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六十六章 胸甲

六指君1 收藏 36 24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六十六章 胸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看着远处的生物武器车起火、引爆,接着又是再次引发更大的火灾,最后连同汽车的发动机也跟着起火爆炸,干部战士们在一边咂舌,刘营长用得着这样大张旗鼓吗?

刘云看着腾起的火舌,也不知道有没有彻底的将这些携带着病菌的小动物全部杀死,在乱七八糟的医疗用品堆里找出一瓶酒精给自己的手消了消毒,什么狗屁医疗队,这些生物武器一旦用飞机投入南方拥挤、混乱的逃难人群中,其结果是灾难性的!

小野抬起头,看到了远处冒起的一溜黑烟,顿时心中如同油煎,不断的催促三轮摩托驾驶员快点、更快点,医疗队肯定是已经出问题了,现在就希望能够救出多少救出多少吧!

“撤!”刘云大手不断的挥动着,指挥战士们抬着伤员、背着缴获的枪支弹药火速离开这里,马常青手下的骑兵队员纷纷往回赶报信,蓟县的那一个中队的鬼子已经开始往回赶了!

一些战士将不能带走的大宗物品堆积起来,然后泼上燃油,几辆汽车也全部点燃。

在李信的暗中授意下,游击队只收留了那些伤得不太重的鬼子伤兵,伤势太重的鬼子兵死掉之前会消耗大量的医疗器械和粮食,这种亏本的买卖李信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做的。躺在地上没有死透的鬼子重伤员全部被大青山的队员们偷偷弄死,

李向阳蹦蹦跳跳的寻找刘云,准备找他邀功请赏,却先碰到了一脸怒气的李信,李向阳好奇地对李信喊道:“叔,谁得罪你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李信好没生气地说道:“还能有谁?还不是那些小鬼子!他们居然将中国人的血液抽出来输给那些和中国人作战的鬼子伤兵。”说完对着远处一辆车一指,脸色铁青的接着说道:“足足有一辆车的血浆,这些小鬼子居然如此不把人当人!那得多少条人命呀!?”

李向阳放眼望去,李信所指的那辆车地面已经全部被染红了,远远看上去还有红色的线状将车体和地面连成一体,不用说,车里面的血浆还在向下面流淌。

李向阳皱起了眉头,心情变得如同李信一样不舒服了,可惜现在已经没有鬼子杀了,突然想到一个主意,转身拔腿就往山上跑。不久,李向阳又回来了,手中步枪的刺刀挑着一颗人头,正是鬼子军官大冢彪雄吃饭的东西。

李向阳找到一支破碎的步枪,将步枪枪柄插在地上,使劲插结实了,然后又将大冢彪雄的脑袋插在步枪的枪管上,看着五官流血的狰狞人头,觉得还不过瘾,又找到一具鬼子尸体,砍下他的人头依样画葫芦竖在马路的另一边给大冢彪雄“做伴”,全部做完后,李向阳胡乱找了几片树叶将手上的血迹擦干净。

一支大手按到了李向阳的肩膀上,李向阳猛地一回头,发现是刘云,立刻撒娇般的往刘云的怀里钻,一把抱住了刘云粗壮的手臂。看着满脸稚气的李向阳,刘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李向阳居然如此的血腥,唉!砍人头就像完成了家庭作业一样,偏偏他又是如此的纯朴。

李向阳抬头看见刘云满脸心事,不解的问道:“大哥!什么事不高兴?”

刘云伸出手摸摸李向阳的头,笑着说道:“没事!刚才是瞌睡来了。”

等到小野赶到的时候,远远的看到了地面上除了还在剧烈燃烧的汽车和一些不知名的大宗物件以外,还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地的死尸,等到接近了以后,小野分明看到马路两旁的两支破碎步枪的枪管上插着两个人头,小野猛地一拍脑袋,嗥叫一声:“巴嘎!”

等到小野冷静下来以后,立刻派人去泰安县联系,询问接应的部队为什么没有到来。同时,小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暂时克制这件对自己心理造成严重打击的事情。

首先,小野放眼望去,地面上遗留的全部都是“皇军”的尸体,这肯定不是什么土匪干的,只有那些“支那”军队、哦!应该是八路军才会将他们士兵的尸体带走,国民党军队不一定做得到。他们走得如此的匆忙,甚至他们宁愿丢下一些战利品,也不肯丢下伤员和尸体。

接着,小野的目光又落在了那两个人头上,一个鬼子兵正准备将那两颗人头取下来,小野突然制止了鬼子士兵,然后在大冢彪雄的人头前蹲下来,仔细的看着,寻找着什么,不久,小野慢慢的刨开了地下的浮土,一颗手榴弹露了出来,他的引线就绑在步枪的枪柄上。

大角走过来,辨认出了其中有一个是大冢彪雄的人头,顿时,目光变得凶狠起来,大冢彪雄非常难堪的死法让大角的心情非常不爽,而且大角比较欣赏大冢彪雄的个性。

大角转身向文海走过去,走近了,一把抓住文海的胸口,吼道:“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来了这么久,你应该知道是谁下的手。”

文海受到突然袭击后,他本是个性冷傲之人,岂能让人抓住衣襟,一声冷哼后,大力甩开了大角的爪子,然后盯着大角的眼睛冷冷的说道:“有你这么问话的吗?哼!”

