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六十七章 小小黑锅

六指君1 收藏 40 42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六十七章 小小黑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来了。”一个放哨的民兵快速跑过来对陈容喊道。等到陈容见到疲惫不堪、伤亡惨重的游击队的时候,几乎吓了一大跳,心里蹦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难道我们失败了?

经过大半个白天的急行军,游击队和陈容带的后勤支援小队在山林中会合了,疲倦到了极点的干部战士们立刻放下手里抬着的担架,然后一片片的瘫倒在地上,即使是饥饿也无法让他们醒来。

陈容和米院长立刻忙开了,米院长的眼睛不断的来回溜索,对一边受伤的战士小声的问道:“咱们到底是胜利了还是失败了?”

别说是米俊,其他的后勤人员照样也看不准,如果说胜利了,这个代价也实在是太大了!这次作战都没有留下多少人,如果是失败了,干部战士们却没有丝毫的沮丧。

那个受伤的战士一路颠簸,草草包扎的伤口早就裂开了,痛得冷汗直流,哪里还会和米俊说话,一边的陈容忙乎着,不断抬头寻找李远强,只有他才能解释。

这次游击队员们还带回来几个受伤的鬼子兵,为了避免被刘云教育出来的大青山队员们杀掉,这些鬼子兵全部由桃林镇的队员抬着,到达目的地后,李远强亲自指挥几个人给这几个鬼子伤员进行简略的治疗,渐渐的,陈容忙前忙后开始觉得分身乏术。

远处传来了马蹄声,刘云站在高处一看,脸上露出笑容来了,马常青已经赶回来了,骑兵队又或多或少的携带回来了一部分丢弃的武器弹药。

老远马常青就大喊道:“大哥,我们回来了。”等到近了,马儿喘着粗气徐徐停下来,看得出这种高强度的奔波连战马也熬不住了。

一路行军东躲西藏,游击队好不容易回到了根据地,回来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召开庆功大会,王家村的大草坪上贴上了红纸,请来了几个村的村干部,围观的村民在外围挤得密密麻麻。

李远强坐在主席席位上,偶然一抬头,唉!下面的战士比以前少了一大半。

刘云这个时候还在医院里,而且还非常的烦躁着呢!赵延流血过多身体极端虚弱,还处于昏迷状态中,看着自己的爱将,刘云没有丝毫的犹豫,将手臂的露给米俊,说道:“你快抽我的血,我是O型血。”赵延受血后没多久,要命的问题出现了,他居然出现了高热。

“刘营长在吗?政委叫你过去开庆功大会。”一个队员站在门外喊着。

刘云的心里一阵烦躁,赵延都要死了,还开什么狗皮庆功大会呀!正准备一口回绝,转念一想,如果自己不去参加大会舆论影响肯定不好,想到这里,皱着眉头交待了米俊两句后出去了。

开大会了,依旧首先是李远强长篇而没有营养的讲话,坐在一边的干部、下面的战士们倒是被李远强说的激情澎湃,刘云偷偷的用繁体写了一张小字条,递给了李远强,正在滔滔不绝中的李远强抽出时间看了看,上面写着“今天我懒得讲话,没心情”。

李远强看了看刘云,然后面不改色的将纸条揉烂,继续演说,很久过去了,李远强终于说完了,正准备要刘云发言,刘云却抢先站起来带头鼓掌,在干部战士以及村干部村民的热烈掌声中,李远强只得连连拱手,表示不敢当。刘云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想逛我?然后又大声地让李信宣布这次作战后的奖励,俨然是一个主持人。

李信站起来大声地宣布几个连级干部的职位做出重大调整,小马小赵官复原职,黄、沈二人全部“转正”,可惜这次只有两个人能够过来开会,小赵和黄青海两个人都受了重伤。会后李信找到刘云要“说法”,说黄青海是因为刘云的那一番鼓励后,才拼死作战才受伤的。

没多久,话题就转移到了抚恤金的问题上来了,对于这个问题,李远强没有将其公开,而是将几个村长全部拉到一间小房子里面商量,刘云才不会去参加这种会议呢!看着李远强和几个村的村干部的背影,开秘密会议?!指不定GCD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学坏的。

没多久,刘云就分明看到脾气暴躁的满村村长周兴济骂着摔门而出,接着其他的几个村干部也都跑了出来,刘云远远的幸灾乐祸的看着李远强,只见李远强跟着出来以后嘴巴说得唾液四溅,硬是死皮赖脸的又一个个将他们的全部拉回房子里面,然后又关上房门继续谈话。

刘云看着喋喋不休的李远强,想到了将妖怪“念”死的唐僧,想到他的那一句名言:“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妖如果有了人性,那它就是人妖。”李远强这人的天赋不错!

