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六十五章 生物武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康富又笑着说道:“那么马大哥有没有想过以后的日子呢?”

马常青一愣,不解的问道:“什么以后的日子?现在这不是挺好的吗?你们问这个问题干什么?”说到这里,几个念头急速的冒了出来,难道?马常青的面色一冷,生硬的问道:“你们想当汉奸卖国贼?哼!原本敬你们是一条好汉,没想到。。。。。。”

一顶汉奸的大帽子扣下来,康富和铁思明急忙摇手,看着他们的表态,马常青冷峻的脸色也渐渐的缓和了下来,问道:“你们两个有什么心里话就说吧!我这里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骂娘都可以,但是谁冒出念头想当汉奸,嘿嘿!别怪我不客气!”

康富摸着胸口,笑着说道:“马大哥发起脾气来,还当真吓人,幸好我没有当汉奸的念头,就算是有,也被马大哥吓跑了,哦!对了,我非汉人,怎么算是汉奸呢?”

铁思明笑着说道:“你顶多算是‘满奸’,哈哈!”

马常青一左一右拉住两个人的手真诚地问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日本鬼子占领了半个中国了,在很短的时间后、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几个月后中国就会灭亡?”

铁思明没有回答马常青的问题,而是收起笑脸望着远方的白云,半响说道:“才多久的时间,中国就丢失了半壁江山,前途忐忑、前途忐忑啊!我们何去何从?”

康富苦笑着说道:“原本我也经营着一家马场。可是鬼子兵来了以后,他们的‘开拓团’就抢走包括牧场在内的我所有财产,我不服气就去找他们的理论,没想到他们居然将我全家老少赶到帐篷里一把火烧全部死,我一怒之下杀了那几个日本人,侥幸逃出来后在本地是不能呆了,就一路从草原流浪到这里,说来好笑,鬼子向南推进的速度居然可以和我骑马奔跑的速度一样快,经常是我后脚到某一个地方,鬼子的前脚也伸到了。”

马常青来回走动几步后,完了完了,想不到两个干将的士气居然如此低沉,平时的嘻嘻哈哈都是装出来的吗?可惜刘大哥不在这里,否则凭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这两个家伙一定不在话下。罢了!死马当活马医,一脸严肃的对两个人说道:“说大道理我不懂,但是我只问你们一句话,你们可怕死?”说完,眼睛眨都不眨的盯两个人。

铁思明苦笑一声,说道:“心都死了,还在乎啥?”一边的康富也说道:“我才不怕死呢!”

马常青一拍大腿,高兴的说道:“这不就成了吗?你们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呢?只要咱们每天有饭吃、有酒喝、有鬼子可以杀,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铁、康二人转念一想,对马常青释怀的一笑,的确!连死都不怕,还在乎什么呢?总比走投无路当土匪要强多了,还真是庆幸遇到了游击队。

四面围上来的游击队员们仿佛紧紧地拽住了包围圈中鬼子的喉咙,在桃林镇游击队员的拼死拦截下,鬼子们溃散逃命的步伐不得不停下了,而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桃林镇游击队付出了巨大的伤亡。

鬼子尴尬的停下脚步后在山坡上背靠背结成了一个个小刺猬。

刘云粗略的估计了一下,鬼子兵顶多只有十几个人了,还有几个带着伤。在人群中看到了李远强,李政委正在试图俘虏一个鬼子伤兵,可是这个鬼子伤兵就是不配合,他躺在地上双手捂着肚子上的伤口,但是一双脚却没有闲着,一边大喊大叫一边使劲的蹬着、踢着。

李远强实在是被这个鬼子伤兵磨得火起,眼下事情多着呢!哪能老是在这里磨蹭?一记重重的耳光扇在他的脸上,鬼子挨了一记耳光后立刻老实了,李远强向四周看了看,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公然违反“虐待俘虏”,这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气,伸手去卸鬼子的装备。

政委是做思想工作的,一旦被人抓住了把柄,这个工作就不好做了。刘云看着李远强如此的“虚伪”,连连摇了摇头,“切”了一声后,李远强也太注意形象了吧?

十几个鬼子被层层的包围起来以后,内层的战士们用刺刀逼住他们,不让他们冲出来,外围的战士拉动枪栓对鬼子兵射击,那一声声清脆的拉动枪栓的声音在鬼子兵听来是极端刺耳的,李信一把推开内层的战士,大咧咧的说道:“小的们闪开,看老子的!”

