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系列——原子弹的阴影》(完整版)(转)

clm4899 收藏 20 78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伊恩·弗莱明 著

--------------------------------------------------------------------------------



第01章 “忙里偷闲”

第02章 不祥之兆

第03章 遭人暗算

第04章 以牙还牙

第05章 魔鬼党

第06章 杀一儆百

第07章 阿米加计划

第08章 千钧一发

第09章 报应

第10章 深夜“捞宝”

第11章 浪漫温情

第12章 神奇的“手表”

第13章 深入虎穴

第14章 梦中的鲨鱼

第15章 试探

第16章 海底探险

第17章 发现尸体

第18章 两情相悦

第19章 爱恨交织

第20章 甲板倩影

第21章 可能叛变

第22章 追踪歼敌

第23章 海底对攻

第24章 邦德放心



第一章 “忙里偷闲”


星期一清晨,帕克勒豪华公寓里。五月的细雨敲打着在窗户上,淅淅沥沥的雨

声搅得詹姆斯·邦德心里郁闷不堪。这段时间他过得很窝火。工作枯燥乏味,不是

在那堆讨厌的文件上划划数字,就是胡乱修改那些难处理的稿件,要不就是在电话

上与那些毫不客气的部门官员争吵,然后愤愤地撂下电话。身体状况也不太好,头

痛,恶心,关节僵硬。咳嗽时,他却更加猛烈地抽烟喝酒,于是便加倍地恶心头疼。

邦德真盼望发生什么奇迹,否则他都快闷死了。邦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吞下了两

片药。


电话铃响了,洪亮的铃声表明电话是总部打来的。


不一会儿,邦德忐忑不安来到了总部八楼M 局长的办公室。他拉出椅子,坐下

来,看着局长那双冷静、清澈的灰色眼睛,希望能从中读出些什么来。


“早上好,詹姆斯。对不起,大清早就把你叫起来,主要是想让你避开交通高

峰期”局长声调平缓地说。


邦德不再那么紧张。每当局长叫他“詹姆斯”,而不是“007 ”时,就意味着

要和他谈私事,而不是公事。从局长的声调来看,他并不准备宣布某种重要的、激

动人心的新闻。他看着邦德,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关心、友好、甚至宽厚的神情。

“好久没有看见你了。你身体还好吗?”局长手里拿着一张表格,好象要宣布那上

面的内容似的。


邦德疑惑地看了看那张纸,一面回答道:“局长,我很好。”“是吗?


这可和这张报告不相吻合。这是关于你上次治疗的报告,你也许想听一听它是

怎么说的吧?”局长颇为友好地说。邦德疑惑的目光已经变为恼怒。他强压往怒火,

说:“局长,请你读一读吧。”


局长审视地看了他一眼,拿起那张表格读道:“该官员身体基本健康,然而他

的生活方式急待改进。他自己承认,每天吸60 支香烟,而且都是尼古丁成份很高

的巴尔干香烟,喝半瓶60 至70 度的白酒。经过检查,他的健康有继续恶化的征

兆。舌苔很重,血压高达160/90,肝脏未扪及。身上出现了一些纤维小瘤。自述枕

骨神经疼痛,大多角骨肌肉痉挛。建议该官员过一种有节制、有规律的生活,并且

休息两至三个星期。”


局长读到这里,把报告丢进待发的文件格子里,严肃地看着邦德,说:“詹姆

斯,由此看来,你的健康状况并不那么乐观。”邦德尽量控制住自己,答道:“我

非常健康,局长。偶尔的伤风感冒谁都会得,阿斯匹林和热水浴就可解决问题。至

于纤维瘤,打高尔夫球的人都有。”


局长仍然很严肃,“这就是你的毛病,詹姆斯,以为一吃药就病痛全消。


殊不知,药物并不能除根,只能起减缓的作用。其结果是引起慢性中毒。所有

的药物都有副作用。我们吃的食物也不例外:精白面包、精制糖果、人工饲养场的

牛奶,等等。凡是精制加工的食物,都会改变其本质。”说到这里,他翻开一个笔

记本,看了看,又说:“你知道我们吃的面包除了面粉,还有什么吗?有大量的白

垩,还有苯过氧化物粉末、氯气、氯化铵和铝。这些你都不知道吧?”







