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九十六章 春节记事

龙居士 收藏 9 174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九十六章 春节记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在X市当小学教师的龙居士的妹妹终于在大年三十赶回了家。妹妹的到来,给家里又增加了新的欢乐。

龙母嫌龙妹回家晚了,责道:“还记得妈啊?”

“妈,学校忙啊,老师又太少!”

龙居士搜索了一下,历史上这个时期妹妹的资料,笑道:“是不是忙着谈恋受?”

“你怎么知道?”话一出口,妹妹脸就红了,自知失言,嗔道:“哥哥,坏死了!”

“唉——真是女大不中留啊!”龙母摇头笑道。

“我不仅知道你在谈恋爱,还知道你的对象是谁?”龙居士狐狸似的笑道。

“切,我才不相信你什么都知道。”

“他的名字,论笔画是不是天下最简单的?只有三笔!”

龙妹从小就爱上了教师这个职业,当她还是小学生时,就搬了张椅子,一本正经当起小老师,长大后,如愿以偿的考上了师范,并且出人意料的当上了班长,入了党,后又以特优生毕业,分到X市当小学教师。

龙妹和罗莉一样,从小就是美人胚子,都梳着两条羊角辫,扎上两只小蝴蝶,两人追逐嬉戏的时候,犹如花丛中的群蝶乱舞。长大后,身材高挑,曲线玲珑,越发的楚楚动人,暗恋他的人不计其数。这其中甚至包括她的老师。可她谁也看不上,最后不顾家里人的反对,出人意料的嫁给了丁一,一个自称是警察的保安。

“哇,哥哥,你是不是神仙啊?”

“嘿嘿,哥哥不但知道他的名字,还知道他的一切。听哥哥一句劝,别理那个丁一,他是个无赖!”

“别乱诋毁人!”龙妹生气的嘟起了嘴。

“你不相信?”龙居士搜肠刮肚将他所知道的丁一所有资料一一道出,为了增加真实性,还掺杂了很多杜撰的东西。

龙妹听完,噗哧一笑:“哥哥你好厉害啊,连别人三岁时掀女孩子的裙子,四岁时偷看女生洗澡,五岁时抢别人棒棒糖吃,六岁意图强奸未遂都知道,我真是服了你!”

龙居士嘿嘿冷笑几声,掩饰过自己的尴尬,“总之他不是好人,以后少跟他来往!”

“切,家长作风,和爸爸一个样!”龙妹伸出小姆指,鄙视了一下龙居士。过后,又歪着头,斜视道:“妹妹现在好穷啊,一个月才二三百元的工资,又经常被拖欠工资。找个老公就有地方吃饭了,没了‘长期饭票’,我找谁吃饭去?”随后两眼露出狡黠:“要不,哥哥你养我?”

听到妹妹的话,龙居士一阵心酸,这句话表面看来是玩笑话,其实玩笑话中也有八分真,妹妹之所以不顾一切的嫁给了丁一,其实这里面,面包成份多于爱情成份。很大程度上她都是被逼的。为生活所迫。

“哥哥又不是你的老公,才不养你。”

“……”龙妹目光暗去,泪花在眼眶中直打转。

看到妹妹的泪花,龙居士暗道,果真如此,表面上嬉笑的妹妹,其实日子过得很艰难。

“哈哈,看你急的!”龙居士笑道:“从下学期起,你来子校上班吧,哥哥给你的工资涨十倍!”

“子校?”龙母问道:“子校原本就超编了,如果不是这样,你妹妹也不会被分到那么差的学校去!”

龙妹刚毕业的时候有三处可去,一是子校,二是市小学,三是X市。最好的去处是市小学,待遇最高,收入稳定,可惜要二万块的就业费。子校超编,不再接收任何人。不得已去了X市。X市就靠四大厂撑着,但这四大厂的工人都靠一百多元的低保艰难度日,哪供得起孩子上学?所以X市的小学基本上都空着,一座可容纳一千多学生的校园,最多只有几十人来上学,连带着教师的工资也发不出去。

