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七十八章 合并

六指君1 收藏 42 16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被人抢白后,刘云也不生气,继续笑着说道:“你看现在这个局势,到处都是兵荒马乱的,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多不安全呀!不如你先将钱丁苏留在游击队,等你找到了国军的大部队后再回来带走他?当然,你也可以留下来呆在游击队里面,我会给你安排一个职务。”

钱守义不自觉地对口袋里面的大洋看了看,刘云察觉到钱守义的举动,立刻接着说道:“你如果选择留下来,这些钱还是归你,怎么样?你要为孩子考虑呀!?”

钱守义皱着眉头发起了呆,刘云见状轻叹了一口去,看来这个大胡子是不愿意呆在游击队里面了,无奈的一笑,继续说道:“既然你不愿意呆在游击队里面,那好吧!我可以付给你两百个大洋,作为游击队代养你儿子的‘押金’。”说完眼睛直直的盯着钱守义。

怎么他们对自己的儿子感兴趣?钱守义转念一想,立刻知道游击队是看上了自己儿子的一手好枪法,如果国军里面也能做到这种人尽其才就好了。

钱守义艰难的考虑了片刻后,终于下定决心,对视着刘云的眼神说道:“好吧!什么‘押金’的钱我不要,等我找到吕红秋之后就来接人。”

刘云笑着点点头,这由不得钱守义不答应,外面有鬼子、伪军、土匪以及各种帮会势力横行,带着一个小孩子去寻找国军的主力实在是太危险了,安慰着钱守义说道:“你放心吧!我们会好好的照顾你的儿子,等你再见到他的时候,保证可以还你一个有模有样的汉子。”又给钱守义吃了一颗定心丸,接着说道:“‘押金’是必须给你的,而且以后不用还。”

听到刘云的这番话后,钱守义父子离别的伤感心情完全消散了,笑着说道:“好!我相信你,而且还有一件事情也要告诉你,你看走眼了,我那个小子不是一个小子,而是一个闺女!”

刘云吃惊的问道:“闺女?”

钱守义点点头,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如果她不是闺女我也不会把她留在这里了。”停顿了片刻又自豪地说道:“我那个闺女可是天生的神枪手。”

刘云听到钱守义的话后,开始考虑向阳和小五以及钱丁苏都是同龄人,是不是因该让他们保持距离?毕竟游击队里面都是一些和尚,一旦发生早恋可不好。

面对白花花的大洋,钱守义满脸堆笑的谦让着,钱这个玩意儿谁不喜欢?游击队还真他妈的大方!在刘云“强烈”要求下,钱守义半推半就的也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了“押金”。

李远强看到战士和壮丁们全部吃完了饭,将他们集合到一起,等他们都坐下了后,决定今天不做军事训练了,而是给他们集体上上课。

刘云趁着李远强不注意的时候坐到了壮丁们的中间,反正他们不认识自己!看了看周围的壮丁们,虽然吃饱了饭,打着饱嗝,可是身上还是太脏,看来还要找个时候给他们洗个澡,军容也是很重要的,身上干净了士气自然也会高昂起来。

李远强在上面说的什么刘云没有仔细听,刘云观察到和自己坐在一起的壮丁们大部分也没有听进去多少,看来这种教育效果不怎么样呀!刘云突然灵机一动,干脆用师傅带徒弟的方式来教育这些饱经沧桑的壮丁们,现在基本上可以做得到一个战士带一个壮丁。

整整一个白天,大大小小的干部们都在苦口婆心的劝说那些壮丁们,一些能说会道的战士们也被拉出来派上用场。当然,那些脾气暴躁的干部和战士例如毛四一、马常青之流就被勒令到一边休息去了。

晚上,刘云将自己的主意告诉了李远强,“让战士们一带一地进行传、帮、带!”李远强含笑连连点头,这种办法也想得出?可是这种办法也的确好使,既可以对壮丁们言传身教,又可以防止他们逃跑。

