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六十四章 激战与错误命令

六指君1 收藏 45 12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大冢彪雄被刘云击毙后,特别是他的脑袋被战士高高地挑起来了以后,鬼子士兵的士气顿时垮了下去,最直接的证明就是二连面对的压力骤然减轻。

李信指挥战士们将鬼子兵三面合围、压缩起来,鬼子兵在三面重压的情况下,后面有些鬼子兵开始胆怯的退却,即使是一些下级伍长也无法喝止。退却的鬼子兵试图和半山腰以及山脚下的鬼子机枪手会合。

正面和刘云拚刺刀的鬼子就像纸糊的一样,有些的是被李向阳打死,还有些的是被刘云自己刺死,渐渐的刘云发现自己冲得太快,闯入了一群鬼子堆里面。

四个鬼子的刺刀同时对准了刘云,远处的马常青看见情况危急,大喊一声:“不好!”说完,也不管身边的鬼子兵,策马奔向刘云。

刘云也发现了身处包围之中,面对四个鬼子的刺刀一时倒也不敢乱闯,一个杀红了眼睛的鬼子大喝一声,明晃晃的刺刀偷袭着向刘云的后背刺来。

刘云听到身后传来的鬼子吼叫,猛一转身,鬼子的刺刀落了一个空,挑破了刘云的衣服,露出了一件稀奇古怪的衣服(现代社会带来的那件已经破碎的避弹衣,据说是当年支援俄罗斯军工产品的旧货)。

鬼子们也不是傻瓜,早就发现刘云非常难对付,而且还好像是一个军官,都欲置刘云死地而后快,而其他三柄刺刀也几乎同时闪电般刺向刘云的身体。

刘云又躲开了一把偷袭的刺刀后,剩下的两把刺刀再也无法躲闪,即使是特种兵,面对这种窘境也只得无奈般的癞驴打滚,腿部一弯快速的向后仰倒在地上,两把刺刀从头顶上闪了过去,一个鬼子因为用力过猛,一时间居然收不住脚,跌向刘云身体。

刘云飞起一脚砸在那个跌向他身体的鬼子脑袋上,一声闷哼后鬼子的身体飞出去足足有两米,然后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刘云爬起来后,发现马常青正急速向这边策马奔过来,心里一阵温暖,还是这个小子时刻关注自己、对自己忠心耿耿。李向阳这个小子死哪里去了?

刘云快速的换了一个角度,被包围在中间可就不好玩了。剩下的三个鬼子端着刺刀嚎叫着对刘云跃跃欲试,这三个死鬼丝毫也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杀星到来,马常青砍翻几个挡道的鬼子兵后,如入无人之境来到这三个鬼子的身后,大刀一挥,将叫嚣得最厉害的一个鬼子的脑袋砍了下来,鲜血从颈动脉处喷射得老高,半空中的鲜血被风一吹,飘落到地上、周围人身上到处都是。

刘云也没有闲着,趁着机会端着刺刀刺死了一个瞬间走神的鬼子兵,刺刀非常不凑巧的深深卡在那鬼子的胸骨上,刘云又飞起一脚踢在那个鬼子的胸口上,那个鬼子兵被大力一脚踢出老远,落地后胸口上的鲜血如同喷泉一样突突地冒起,刘云的刺刀这才顺利地拔了出来,又百忙中对着马常青投以一个感谢的微笑,而自己对于刺刀的使用又有了一层认识:和鬼子拚刺刀的时候,最好是刺他们的肋骨及腹部,否则刺刀被卡死在对方的身体上就不好玩了。

对面还剩一个鬼子,他对着刘云装腔作势的虚刺几枪,怪叫几声后,注意到刘云身边的战士越聚越多,胆寒之下居然转身拔腿就跑,刘云哪里会让他跑得掉!将手中的三八式步枪当标枪使,抡圆了胳膊将步枪对着几米外的鬼子后背狠狠的投掷过去,“噗嗤”一声闷响,长长的刺刀将鬼子的后背前胸刺了一个对穿。

冲上山顶的七、八十多人的鬼子兵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折损了一半,面对游击队员们的汹涌攻势,剩下的四十多个鬼子再也无法支撑了,他们大声号叫着掉头向山下狂奔。