刘云正准备离开,一转身却发现一连的副连长沈长江正向野战医院快步走去,刘云立刻喊道:“沈副连长,是不是到医院去?你等等我,咱们一起去。”

沈长江一回头发现是刘云,立刻站得笔直敬了一个军礼,因为他知道刘营长喜欢这一套,果然,刘云赞许的笑着回了一个军礼,看着这个沈长江如此“迎合”,呵呵!李信不是将一连看作他的禁脔吗?虽然曾经被自己威胁一番后变得好多了,但是他的部下也还是需要稍微“关怀”一番,因为任何事都要以游击队为核心。

刘云拉家常般的问道:“你这是从哪里学来的?”

沈长江毕恭毕敬的回答道:“我以前被抓去当过两年兵,后来实在是太苦了,没军饷不说还经常挨打,就带着枪偷偷的跑回来了,这一回来就参加了李副营长的队伍。”

刘云“哦”了一声,然后和沈长江并肩而行,说道:“你这是去看谁呀?”

沈长江叹了一口气,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野战医院,说道:“还能有谁呢?还不是黄青海,当时我这条命就是他救的,否则现在躺着的人就不是他而是我了,论能力,我远不如黄大哥。”

刘云和沈长江看望了还在昏迷当中的黄青海,黄青海的肚皮被鬼子的刺刀挑开了,因为当时急着要转移,所以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现在他的伤口有大范围感染的危险。按照米俊的话来说,医生该做得都做完了,剩下的就全部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良久,刘云和沈长江出来告辞后,刘云远远的看到了李远强打着哈哈送那些村干部离开,那些村干部们一个个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就连王运山这个老实人也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一堆村干部又啰嗦了片刻才悻悻而归。

李远强看着他们归去的背影,有几个村干部完全没有大局观念,看来必须加快在村干部中间发展GCD党员了,否则以后在农村开展工作的阻力可不会小。

想到这里,李远强又觉得需要撤掉几个不合时宜的村干部了,不过在做这件事情之前要先争取刘云的意见,毕竟这些干部都是刘云提拔上来的,别到时候碰钉子。

一些很细小的声音钻入刘云的耳朵,刘云立刻向专门给鬼子开辟的病房看过去,异常声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难道又是这些小鬼子在唱什么狗屁《君之代》吗?哼!看来需要找一个小兵趁着没人的时候修理一番这些小鬼子了,不知死活的东西!

刘云正在想派哪个小兵去执行任务,那种怪异的突然声音变得难听起来,就好像一个人的脖子被死死的卡住后发出来的声音一样,刘云突然脸色一变,意识到了什么!

陈容正在准备这几个鬼子伤兵上药,刚刚放下手中的事物,没想到脑后突然刮起一阵冷风,还没来得及尖叫,一个鬼子腐着受伤的腿从后面扑上来掐住了陈容的脖子。

猛地受到袭击后,陈容立刻拼命的挣扎起来,接着又是一个鬼子伤兵跳过来将陈容扑倒在地上,抓起早就藏好的一块石头猛地砸向陈容的额头,“嗵”的一声闷响,陈容发出一声惨叫,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两个鬼子伤兵在陈容的身上一阵乱摸,这倒不是两个鬼子好色,而是在寻找武器,一个鬼子突然眼前一亮,接着亮出一把小巧玲珑的手枪,两个鬼子相视一笑,躺在病榻上的其他一溜鬼子伤兵纷纷对这两个鬼子竖起了大拇指,“哟西、哟西”的喊成一片。

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了,在刺眼的阳光照耀下,鬼子伤兵们的眼睛一时不能适应亮光,都不得不眯着眼睛看进来的人。得到手枪的鬼子伤兵立刻抬手就要射击,谁知刚刚抬手,就觉得手背一麻,接着就听到“啪啦”一响手枪掉在地上的声音,低头一看,手腕上深深地插着一把匕首。

刘云大踏步的跨上去,飞快的抬腿就是一脚踢在夺枪鬼子的下巴上,接触后发出“吧嗒”一声脆响,那个鬼子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惨叫后,整个人向后飞起来仰摔在地上,下巴颌骨已经被刘云踢碎,刘云走上去捡起陈容的手枪,眼睛却盯着这些小鬼子扫来扫去。

片刻后,刘云没有实施报复,而是将昏迷的陈容抱走了,这些害怕刘云报复的鬼子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刘云轻轻的关上病房的大门,冷笑一声后叫来两个战士守卫,然后离开了。

将陈容抬到游击队的伤员区后,立刻叫来了医生包扎伤口,又找人去叫李向阳。没多久,蹦蹦跳跳的李向阳过来了,还没进门就喊道:“大哥,有什么事情快点说,我正忙着呢!”

刘云看了看一身灰尘的李向阳,看来这个小子又不知道在哪里调皮捣蛋了,唉!如果这小子有那个虚拟创作出来的李向阳的一半成熟就不错了,这小子的衣服再脏他也不知道要换,以往都是自己给他洗或者让战士帮忙给他洗,只到现在来了一个免费洗衣工后这种情况才发生变化。

刘云没有回答李向阳,而是将李向阳一把拉到缠着绷带、绷带里还渗着鲜血的陈容面前,将声音尽量装得沉重的说道:“过来,你看陈姐被那些日本伤兵打成这样,你说这该怎么办?”虽然陈容初来乍到,但是都给李向阳洗了好几次衣服了,而且平时也是常常对李向阳施以母爱。

果然,如同刘云所预料的那样,李向阳的怒火立刻被刘云点燃了,两只拳头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刘云又火上浇油地说道:“陈姐正在给那些日本人包扎伤口,可是你看看这块伤口。”说完刘云指着陈容额头上的伤口说道:“日本人就是这么报答陈姐的!”