看到李远强夸奖,刘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哪里是自己的主意呀!这都是日后解放军的攻心战术,那个时候国民党的“解放兵”实在是太多了,刘云又开始考虑到是不是应该也学着彭德huai那样开展诉苦大会?游击队中大多为贫困子弟,由他们亲自讲叙自己的苦难历史肯定能够激发他们的同仇敌忾,而且还能够教育那些富家子弟,例如没饿过肚子的汪直。

壮丁的事情暂时告一个段落后,李远强的重点又转移到了桃林镇游击队的安置上。

晚上,游击队大大小小的干部围坐在离院墙的草房子里。

李远强对身边的钟天祥看了看,又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刘云,刘云猛然间察觉自己忘记了一件事情,在安置钟天祥的事情上居然忘记和李远强暗中打一个招呼了,按照刘云的本意,种天祥如果要编入大青山游击队,那么钟天祥只能做某个连队的指导员。

当然,钟天祥还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继续带着他的那二十多个人耀武扬威的作他的“营长”,只是很可惜他手下的那个韩湖,这个一只耳朵的家伙是一个打仗的人才。

钟天祥无奈的发现自己要“客居”了,不错!自己的确也盯着那些壮丁,渴望他们能够补充进自己的游击队,可是这只能是想想而已,再怎么也不能和李远强争权!

钟天祥又偷偷地对着刘云看了看,而且那个外柔内钢的刘云一脸正色的思考着什么,看来他也不会答应自己扩编的要求。

想到这个刘云,钟天祥的心中一沉,别人都对自己非常礼貌,虽然这个刘云也对自己非常礼貌,可是总觉得他这个人对自己的热情缺少一点什么东西。

刘云的脑浆开始急速搅拌起来,照这种情况来看李远强很可能要关照钟天祥,按照钟天祥原本被别人称呼为“营长”来看,李远强极有可能会安排他当大青山游击队的副营长。

刘云的目光偶然和钟天祥相遇了,刘云装着没有看到将目光撇到一边去了。而对于李远强询问的目光刘云一再躲避,希望李远强能够从自己冷漠的态度中知道自己的意思。

坐冷板凳的钟天祥终于明白刘云对自己的礼貌中缺少一些什么东西,那就是缺少尊重。

李远强怎么也捕捉不到刘云的目光,几十秒钟后,李远强知道了刘云的心思,看来刘云对钟天祥是有看法的,早知道现在这么尴尬,当初就应该和他商量就好了。

一阵沉默后,李远强终于下定决心,沉稳的说道:“我提议桃林镇游击队和大青山游击队合并,同意的同志请举手。”说完抬起头看着几个高级干部,在座的沈日飞、韩湖和陈容立刻举起了右手,而李信、沈长江、马常青、毛四一和王打铁等刘系人马不自觉的纷纷转头看着刘云。

李远强的心头一沉,一股怒气从脚底悄悄的升起,拉派系、闹山头是绝对不能允许的,即使你是刘云也一样!刘云装作没有看到李远强冷峻的眼色,懒洋洋的举起了右手,打了一个哈欠说道:“当然是合并好啦,手指要捏成拳头才能打人嘛!”说完狠狠地挨个瞪了几个老部下一眼,你们这样做不是要害死我吗?!

在刘云不悦的表情中,李、马、毛、王等人见状纷纷心虚的举起了右手。

李远强看到刘云同意了自己的要求,一股怒气才化作无形,脸色一缓,对刘云问道:“那么关于钟营长的职务安排,刘营长有什么意见吗?我个人认为钟营长可以担当营级干部。”

刘云呵呵一笑,说道:“的确是一个人才,我看就让钟营长担任合并后的游击队的副政委好了。”说完又对着钟天祥礼貌的笑着说道:“就怕钟营长不肯屈就呀!”

钟天祥急忙站起来卑谦的说道:“哪里哪里!能够有刘营长收留就是天大的恩赐了。”

钟天祥的职务安排完毕后,然后就是韩湖和沈日飞的职务安排,在这一点上刘云不打算退让,那就是钟天祥带来的人绝对不能编成什么“第四连”,要那么多编制干什么?

