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26/


德军在前线全面崩溃产生的一个副带影响就是凯特尔元帅的心脏病复发,被迫住进了医院,而他也把手里的总参谋长职权交了出来。出人意料的是,德国元首并没有撤消凯特尔的总参谋长职务,而是亲自指挥统帅部!

最初,很多人对德国元首的举动很不理解,特别是对明帝国的官员来讲,一个政治家去干一个军事家的工作,这本身就是在拿一个国家的命运冒险!当然,这也是因为明德两国的军政体系不一样所导致的。比如,明帝国的实际军队指挥权是在陆军司令部与海军司令部的,而负责这两个司令部的分别是陆海军司令。虽然,首相是军队的最高司令,但是首相并不指挥军队作战,而是由两名司令向首相负责,代替首相的军事指挥权。而在德国则不一样,平时,德国是由国防部统一管理三大军种的,而战时,则由总参谋部(统帅部)负责指挥具体的作战行动,而在这其中,国家元首都是最高军事统帅,所以,德国国家元首干预军队的指挥工作,这也就成为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了!

“现在,法军已经将战线推进到了不来梅,奥斯纳布吕克与盖尔兴基一线,我们的西部国土基本上沦陷了,而且法军仍然在继续向东,向南推进,最近,他们的一支装甲部队也已经开始向北推进。我们部署在这一地区的部队虽然还在继续抵抗,但是基本上都是孤军奋战,不会有太大的希望。而昨天,统帅部已经下达了撤退命令,我们准备在……”做介绍的是指挥参谋部参谋长约德尔大将,在凯特尔元帅离开了统帅部之后,几乎所有的作战指挥工作都由他负责!

德国元首粗鲁的打断了约德尔的发言,很愤怒的说到:“将军,是谁下达撤退命令的?是谁让你们放弃我们的国土,是谁让我们停止抵抗的?”

“元首,这是凯特尔元帅在此之前做出的决定!”约德尔感觉到背上冒出了冷汗,此时,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因为元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军事家,并不知道撤退是为了保存实力,是为了今后更好的战斗,而这绝对不代表着放弃与背叛!

“元首,凯特尔元帅的决定是正确的,此刻我们如果不撤退的话,那么西方集团军群很有可能被法军包围,并且给消灭掉,我们必须要建立新的防线,而保存部队是建立新防线的基础!”这时候,陆军司令冯.布劳希奇元帅站出来为约德尔说话了,其实任何一个将军都明白,如果此时还不做出撤退的决定,那么德国最精锐的部队都会被消灭掉,而要建立新的防线,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德国元首的目光落到了陆军司令的身上,看得出来,他的火气正在消退,神色也逐渐恢复了正常,过了一会,他才问到:“布劳希奇元帅,你的其他部队现在在干什么呢?”

布劳希奇很镇定的回答到:“元首阁下,现在南方集团军群的第8集团军,第10集团军以及第4航空队正在前往法兰克福布防,而北方集团军群的第3集团军与第1航空队正在前往汉诺威布防。我们将在汉诺威到法兰克福这条线上建立新的防线,在这里阻挡住法军的进攻,并且消耗法军的进攻力量,为最终……”

“布劳希奇元帅,难道你们准备放弃我们1/3的国土吗?”德国元首的火气又上来了,这只能让所有人认为他是一个蹩脚的领袖,或者是一个爱表现的白痴!

“不,元首阁下,我们撤退不代表着放弃,现在我们必须要首先抵挡住法军的进攻,并且消耗掉法军的有生力量,然后我们就将发动反击,我们正在进行动员,只要动员完成,那么法军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有十足的把握战胜敌人!”

“很好,那就这么办吧,我希望最终陆军能够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德国元首态度上的突然转变让很多人一时都无法适应,但是至少现在很多人都已经不再感到害怕了。“希莱姆,你们党卫军的准备情况怎么样了?”

