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七十章 回心转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山那边不断的传来枪声,高杆和刘黑七互相对视一眼,看来这帮兔崽子办事很勤奋,两个人皮笑肉不笑的彼此咧咧嘴巴算是微笑,然后马上又将重点转移到前田身上。

一个伪军慌慌张张的从树林里跑了出来,老远就狂喊道:“土、土八路来了。。。。。。”

刘黑七为了显示忠勇,立刻调转马头挡在前田的身前,高杆对着刘黑七暗地里一声冷哼,这个小子如果不是自己将他引荐给日本人,只怕早就被日本人给灭掉了。现在得势了不但丝毫不知道报恩,反而和自己在日本人的面前争宠,真是无耻到了极点,他妈的!

高杆看见来的是自己的人,不悦的拍马上去,骂道:“你个杂种养的,咋咋唬唬的叫什么呢?”

那个伪军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土八路上来了,我们的头儿被打死了,兄弟们也死掉了好几个。”正在说话间,从树林里面又窜出来好几十个伪军,一个个衣冠不整惊恐未定的样子,既有高杆的人也有刘黑七的人,高杆立刻跑到前田的身边汇报敌踪。

海富正带着他的十几号人猛追伪军,穿过眼前的一片树林后,温暖的阳光懒洋洋的照射到了身上,四周地势一片开阔,而一千多人的鬼子和伪军的队形也更加耀眼。

“啊!”海富发出了一声尖叫,近在咫尺居然有大批鬼子和伪军,连他们鼻孔里面的鼻毛都可以看见,猛地刹住脚步后,身后跟上来的喽罗却一时刹不住脚,又将海富撞倒在地上。

海富慌手慌脚的爬起来后,也顾不得招呼自己的喽罗,立刻用更快的速度转身逃跑,“砰”的一声枪响,海富身后的一个喽罗发出一声惨叫,接着,枪声如同爆竹般响起,海富只觉得自己的耳朵一凉,马上又传来一阵疼痛,海富条件反射一样的用手一摸,居然没有耳朵了。

海富一边飞奔一边唾骂着日本人,跑出老远后回头一看,身后已经没有一个喽罗了,海富几乎气得要晕厥过去,突然又想到留在水塘边还有一个喽罗,就是不知道那五个棒小伙子到底愿不愿意加入自己这一边,真他妈喝凉水都塞牙齿,这以后又要回到铁路上干些不成气候的偷拿摸盗了。

等回到塘边上,除了那个晕厥的喽罗和地上留下的“活该”两个字以外,什么都没有了,海富对着那个晕厥的喽罗发泄怒气般的踢了一脚,然后又捂着受伤的耳朵根丧气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稍等了片刻后,总算是又有几个失散的喽罗赶回来了。

一个小土匪上前给海富包扎了伤口后,看见海富的心情不好,小心翼翼地问道:“头儿,咱们这以后上哪里混饭吃?”其他几个小土匪也闻讯转头看着海富,等待着海富的回答。

海富好没生气地说道:“怎么办?好办的很,咱们回去继续到铁路上混。”说到这里,神色一紧,咬牙切齿的说道:“三番两次被日本人收拾,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方双这次找了一个非常隐蔽的洞穴,又爬到高处守候了片刻,终于确认没有人接近了,几个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用土匪身上抢来的火柴点燃篝火后,将鱼儿用木棍插着架在火上烧烤,虽然没有油盐等佐料,但是等到肉香在空中飘动起来的时候,几双饥饿的眼睛都死死的盯在鱼身上,

刘云和李向阳两人端着步枪在树林里面飞快的奔跑,身上的衣服满是黑色的泥浆,脸上也涂得黑不溜秋的,就连手上的步枪也缠着花花绿绿的布条。借着月光看过去,两人身上也只有白色的牙齿比较显眼。

前面带路的刘云突然停下脚步,后面的矮小人影一时没有注意,猛地撞在前面的身上,摸着脑袋低低的“哎唷”了一声,刘云不悦的回头小声说道:“向阳你怎么搞的?”

