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二集信天游 88.1黄雀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战斗之火,必将越烧越旺。

串本的统治精英对所谓两大渔业集团破坏“既有市场秩序”的事情必定没有什么兴趣去管,甚至还巴不得他们战斗得越惨越好,这样捡便宜的机会也就越大。

而且他们早就已经磨刀霍霍,准备吃掉渔业市场这块肥肉,现在唯一缺少的就是驻军的明确态度了,只要买通了他们,甚至只需要默认或者闭只眼睁只眼也就可以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在勾心斗角的现实世界中,又岂止只有国家才需要合纵连横来获得自己的最大利益,何况在这个尔隅我诈的商业场上。在异常激烈的收购战中,自治委员会主席铃木幸雄派遣自己的副手宫本次郎出来接受记者采访,表示自治委员会希望双方停下来和平商谈收购事宜,仅此而已,再无下文。

而战斗的始作蛹者,也就是串本城市合作商业银行董事长井上木子的父亲井上端午正在和驻军司令密会,谈的是一个关系到井上家族100多年基业的重大问题。

“现在整个银行的股份情况是怎么构成的呢?也就是你们这个银行里面有多少的实际资产呢?”

“这个。。。”

“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问你们家族的实际财产,也就是想知道你们在这个银行里面到到底有多少钱。。。”,张凌风表示了歉意,“这很重要,因为这关系到我们的下一步”

“咳,说实话吧,这家银行是我们家族从一个小小的邮政储蓄营业所办起来的,已经100多年了,才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现在的总有效净资产是800亿左右,我们李家合计33%,闽江社团,也就是何家有15%,大阪的王家有12%,加起来我们三家就是60%,其他的就全部是十几个日本小股东的了,也就是说,我们整个李家在这个银行里面的实际权益就是260亿多一点”,略微有一点得意,整个家族有1亿多欧元,这在哪都是一个富豪啊。

虽然在剔除掉两个妹妹的股份后井上端午实际的财产只有6400万欧元,但是还有没有说出来的投资,比如他们在何家和王家的互持股份中还有大约2000多万。

“哦”,点燃云烟的张凌风并没有什么吃惊的地方,整个家族也才不到两亿欧元而已,这和自己前期的秘密调查结果相差并不大。

有点失望,对方听到这个数字竟然没有一点反应,看来自己的计划还需要改变,井上端午暗自认为对方的心态实在是好,却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本身可以支配的财产就和整个井上家族一样多,所以张凌风自然也就不会吃惊了。

“我的想法是,下一步你们全面放弃这个小银行,我们以另外的手段来补偿你们的损失,当然也包括何家、王家”

这只能是震撼性的消息了,竟然要我们全面放弃???

这是什么意思?

还有,你们占领军用什么来补偿我们三家将近两亿欧元的损失?

“你~~”,强制压迫自己不发火的井上端午猛然抬起头来盯着对方却发现他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只好咽下自己后面的话,等着他说完。

“呵,您先别生气,听我说完以后再提问题好吗?”,浅笑着的张凌风,态度还是很好的。

井上端午止不住暗自又埋怨了自己一下,怎么就这样呢?连个年轻人的话没听完就想发火。

“是这样的,我们的计划是把这个渔业市场上的火点起来之后呢,你们不要管后果,直接给联合集团大量的信贷支持,而且应该是无抵押的信用贷款,投放下去让这把火再旺点。下一步,我们还计划用你们去挑动农产品收购,这个需要的收购款项就更大了,也就是说你们至少需要投入3000亿以上的资金进去把串本的农渔市场给翻过来,让垄断组织和小企业最大限度地提高成本,然后你们就。。。宣布破产”

好好想想哈,这个理论是不错,虽然城市商业银行是一个地方非上市的小金融企业,但已经接受总存款就有2000亿以上,再同业拆借一点,短时间内3000亿肯定可以办得到,而且这样一来串本市民将遭到洗劫,3000亿存款全部成为飞灰不说,再加上间接的消耗和损害,串本至少要遭到40亿欧元以上的损失,35万串本人~将人均损失掉10000欧元以上的财产。呵呵,你们可真毒啊,这样不知道要破产多少家小企业,又有多少串本人将流落街头。

“所以,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击垮这些个小企业,而大量失业人口将泛滥在串本的街头巷尾,我们,也就可以以更加轻松的条件招募日本女性到中国去了”,说这话的张凌风就全然没有人口贩子的愧疚感。

“可是,我们的。。。损失怎么来弥补呢?”,还是没有说到正题上,可你们用什么来偿还呢?虽然从内心里说我愿意执行这个方案,但是。。。

“有三个办法!第一,你们可以开办一家介绍妇女到大陆去的公司,有了我们的帮助,你们今年至少就能够招募到两万人以上,每个人就算只收1000欧元的净费用,也就可以找回2000万欧元,而且我保证你们免税,当然,这只是个小生意。”

哦?两千万都是小生意?