邦德被弄得莫明其妙,只好警惕地说:“我不经常吃面包,局长。”也许吧。

但你总要吃磨好的麦子做成的食物吧?你要吃进多少酸乳酪?多少不加工的蔬菜、

胡桃和新鲜水果?”邦德忍不住笑了起来:“事实上,这些东西我都不喜欢吃,局

长。”“没有什么好笑的。我说这些,只是想让你明白,对于健康,除了自然疗法,

别无它法。幸好,”局长的双眼这时热情地闪动了一下,“在英国,自然疗法是我

们能做到的。”


詹姆斯·邦德奇怪地看着局长,心里直纳闷局长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未老先衰

了吗?但是,此时此刻,局长看上去比任何时候都健康。红光满面,神采飞扬,冷

酷的灰眼睛犹如水晶一般亮泽。邦德真给搞糊涂了。


局长合上笔记本,把报告塞回文件格,准备结束这次谈话。他兴冲冲地说:

“好吧,就这样决定了。莫尼彭尼小姐已为你预订好了一切。你去休养两星期,出

院后,保管你有一种全新的感觉。”邦德愣住了:“休养?住院?


在哪里,局长?”


“布莱顿新式疗养院,在索塞克斯郡的华盛顿城附近。那里设备先进,环境宜

人,还有草药花园。院长姓乔恩,六十五岁,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起码年轻二十岁。

他会很好地照顾你。家里的工作我会安排009 去负责,你安心疗养,不要担心。”


邦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说:“局长,有没有搞错?我身体好得不能

再好,有治疗的必要吗?”


局长不高兴了。“007 ,你说没必要?那张报告该作何解释?”邦德无话可说,

只得怏怏走出房间,轻轻关上房门。


门外,迎接他的是莫尼彭尼小姐那温柔的目光。


邦德狠狠地在桌上擂了一拳:“真见鬼,这老头是不是疯了?好姑娘,快告诉

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偏要叫我到那疯人院去?”莫尼彭尼小姐对邦德

崇拜得五体投地,自然愿意把一切都透露给他。她说:“前段时间局长患了腰部风

湿疼。他的一个医生朋友告诉他,布莱顿疗养院很不错,住一个星期只花十几个几

尼,比在伦敦一天花的钱还少。他那位朋友还告诉他,干我们这一行的人同摩托车

一样,需要定期进修理房。你知道,局长向来喜欢标新立异。他到那里住了十天,

回来后,简直被那地方迷住了,高兴得就跟返老还童似的。昨天,他同我聊了很久,

全是关于那地方的事。今天早上,我从邮局取回了许多罐头糖浆、麦芽之类的东西,

给我的卷毛狗吃还差不多。总之,”彭尼神秘地笑一笑,继续说:“当他一听说你

在用药时,便马上让我安排你去疗养院。”这时彭尼脸上闪过一丝忧虑之色。“詹

姆斯,你抽烟喝酒真有那么厉害吗?那样对你没有好处,你自己心里也明白的。”


邦德控制住自己,若无其事地说:“我就爱痛痛快快地喝酒。至于抽烟,我两

手空空,不抽烟干什么?”


彭尼的小嘴噘了起来:“我从没听说过双手空着就非得抽烟。”彭尼,好姑娘,

不要这样说我好不好?今后,我还不知要听多少责备话呢。”邦德闷闷不乐地朝门

口走去。



第二章 不祥之兆


英国南部的乡镇布莱顿镇上的新式疗养院里。院长把填好的单子递给邦德,说

:“就这样吧,邦德先生!经过全面检查,我发现你血压偏高,脊椎有点变形,右

后股骨后倾。不过这些都是小毛病,只要经过两个礼拜的疗养,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治疗的重点是骨骼方面。你只要经过短时期的‘拉骨机’整形,按摩,土耳其浴,

还有严格的节食与充分的休息,那么出院之后肯定跟以前判若两人。你马上就可以

开始治疗程序,请你先到治疗部去。”


“谢谢你,乔恩院长!”邦德接过单子看了一看:“什么是‘拉骨机’?”