搜捕海富的伪军和鬼子几乎跑断了气,在深山之中视线有限,追着追着就看不到海富的人影了,现在正骂骂咧咧的往回走,他们丝毫都没有发觉脚下一堆烂树叶里藏的两个人。

等鬼子和伪军走远了,刘云在山上找到了一个制高点,两个人趴在地上后,刘云又给李向阳上课了,小声地对他说道:“你已经是一个神枪手了。。。。。。”话才说到这里,身边的李向阳立刻露出一付舍我其谁的表情。

刘云看到李向阳骄傲起来,又不得不稍微打击李向阳的自信心,在李向阳的脑门上拍了一下,不屑的对李向阳说道:“当然,游击队里我的枪法才是最好的,你只能排在我的后面。”

听到刘云后面这些话后,李向阳的好心情明显没有了,刘云看着李向阳不断变化的脸,唉!这个单细胞小子真不好他说什么,单纯幼稚到了极点,长大了以后难保不成为第二个马常青。

刘云收起玩笑的心思,正色对李向阳说道:“上次你在狙击鬼子军官的时候,当时你就打错了目标,被你打死的那个军官身边的另一个军官才是真正的最高指挥官,你要记住,不能从敌人身上的军装来判断他是否是军官,而是从他的行为举止来判断,敌人不会永远穿着军装,知道了吗?”

听到刘云的话后李向阳点了点头,刘云接着问道:“你看看下面这些骑马的军官中到底谁是真正的最高指挥官?”

李向阳望着那些骑马的鬼子军官发起了呆,半响才说道:“可能是高杆身边的那个鬼子军官,可是其他鬼子军官怎么不在他的身边拍马屁呢?”

刘云点点头,赞许的说道:“你说得很队,高杆身边的那个鬼子军官极有可能就是他们的最高指挥官,为什么其他鬼子军官不拍他的马屁,那是因为鬼子军官从小就接受武士道的训练,武士道精神只能让他们效忠天皇而不是某个军官。”

李向阳端七步枪瞄了瞄,说道:“大哥,我看高杆那人不怎么靠得住,你自己看看他那个恶心的样子,整个一个孝子贤孙。”

刘云点点头,说道:“汉奸能有几个靠得住的?”不但看见了高杆的丑态,还看见了老熟人刘黑七,他那个样子也是怪恶心的!

刘云目测了一下,被狙击的目标距离这里非常远,只怕有五百米以上,能够击中目标更多的是依靠运气而不是能力,时间在漫漫的过去,刘云有一点担心地问道:“向阳,你有没有把握?”

李向阳没有回答刘云,而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战场,良久,生气地放下枪,伸手拔掉了挡住视线的草堆,然后又瞄准了前田百川,几秒钟后李向阳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枪响,前田百川骑在马上一阵摇晃却没有倒下来,刘云暗叫一声可惜,看来这个鬼子军官只受了一点轻伤。

刘云也端起步枪飞快的开了一枪,李向阳立刻向已经“烂锅”的鬼子群望去,奇怪了!好像没有骑马的鬼子军官栽下马去呀?转头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刘云。

刘云有些懊恼的收起步枪,这次失手了,这一枪只打掉了刘黑七的军帽,转头自我解嘲的对李向阳笑道:“我刚才在警告他们。”然后顾不得再说话,拉起李向阳就跑,如果鬼子带着狼犬,继续傻呆在这里就必死无疑了!

小野听到枪响后,立刻飞快的带着特务队向枪响的地方跑来。

刘黑七被吓了一跳,摸摸脑袋确认无恙后,不待别人下令,也亲自带着他那个逐渐补充完毕的中队跟着小野冲了过去。

高杆本也想过去凑热闹,前田却突然大叫一声从马上跌了下来,高杆慌忙跳下战马,从地上扶起前田百川后,慌忙捂住他肩膀上突泉般流血的伤口,然后又扯开喉咙大喊军医。

前田在剧痛中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了高杆的脸上因为焦急而布满的泪水,心中一阵欣慰,安慰着对高杆说道:“高君,你的大大的忠诚!”然后又缓缓的闭上眼睛休息,哟西!这个“支那”人非常的贴心,看来以后要找机会提拔他。

正要往山上追赶的文海不屑的看着演戏演得离谱的高杆,撇着嘴巴一声冷笑,高杆这小子别的本事没有,拍马溜须倒是一把好手!

