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大嫂建厕所

tangjia110 收藏 0 52
导读:邹大嫂建厕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莲花山下有个洼里村,村里住着个邹大嫂大名儿叫邹桂花。其实在我们这一带的山村,女的一旦嫁了人,自个儿的名字就丢了,常被唤作“张三家的”或“李四屋里的”,可惟独这个“邹桂花”虽然只是个长相稀松平常的庄户娘们儿,但是她的名声响当当的,在方圆几十里的村村落落里愣是盖过了镇长的名气,你知道为啥?说出来真是有些难为情,邹桂花的名气竟然跟家家户户都离不开的“茅厕”有关!

邹大嫂这人打年轻时就勤快.精明,刚嫁到洼里村那会儿,家里穷得只有三间小破屋,院落也不大。她把东边的地刨了刨栽了两畦子韭菜,一畦子扁豆,院中间留了条窄窄的过道,又和丈夫一起挖土和泥推石头,在西边垒了个猪栏,靠猪窝南面搭了个羊圈。做好了这些活儿,她立在过道里犯起了难:哎呀!这院子实在太挤巴啦,根本就腾不出闲地方盖茅厕!

邹桂花不愧是邹桂花,她只难为了一霎霎,很快就想出一个别人想都想不到的好办法:干脆把猪栏当茅厕不就得了!她掰着手指头自言自语地数落:“这样弄法好处可真是多了去喽!一来节省了地盘儿;二来嘛人解完手,猪立马凑上去吃它个干干净净,倒省下掏粪的工夫啦!嘿嘿嘿......”她忍不住抿着嘴偷偷地乐。

打那以后,邹大嫂一家入厕一律跳猪栏,赶上栏里的猪老实倒也弄不出多大动静,可有时买了霸气点的猪“咴咴咴”地直叫唤,看来人蹲下身,便急巴巴地凑过去撅着猪鼻子拱来拱去让人不得安生,解手的气不过,只好折根树条子来回往猪身上抽打,挨了打的猪愤怒地“嗷傲”直叫,左邻右舍的光听动静就知道有人上茅厕。要是哪天不小心吃坏了肚子,邻居刘山家的准会在墙那边“嘎嘎”笑着拽过话来:“婶子哪,你今天都跳了八次猪栏啦,再不快去拿点ppa吃,当心把肠子拉出来呀!”

后来,村里有位爱拿人耍笑的陈拐子就编了几句顺口溜:

奇怪奇怪真奇怪,

邹大嫂家真奇怪,

上厕所,

提根棍子把猪踹!

邹大嫂的丈夫听了人家的编排脸上很是挂不住,邹大嫂就劝他:“让他说去!换了他只怕还想不出俺这个好招法!哼,咱家院里的菜多得吃不完哩!他陈拐子能不眼馋?有好几回他还涎着脸皮问俺要来!”

一打眼的工夫十几年就过去了,邹大嫂家翻盖了五间新瓦房,日子越过越风光,丈夫便和她商量:“小进他娘,现如今咱家的院落宽敞得可以骑车哩,咱也盖处厕所吧,省得老被人笑话。”

邹大嫂一摆手:“不盖不盖!这么多年过下来都习惯了,俺觉得这样就不孬!”

在县城上高中的儿子小进也来劝,邹大嫂笑嘻嘻地说:“反正你住校,在家能呆几天?再说啦,等你考上大学,城里的高级厕所有得你用!

儿子一撅嘴:“那要是考不上呢?“

“俺家小进考不上,那咱县里能考上几个?真是的!”邹大嫂拍拍儿子的头,“说实话,俺就没打你考不上的谱儿!”

父子俩劝不进去,只好作罢。

几年后的一个夏天,在省城上大学的儿子回家过暑假,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位叫陈颖的青岛女孩,长得可俊啦,把个邹大嫂喜得抓着人家的手半晌不舍得松开,趁女孩去院里的空当儿,邹大嫂喜滋滋地对小进说:“俺儿子就是有能耐,把个青岛媳妇领咱家来!”儿子脸一红说:“娘,你小声点,成不成是以后的事,她这次只是来玩玩的。”

邹大嫂当下就有些紧张:“要是不成那多可惜!你好好陪人家出去转转,俺和你大在家给你们做桌儿好吃的。”

快天晌了,小进陪陈颖从外面回来,邹大嫂手拿毛巾从屋里乐呵呵地迎出来:“闺女,快去洗把脸吃饭喽。”

陈颖左瞅瞅右看看,小声问:“大姨,厕所在哪里?”

“啊,忘了和你说,这不,在那边。”邹大嫂把陈颖领到猪栏外。

“厕所在这里面?”陈颖惊讶地瞪大了双眼,“里面.里面有猪呀。”

“你别怕,猪……猪不咬人。”不知为什么,这么多年来,邹大嫂第一次感到有些难为情。

小进在远处看见这一幕,“噌”地窜屋里去了。

“你要是害怕,俺陪你进去?”

“不用不用,您去忙吧。”陈颖红着脸,撩起裙摆,小心翼翼地跨了进去。

忽然,只听一声惊叫,满屋子的人都闻声跑出来,就见陈颖磕磕绊绊地从猪栏里往外逃,裙子下摆脏乎乎的。原来,陈颖刚进去,那猪见是生人进来,就凶巴巴地窜上去把她一下子拱倒在地。

见那么多人围过来,陈颖又羞又恼,“哇”地一声哭着跑进屋里,小进恼火地瞪了娘一眼也跟了进去,邹大嫂站在院里尴尬地搓着手,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丈夫头一回冲她发火:“都怨你!我早说盖厕所你不偏听,这下可好!”

邹大嫂急得直跺脚,这时,陈颖背着背包从屋里跑出来,小进跟在后面拽着她的胳膊不撒手。陈颖抽抽嗒嗒地说:“我不想呆在这儿!什么怪事啊,竟然连厕所都没有!”

邹大嫂泪珠子都掉下来了,她一把抓住陈颖的手,说:“闺女,真是对不住,真是对不住,都怪俺,俺说什么也不放你走,你好歹留下来,俺立马找人盖,保证不比你们城里的差!”

当天中午,邹大嫂就找来村里的建筑队,她对领头的老李说:“他大爷,你以前在咱县里的建筑队干了好些年,见的世面多,俺找你给俺家盖一处咱村里拔尖儿的厕所!”

老李拍着胸脯说:“放心吧,到时保管让你一看就后悔——后悔没早点儿盖!”

厕所竣工这天,是邹大嫂家最热闹最扬眉吐气的一天,在“大地红”噼噼啪啪欢快的爆响声中,来看新鲜的.凑热闹的挤了满满一院子,刘山家的挤进去参观一番,出来冲邹大嫂直嚷:“婶子,你这成心气俺咋的?弄个厕所还地面铺瓷砖墙上贴马赛克,明晃晃的把俺家的比衬得多寒碜!还有哇,那个水笼头可别把废水冲到俺家天井里!”

人群里爆发出一阵哄笑声,没等邹大嫂接上话,陈拐子凑上前去大声说:“你就别瞎操心啦!人家邹桂花才不舍得把肥水流到外人家呢,没见猪栏下面挖了个大池子吗?邹桂花那勤快劲儿,就等着攒足了肥料长庄稼吧!”说到这儿,,又回头冲邹大嫂一挤眼,“小进他娘,往后啊,可再也不用‘提根棍子把猪踹’啦!”

“哈哈哈哈……”欢声笑语在农家大院里经久不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