刘云站在最显眼的地方振臂高呼:“同志们跟我冲锋啊!”“杀!”战士们跟着呐喊着从三个方向对鬼子散兵压缩。

马常青的骑兵因为下山的坡道太陡峭了,而不得不停止了追杀。刘云在战场中跳起来对马常青喊道:“常青,你们就不要参战了,立刻负责附近几条马路的警戒。”

马常青大声的回到道:“明白!大哥自己小心了。”说完,招呼骑兵队疾驰而去。刘云随便从地上捡了一支三八式步枪,然后夹在冲击队伍里冲锋,那些鬼子兵将大好的背部露给了战士们的刺刀,胆敢转身反抗的鬼子兵只要稍作停留,就会发现自己同时被几把刺刀包围,然后就会被战士冲击的人流淹没。

李信挥舞着驳壳枪大声吼叫着,几乎要将自己的舌头甩出来,记得以前在“一线天”埋伏鬼子的时候,就是被鬼子在峡谷顶上追着屁股咬,那一次几乎要了李信的命,这次风水轮流转岂能不报复?

李向阳将重点放在山脚下鬼子机枪兵的身上,在李向阳的“点杀”之下,鬼子机枪兵死伤惨重,三十二个人的机枪班组有大半是被李向阳“点杀”,其他的鬼子也知道有人在偷袭他们,他们除了不断的变化阵地、寻找更好的隐蔽点以外,剩下的只有气得哇哇大叫了。几个鬼子忍不住端起机枪对着四周的山脉一阵狂扫发泄怒气,而这样做的后果除了浪费了不少子弹以外,还使得钟天祥带着游击队员顺利的杀掉了几个机枪手、缴获了几挺机枪。

山上的鬼子被赶了下来以后,山腰、山脚下的鬼子急忙架起机枪掩护败退下来的鬼子,而刘云再一次冲入了鬼子堆里面,在身后干部战士的眼里,刘营长的身边几乎全部都是鬼子兵。

刘云一边像上足了发条的奔跑机器一样狂追,一边用步枪捅倒“并肩而行”的鬼子兵,那些冷不防被刘云刺倒的鬼子兵立刻被赶上来战士们的再补上两刺刀。

看见鬼子败退了下来,钟天祥对韩湖说道:“虎子,上面的鬼子要退下来了,下面还有两挺鬼子机枪,你给我带人弄掉它,时间要快,不要在乎伤亡。等你将这两挺鬼子机枪弄熄后,我们就立刻向上冲锋。”说完,钟天祥做了一个四面合围的手势,意思是四面夹击鬼子兵。

韩湖没有说话,只对着钟天祥稍微点了一下头,抄起一挺缴获的机枪带着几个人就向鬼子的机枪扑过去。这两个鬼子的机枪手转移阵地后,居然找到了一个射击死角,这让李向阳非常的不爽。山上,小五找到一个合适的狙击阵地后,立刻对着李向阳不停的招手。

一个鬼子机枪手曲卷在一个土洞里,整个人只露出了肩膀以上的部分,他的前面堆积着小山一样的弹夹,用完的弹夹堆在两侧,机枪发射的子弹封锁了老长一段路。

趁着鬼子兵换子弹的时候,韩湖带着队员快速的接近,等到鬼子又开始射击的时候,队员们立刻卧倒在地上,一个战士撑起腰,艰难的发射了一颗榴弹。

“轰”的一声巨响,榴弹在机枪手的不远处爆炸,气浪掀起一阵枯枝败叶,那个鬼子抱着脑袋停止了射击,等到气浪过去了抬起头的时候,身边的弹夹也被掀得老远。

鬼子的机枪又响了,韩湖一把抢过战士的掷弹筒,骂了一声:“窝囊废!”然后操着掷弹筒对着鬼子的洞穴再次发射榴弹,“轰”的一声,榴弹在鬼子所在的洞穴上方爆炸了。

几秒钟后,鬼子躲藏的松散洞穴居然塌陷了,从上面塌陷下来的泥土将鬼子兵层层掩盖起来,韩湖一声吼叫后一跃而起,飞快的向着鬼子的洞穴跑来。

渐渐的那一堆松软的泥土有了动静,埋在洞穴泥土中的鬼子将一只手臂伸了出来,接着又是另一只手,最后,机枪的枪管也伸了出来。

等到鬼子艰难的将脑袋从泥土中钻出来的时候,发现一个游击队员已经近在咫尺了,求生的欲望让鬼子艰难的将机枪对准了韩湖。“突突突”鬼子机枪响了,一梭子子弹从韩湖的身边射了过去,鬼子不得不再次艰难的扒开泥土,直到确认机枪完全对准了韩湖。