自从文海威胁高杆的证据被刘云取走了以后,高杆再也不为所其惧,本来文海的人缘就非常的不好,现在有多了一个仇敌。不知不觉中文海的社交环境险象环生,有才能又怎么样?情商也是很重要的!千里马常有,可惜伯乐却少有,佐佐木不是天天可以关照你文海的。

小野一边弯着腰飞快的向山上跑,一边大声地指挥部下将队形分得更开以便包抄。山上肯定有非常危险的神枪手,记得医疗车队的很多帝国战士就是被人击中头部而死亡的。

后面乱哄哄的足足追上来几百号人,他们一边追赶一边对着山上胡乱开枪,

刘云和李向阳跑了大半个时辰后,身后依然不断的传来鬼子一声声嚎叫,这些鬼子不抓住刘云是没有办法交差的,否则贸然回去了前田非大发雷霆不可!刘云掏出一个手榴弹,将引线绑在一棵小树枝上,然后用一片肥大的树叶将手榴弹盖好,又带着李向阳继续逃命,没多久身后传来手榴弹的爆炸声,还顺便夹杂着鬼哭狼嚎的惨叫声,那些追兵的速度暂时缓了一缓。

两个人又跑了个把小时,一路上让鬼子们吃了好几颗手榴弹,追击的鬼子和伪军越来越少,最后,身后隐隐约约只有一些身早便装的特务还在锲而不舍的追赶。

李向阳突然用手一指,喘着气对刘云说道:“大哥,那里好像有一个山洞,鬼子肯定会过去察看,咱们再给他们‘吃’一颗手榴弹。”

刘云低低的“嗯”了一声,放慢脚步观察四周的行情,眼光突然落到一堆还没有熄灭的篝火上,急忙一把拉住李向阳,轻声地说道:“这里有人来过,洞里面可能有人,不要进去。”说完,又带着李向阳离开了这个山洞。

还没有跑出十几米,刘云又突然一把拉住李向阳,用手势示意前面可能有人,两个人掂起脚在齐人高的草丛里轻轻往前挪动。

没多久身后传来“轰”的一声巨响,可能是日本特务看到山洞后又不敢进去,于是就使用手榴弹炸山洞。

手榴弹爆炸后,在刘云和李向阳两人的前面不远处就像兔子一般跳出了几个人,然后头也不回的飞快地向前逃跑,他们完全不在乎自己是否会自我暴露。

刘云仔细一看,“哦”了一声恍然大悟,原来是几个衣着褴褛的土匪,害得我紧张一番,又带着李向阳选了一条岔路离开。

方双一边逃跑一边暗叹,这运气咋就这么差呢?这些土匪难道就不能休息一会儿吗?他们居然还想用手榴弹炸人,幸亏离开了那个山洞。

又是将近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李向阳抹掉汗水艰难的爬上一棵大树向身后观察片刻,然后又爬下树挨着刘云坐下来,说道:“大哥,那些鬼子兵早就追得没有影子了,我们现在干什么去?”

刘云站起来将身上的干粮丢给李向阳,拍拍身上的灰尘,笑着说道:“我现在要回去了。”

“哦!”李向阳将干粮袋背在身上,说道:“咱们快点回去吃饭!这干粮特不好吃。”

“慢着慢着。”刘云将手抵在李向阳的肩膀上,正色说道:“是我回去,不是你回去,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你要消灭了那个鬼子军官才能回去,如果你实在是无法完成任务,最差也要消灭其他的任何三个鬼子军官,否则军法从事!你不会那么孬种吧?”

“啊!”李向阳为难的摸起了脑袋,没有刘大哥在身边,感觉就好像少了一些什么!

刘云才不会全程培养呢!那样就算是培养出来了,也缺少随机应变的能力,更何况李向阳的依赖心理特别重,总是在潜意识里将刘云当成他自己的父亲。

李向阳为难的望着刘云发起了呆,而刘云看到李向阳清澈的眼神后,心中突然有些不忍,他的父母已经因为自己的缘故而早亡,如果万一李向阳有一个什么好歹,那么自己这一辈子只能在内疚中度过了,犹豫了片刻后终于下定了决心,笑着对李向阳说道:“小傻瓜,看你那傻样,我是骗你的,走!天快黑了咱们快点回去。”