这次又是李远强“征求”刘云的意见,目光在刘云的脸上扫来扫去,然后对刘云说道:“我建议原桃林镇游击队进行单独编制,编成第四连,刘营长的意见如何?”这是李远强最后一步棋了。

刘云微微一笑,摇着头反驳着说道:“我的意见是原桃林镇游击队根本就没有必要进行单独编制,要那么多空壳连队干什么?当初在在红军的时候,你自己去想一个营是多少人,一个连是多少?再看看现在咱们营里又是多少人?真正的骁勇之师要那么多连队干什么?”

李远强暂时被刘云反驳得说不出话来,可是要自己接受刘云的建议却是不可能的,刚才已经见识了刘云在游击队中的威望,连举手都要看刘云的眼色,这怎么能成呢?

李远强皱着眉头望着刘云,刘云笑着抬头看着李远强,良久,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的火药味,对于这个问题两个领导人丝毫都没有妥协的打算。

不久桃林镇的几个干部借口离开了,接着大青山的几个干部也借口离开了,现场就只留下了王打铁呆瓜一样的站着。

刘云好没生气的对着王打铁喊道:“你怎么还呆着这里?快点出去。”这人真不自觉。

王打铁压下心中走钢丝的感觉,对现场的两个人说道:“我知道两位上级领导的意见不和。。。。。。”话还没有说完,刘云和李远强异口同声地说道:“胡说!谁意见不和了?”

王打铁心中“切”了一声,死要面子!石破天惊的对两个人说到:“我想让贤。”

看到两个顶头上司不解的望着自己,解释着说道:“是这样的,我觉得我的能力有限,而且我以前也犯过错误,所以我觉得自己需要好好的学习,现在机会来了,我可以向桃林镇的同志学习。”

对叶这个折中的办法,刘云和李远强暂时沉默了。思考了几秒钟后,刘云决定退让接受这个折中的办法,一抬头发现李远强也正向自己看过来,两个人从对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答案,刘云笑着对王打铁说道:“你的意见我们采纳了,好样的,难得有你这么看得开的人。”

王打铁给两个上级领导解决老大的一个难题,不过感激之情现在可没有时间来报答,李远强又对着王打铁挥挥手,说道:“谢谢你对上级领导工作的支持,你先出去吧!”

等王打铁出去后,现在就只剩下两个人互相摊牌了,李远强皱着眉头对刘云问道:“你怎么不愿意让钟天祥担任营级干部呢?他是一个人才。”

刘云摇摇头,收起笑脸说道:“他是一个人才,可惜不是军事人才,这就是我持反对意见的最大理由。”

钟天祥可能是一个政治人才,可惜即使是几十年后,GCD创造财富的方式都是错误的,那么钟天祥的理论也就等于是全部错误的,说来说去钟天祥就等于一无是处。

李远强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那么以后我们要多多培养他的军事才能,要不然哪有生下来就会打仗的?”又接着对刘云问道:“那么你为什么不允许让桃林镇的同志编织成第四连?为什么你提拔的干部都没有主见?那些连级干部几乎全部听你的,这算不算是山头主义?”

刘云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原来李远强是害怕自己搞山头主义呀!笑着对李远强说道:“老李呀!这可就是你冤枉我了,我的那些人一个个都是人精,他们见不得有人抢他们的兵源,所以他们一个个希望我站出来给他们说说话,他们就是这个德性。”

李远强思考了几秒钟,“嗤”的笑起来了,大青山游击队里面最贴刘云的也就是马常青和赵延,至于其他的高级干部倒真的是将心思全部放在兵源上,他们这些人谁都想成为主力。

政委和军事主官之间的一场隔阂终于冰雪融化了,刘云和李远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不久,刘云打开房门看到那些高级干部都在外面等着,对他们招手示意他们进来。

等到众人坐定后,李远强大声地宣布道:“任命钟天祥为大青山游击队的副政委,任命韩湖为三连连长,任命沈日飞为一连指导员,同时撤销王打铁三连连长的职务,改任大青山游击区的区长,同时兼任三连副连长。”对于这个任命在座的各位都感到满意。