“砰、砰、砰”几枪后,李信手中的驳壳枪左右开弓连续打死了五个鬼子兵,一边射击一边肆意妄为的大笑着,剩下的鬼子兵知道今天必死,而李信的这种目中无人的态度深深的激怒了其他鬼子,一个鬼子伍长张着嘴巴嚎叫着,鼻孔喘着粗气,端着步枪将刺刀闪电般的向李信的胸口刺来,李信身边的几个战士急忙拦截。

李信的笑声嘎然而止,那个伍长的身体几乎同时被三把刺刀刺入,可就是这样,鬼子刺向李信的刺刀速度依然没有减低多少,刘云一个箭步跨了上来,将李信重重的掀到一边去了。

“哗啦”一声,刘云全部接受了原本是李信的那一刺刀,让身边的战士们大吃一惊,而李远强看到后,远远的大喊一声:“不好!”立刻向刘云这里跑过来。

鬼子死不瞑目的望着刘云,明明命中要害,可是刺刀就是无法进入身体,刘云握着鬼子的枪管,冷笑一声后稍微使劲就将步枪夺了过来。李信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后,大吼道:“杀!该老子杀!”刘云也大声对剩余的鬼子兵喊道:“让你们看看真正的刺刀格斗!”

刘云身上穿着的正是那一件薄薄的防弹衣,这件背心的后背在现代世界被子弹轻易打烂了,这让刘云很担心以穿透力闻名的三八式大盖也会不会轻易射穿防弹背心?现在虽然没有得到证实,但是现在可以证明刺刀是不可能扎穿的了。

刘云猛地扑向一个鬼子,互相一个对冲后,刘云的刺刀闪电般的刺入那鬼子的腹部,然后不等那鬼子哀号又快速的拔出了刺刀,而这个时候,刘云身上至少挨了两把刺刀的攻击,虽然有防弹衣作保护,但是刘云还是被刺刀顶得很痛。鬼子拼命后发出的力气非常大。

李远强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花去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这里的事情必须快一点结束。

另一边,小野心不在焉的看着路旁,大角不解的问道:“小野阁下,你怎么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呢?”

小野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始终觉得不安,没有送他们进入县城而感到不安。”

加藤笑着说道:“小野阁下,你不要那么牵挂了,他们又不是什么小孩子,自己会找到路的。”对着远处一指,接着道:“我们还是趁着时候还早,多赶一点路吧!”

小野没有理睬他们两个,而是在闭着眼睛思考过了泰安县的县界标那么远了,怎么还没有到达泰安县呢?想来想去想不出一个所以然,只得睁开了眼睛四处张望。小野的目光落在了一块石头上,那块石头深深的埋在地下,那么县界标周围的新鲜泥土是从哪里来的?

小野猛地一拍脑门,然后又大喊一声:“停车!”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再犹豫不决了。

最后一个站着的鬼子战士挨了一刺刀,可能没有伤到要害,倒下去后又巍巍的站了起来,韩湖大喝一声,从背后将刺刀再次刺入他的体内,鬼子低声哀号着倒了下去。

韩湖脚边一个受伤的鬼子兵试图拉响一颗手榴弹,刘云眼尖,甩出去一把匕首死死的钉住了鬼子的手掌。刘运走到韩湖的身边,看着这个号称“虎子”的家伙,一身是血,口里“啧啧”有声,这种人的确很好使,快要比得上马常青了。

韩湖对刘云可没有什么好印象,装作没有看到刘云转过身去,刘云在身后喊道:“喂!虎子,今天我可是连救了你两条命,怎么?连一声感谢都没有吗?”

韩湖回头用一声“哼”算是对刘云的感谢,刘云大感没趣,等以后有机会了叫马常青“修理”你!看谁更硬!对于韩湖的态度,周围大青山的队员们也挺气愤,李信嘴巴一张,正准备开骂,又想到政委是那一边出来的人,终究还是没有骂出来。刘云对着李信无奈的一笑。

刘云大手一挥,喊道:“同志们,立刻打扫战场,十分钟后撤退。”

对于其中的几辆特殊运输车,几个干部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这里面究竟是一些什么呢?几个战士爬上车,吃力的晃动车门,费了半天功夫却一无所获,李远强远远的大声的催促,战士们着急了,端起机枪对着紧缩的车门就是一梭子扫射过去,一溜溜弹孔中渗出一股冷冷的寒气,可是车门还是打不开,这次不得不用手榴弹了。

“轰”的一声巨响,车门终于炸开了,但是干部、战士们却发现里面不过都是一些密封得极好的箱子,箱子的空格之间填满了还没有来得及融化的冰块。

一些红色的液体从箱子的弹孔中缓缓的流出来了,一个怪味越来越浓,刘云不自然的嗅了嗅,这个气味非常熟悉,难道是化学武器?不可能!什么化学武器要用冰块镇着呀!

一个战士爬了上去,一边嗅一边说道:“怎么这么大的腥味?好难闻的,这黑不溜秋的什么也看不到!”刘云将手伸进去摸了一把,沾了一些红色液体拿出来一看,又想了想,顿时勃然大怒!

“传令!这里俘虏的鬼子兵一个都不要留!毛四一你亲自之行!”刘云对身边的一个战士吼道:“让政委立刻过来见我。”等到那个战士受惊般的跑远了,刘云的怒气还没有消去,李信走过来不解的问道:“怎么了?没有谁招你惹你吧?政委得罪你了?”