李向阳听到这话后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开玩笑的呀!不满的对刘云挥舞着拳头愤愤地说道:“这种玩笑不好笑!”在李向阳的眼里,几百个鬼子兵对着你冲过来是一个什么场景?刚才在精神上已经受到鬼子兵的巨大压力,现在更不会愿意独自去执行任务了。

方双等五人一阵狂奔,直到口吐白沫才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至于吃进去的鱼儿早就不知道到在肚子里面的什么地方去了。

熊满抹掉额头上的虚汗,闭着眼睛骂道:“他妈的!这样下去不用鬼子杀掉我们,每天就这样饿着肚子跑,累也要把你累死。”

其中的一个青年艰难的支起身体,说道:“南方国民政府我们肯定是到不了的,这样下去我们几个非要被饿死、累死不可,我给大家提一个意见,不如当土匪算了。”

“什么?”其他的几个人同时跳起来喝问,方双皱着眉头不高兴的说道:“王良你胡说什么?!就算是饿死也不会有人当土匪,这种话你以后不要再说了。”

诸葛同敲敲自己的额头,头痛的说道:“可是这样下去我们非死在这里不可,这里路上不是伪军当道就是鬼子横行,看看我们现在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这才向南方走多远?”

听到这个话后,其他的几个人都不作声了,就连方双也不做声了,再这样下去眼下的着几个人非得全部客死他乡不可。

南方的国民政府一败再败,日本帝国主义疯狂叫嚣三个月之内灭亡中国,虽然三个月早就过去了,但是日本人依然有条不紊的向南方推进。

方双只觉得脖子上套着一根绳子,日本人每次向前推进一步,方双就觉得脖子上的绳子被勒紧了一点,既然国已破,剩下的南方政府甚至有可能也坚持不了多久,也就是说日本人终有一天可能会占领全中国。哼!生是中国人,死也是中国鬼!土匪也并不是当不得的!

方双慢慢地站起来,将拳头捏得紧紧地,说道:“好吧!即使是当土匪也不当亡国奴!”

五个人稍微休息了片刻,又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去寻找那个什么“神飚”的“大王”,可惜现在想找他们却怎么也找不到了,几个人只饿得浑身发软,连话都说不出来。

前田被击伤后,没多久就昏迷过去了,他手下的几个中队长瓜分了他的指挥权,他们纷纷分兵快速的扑向游击队控制的几个村庄,可是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各个村子里面一片狼藉,村民们早就席卷财物转移了。

出来“扫荡”的时候。大部的伪军和鬼子都没有携带过多的给养,以前都是以战养战,在占领区内都是走到哪里就吃到哪里,而这次鬼子和伪军连烧饭的柴火都没有找到,在各自鬼子军官的指挥下,伪军和鬼子又不甘心的去搜山,结果一直到晚上都没有找到半个人影。

夜晚,注定有很多人无法成眠!鬼子不得不饿着肚子转移到附近村子去吃那些维持会。

晚上,五个爱国青年撞撞跌跌的互相搀扶着、毫无目的的行走,郭献忍不住大吼一声:“海富你这个混蛋快出来呀!老子答应当土匪了!”可惜回答郭献的只有一声声回音。

走在最后面的方双清清嗓子也正准备大叫,没注意到脚下踩到了一个绳圈,还没有等方双惊呼就被高高的吊了起来,等到方双开始大声的呼叫后,下面的四个同伴也几乎同时被两个人飞快的撂倒了,看着同伴遭殃,方双一声惊呼!天啊!这又是怎么了?

轻松的撂倒这几个人后,刘云好奇地对这几个邋遢鬼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跑到我的家门口来要当土匪了?真想要当土匪自己去当得了,干什么非要入伙呢?”

方双听到刘云的话后,顿时茅塞顿开,干脆自己拉竿子组队伍,然后狠狠地和日本人干!方双吊在树上大声地说道:“谢谢好汉的提醒!请好汉快点放我们下来,我们不是坏人。”

脾气倔强的郭献从地上爬起来后,也不说话,突然对刘云扑了过来,刚才被刘云突然袭击,心中非常的不服气。郭献还没有靠近刘云的边,一边的李向阳飞快的冲上去用肩膀将郭献撞倒在地上,郭献忍着痛,指着对刘云吼道:“你可敢让我吃饱饭,然后再互相较量一番?”

刘云正要说话,身后大队的游击队员已经赶过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