,积毁销骨喽?”电话那头的龙居士笑道。

“那还用说,媒体是无冕之王啊!”

“呵呵,这种说法是在西方,在中国并不通用!”

“老大,你的话好高深啊,我怎么听不懂?”

“我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将这无冕之王的真面目戮穿!”

“如何做?”

“新闻的灵魂是什么?”

“真实性!”

“如果公众发现,他们每天看的新闻毫无真实性可言,他们会怎么想?”

“哦,老大我明白了,你是想借这事‘轰炸’媒体?”

“对,现在媒体骂吞日公司骂得越狠,那么将来事实公布的那一天,媒体摔得跟头摔得就越大!”

“可是,中国有一种思想叫‘法不责众’,现在骂吞日公司的媒体越来越多,我担心将来谁也无法力挽狂澜,谎言重复一千遍会变成真理。”

“不会的!”龙居士十分肯定的回答道:“这是在中国,政府不会放任如此荒诞的闹剧一直演下去!等到政府站出来说话时,就是我们大举反击之时!我估计这个反击之日不远了。”

“老大,偶崇拜你,偶稀饭你!”

“日,什么乱七八糟的!”

“嘿嘿……”

……

看到吞日公司的公告,老程喜忧掺半。

喜的是工资涨了很多,既为自己高兴,也为工友们,为工厂高兴。忧的是自己竞争上岗很有可能会被刷下来,虽然他相信自己的能力,凭技术,凭经验,拿第一没有问题。但他不懂英语,害怕考评科目中会有英语这一门。而且,那竞争上岗的机会实在是太低了,只有百分之三。如果加上待岗,那么干部上岗的机率就只有百分之一!如此高的淘汰率,这让老程心中只打鼓。

不过——

无论怎样——

当个技术工人自己总是够格的。

只要当上了技术工人,按新的工资制度,收入每月都可以超过一千。有了这种收入作保障,送自己孩子上大学的学费就有了希望。

怀着对未来前途的担忧,怀着忐忑不安的情绪,老程走向了考场。


1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