“元首阁下,党卫军已经有两支部队投入了战斗,现在正在不来梅附近阻挡法军的进攻,我们还将投入更多的部队,党卫军誓死捍卫帝国与元首!”希莱姆在说话的时候,腰身挺得笔直,让人怀疑他的肌肉是不是已经僵化了!

这时候,德国元首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那我们就组织防御吧,不管怎么样,我们必须要在汉诺威到法兰克福这条防线上制止法军继续前进,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们都要在这里坚持住,德国的希望就寄托在各位的身上了!”

说白了,这个自视聪明的德国元首其实并没有在军事上做出什么有见地性的决定,出了下达一番没有实际意义的命令,并且给人一些紧张的感觉之外,他在统帅部的贡献是可以忽略不计的。现在,即使是凯特尔元帅已经病倒了,但是在约德尔大将的主持下,德国统帅部仍然按照规律有条不紊的运转着。也许,这些德国人的骨子里面天生就有这种遵从规律,按照规律办事的基因存在吧!

一路上,古德里安的部队没有遇到多大的麻烦,虽然大批德军正在朝着多特蒙德的方向前进,但是看得出来,这些从前线战场上溃退下来的士兵至少在精神上已经被击溃了。相比起古德里安这支部队高昂的士气来讲,那些德军官兵也许还算上上是军人吧!

部队进入多特蒙德之后,古德里安就着一名参谋去了当地的防御司令部,而当他看到这里的情景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少尉,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古德里安一把抓住了一名正要匆忙离开的军官。

那名陆军少尉原本还很不耐烦,但是一看到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名少将,而且身后还跟了个壮得像头熊一样的警卫之后,才很不情愿的说到:“将军,难道你不知道吗?统帅部已经下达了撤退命令,我们将放弃这里的防御,到瓦尔堡去,在那里建立新的防线!”

古德里安一惊,手一松,就放走了那名惊慌失措的军官。这里已经人去楼空了,而且撤退是相当慌忙的,地上散落着大量的文件,甚至连电话线路都没有来得及拆掉。显然,德军被击溃了,那种被消灭的恐怖感觉让德军失去了战斗下去的意志,而且这不是有纪律的撤退,而是溃退!

古德里安的心里升起了一种不安的感觉,他能够理解统帅部的决定,但是他难以相信,在这种情况之下,在部队已经失去了士气,已经没有了战斗下去的决心,而且只想着逃命的情况之下,他们能够在后面的防线上站稳脚跟!法军的进攻速度太快了,也许,德军还没有建设好新的防线,就已经被追上来的法军所消灭掉了吧!

必须要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古德里安心里默默的想到,但是他现在手里仅仅只有2个团,如果有两个坦克师的话,他会努力着去做一些尝试,至少不是仓皇的撤退,但是2个团能够有什么样的作为呢?

“将军,将军!”古德里安正在沉思着的时候,一名通信兵快速的跑了过来,“将军,收到统帅部发来的电报了!”

古德里安从自己的思维走清醒了过来,然后点了点头,就朝门外走去。大街上,他的部队已经在路边列队等着他了,比起其他撤退的军队来讲,古德里安的这两个团的纪律是最好的,但是也看得出来,巨大的恐慌已经影响到了这些才打了一次胜仗的官兵,很多士兵都疑惑不解的看着他们的将军!

“凯特尔元帅病倒了,现在担任指挥工作的是元首本人,但是实际上,是约德尔大将在管理统帅部!”二团长在门边等着古德里安,并且迅速的向他介绍着情况,“现在,统帅部已经决定放弃在前线的抵抗了,将在不来梅到法兰克福这条线上建立起新的防线来,大部分部队都在撤退,不,也许应该说是溃退吧,将军,我们应该怎么办?”

“统帅部有详细的命令吗?”古德里安点上了烟,看着那些眼神中写满了迷茫与不解的士兵,他知道,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来提高部队的士气,让士兵们重新燃烧起战斗的激情!

