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六十九章 五杰

六指君1 收藏 40 22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六十九章 五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游击队又要准备撤退了,连同几个村的村民一起躲入山里,这次村民们没有暗暗的诅咒游击队及他们的长官,相反,撤退的时候村民们还热情地和战士们打招呼,因为村民们现在都知道游击队撤退是为了更好的消灭敌人,更何况队伍才打了一个大胜仗,虽然伤亡大了一些,几个村子到处都能看到灵堂、听到哀曲,但是难能可贵的是队伍的长官们居然挨家挨户的给那些烈属吊丧,士为知己者死!

虽然抚恤金突然变得很少了,但是总比以前被抓去当国军要强得多,而“皇协军”就更不用提了,死了就像野狗一样丢到山上,别说抚恤金,连尸体都没有人收。

能够“傍”着这么好的队伍也总算是一个依靠。

游击队是真心的尊重、保护老百姓的。

这次转移的过程中,伤员们将和村民们呆一起,刘云特意赶来看望受伤的干部、战士,陈容和米俊正忙得一塌糊涂,而赵延也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只是失血过多不时地处在昏迷当中,一张脸白得就像一张纸。

稍后刘云对伤员们稍微作了一番鼓励,然后给陈容打打下手,公私两不误。又趁着有事没事的时候找陈容说说话,虽然陈容不厌其烦,但好歹也有问必答了。

日本特务井山一琼被五花大绑,口里面塞着破布,在几个战士的押解下心不甘情不愿的从房子里面走了出来,刘云正巧路过,走上去拔掉井山一琼嘴巴里的破布,然后笑着问道:“井山君,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们的侵略军现在对着我们根据地大举进攻了。”

井山一琼初看见刘云,眼睛几乎都要冒出火来,张开嘴巴正准备嚎叫,刘云身边的李向阳看见这个小鬼子要出言不善,飞快的一记响亮的耳光抽过去,“啪”的一声巨响,井山一琼活生生的吞下了自己的嚎叫,反应过来后,想要骂人又马上被李向阳凌厉的目光顶了回去。

等到井山一琼安静下来了以后,刘云将井山一琼歪倒在一边的肥头扶正,笑着说道:“井山君,你最好要注意两件事情,第一:不要试图逃跑,因为你们的大部队进犯的缘故。”说完用手指着押解井山的民兵接着说道:“所以他们现在的脾气不怎么好,别让他们抓到把柄杀你;

第二:别幻想你们的人会找到你、救你,如果我们如果被包围了,我们是不可能带着你一起突围,当然,也不会活着放掉你。”

井山一琼听完了刘云的话后,不服气的睁大眼睛看着刘云,眼前的这个人实在是太坏。略一思考后,虽然这个叫做刘云的人很坏,但是他也不是没有替自己着想,押解他的“土八路”凶着呢!而且这里很多人都想干掉自己,想要逃跑必须要寻找到最佳时机。

刘云用温和的口气问道:“你的明白的?”说完用鼓励的目光示意井山一琼回答。

井山一琼略一迟疑,思考了片刻后还是屈服了,低声说道:“哈依!”

这个小鬼子的中国话说得还不错,刘云笑着拍了拍井山一琼的肥肩,赞许的说道:“哟西!你的聪明人!合作愉快!”

李远强看着渐渐走远的村民,皱着眉头对身边的刘云说道:“刘营长,你说这样大范围的转移村民到底行不行?要是鬼子赖在这里不走怎么办?留在山上的村民岂不是要饿死?”

刘云笑着说道:“如果鬼子不撤退,那好啊!那我们就到他们的地盘上去闹他一个天翻地覆。”

刘云知道,在抗战初期因为各地的八路军、游击队没有指挥根据地的村民转移,造成大批的革命骨干群众被屠杀,大青山的地理条件这么好,不好好的利用一番怎么对得起那些小鬼子呢!

李远强暗自想了一番,还是觉得让村民们转移不怎么妥当,就算鬼子找不到村民,他们完全可以搜山,用拉网式的方法搜山,村民们还怎么跑?两千多人的目标实在是太大了,被鬼子抓到后又怎么办?

远处已经看不到村民了,李远强将目光收回来,叹了一口气说道:“但愿村民们不被鬼子搜到,鬼子兵身边可是带狼犬的,我始终还是觉得村民们留在原地比较好。”

刘云有些头痛,伸手在脑门上按了按,可惜现在这个时候还没有铁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记得历史记载,鬼子最痛恨这种兵藏于民的作战方式,为了发泄怒火,他们不知多少次选择了屠村。

记得四十年代抗日战争进入最艰苦的阶段后,八路军某主要根据地虽然艰辛的粉碎了历次反“扫荡”,并且在艰苦卓绝的环境中发展壮大直到抗战的胜利,可是代价是惨重的,根据地及其周边的人口逃亡、死难居然达到了相当惊人的境地。

刘云绕了绕头,皱着眉头辩解着说道:“如果我们将村民留在原地不动,鬼子派人来建立‘维持会’怎么办?村民们中难免有一些动摇分子,如果他们暗中为敌所用怎么办?”