大角被文海掀了一个呛啷,大怒!掏出手枪对准了文海,文海用眼角左右一看,加藤也跑过来了,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而自己却没有任何人帮忙。

文海压下怒气,淡淡的对大角说道:“应该是大青山游击队干的,为首者叫刘云。”然后,转身离开这里。留在这里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动粗!虽然单打独斗这些人不在话下,可是鬼子一般都会选择群殴,这怎么玩?而且佐佐木配给自己的特务队没有获准带来,更不能玩了。

小野准备将鬼子分成两队,加藤率一队收敛打扫战场尸体,大角率另一队立刻展开追击。“轰”的一声巨响,一个鬼子收拾尸体的时候,引发了设置在尸体下面的手榴弹,虽然手榴弹会延时爆炸,但是还是有一个来不及逃走的鬼子被炸得血肉模糊。

加藤抹掉头上的灰尘,口里唾骂着,鬼子收敛尸体的工作进程大大减慢了,没多久,又有一具鬼子尸体下面的手榴弹被引爆,在鬼子的鬼哭狼嚎声中,炸伤了三个鬼子兵。最后鬼子们不得不用绳子将尸体套着,然后远远的拉动尸体。

追击了一半的大角又中途折返了,这倒不是大角抗拒小野的命令,而是游击队在撤退的小路上竖了一块牌子,上面用鲜血写着“此处时雷场,慎入!否则必死!”一个不懂中文的鬼子特务一脚踢倒木牌后正准备说话,“轰”的一声巨响,一捆手榴弹炸死、炸伤四五个。大角连续换了几个地方,试图绕过雷场,可惜要不是距离太远、就是又受到了“地雷”的袭击。

经过两次作战后,游击队的伤亡极为惨重,桃林镇游击队的伤亡达到了六成,好胳膊好腿的只有十九个人,而大青山游击队的伤亡则惊人的达到了近七成,好胳膊好腿的队员加干部只有七十五人了。很多战利品仅仅凭借游击队员们已经无法携带了,光携带受伤和战死的同伴就已经很吃力了。

几个干部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刘云身上背着几挺机枪,两个肩膀上面还挂着巨大的包裹,李信将沉重的包裹换了一个肩膀,趁着空闲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一连只有稀稀拉拉的几十个人,整个队伍大部分人都异常憔悴,李信知道那是因为极度的疲劳而造成的,李信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对刘云说道:“刘老弟!你当时硬要打这个仗,可是现在你看看队伍,这值得么?”

刘云却在想另一件事情,这次作战真正被鬼子枪弹和炮火击中而牺牲的极少,几乎绝大部分都是白刃战造成的伤亡,和鬼子拚刺刀实在是太划不来,他们毕竟受过严格而漫长的军事训练,而自己的部下,有很多都是刚刚从田里爬出来的泥巴腿子,干部们带着他们冲向鬼子的时候,他们除了自己的悍勇以外,战场上技术性的东西还非常的欠缺。

李信看见刘云一边走一边低头发呆,不得不给了他一拳,大声问道:“你小子在想什么呢?”

刘云抬头对李信说道:“李大哥,你的两个连长都受伤了?唉!如果有避弹衣就好了。”

李信奇怪的问道:“什么‘比单一’,干什么用的?”

刘云用一种“你是土包子,怎么懂?”的目光看了看李信,李信大窘,偏偏无论见识还是文化知识两者皆不如刘云,不得不吞下了一口口水,非常不满的瞪了刘云一眼。

走了老远一段路,刘云突然对李信问道:“李大哥,这山里可有什么结识的荆条?”

李信装作没有听到抬头左望右望,刘云觉得好气又好笑,威胁着说道:“好!你不告诉我,但时候你可不要后悔,等二连、三连有了新装备,看你的一连怎么办!?”

李信两只白眼一翻,别的事情可以马虎一点,一连是他的面子所在,怎么能不操心呢?咽下这口气,说道:“你要这个玩意干什么?这大山里面多的是。”

刘云立刻兴奋的问道:“有没有特别结实的那一种?”

李信斜着眼睛问道:“那么我的一连呢?话又说回来,你到底要那个玩意干什么?”

刘云兴奋的说道:“这两次作战游击队的伤亡非常大,你难道没有看出来战士们大部分都是被鬼子的刺刀所伤吗?虽然荆条无法防御子弹,但是只要我们能够编织出一种在一定程度上能抵御刺刀的荆条胸甲,到时候肯定可以大大减低我们的伤亡,你认为呢?”