“不,好象统帅部把我们给遗忘了,我们收到的只是面向所有部队的电报,并没有给我们任何命令!”二团长的话说得很小声,只让古德里安一个人听清楚了。

古德里安朝这个机警的少校微笑了一下,然后走到了阶梯下面:“如果照这个样子撤退的话,我们也许要一路退到柏林去了,少校,我们应该要想办法来阻止这一切发生吧!”

少校愣了一下,这是将军第一次以商量的口吻与他说话,但是他很平静的回答到:“将军,我们都听从你的指挥,这一切由你做决定吧!”

“那我们就不向东走,我们应该为祖国争取到更多的时间!”古德里安跳上了自己的装甲指挥车,“现在,我们先去寻找补给物资,另外,如果有成编制的步兵与炮兵的话,那就把他们接管过来,我们需要步兵与炮兵的配合!”

没人能够改变古德里安的决定,落日之下,当大量的德军部队向东撤退的时候,这支坦克部队开始向西前进了。古德里安没有想到自己会从这次的战争中幸存下来,当时,他唯一想到的是,他们的行动,能够为后方的防御准备赢得更多的时间!

蒙绍北面,当罗敬勇上尉做出了决定之后,全连的官兵都立即行动了起来。夜幕降临之后,虽然法军的炮击显得更为密集,但是他们的地面部队停止了前进。此刻,德军正在组织部队进行反击,而罗敬勇他们绝对不想跟这帮德国人一起去送死,难道光凭手上的步枪,以及几枚手榴弹,就能够去与法国的坦克与大炮拼命吗?

部队在树林里默默的前进着,出发之前,每个士兵都得到了命令,前进的时候必须要非常的安静,不能发出任何响动。当然,他们也不得不抛弃了所有的车辆,每个人只带着一把步枪,150发子弹,两枚手榴弹,以及足够维持3天的干粮。而连队里的迫击炮等“重”装备全被抛弃掉了,在罗敬勇看来,那些东西只能够给他们增添麻烦,对撤退没有任何的帮助!

士兵之间保持着1米到2米的距离,当前面的人突然停下来的时候,不至于使后面的人撞上去。罗敬勇迅速的跑到了队伍的前面,对负责令对的郭家安问到:“怎么停止前进了?”

“黄伟让我们停了下来,他现在上去了,也许是法军的巡逻兵!”

罗敬勇点了点头,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现在部队处于两支法军的中间,如果行踪暴露的话,他们也许一个人都逃不出去!而且郭伯雄显然也非常的紧张!

很快,前面传来了三传两短的鸟叫声,这是代表安全的信号。罗敬勇拍了下郭伯雄的肩膀,然后朝前面走去。

“妈的,一堆杂草,还让我以为是法军的暗哨呢!”黄伟一副心理很不平衡的样子。

罗敬勇点了点头,平静的说到:“小心驶得万年船,好了,你继续在前面探路,我们继续前进!”

其实,当天晚上,法军并没有想到要在两支部队的阵地之间安排巡逻部队,因为白天的战斗太激烈了,大多数法国军人都感到很疲惫,同样的,对方顽强的抵抗,让法军的指挥官认为这里的部队不会逃跑。所以,罗敬勇他们的撤退行动是有惊无险。天亮之前,他们向东走了20公里,并且达上了一列撤退的德军的便车。此时,西方的战斗还在继续进行,只不过,这支明帝国的军队已经脱险了!

士兵们一坐上卡车就昏昏糊糊的睡了过去,大家都太累了,罗敬勇也靠在了吉普车的扶手上睡着了。他们几乎在死亡的边缘走了一圈,而现在,所有的士兵能够想到的只是到后方一个安全的地方睡个安稳觉,如果能够吃上一顿热饭菜,并且洗上一个热水澡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只不过,让这几百名明军官兵都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要想洗上热水澡,那还得等到2个月之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