鬼子正要开枪,机枪枪管就被飞奔上来的韩湖抓在手里猛地一抬高,“突突突”又是一阵枪响,子弹全部射入了空中,韩湖怒骂着飞起一脚踢在鬼子兵的下巴上,一阵尖锐的牙齿咬合声后,那个鬼子丢开机枪,两只手捂着嘴巴“呜呜”的叫起来,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韩湖身后的几个战士一拥而上,对着这个鬼子就是一顿拳打脚踢,鬼子兵抱着脑袋哭爹喊娘的叫起来,顺便吐出了被韩湖踢断的几颗牙齿。桃林镇游击队员的军纪要比大青山游击队好多了,如果是刘云的人在这里发飚,早就用刺刀送这个鬼子“回”日本了。

制住了这个鬼子后,韩湖看见几个战士还在发泄怒火,一把拉住他们,对着剩下的一个鬼子机枪手一指,喝道:“走!”任务才完成一半,可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韩湖丢掉空掷弹筒率先离开。

李向阳换了一个阵地后,这次他发现只剩下一挺鬼子机枪了,而这个鬼子机枪手躲在两块巨石中间,李向阳端着枪瞄准了片刻后,无奈的放下了枪。一边的小五急切地问道:“怎么?不行?”李向阳扛起枪,飞快的往山下跑,边跑边喊道:“快走吧!咱们去参加肉搏。”

巨石中的鬼子机枪手虽然正掩护从山上撤下来的同伴,但是他的机枪也不敢乱扫射,急速倾泻而下的人群里敌我不分,机枪手只能断断续续的点射,在给外围的游击队员造成伤亡。

趁着鬼子机枪手分心的时候,韩湖带着队员一溜小跑接近了鬼子机枪手,等到鬼子机枪兵发现异状的时候,四、五个游击队员已经扑上来了。“突突突”鬼子机枪手对着赶来的韩湖等人一阵猛烈的扫射,韩湖左边的两个队员立刻中弹。

鬼子机枪喷出的火舌眼看着就要落到韩湖的身上,沙喊声震天的战场中,一颗子弹飞过来准确地钻入鬼子机枪兵的脑门,鬼子机枪手猛地往后一仰,一阵抽搐向斜斜的倒下去,手中机枪的火力却暂时没有熄灭,一颗子弹击穿了韩湖的身体。

看着鬼子机枪手毙命,刘云放下端着的枪,这个韩湖就是曾经威胁过自己的家伙,想不到就是因为这样才对他的印象非常深刻,他得罪自己反而让自己救了他一条命。

钟天祥命令战士们架好几挺机枪,“突突突。。。。。。”机枪的火舌封住了鬼子兵的退路,几个退得快的鬼子当场被打死打伤,后面的鬼子被阻挡在半山腰,哇哇的叫着进退不能。鬼子的咽喉已经被游击队紧紧地拽住了,而且越来越紧。

看到鬼子已经支持不住了,钟天祥决定亲自带人冲击鬼子的溃兵。“同志们跟我冲啊!”钟天祥一声呐喊,带着号队员向山上溃散的鬼子兵进行冲击,刘云和李远强看见后几乎同时暗骂一声糊涂,这个时候山脚下的游击队员只需要牢牢的封锁阵地就可以了。

韩湖不知道是谁救了他的命,看了看还在冒血的肩膀,一个战士跑上来包扎后,正准备扶着韩湖撤离战场,却被韩湖一把推开,四处张望了一下,从地上捡起一杆步枪跟着队伍向山上的鬼子冲击。

山上到山脚的距离不过一百米左右的距离,鬼子从上狂奔而下所花费的时间也不过短短的十几秒的时间。火力封锁解除后,鬼子溃兵猛烈的和游击队员们撞击在一起。

桃林镇游击队员的训练差,论刺刀格斗能力远不如鬼子,而且现在还处于仰攻状态,这些不利的客观条件注定了桃林镇游击队员们将要付出血的代价。

鬼子兵被刘云的人赶鸭子一样撵,急于逃生的鬼子兵红着眼睛嚎叫着冲入桃林镇游击队员的阵型。桃林镇的游击队员们和鬼子对冲后,冲在前面的二十几个队员顷刻间几乎全部战死或者受伤倒下,而鬼子的伤亡不过区区几个人。