李远强张着嘴巴长长的“哦”了一声,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问题?!转身对刘云点点头,笑着说道:“还是你想得深远,游击队的布置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骑兵队有什么消息吗?”

“骑兵队已经带回来了消息,鬼子的大部队足足有一千多人,全部挤成一路,不过他们行军的速度可就不值得一提了,太慢!”刘云说到这里摇了摇头,这些小鬼子也太轻敌了。

五个青年在水里泡了大半个小时,可是那些枪声却还是一枪紧似一枪的在耳边响起,不断听到有伪军在喊:“我差点打到了一个。”“这个是我差点打到的。”只听得几个青年暗自咂舌。

又是达半个小时过去了,这几个青年在水里几乎支持不住要跌倒、身上的皮肤几乎被水“漂白”了,那些讨厌的伪军才消失,等到那个大个子青年偷偷的将头探出水面察看一番,外面确实没有伪军之后,五个人才晕头晕脑的爬上岸来。

五个人找了一块向阳的草地,脱下衣服晾在树枝上,然后又集体摆出一溜“大”字晒太阳,大个子青年无聊的把玩着一支驳壳枪,突然身上传来一阵“咕噜”声,原来是肚子饿了。

脸上有一块疤的青年使劲扔掉手中泡成糨糊的纸烟,叹了一口气之后呆了半响,对身边的大个子青年问道:“方双,你这里还有多少子弹?”

那个叫方双的青年摸了摸口袋,摇了摇头说道:“还有十几颗子弹,早知道这样就不丢掉那些装备了,唉!肚子真饿,也不知道这是在哪里?走来走去居然走不出去了。”

方双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还是先休息片刻恢复体力再说吧,突然眼睛睁开了,这个水塘里不是有鱼吗?开始潜伏在水里的时候,有些鱼儿的尾巴甚至不小心扫到了自己的脚后跟。

方双立刻站起来说道:“大家快起来,趁着天还没有黑我们去抓鱼来填肚子,快点。”

几个人光着身子站在水塘的浅水区里,手里拿着削尖的树枝等着鱼儿游过来,由于他们太关注水里的鱼儿了,以至于背后传来的轻微脚步声没有听到。

“你们好雅兴!”一个大汉嘲弄着对水中的五个人说道:“哎哟!居然还带着枪?!你们都是干什么的呢?是从北方跑下来的吗?看你们那个熊样?!”

五个青年在惊讶中同时转身,发现身后足足有十几个人用枪指着自己这一边的人,为首的大汉身穿青衣一脸嘲笑着望着他们,而且还正蹲在地上飞快的翻动着青年们留在岸上的衣服。

青年们没有带枪下来,方双一脸怒容的看着岸上的几个不速之客,半响才说道:“你们又是干什么的?”

青衣大汉丢掉翻乱的衣服,一屁股坐下来,说道:“我们和你们一样,都是天涯落魄人,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的队伍,往后的日子咱爷们几个可以一块儿喝酒吃肉,这个日子惬意着呢!”

水里的五个青年稍微一想,立刻明白眼前的这些人极有可能都是土匪,五个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几乎都同时轻轻的摇了摇头,当土匪?笑话!别辱没十八代祖宗了!

青衣大汉看见这几个青年都一言不发,一声冷笑,手一挥,身后的一个小喽罗立刻对着水里开了一枪,“砰”的一声枪响,子弹的着弹点就在身边,五个人都被枪声吓了一跳,抬头对着岸上的土匪们发起了呆,不久,一缕缕鲜血从水面上浮了起来。

方双首先发现了身边的鲜血,大怒!指着为首的大汉吼道:“他妈的!老子东北抗日青年团的,以前没有死在日本人的手里,今天却要死在你们这些土匪的手里,你们这些祸国殃民的小土匪,来!杀掉老子吧!向这里开枪!”说完,将胸脯拍得啪啪响。

青衣大汉一愣,没有料到五个人中居然有这么刚烈的家伙,自己的本意只不过是威胁这些小毛头,迫使他们加入自己的“白虎堂”而已,愣了半响后,转头对身后开枪的小喽罗不悦的说道:“你怎么把人打伤?办事毛躁,以后不用你了。”

训斥完身后的小土匪后,青衣大汉又笑容可掬的对水中的几个人说道:“今天我还就吃定你们了。”停顿了片刻接着说道:“你们给我听好了,现在从现在起你们已经是我的人了。”现在的“兵源”非常紧张,而且补给也很紧张,地主豪强、日本人、游击队哪一个都不好惹!

脸上有一块疤的青年瞪着溜圆的眼睛,生气的吼道:“胡说八道!打死我也不当土匪!”