龙居士见母亲和妹妹都不信,只得将自己打算收购子校的事讲了出来。

“哥哥,这是真的?”龙妹雨过天晴,兴奋的给了龙居士一个拥抱。

接下来,全家人欢欢喜喜的吃了顿年夜饭,看了场精彩的春节文艺晚会。一曲《常回家看看》唱落了无数人的眼泪。

在外辛苦了一年,受尽了白眼,谁不想趁着春节回家看看?吃上一顿团圆饭,帮爸爸捶捶背,帮妈妈刷刷碗,过上一个幸福的春节。但是“劫贫济富”的中国交通,如果不趁此时狠狠的宰上一刀,那他就不是“人”了。

不论是铁路还是公路、水路,全都会在春节期间猛涨票价。交通部门,也趁机将狠捞一笔,一张春运许可证,往往要卖上数万元。当然他们都打着冠冕堂皇旗帜——加强春运期间的管理。与此相反,在全国交通票价暴涨之时,唯有民航在大幅度的下降。富人短途有私车,长途坐飞机,春运涨价风,反正刮不到他们头上。刮得最狠的自然是民工了,数千万民工,组成的春运帝国,随便一刮就是一座金山。

按经济学原理,量越大单位成本就越低,春运期间是全国客货运量最大的时期,为了什么票价不降反而暴涨?如此怪现象,放眼全世界,也只有中国才存在。

最有意思的是铁路部门,一边眉开眼笑的将无数民工的血汗钱装进自己的口袋中,一边在媒体上哭穷,自1998年起,全国铁路全线亏损,原因若干,一、二、三、四、五……要不是时间限制,估计随口能喷出数百条理由。

铁路是国家的,亏了钱就得国家去补,国家的钱来自哪里?还不是百姓的税收?富人们的税是收不到的,因为他们头脑灵活,有百种办法,千种关系可以“合理避税”。民工的税是避不掉的,因为他们在工钱没发下之前就扣掉了。所以实际上,火车是民工买下的“私车”,而坐这“私车”却要掏钱买票。这种坐自己私车,还要买票,并且买高价票的事,也只有中国才有可能存在。

赵本山名言“苦不苦想想人家萨达姆……”其实他说得不对,应当是“苦不苦想想中国民工!”

1999年的“春晚”还有一曲《常回家看看》可听,从这以后,再无感人的节目。情节老套,一味的假唱,走固定模式,年年如此;明星过气,主持人一上就是四五年不换,明星一挺就是六七年不下,年年都是几张老面孔在晃荡,看得让人腻味;内容空洞,一味的歌功颂德,仿佛全国各地,不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年年阳光灿烂;面面俱到,连念句贺电都是从新疆到南沙,从北极到赤道,照顾了到各行各业,实际上,没有重点,谁也记不住。

正如网友所言,“春晚”已堕落成名利场了。只要肯砸上千万巨资,狗都可以在上面露个特写。只要肯花上亿万,肥猪也能上去演赵本山。“鸡肋”这两个大大的标签,重重的贴在了“春晚”的额头上,为亿万人所指。

谁能告诉我,这一切不合理的根源在哪呢?

龙居士想到这些,愁眉不展,在周围莺歌燕舞,欢笑声中,显得很另类,也很孤独,放眼天下,谁与我同?

大年初一,来拜年的人踏破了门槛。各类请贴拜贴如雪片般的飞来,短时间内就堆满了整整一间房。父母忙着应筹,笑得脸痛。与往年门庭冷落相比,相去何止千里。

初二,龙居士携诸女去给李慧娟拜年。其实这次拜年和旅游差不多,东江坝区烟波浩淼、水乡鱼国、更兼晨雾弥漫、飘飘缈缈、变化万千、美不胜收,如凌波仙子,着天衣,舞长袖,让人目不睱接。

筑坝拦水,虽有利于防洪蓄洪,变水利为电力,但也淹没了大片良田,隔断了交通,造成一大批水库贫民。李慧娟家就是典型代表。好在她长得美丽,又遇上了龙居士,否则难免世代受穷。

在库区,龙居士见到了久违了的茅草房,见识到了拿鱼喂鸡的“奢侈”,一家人只有一条裤子的极度贫困。这里的人,还真是拿着金饭碗要饭啊。东江的鱼又鲜又美,还是中国少数几个纯天然无污染的产地。只可惜,交通不便,不能卖到外面去。买船要钱,修路要求,而东江的人缺的就是钱。