“一种机器,可以伸展你的脊椎骨,对你很有好处。”乔恩院长说:“爱开玩

笑的病人替它起了个外号叫做‘刑台’,你可别放在心上!”“好的。”


邦德说着,半信半疑地走出了院长室。走廊上挤满了坐着的或站着的清闲病人。

邦德从他们中间穿过,走出了这座房子,心里还在埋怨M 局长。真不明白局长为什

么非要他到这个清闲得象一座养老院的地方,来受两星期的什么治疗呢?他分明什

么病也没有,只是最近多吸了点烟,多喝了两口罢了。唯一使他难过的,是他近来

在坐办公室坐得太久。他是个冒险家,习惯于惊险刺激的生活。可是,最近一两个

月以来似乎“天下”很“太平”,没有他的用武之时和用武之地。于是只好整日坐

在办公室里,简直难以忍受。这还不够,他这最恨“休闲“的人却偏偏被局长派到

这里来“忙里偷闲”,邦德真是满肚子的火气没地方发。邦德一边沉思着这些不愉

快的事情,一边朝那条整齐而狭窄的车道走去。突然,他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他

的思绪又回到现实。定晴一看,相撞的是一位穿白衣的医护小姐。她是由一条茂密

篱笆里匆匆钻出来的。就在她跟邦德相撞后连忙闪开的一刹那,一部紫红色的小轿

车忽然在前面拐角高速冲到这位白衣小姐身后,眼看就要撞倒她。身手矫捷的邦德,

向路边急跨一步,一把抱住这位小姐朝路旁一闪,前轮的挡泥板恰由小姐臀边拂过,

真是千钧一发。一阵刺耳的紧急刹车声耳边掠过,邦德松开手,扶她在路边站稳。


“谢谢你!太感谢了,”小姐一边飞红着脸向邦德道谢,一边急忙回头去瞧是

谁的车子。这时从车上不慌不忙走下一位魁梧的男子,镇静地向姑娘问道:“很对

不起,没伤着你吧?”随即表情一变,以熟人的口气说:“呵呀!原来还是费特琳

小姐呢!你好吗?我的治疗手续替我准备好了吗?”


费特琳小姐惊魂未定,把脸一沉,严肃地说:“康利普,你明明知道这条路上

常有病人跟工作人员在通行,为什么还开这么快的速度?方才要不是这位先生……”

她回转脸来向邦德笑了一笑,“我早就死在你的轮下了。这儿不是有块‘小心驾驶

’的警告牌么?你自己去好好看一看。”“真对不起,费特琳小姐!我跟乔恩院长

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我怕太迟了,所以才这么急着赶来。这次在巴黎游荡了两礼

拜,搞得我浑身酸痛,我需要立刻治疗!”


康利普转向邦德:“谢谢你,先生!你的反应真快。请你们原谅,我先走了!”


康利普抬手打了个招呼,钻进车子急驶而去。


姑娘对邦德说:“我也得赶快走。我本来就已经迟了,再一耽搁更要来不及!”