井上端午有了兴趣,点点头,示意继续。

“呵呵,第二,就是妓院!诶,您别生气,这就是非常有效的一个手段。您先听我说,后天,本州自治委员会将正式发布《关于严厉惩治无照商业性工作者》的法令,也就是说,本州地区的所有妓院要重新从本州自治委员会获得许可证才能继续营业。而全本州将永远都只发300个牌照出来,我呢~可以帮助你们获得三个正式牌照,也就是说,你们三家都可以在当地公开垄断经营这个行业,这其中的巨大利润我想您是应该清楚的”

这个手段很龌鹾,占领当局肯定是要和本州自治委员会来平分这个行业的利润,不过,这个办法也实在是太。。。而且要我们家族来当鸡头来挣钱?这。。。这。。。“还是让我再听一听你的下一个办法吧”

“呵呵,好,我先问您,什么是日本最发达的产业,我是说剔除色情和AV行业以后”

“嗯~~”,想了半天实在说不上,“应该说其他的产业都差不多吧”

“不,是赌!”

“赌?”

“对,就是赌!日本的赛马,赌狗业都很发达,也就是后天,同时公布的法令将取缔掉现有赌博行业全部重新登记但涉黑场所将全部剔除掉,自治委员会也将在近期开展对日本暴力团和黑社会的全面扫荡。以后也将重新发执照,日本三岛合计仅有12张赌场、赛马和赌狗牌照还有两张彩票公司牌照可以公开营业,而全本州只有8张赌场牌照和一张彩票牌照,而且一旦注册将永远不再增加也不能迁移”

这太过分了吧?不仅要公开开禁,还要吃上一口,占领当局也太黑了吧?但是,这个利润也实在丰厚,有了这个垄断行业经营权,小小的两个亿还不是小事情?

不过,你。。。能够拿到这个牌照吗?

整个本州才8张赌场牌照,当然,彩票这个东西不是井上家族就可以经营得了的,这只能是具有全国性分支机构的企业才行,对于这个,多数的日本企业都是啃不动的。

似乎是对井上端午的态度有所预期,张凌风打开柜子拿了两个红色封皮的本子轻轻递给井上端午。

翻来一看,哦,本州自治委员会主席川崎南记亲自签署的《本州博彩业经营许可证》和《本州商业性工作机构经营许可证》,下面还盖着鲜红的大印,唯一的遗憾就是企业名称和时间没有填而已。

这是三天前到东京“述职”的时候私下从陈克山那缠来的许可证,而赌牌占领当局只有4份,结果被张凌风近水楼台就先获得了一个。

“这个。。。”,井上端午已经开始犯迷糊了,对面这个年轻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要说妓院牌照肯定好拿,但是这个赌牌就可以充分显示出他是一个不得了的人物,连还没有公布出来的东西都可以拿到手,他的背景也实在太深了点吧?

“当然,你们独自在这里经营肯定是不行的,还是需要和串本的政治人物进行合作的,我想,这三个办法应该可以保证在一年内给你们挣两亿欧元回来,至于以后的利润。。。那就全看你们自己的了”

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井上端午连忙答应,“。。。不过我还是需要与何王两家一起商量一下才行,我。。。明天,不,我马上就把他们叫来一起商量”

“不用,不用,我10点已经给他们电话了,估计他们马上就要到了。你们三家下午立即商量好给我一个答复,晚上我就把铃木给叫来,至于股份怎么分你们就自己谈,我们驻军就算10%的干股吧”

“应该的,应该的”,别说10%,就是20%也是应该的,在整个纪伊半岛上我们三家将成为集黄、赌和人口贩子的垄断经营集团,这样的利润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地方商业银行,就是给我10家也不换。天啦,帮助祖国一个小小的忙就可以获得这样丰厚的回报。。。我都要感动得痛哭流涕了。的确,小银行有什么好,天天胆战心惊的生怕被别人吞并掉还要防备经营风险,哪比得上这三个行业来钱啊?

“我还是要提醒您一句,妓院和赌场都需要地方政府的大力帮助才能正常经营,请一定要把铃木他们给拴进来,当然,自己也不要吃亏,而且钱这东西哪里挣得完呢?”,看见对方似乎很激动张凌风就稍微点了一下,这让被对方猜到心思的井上端午老脸一下都红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