龙居士来一次,光在路上就耗费了半天时间,没多少时间长谈,只得礼品送上,草草吃过中饭,末了,还邀请李慧娟的家人搬过来一起住。女婿有如此好意,伯父伯母自是十分乐意。

初三,龙居士接到一个拜年电话,竟是总理打来的。当然日理万机的总理不会仅仅专门为了拜年而打电话,他主要是传达国务院的决定。

同意将X市四大国营机械厂,整体出售给吞日公司。每个厂一亿,总计四亿。同时,四大厂一切债务转嫁给吞日公司。二十万离退休职工养老费,也由吞日公司承担,每人每月不得低于三百元。

龙居士所提的十条要求,也作了修改。

十年免税变为五年免税。充许在国家的监督下生产军品,也充许自行在国际市场上找买家,但要出口必须报批。银行贷款的事,国家会给予一定程度的帮助,但不会给吞日公司提供担保。

龙居士感觉这样的条件太苛刻了,很久都没作声。

四大厂其实早已资不抵债了,还要卖一亿元一个厂?如果说这价钱是象征性的,那么这象征性的钱也花得太多了。

养老费作了硬性规定,不低于三百元每月。既使以三百元每月来发放,这也意味着每月要白扔出去六千万元。国家不担保银行贷款,这就意味着龙居士从银行贷不到半分钱。因为银行已经被这巨额的债务给吓怕了,只有傻瓜,才会继续将钱丢进无底洞。

免税期只有五年,这时间也太短了。五年之内四大厂能不能扭亏为盈还不知道,搞不好,五年之后,四大厂一边亏损还得一边交税。

军品的出口,必须报批,这就意味着销量的多少完全由国家控制。

搞活一家工厂,最重要的是抓好三件事,人、财、产品。人是基础,财是生命,产品是灵魂。除了人,龙居士可以自由选定外,其它的二样都被控死了。这样的厂能搞得活吗?

龙居士知道这其中的难处,总理如何不知呢?正因为他知道这里面的难处,总理才亲自打电话给龙居士,好第一时间知道龙居士态度。

龙居士这边沉闷了很久,总理那边也难挨,每一秒都像一年那么漫长。

这事如果做好了,可以救活四个大厂,解决二十多万人的生存问题,如果加上其家属就是上百万人。工业投资不比商业投资,在工业上每投入一元钱,就可以带动相关产业十元钱。四个大厂如果活了,也就意味着整个X市,六百万人都活了。六百万人啊,多大的一个数字?百姓会记住国家的好,会记得党的好。要是这事办砸了,四大厂将会为了一个无休无止的空耗国家资产的无底洞,而且不能破产。(注:如果破产,几十万人找谁吃饭去?)

“总理,我知道国家也很难,作为共和国的公民,为国分忧是因该的!这四个厂我接了,就那怕是四个火药桶我也接了!”

“好样的!”总理浓眉舒展开了,心头一块巨石落地,“哈哈……”爽朗的笑声,在办公室里四处激荡。

趁着总理高兴,龙居士提了几个小小的要求。一,所有银行的还贷日期,不管到期还是未到期的,全部推后五年。二,军品出口审批,请总理亲自把关。三,吞日公司打算在全国范围内,收购一大批煤矿,也请国家给予方便。

总理是何等人物,一眼就看穿了龙居士的小九九。

延后五年还贷,这等于贷款五十亿给了吞日公司。军品要总理亲自把关,总理总不可能卡住龙居士吧,这就可以避过国内其他军工厂的竞争。要知道,每年军火审批出口指标有限,这些指标,卡得紧紧的,宝贵着呢。能够绕开审批指标,这将给吞日公司的出口带来极大的方便。不过,龙居士要收购煤矿干什么,总理也想不明白。现在煤产能过剩,全国煤矿普遍效益不好。买这些有什么用?