说着赶忙拔脚就走。邦德与她并排前行。他一边打量着她,一边问道:“你是在这

儿工作的吗?”她回答说她已经在这儿工作了三年,她喜欢这疗养院的工作。她问

邦德要在这里住多久……。两人就这样一边赶路一边谈着。她告诉邦德她很讨厌刚

才开车的那家伙,这位康利普每年必来住院。







他到过远东以及中国,据他讲东方是个很神秘的地方。他好象在一个叫做澳门

的地方做生意。“澳门在香港附近,是吗?”她问邦德。


“是的,邻近香港。”邦德觉得这个康利普那双转动的眼睛时确有一股中国人

的锐气。如果他从澳门来,说不定还有葡萄牙的血统。邦德很想了解一下这个人的

情况。


他们走到了治疗部的人口。“好了,”费特琳小姐说,“我现在得赶紧跑了,

谢谢你方才的救命之恩!”她又回眸一笑,快速朝一间房子走去。邦德目送她远去,

然后走下楼梯,来到底楼,看到有一间房子的门口挂着一面牌子——“先生治疗室”,

他推门进去。不料里面却是一间大厅,躺着的净是光身子的治疗者。一位穿着背心

短裤的男按摩师接待了他,叫他也脱光衣服,在腰间围了条围巾,到按摩台上俯卧

着,接受全身按摩。


邦德从未经历过这种按摩,模模糊糊地,既没感到精神烦恼,也没感到肌肉疼

痛。不一会儿,他听见旁边按摩台上的胖子刚按摩完毕,该轮到另外一个人上去躺

着。邦德听见按摩师对那人说:“请取下您的手表,先生!”


“不必了,朋友!”这文雅、奉承、讨好的声调邦德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是方

才开车几乎撞死费特琳小姐的那康利普。只听康利普接着说:“我是年年都来这儿

的,以前每次来,他们都没规定我一定得脱掉手表。所以,如果你不介意,我情愿

戴着,好随时掌握时间。”“很对不起,先生!你必须把手表拿掉,否则我给你按

摩的时候,它会妨碍你血液的流通。”按摩师的声音既礼貌又坚定。


一阵沉默,很明显那康利普正在强压下怒气。“拿去吧!”接下去是不满的嘀

咕声。


“谢谢,先生。”按摩师满意地替康利普按摩起来。但这件偶然的事却使邦德

心里产生了疑问。按理一个人在按摩的时候,当然该把手表等等一类东西拿掉的,

为什么康利普非要戴上呢?


“请翻过来,先生!”邦德的按摩师拍拍他的后背说着。邦德翻过身子,顺便

瞧了康利普一眼。康利普这时仍然俯卧着,他的左手垂在台边。精明的邦德立刻发

现,康利普戴手表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蓝色刺花,Z 字形,上面还加了两条垂直的

短划。这一定是个秘密暗记,平时用手表掩住不让人们看见。难怪康利普不肯把手

表脱掉。这事倒是很有趣的。这暗记代表着什么呢?


什么样的人才有这种暗记呢?按摩完毕,邦德立刻爬上楼。他知道在门口会客

处有两座公共电话间。他很快进了电话间,叫总机接情报局总部的记录室。


电话一通,邦德就告诉了记录室他的密码,要记录室人员立刻替他查一查,这

刺青是什么意思。约好十分钟以后再打电话听回信。


在电话间里呆了十分钟,邦德再拨电话时,记录室的报告来了:“那个记号是

属于‘红光帮’的暗号,曾在香港出现,但红光帮的总部却是在澳门。


这不是那种普通的半宗教性的组织,而是纯粹的黑社会,所做的都是犯罪的勾

当。他们经常做些贩毒、黄金走私、以及贩卖白人等把戏。你如果有什么进一步的

发现,请通知我们,我们对这件事很感兴趣。”邦德说:“谢谢你!


只要我有详细消息,我一定随时奉告。”邦德沉思着放下电话,心里好奇怪。


红光帮有人潜伏在这个疗养院里?那他到底有什么任务呢?他边想边跨出电话

间。突然,另一个电话间里的人影引起了邦德的注意。咦!那人正是康利普!他背

朝着邦德,手上拿着电话听筒。他进去有多久了?他听到了邦德的说话吗?或者连

邦德打给谁的电话他都听见了?邦德心里一阵紧缩。他知道这种紧缩感正是一种危

险讯号,警告他已经做了一件错事,这件事后面隐藏着杀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