李向阳立刻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当时,从屋外有被打翻的茶杯来看,说明当时娘亲错将那些禽兽当成了客人,想到这里李向阳一声怒吼,转身跑了出去。

刘云看着消失的李向阳,耸耸肩膀,对不起你了,单纯的李向阳弟弟,这次还非得借助你的手才能除掉那几个鬼子伤兵,自己亲自动手是不行的,否则就会和李政委闹出隔阂。

刘云刚刚一转身,却发现陈容睁着明亮的大眼睛看着自己,而她那病弱的样子还是蛮有看头的,女人还是楚楚怜人的比较好。片刻之后,刘云又突然的尴尬一笑,原来这个女人早就醒来了,不用说自己的伎俩已经被陈容看穿。

陈容也觉得挺尴尬的,一时间无语,两个人就那么互相听着对方的呼吸声,良久,刘云微笑着问道:“这样站着好累人的,你就不请我坐下来吗?”

陈容红着脸,声音小得惊人,说道:“你就坐下来吧!”刘云小心翼翼的挨着陈容坐下了。

刚坐稳,刘云就听到对面传来了鬼子伤兵的哀号声,知道李向阳对鬼子伤兵下手了,可为什么陈容就是一言不发呢?难道陈容对八路军优待俘虏的政策和自己看法一样?

静静的,两个人都傻傻的等待着对方说话,目光虽然到处转悠,可就是不敢落在对方的身上。

刘云思考片刻后正准备说话,转头望去发现陈容已经闭上了眼睛休息了,刘云又将要说的话吞了下去,弯下腰轻轻的给陈容盖上被子,没想到手指不小心碰到陈容的身体后,陈容立刻如同受惊的小鸟一样吓了一跳。

“没事了,你走吧!”神色马上恢复正常的陈容说完这句话后又立刻闭上眼睛,这个时候陈容又变成了那种女强人,刘云耸耸肩膀,这个女人搞不懂!

等到李远强慌忙赶过去的时候,几个鬼子伤兵已经全部“回”日本去了,而始作俑者早就跑掉了,李远强从战士的口中知道是李向阳做的“好事”后,长着嘴巴半天没有合拢,天大的脾气也发不出来了。

刘云抿着嘴巴偷笑着低头匆匆离开,等到了晚上再揪着李向阳的耳朵去给李远强赔个礼道个歉就可以了,如果李向阳不服气,我就说原本只是让李向阳好好地看着这几个鬼子俘虏,免得他们又伤人,可惜我的话没有说完他自己就先跑掉了。嘿嘿!至于现在,还是快快的溜之大吉。

李远强叹了一口气,命令战士们打扫房间。鬼子病房的条件要简陋得多,还没有被子盖。真正关系到士气的时候,不管是李远强还是别的什么人还是要优先照顾自己人。

深夜,佐佐木英夫接到了上级的电话,一个粗野的声音几乎将佐佐木骂得抬不起头来,佐佐木除了不停的“哈依”以外,对于电话中的辱骂不敢有丝毫的不满。

等到佐佐木好不容易才挂掉电话,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撕掉脸上的稳重,对门外吼叫着喊道:“让他们进来!”立刻,门开了,小野和几个鬼子军官低着头鱼贯而入。

佐佐木瞪着血红的眼睛在几个人的身上扫来扫去,视线里的几个鬼子军官连大气都不敢出,良久,佐佐木用低沉的声音问道:“诸君还有什么话说?”

加藤向前走出一步,双腿一并站直了身体,说道:“大佐阁下,我认为这次失利不能完全责怪我们,很大一部分责任要追究泰安县的长谷川一穆中佐,他们不能没有按时来接应车队才是造成这次事故的主要原因。”

佐佐木一声冷笑,对其他几个军官问道:“你们几个是不是和加腾君的想法一样?”其他的几个军官听到佐佐木的一声冷笑后,既不敢说“是一样”也不愿意说“不一样”,场面就那么沉默着。佐佐木对加藤勾勾手指头,加藤硬着头皮走上去站在佐佐木的面前。

“啪啪啪。。。。。。”一阵暴风急雨,佐佐木足足打了加藤几十个耳光,加藤的身体一阵摇晃,差点就要摔倒在地上,好不容易才挨到风平浪静,佐佐木又转身取下挂在墙上的指挥刀,走到加藤的身边后狠狠的一脚将加藤踹倒,高高地举起带着刀鞘的指挥刀对着加藤又铺天盖地的一顿毒打。

加藤既不敢呼救又不敢惨叫,直到陷入昏迷后佐佐木揉了揉发麻的手臂,冷冷的对其他军官说道:“为什么不将车队护全程送到泰安县?”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