虽然王打铁在游击队里降了级,但是刘云倒是没有忘记给他一点补偿。王打铁的能力摆在那里,在游击队里面他的能力要比李信强多了,属于埋头苦干型的。那些松炮在整个游击队里面还真的只有他一个人才能捣鼓得出来,而且在游击区的威望也大大的强过李信。

秋山被击毙后,鬼子的大部队在搜山无果情况下不得不灰溜溜的撤退了。

佐佐木坐在办公室宽大的椅子上,已经成为一具冰冷尸体的秋山静野用白布掩盖了起来。佐佐木看着自己的爱将秋山良久没有做声,下面站着一溜鬼子军官,一个个都低着头沉默不语,整个宽大的房间里鸦雀无声。

佐佐木缓缓的抬头,下面站着的中队长、小队长一个个都低着头,见到部下的士气不高,佐佐木轻声喝道:“你们都抬起头来,秋山中佐光荣的战死了,你们为何一个个垂头丧气?”

大角抬头望着佐佐木,一张脸已经曲扭了,咬着牙齿对佐佐木说道:“佐佐木阁下,游击队非常的狡猾,他们没有勇气和帝国军队正面决战,他们是无耻胆小鬼!”大角的话立刻得到了其他军官的一致认同,偷袭实在是太无耻了!依靠偷袭取得胜利更不能容忍。

军官闻讯也纷纷抬起头看着佐佐木,眼神中全部是再战的欲望,佐佐木的左右扫视了一番,下面的这些军官已经被仇恨燃烧起来。

小野向前跨出一步,大声地说道:“佐佐木阁下,我们应该立刻再次出兵,这次我们应该采取晚上偷袭的方式,抓住的任何嫌疑分子都要统统处死!”说到这里,脸色一沉,恶狠狠的接着说道:“那些村民统统的跟着游击队躲到山上去了,如果有可能,我们可以屠村!”

佐佐木暂时没有回答,报复游击队是必需的,可是部下真的要屠村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想到这里佐佐木又有一点犹豫起来,一旦开了这个先例,那么以后的就很难制止了,屠村并不利于帝国的统治。

小野顾不得讲究礼貌,大声地打断佐佐木的沉思,说道:“阁下!帝国军队应该立刻出动,而不是留在这里作无谓的伤感,情阁下早点下定决心,也请阁下派鄙人出征!”

下面的鬼子军官纷纷抬头看着佐佐木,一股股灼热的目光相佐佐木逼视而来,佐佐木见状,嗯!帝国的士气更重要,也许“稍微”教训那些和游击队一个鼻孔出气的“刁民”并无不可。

佐佐木缓缓的将手举起,在空中停留了两秒钟,然后猛地挥下来,决绝的说道:“任命家纳一治中佐为这次作战的指挥官,小野中佐为指挥次官,作战目标为游击队控制的村庄。”

上午回到县城,没想到下午又要出发,刘黑七别提有多痛苦了,这些日本人的报复心还真的不是一般的重,这找小老婆的事情又要耽搁了,这段时间实在是憋得慌!

高杆和刘黑七一样也是心情澎湃,不过他可不是懊恼,而是喜悦得要死,游击队派人给他送来了一百块大洋,面对白花花的大洋,高杆立刻将鬼子的作战意图告诉了游击队,要游击队特别注意鬼子晚上的偷袭,这次鬼子吃了大亏,极有可能屠村。

陈容将幸存的桃林镇游击队员问了一个遍,这些人没有一个能够说得清楚陈大伯是否还活着。美女原本受到重创的心又开始跳动起来!

“你在发什么呆呢?”刘云笑嘻嘻的说道:“我可是看了你好久了!”

“看了我好久了?!”陈容喃喃的说完后,突然脸红了,良久才低着头说道:“我在想我爹,真让人担心,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死活!”

难得陈容有这么温柔,刘云将胸口一拍,豪气冲天的说道:“这有啥难的?我立刻就去布置!”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