刘云将手中的红色液体高高地举起,怒气冲冲的说道:“这是人的鲜血!这车里面装的都是人的血浆,都是中国人的鲜血,鬼子将中国人的鲜血抽出来以后,给他们伤员治疗。”

围成一堆的干部战士们听到刘云的话之后,吵杂的声音迅速低了下来,几个爬上车的战士觉得很晦气,纷纷跳下了车。李信在一边咬牙切齿的骂道:“这些小鬼子!娘的!干死他们这些杂种!小的们,跟老子来,和老子一个一个的收拾这些鬼子伤兵。”

李信跑到一个鬼子伤兵的身边,抬起腿踢得那个鬼子哭爹喊娘,又搬起身边一块巨石,鬼子稍微缓过劲后,从眼缝看到一片黑影从天而降,一声惊呼后,李信狠狠地砸死了这个鬼子伤兵。

李信一连杀掉了两个鬼子伤兵,李远强慌忙跑了过来,一把抱住正在发飙的李信。

李远强不断的劝说李信冷静一些,并试图将李信拉走,李信偷偷的瞄了瞄还是铁青着脸的刘云,刘云对李信缓缓地摇了摇头,李信这才“不得不”收起怒火,等到李远强刚刚松开手,李信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又是一脚狠狠得砸在一个鬼子伤兵的身上。

等到“李信事件”过去了以后,战士们又打开了其他几辆车的车门,都是一些血浆,难怪鬼子兵那么着急,两天之内这些血浆如果不能运到战场,就全部都要作废了,其他还有相当多的医疗器材,这些科都是游击队急需的物质。

最后一辆出了一点小状况,车门怎么也打不开,从这辆车下方留有巨大而结实的通气孔来看,里面似乎装的是活物,而且鬼子用上了足够厚的钢板,即使是手榴弹也不能摧毁车厢,刘云立刻让战士们取来了缴获的迫击炮。

这种日本产的迫击炮还没有使用过,应该和现代迫击炮也没有多大的分别吧?!现代迫击炮也就只有炮弹不同而已。

话又说回来,迫击炮是一个好玩意,结构简单,成本低,如果以后有条件了,还是要自己试着制造一下。不过,做迫击炮之前还是做“轰天炮”吧!解放战争的时候,面对国民党的密布的碉堡群,记得那个时候用的是“轰天炮”。步兵冲锋需要迫击炮,而地堡攻坚就非需要“轰天炮”不可了。

日本人以后不是要“公路为链、碉堡为锁”来困死饿死八路军吗?那个时候八路军没有攻坚武器常常吃瘪,而轰天炮就是理想的攻坚武器,除了比较耗费火药以外,制造和使用是非常简单的,不过还要解决火药,唉!又比较头疼了,算了,以后再慢慢的想办法。

刘云开始操作迫击炮,将倾斜的炮口对准了前方的汽车,反正这次已经缴获了很多医疗器材,即使是这辆车里面装着更多的器材也不可惜。“轰”的一声巨响,炮弹准确地落在车顶爆炸了,等到硝烟散去,刘云第一个爬上了车顶。

这辆车的钢板非常厚实,从黑不溜秋的炮弹着弹点向里面看去,什么也看不到,刘云试着划燃了一根火柴丢了下去,在火柴下落的短短两、三秒钟直到接触到实体后,刘云发现里面全部是一些被炮弹震碎的玻璃,都是那种实验室中的玻璃瓶子,好像还听到了老鼠的吱吱叫声。

一个小小的跳蚤从车顶破损处跳了出来,接着示威般的跳到刘云的面前,刘云一巴掌拍过去,里面还有跳蚤?个头还蛮大的。没有多久,七、八只跳蚤同时跳了出来。

刘云皱着眉头看着这些活蹦乱跳的小东西,跳蚤?难道是731?脸色突然一边,不好!这是鬼子的生物武器!这些非常可怕的瘟神。

在战士们的众目睽睽之下,刘云一边飞快的脱掉外衣,一边对下面的战士焦急地喊道:“你们几个快将车体下面的通气孔堵死,快!立刻脱掉衣服给我将通气孔堵起来。”

很快,几个战士脱掉了衣服将通气孔堵了起来,刘云还不放心,再三询问战士们是不是堵死了,直到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才紧绷的神经才松懈下来。

对于刘云的不寻常举动,一边的李远强也不敢打搅,他不懂呀!一直到刘云布置完毕后,才对刘云问道:“刘云,你这到底是干什么呢?那个生物武器就是这些老鼠、臭虫什么的吗?可是我见到的老鼠、臭虫多了,怎么没有看到他们是怎么害人的?”

刘云对李远强摆了摆手,示意现在没有时间回答,等到战士们将大桶大桶的燃油从车顶倾倒进了车内后,独自一人飞快的将汽车开出老远,最后在空地上架起迫击炮,炮口正对准汽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