刘云又转身看了看身后稀稀拉拉的队伍,兴奋的表情又黯淡了下来,说道:“不出意外我们三个月都没有机会恢复元气,以后这种战斗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发动,伤亡实在是太大了。”

李信对于胸甲没有兴趣,而是立刻抓住了刘云的把柄,用大嗓门说道:“那么你还要打?那么多人都反对偏偏就你要打!当时就连政委也持保留意见,你自己说说,你为什么非要打?”

刘云听到李信的这个话后,转身回头看身边其他几个干部,干部们发现刘云的视线“扫射”过来了以后,纷纷将头别到一边去,刘云眉头一皱,这些家伙,居然一个都不支持自己。

唉!刘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可惜小马不在,否则他肯定会无条件的支持自己,身边这些家伙心里肯定对自己的独裁还是相当不满的,理了理思路后,斩钉截铁的说道:“相信你们也看到了那满满的一车人血,鬼子丧尽天良,那里都是咱中国人的血。

日本人的生物武器可以杀掉成千上万的中国人,用我们游击队的几十个人换取成百倍的生命是值得的!

有的人心里肯定认为那些小老鼠、小跳蚤没什么稀奇的?哼!如果这些小东西不是特别厉害,鬼子也不会重兵押运了。

如果鬼子将这些生物武器投放到南方国统区,那么南方军民必然伤亡惨重。”说到这里,又想到了鬼子的“731”,心里一阵阵烦躁,加大语气说道:“鬼子为了试验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不知弄死了多少中国人,在他们的实验室里,中国人叫‘木头’,意思就是像木头一样的实验材料。”

毛四一看见刘云有一些生气了,本来不打算问刘云,可是心中实在是好奇,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么这些小东西到底会造成什么后果?鬼子又是怎么弄死中国人的?”

刘云皱了皱眉头,对他们说“细菌”这个名词他们是不会懂得了,思考片刻说道:“就是大面积的发‘人瘟’,至于鬼子是怎么弄死中国人的,也就是用中国人实验他们制造的‘人瘟’老鼠、臭虫、跳蚤等等小东西,等达到了最好的效果后,他们就会大面积的对中国人使用。”

身边的几个干部脸色一变,都知道“人瘟”意味着什么!一旦出现人瘟就会千里赤地,除了将患者圈起来自生自灭、或者将其活活烧死以外别无他法。

王大铁不服气地问道:“难道咱们中国就不会也给他们来一点‘神武武器’?”

刘云一声苦笑,说道:“现在的中国哪里有什么生物武器?就算是有也是十几年以后的事情去了。”说完后心里怪不好受的,接着说道:“根据《日内瓦》国际公约,生物、化学武器都是禁止使用的武器,可惜小鬼子欺我中华无人,频繁使用灭绝人性的生物、化学武器。

你们可能不知道《日内瓦》是什么?《日内瓦》公约是各个国家签订的协议,其中就有禁止使用化学、生物武器的规定,你们自己说说小日本坏不坏?这个仗该不该打?”

听到刘云的这番话后,干部们都不作声了,这小日本还真他妈该死!没见过这么缺德的国家,那么多国家一起讲好的事情居然偷偷的反悔,看来非得和他以死抗击,否则就会灭种啊!

李远强从后面跑过来了,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的说道:“骑兵队送来消息,鬼子的两个小队已经顺着小路正在向这里急速靠近,我们的速度太慢了,要不了多久就会被他们赶上。”

刘云往后一看,队伍稀稀拉拉的排的老长,当机立断立刻命令战士们抛弃或者就地藏匿大部分缴获的武器装备,但是医疗器皿却必须全部带走。

当战士们纷纷丢弃枪支弹药的时候,李远强觉得心头堵得慌,这些可都是花费了巨大代价缴获的装备,实力才能决定游击队的生存,而武器决定实力。

在李远强的心中,武器的重要性要远远的大于医疗器械,而在刘云的眼里,人始终是最珍贵的,那些经过浴血战斗的战士们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他们的经验值是用鲜血来增加的,武器丢了还可以再缴获,而战士一旦牺牲了再好的武器也没人使用了。李政委和刘营长的观念绝然不同。

当鬼子的两个小队气喘吁吁的追了老远后,连一根毛都没有追到,再后来这两个小队追着追着差点就迷路了,那些游击队土八路实在是太狡猾,他们总是将衣服等其他东西放在不相干的岔路上诱导“皇军”追错方向。到后来两个小队的鬼子不得不停止追击,大角拔出指挥刀砍掉了一棵小树发泄了一番,然后又对着山野嚎叫几声后收工了。

泰安县的鬼子援兵也开过来了,小小的峡谷里面挤满了鬼子兵。小野轻轻的翻动着已经冰冷的鬼子尸体,他发现一个现象,有很多人都是被击中脑袋后死亡的,就连大冢彪雄的脑袋上也有一个不致命的子弹造成的创口。向山坡检查后,发现这种情况越发严重,土八路那一边有神枪手?小野开始想起了文海所说的“刘云”。

“轰”的一声巨响,一颗手榴弹在鬼子堆里爆炸,鬼子死伤狼藉,并不是所有的手榴弹都被排除了,也不是所有的手榴弹都设置在尸体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