青衣汉子站起来双手叉腰,蛮横的说道:“你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什么人,老子在江湖上混了十年了,这个世上还找不到不卖我‘神飚’海富帐的人。”

刚才挨训的土匪吼道:“都给老子上来,自己自觉一点,要害得老子下去抓人就不好说话了!”说完,又“哗啦”一声拉开了枪栓,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水里的几个人。

海富也对着五个青年一指,对自己的手下说道:“他们如果不听话的就给我狠狠地打!再不听话,就打死为止。”

海富等人正在趾高气扬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砰”的一声枪声,一个小土匪冷不防中弹倒下,接着又是一阵弹雨袭来,土匪们死伤两、三个,土匪们受到袭击后慌忙趴在地上,纷纷手忙脚乱的取枪还击。

五个青年也快速的钻到水里,只露出眼睛观看上面的交战,心里大为痛快,总算看到这些嚣张的土匪吃瘪了,这个时候,方双总算找到了食物,一条脑袋被打得稀烂的大鱼,原来水面上漂浮的星星点点的血迹是这条鱼身上流出来的,开枪示威的土匪被大家冤枉了。

海富快速的爬到一个射击死角里仔细的观察起来,原来袭击者都是一些“皇协军”。

这些伪军本来是来打猎的,分成刘黑七的一拨人和高杆的一拨人,刘黑七的那一拨人听到这里传来了枪声,以为高杆的人打到了猎物,立刻赶过来想分一杯羹,到了这里后没有找到同行和猎物,却发现这里居然有一些游击队员(土匪),伪军头目当机立断,决定吃掉眼前的这些人,嘿嘿!他们可比那些猎物的价值大多了,“皇军”会大大的有赏。

一个头目模样的伪军正怪叫着指挥十几个鬼子冲锋,海富一把夺过身边土匪的步枪稍微一瞄准,“砰”的一声枪响,对面的尖叫声嘎然而止,伪军头目捂着胸口倒了下去。

伪军头目被击毙后,剩下的伪军哪还会卖命?立刻就像潮水般的退了下去,有两个伪军还顺便倒拖着被打死伪军头目的两条腿,然后飞快的拖走了,没有这尸体回去了怎么交差?

海富看到伪军慌忙逃跑,立刻对身后的土匪一招手,然后大声呐喊着冲锋,土匪们一拥而上,落在后面的伪军被乱抢打倒了两个,其它的伪军吓得魂飞魄散,更加不要命的逃跑。

唯一一个留下来看守五青年的土匪看到了方双手中的大鱼,喝道:“你们都给老子上来。”又用手指着方双,说道:“你!说的就是你,把你手中的鱼也带上来,老子要孝敬头儿。”

方双正在往岸上走,突然大惊失色的对着土匪身后一指,说道:“哎呀!不好了。”

土匪慌忙回头,头刚刚转了一半,就反应过来了,肯定上了这个小子的当了,正要回头怒骂,一块腥味甚浓的东西重重的砸在自己的脸上,原来方双用鱼作武器狠狠地砸中了那个土匪的脑袋,土匪受到突然袭击后,一声惊呼一个呛啷摔倒在地上。

方双一声低吼,飞快的从水里跳了出来扑向那个土匪,其他的几个人也纷纷出来,土匪还没有来得及摸枪,方双已经骑到了土匪的身上,接着重重的拳头招呼了下来,后面跟上来的几个青年也狠狠地对着土匪的脑袋就是几脚,土匪几声惨叫后,满脸鲜血的晕了过去。

趁着土匪和伪军还在狗咬狗的时候,五个人将这个土匪洗劫一空,带着他的枪支弹药、钱财和那条鱼儿逃之夭夭,一个青年还在泥地上留下了“活该”两个字。

五个人也不知道跑了多远,只觉得浑身上下轻飘飘的,这是因为饥饿而造成的乏力,一个嘴巴上长出一溜绒毛的小个子青年猛地停住了,用手撑在一棵大树边不停的喘气,好不容易才缓过一口气来,非常疲倦的对其他人说道:“你们先走吧!我不走了。”

脸上有一块疤的青年将眼睛一瞪,吼道:“熊满你在胡说什么?你不要命了?快走!”

熊满将无神的目光投向天空,无精打采的说道:“郭献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是真的不愿意走了,我宁愿死在这里。”说完对着其他几个人苦苦一笑,又接着说道:“这种日子我实在是受够了,你们自己到南方去吧!不要管我,我、我想家了。”

方双一声冷笑,说道:“国已破,还哪里来的家?”说完又对其他人说道:“那些土匪都没有携带干粮,说明他们肯定是本地土匪,本地土匪都非常熟悉地形,为了避免他们找到我们,我们不但要小心一点,还要快点离开这里,我们几个人轮流抬着熊满离开这里。”

方双的手刚刚摸到熊满的额头上,立刻吃惊的说道:“嗨!情况不妙,诸葛同你快过来看一看,熊满好像生病了,他的身体有一些烫。”生病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其他几个人的脸色立刻沉下来了,那个叫做诸葛同的从脏兮兮的口袋里取出一个温度计跑了过来。

方双看到诸葛同将没有消毒的温度计直接插入熊满的身体上,不满的说道:“你这个家伙,我只是要你摸摸病人的额头,确认一番而已,你的这个破玩意儿温度计还能用吗?”

诸葛同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辩解着说道:“什么叫‘破玩意’?这外国货我一直舍不得丢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