“总理,我买煤矿是为了抗日!”龙居士解释道。

“抗日!?”总理笑道:“志向不小啊。”

煤是不可再生资源,挖完了也就没有了。煤是一种非常宝贵的资源,除了可以用来烧之外,还是重要的化工原料,有黑色黄金之称。日本没有火电厂,却每年都要从中国进口大量的煤去,拿去填海,战时再取出,可替代部份的石油。龙居士不忍心看到中国的煤如此廉价的送给日本。他打算收购一批煤矿,并将之封存。这样可以提高煤的价格。等到将来煤资源枯竭时,再开采不迟。这个将来,并不遥远,仅五年后的2004年,全国就陷入了煤恐慌中。

龙居士今年的计划主要有三点。

一,收购一百家到二百家左右,现在还很弱小,但很有前途的公司。如国内的百度、腾讯、浩方、盛大、阿里巴巴等等,如国外的D-LINK。收购方向,指向二种,一是,网络公司,因为今年全球网络泡沫撑破,股价暴跌,正是下手的好时机。二是,收购一批生物公司,为迎接生物世纪的到来打下基础。如果收购不了,就自己另创。

二,收购一百家左右的大中型煤矿。

三,开办一批学校,保安公司,重头戏当属武校,今年要办十家左右。

完成上述计划需要有大笔的资金支持,人体黄金则是龙居士目前主要的经济来源。要想扩大销量,赚取更多的钱,唯有登陆日本。直接将他卖到日本本土去。但是这个销售渠道的问题很难解决。事情就卡在这里了。

现在总理将四个大型机械厂,数十万人的重担压在龙居士身上了,龙居士不得不改变计划,将收购的规模缩小。当前重中之重是如何解决这四大厂的难题。

四大厂以军品为主,那么问题的焦点也就在于,如何将军品给卖出去。要想军火卖得好,唯有战争,而世界警察,正要全球范围内推销战争,正是好时机。从历史上看,从1999年初打南联盟开始,紧接就是打阿富汉,然后打伊拉克,最后陈兵伊朗。

龙居士开动脑筋,想着如何搭上这顺风车。叫四大厂生产高端武器肯定不行,因为没那种能力,唯有搞出一些实用,且造价低廉的武器,卖给这些国家。但如何推销这些武器呢。最好的方式是进行现场表演,顺便给美国佬一记狠狠的闷棍。而那些铁血战士,正是最好的演员。

除了明面上的白道,在灰道上,今年也要起步了。

十个武校,每年可培养出三千名左右的人才,其中多数进保镖公司,少数进灰道,顺带着布置一张撒遍全球的情报网。其中的精锐可以集中起来,成立国际佣兵组织。佣兵组织不能在国内存在,只能在国外折腾。而佣兵基地的大本营,龙居士打算放在印尼。

现在印尼的政局很混乱,正是混水摸鱼之时。自己手中有钱有枪,如果放到印尼去,任何一股政治势力都不是自己的对手。当然直接出手,多有不便,龙居士打算采取扶持傀儡的方式。顺便惩罚那个屠杀华人的刽子手。

白道给灰道提供资金、训练场地、人和武器,而灰道为白道推销武器,摄取机密,获得商业情报与技术资料,反过来进一步增加了白道的竞争能力。今年的计划如果能顺利完成,那么吞日公司的灰白两道将相辅相乘,资金链将进入良性循环,如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计划虽美妙,但变化却很多,很多地方都在打擦边球,这犹如在高空走钢丝,每一步都得小心谨慎。一个不好,就会满盘皆输。不过,龙居士自信可以走好这钢丝。

电话末尾,龙居士提了一个要求,让总理哭笑不得。

“总理啊,我妈很崇拜您。她经常说嫁人就要嫁总理那样的……您看能不能让我妈听听您的电话,让她高兴高兴?”

“好哇!”总理爽快的答应了。

龙居士兴奋的大喊道:“妈,总理的电话!快来!”

龙母一听乐坏了,三步并作二步,屁颠屁颠的跑来,一把抢过电话,未语脸先红,仿佛一下子年轻了三十岁,像个十五六岁的姑娘“总理啊,……”

至于谈话内容,除了龙母,谁都不知道。因为龙居士被赶了出去,而电话那头的总理,用一团橡皮泥塞住了耳朵,也没听到。不论龙母说什么话,他一律用“啊,嗯”两个字来回答。

这个电话打了老长,时英钟上的分钟整整转了二圈,龙母才喜滋滋的走出来。

龙居士看到母亲,面色潮红,乐不可吱的样子,心底直打鼓:“老爸有钱了没变坏,老妈不会变坏了吧!”


2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