惨烈交锋后桃林镇的队员们立刻支持不住了,冲锋的步伐停下来了,如果不是胜利在望,整个队伍都可能崩溃。

钟田祥非常头疼对面的那个鬼子兵,那个鬼子嚎叫着端着刺刀和自己拼命,人家和自己是一样的武器,个头要比自己矮小、单薄得多,可是自己在那个鬼子的刺刀下却偏偏险象环生。

刘云远远的观察着这个钟天祥,这个小子,看上去仿佛和文海一样,也是一幅非常的死板的样子,但是若论指挥和格斗能力,他可要比文海差的远了,人家文海好歹也是“满洲”训练营的优才生,而这个小子除了站在高处大喊一声“跟我冲”以外连一个小小的鬼子兵也斗不过,如果这个小子是自己的手下,非狠狠地抽死他不可!

韩湖端着刺刀紧跑几步和钟天祥并肩站立,一声吼叫后,同样端着刺刀不要命的对着鬼子兵刺去,鬼子兵瞪着通红的眼睛也不甘示弱,闪电般端着枪的和韩湖对刺。看见两个人仿佛要同归于尽一样,钟天祥一声惊呼:“虎子小心!”

刘云刺翻一个鬼子兵,眼角斜斜的看着那个号称“虎子”的家伙,他居然要和鬼子同归于尽,没有搞错吧?看来这个人也不是什么厉害角色,一介蛮夫而已。“噗嗤”一声闷响,韩湖的刺刀深深的扎入了鬼子的胸口,而鬼子的刺刀却贴着韩湖的身体刺了一个空,看到这里后,刘云才暗暗的点了点头。

钟天祥高兴的喊道:“好!不愧是我桃林镇一员虎将!”喊完了以后,身体却在悄悄的往后挪,这次有韩湖救驾,下次可就难说了,嗯!还是用驳壳枪消灭鬼子吧!

鬼子一旦冲破山脚下的拦截,这个仗可就打成阵地战了,那个时候游击队必然要付出更大的伤亡代价,看见情况不对后,李远强再也坐不住了,对身边留作预备队的几个战士喝道:“走!”说完端起一支三八式步枪就要冲锋,一个负责警卫的战士急忙劝道:“李政委,你要干什么?营长要我们负责你的绝对安全。”

李远强一把推开试图阻挡他的战士,严肃地说道:“胡说!下面的情形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快走!跟我一起冲锋!”

片刻后随着李远强的到来,特别是李远强连接刺死几个鬼子兵后,山脚下游击队的阵脚渐渐的稳定下来了,很多战士大声地和李远强打招呼,士气也都慢慢的恢复了,这个时候还是老首长管用,而鬼子兵被迫停止了向下冲击的脚步。

四面合围的战士们将鬼子紧紧地、密不透风的压缩在山坡上,剩下的能够“活蹦乱跳”的鬼子已经不足三十个,而队员们还有将近一百多人,兵力对比差不多达到了四比一的比例,这些鬼子在很短的时间里就会被全歼。

马常青看了看远处的震天喊杀声,恋恋不舍的吞下一口口水,铁思明见状笑着问道:“大哥可想过这次战斗以后的事情?”

马常青闻讯转头望着铁思明一脸雾水,一边的康富笑着说道:“是这样的,这次战斗结束以后,大哥能不能官复原职呢?”虽然马常青不怎么在乎这些事情,但是他的那些手下、特别是整天在一起摸爬滚打的骑兵队员们却不能不在乎。

马常青淡淡地说道:“大哥、营长自有安排,这件事情你们就不要瞎担心了。”虽然这两个人才加入游击队不久,但接触后三人的脾气性格极为相投,平时都以大哥小弟相称呼,而且马常青在骑兵的操练上也依仗这两人很多,因为他们是马上民族的后代。

对于马常青这种人,若想让他服你,就得有真本事!而要想让他对你有好感,除了有真本事以外,还得够豪爽、有见识。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